第二十六节玉牌,又见玉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天魔姬在半个时辰后就成了云家的供奉,这是云烨给她的一个保证,成了云家的家臣,就没有所谓的杀人灭口这一说,天魔姬从今往后,就是云家人,事情做对了,是为云家立功,事情做错了,背黑锅的也是云家,长安城富贵人家的供奉,几乎都是家里的核心人物,有些时候他们的权利比远一些的本家子侄都要重。

    云家的商队已经快速的派人前往郴州,只有掌柜的和护卫头领才知道此行的真正目标,蘑菇的形状和功效已经牢牢地记在脑子里,到了郴州,自然会全力寻找。

    蘑菇的事情云烨认为还是烂在肚子里比较好,交给李二都不是一个好选择,天知道他会用蘑菇来做什么。

    “天魔舞其实就是一种催人欲望的舞蹈,如果去掉催情成分,看起来很不错,赏心悦目的,让人愉快。“

    话说完,长孙就站起来绕着云烨转了两圈,对李二说:“陛下,您看看,这就是您的臣子,吹牛撒谎眼皮子都不眨一下,舌头伸出来让本宫看一下,哟,舌头怎么还烂糟糟的?这是吃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咬的?“

    “娘娘明鉴,确实是不小心咬的。“云烨陪着笑脸跟着长孙转圈圈,李二头都不抬的继续批阅奏章。

    “本宫知道的可不是这个样子,听说你先找了孙道长要了清心寡欲的药,然后又不怕丢人的戴了防尘猪嘴,青雀可是在青楼里做了一晚上的算数,回来之后大睡了两天才恢复精神,加上你,二十四个孩子,最后清醒的就青雀。你,再加上用头撞破窗户的程处默,冲儿给了自己一酒壶把自己打昏才躲过一劫,你居然说看起来赏心悦目,让人愉快?“

    长孙一直看着云烨,不给他半点反嘴的时间。云烨现在已经是一个一米七五的汉子,对着比他矮了半头的长孙弓着腰很不舒服。

    “云烨,既然你说没有大碍,那就看看也好,书院的先生们要看,也带上,到时候如果丢人,丢的最狠的也是你书院,一帮子老头子。要是有一个出事,你恐怕不好交代吧。“

    李二一说话,总是命中要害,看舞蹈的时候他离得远,见机不对可以选择撤退,总之是没有半点的危险,听他话的意思,书院的先生们会有一个最好的观赏位置。

    “没关系。书院的先生各个年高德劭,区区一点七情诱惑还不在话下。“

    “那就好。你敢说这话就好,出了事你一个兜着,这回就不要想着让朕给你收拾烂摊子了,不过你让那些小兄弟们替自己父辈打前站这件事做的确实不错,挽回了你在高丽给他们留下的坏印象,扳回一局。难能可贵,做事情就要这样,堂堂正正的阳谋,用起来既好听又省事,不要总是把自己弄得阴风阵阵的让人提防。“

    “谢陛下教诲。微臣以后保证堂堂正正做事,规规矩矩做人,小聪明是再也不敢耍了。”

    “这又是一句屁话,快滚吧,承乾还在东宫等你,皇宫里的粉条太多,总不能浪费了,你们几个想出个好法子,把这事解决掉。”

    长孙看着走远的云烨问李二:“陛下,今日为何如此轻易的就把他放走了?妾身感觉这小子就没说实话。”

    李二放下朱笔,抄起茶壶喝了一口茶说:“水至清则无鱼,还要怎样,你安排他去试探《天魔舞》他已经做到了,有点小盘算也属正常,有些话他可能不方便对我们说,但是朕敢打赌,他会对承乾说,青雀也会知道,这种事关情欲的事情,就是承乾也不好和我们说清楚,你问青雀的时候,他不是也是吱吱呜呜的?这几个小子一转眼就大了,云烨也不是当年被朕踢着走的小孩子了,该给的颜面一定要给。”

    李二的话说的长孙怔了一下,有些失落地说:“妾身也是才发现云烨已经高过妾身半头了,真的已经长大了,昨天妾身还拿他当小孩子来看的,一转眼,承乾,青雀就成了大人,知道有些事不能对父母说了。”

    李二走上前拥住长孙笑着说:“这样的长大,朕是喜闻乐见的,很干净,很单纯,生在皇家,没有刀光剑影没有尔虞我诈,兄弟几个知心知肺的走到现在,我们就不能不满意,嘿嘿,当初我们兄弟几个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

