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云家的天魔舞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心头的火焰在燃烧,却无处宣泄,云烨拽掉了猪嘴,长长的吸了几口气,才让有些缺氧的大脑恢复过来,带着甜味的血腥气依然浓烈,让人生出一种暴虐的快感,孙道长的药非常的管用,说禁欲十五天就十五天,在这样猛烈地刺激下,依然没有多少欲念,这是云烨今日唯一的依仗。

    李泰鸵鸟一样的把脑袋扎进靠枕里,嘴里呜里哇啦的念着不知什么东西,隔着猪嘴模糊无比,这样下去,云烨很担心他会把自己闷死。

    蒙面舞女的去路被群魔乱舞的纨绔挡住了,云烨这才有机会调整一下心神,既然已经中招,那就干脆中个彻底,彻底的释放一次自己压抑已久的心灵。

    咬破了舌尖,口腔里也充满了血腥味,咸咸的,铃铛的声音已经变得杂乱,鼓声变得越发急促,高山羊子在云烨的面前蛇一样的扭动,脸上的媚笑,像是一个遥远的梦,有更精彩的谁没事看她,当高山羊子的红唇再一次靠近云烨做出想要亲吻动作的时候,云烨伸出手,粗暴的把这个倭国女人的脑袋扒拉到一边,妈的,挡着老子看真正的《天魔舞》。

    媚笑变成了恼怒,然后变成了愤怒,最后脸色铁青,像一个女鬼,纨绔们都想去抓那个舞女,可是她像一条滑腻的鳝鱼,谁都没有碰到她,一只明亮的眼睛,漾着笑意,撇了云烨一眼,有点幽怨,好像还有点嗔怪。

    美人的眼睛会说话,果然如此,当蒙面舞娘取下乳尖上的金铃抛向云烨的时候,他再一次咬破了舌头,才没有像狗一样的扑上去接。

    金铃落地,在地毯上弹跳了两下,云烨的心也跟着跳了两下,虽然眼睛看着金铃。脑子里却被一对丰满的乳房塞了个满满当当。

    房间里充满了淫靡的气息。只可惜那些纨绔们只能全身流汗,手脚哆嗦着倒在地上,一杯茶的时间,就好像耗尽了他们全部的体力,如果没有孙道长的药,这时的场面一定会让云烨羞臊一辈子。

    再一次把高山羊子的脑袋扒拉到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冰镇的葡萄酿。哆哆嗦嗦的端到嘴边已经撒了一大半,冰凉的酒液入腹没有其半点作用,倒像是往火焰上浇了一勺子油,只好从冰缸里捞起一把冰鱼填进嘴里,脸上依然带着笑意看着蒙面舞娘跳舞。

    把寒冰吞进肚子的感觉实在是不好受,可是不吞不行。云烨觉得自己现在只要一张嘴就能喷出火焰来。

    妈的,这不就是吃了春风散的感觉么?老子吃过!

    春风散有什么成分,云烨问过李承乾,他也不知道,好像只有断鸿知道,他的药就是跟断鸿要的,或许,可能。无舌也知道。问了孙思邈,被老道士一脚踹个跟头。看样子他也知道,就是不说,高人就这点比较讨厌。

    搞清楚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怪,满面酡红的云烨终于可以放开心神品鉴传说中的天魔舞,颜之推说过,天魔又叫天子魔,就是专门破坏和尚成佛的一种很人性化的魔王,名字叫云波旬,不管梵语怎么解释,看翻译过来的名字估计和自己是本家,云家就不出什么好人,处处给人挖坑,到处给人设置障碍,和自己现在干的活没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再看天魔舞,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本家干的事,不管善恶,都应该大力支持,这时候只觉得天魔舞应该更加厉害才是,云家出品绝对该是精品才是。

    音乐不好,简单,一分,好些个细节没法表现出来,呻吟的声音,如果配上强劲的音乐,一定会把层次再提高一下。服装不够华丽,肚脐上应该有大颗的宝石才好,这几个倭国美女长得也不够美,粗短的腿,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最夸张的是其中一个舞女的胸部居然一个大一个小,真是暴殄天物啊,该死的小日本,把好好的天魔舞给毁了,害的老子小肚子现在疼的厉害。

    唯一一个拿得出手的高山羊子,还在舞蹈中间耍小孩子脾气,没有一点敬业精神,被扒拉了几次脑袋,就恶狠狠地站在那里瞪着自己,居然不跳了。

    云烨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上回李二炸皇宫的情形,那些光着腿跑来跑去的妃子们才是干这活的恰当人选,胸高,腰细,屁股大的,啧啧,如果穿上最华贵的薄丝蜀锦,半露半不露的才真正要人命。

    蒙面舞娘旋转着坐倒在云烨面前,拿起云烨喝过的葡萄酿隔着面纱喝了一大口,没喝好,红色的酒浆蛇一样的从嘴角滑到胸膛上,露在外面的那只眼睛疑惑的看着云烨,好像有话要说。

    云烨的手现在变得很稳,用木勺子给酒杯加满了酒,还用竹夹子往里面放了两只冰鱼,示意舞娘继续喝,刚才的半杯酒一定解不了她的渴。舞娘也不推辞,继续喝的到处淌,很豪迈的一个女人。

    “你今天输了,就我现在状态,再看下去说不定会睡着,不是天魔舞不好,而是因为你有猪一样的队友,这么好的舞蹈不找几个正经漂亮的女人,随便凑了几瓣子烂蒜,就打算让大唐君臣出丑?裴寂死了,太上皇躲在深宫里你够不着,天魔舞连我都魅惑不了,你指望能魅惑的了陛下?

    我姓云,第六魔王叫云波旬,你看,这舞蹈就是我家的,云家的族长现在是我,所以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家的舞娘,春风散的事情我给谁都不会说,裴寂的死连他儿子都不在乎,所以啊,也就和你没什么关系,我也不会闲的没事就到处说,替死鬼都有,就是那边那个倭国女人,没了春风散,天魔舞一定会赢得大唐勋贵的喜爱,酒后助个兴还是很好的。“

    “你是我见过最卑鄙的大唐官员,你认为我会跟着你回云家成为玩物么?“

    “你想多了,我请你回去是要让你把天魔舞发扬光大,你想想啊,玉山书院里的学生,将来都会成为大唐的栋梁之才,酒色财气这方面需要进一步的加强教育,到时候你教出来的舞娘,就会成为考验他们心智的一道关口,只有通过考试的家伙才能胜任将来陛下布武天下的宏愿,这是一个多么高尚的职业,何来玩物只说?

    你在云家,就只是单纯的教授舞姬,你的脸不知道孙先生有没有办法,万一孙思邈道长有办法,你不就能够从新开始活人?“

    “云烨,想得美,这个女人已经被我买下了,花了我百两黄金,