    李二的话说的拗口,长孙却知道,李二说肺腑之言的时候才会这样,叹口气,接过李二的茶壶,给他添满水,吩咐宦官把大殿里的冰山,挪的离皇帝远些,这才隐入重重帷幕之中。

    云烨一路穿过重重宫殿,不一会就来到东宫,才进东宫,就看见李承乾,李泰哥俩躺在葡萄架底下说话,李泰吹嘘的声音远远地就传来过来。

    “大哥,你没去看《天魔舞》可是亏大了,那个舞真的很要命,舞娘们上身就裹了一层细纱,跳着跳着,还把细纱都扯下来,奶子上挂着铃铛,摇一摇,啧啧,销魂啊,尤其是最后出场的那个美妇,虽然遮着脸,但是身材让人看了只喷血。最后烨子下手快,抢走了,要不然我就会下手抢过来。“

    “哈哈,吹牛,舞娘们跳舞或许跳的不错,你们?嘿嘿,青雀,药效没过,你现在有一丝丝的情欲之念么?你当孙先生的药是假的?长孙冲的那两句诗念得真好,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可不想当十五天的太监。”

    云烨快步走过来,找了一个舒服的地方躺下来对李承乾说:“你以为你能逃得掉?去看孙先生的时候,先生说了,我们这些人每一个好的,固肾养精你也需要,喏,这是你的那份,孙先生托我给你带过来,用不用在你,以后力不从心的时候不要埋怨。”

    李泰一下子笑的从躺椅上掉下来,指着云烨说:“那天好大的一包药都被咱们喝完了,你真的又去找孙先生要药材去了?”

    “给承乾要药材是顺路,主要是去找孙先生看一味药,是一味蘑菇,有毒,皇宫里还有三颗,就在一个废弃的宫殿里。必须拿到手,这东西就不该在皇宫里。”

    李承乾的笑容一下子没了,小声的对云烨说:“你抢走的那个舞娘真的是那个女人?”

    云烨点点头,李承乾苦笑着摊摊手对李泰说:“你看的那个美女是我们家的长辈,幸好被烨子抢走了,要是被你抢走,我看你就没什么脸面见人了。”

    “我抢走也只能当祖宗供着,现在她是我家的供奉,人家在皇宫里藏了一点毒药,我们得拿出去,这是她成为供奉之后说的第一个秘密,我们小心些,不敢让人发现。”

    李承乾点点头说:“这样也好,在云家安安稳稳的把一辈子过完也不错,说到底是皇家对不起她,她这个样子不一定比在皇宫里差,是祸是福,现在谁也说不定。”

    李泰也跟着点头,这个女人既然能把毒药的藏身之处说出来,就是想和皇宫再无一丝牵绊,彻彻底底的了结这段孽缘。

    自从万民殿建好,太极宫就归了李渊,原来的住处很快就空空荡荡的,李渊喜欢把自己所有的女人仆人都拢在一出,所以现在太极宫塞了个满满当当,那些代表痛苦记忆的宫殿就再也没人去了。

    靠近宫墙的一个院落尤其荒凉,荒草都要没过膝盖了,到处都是蛇虫鼠蚁的踪迹,门窗半掩着,地上的尘土铺了厚厚一层。大白天的就让人脊背发凉。

    “大哥,皇宫里怎么还有这么荒凉的地方,我以为我们受罚的地方就已经是最阴森的地方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所在。”

    云烨推开们,扑棱棱的飞出来一群鸟,一时间尘土飞扬,三个人往后连着退了好几步,等尘埃落定,才进了屋子。

    斑驳的几束光透过破烂不堪的窗户照进了屋子,里面很深,云烨站在黑暗处眨了一会眼睛,才适应里面昏暗的环境。

    一张宽大的锦榻显示着主人以前在宫中是何等的受宠,只可惜现在被老鼠咬的到处都是洞,云烨甚至能看到两只老鼠在鬼鬼祟祟的往外偷看。

    “烨子,快点拿,这个鬼地方我不想多待。”李泰捂着鼻子忍受着腐朽的气息,不停地催促云烨快点。

    床榻的对面就是一张梳妆台子,打开柜门,里面空空如也,好东西早就被太监宫女偷光了,云烨试着把面板往上抬一下,一块木板有些松动,移开那块木板,一个小格子出现在云烨的面前,里面放着三朵非常艳丽的蘑菇,还有一块半个手掌大小的玉佩,上面有云烨非常熟悉的三个铭文:白玉京!

    云烨呆了一会,就把玉牌抓起来抛给了李承乾,自己小心的用油布把蘑菇包起来,放进自己带来的小木盒子里。

    “烨子,这个玉牌上写的什么?我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在我家,这样的玉牌我也有。据我所知这是

    第三面玉牌。“(未完待续。)

    PS:第四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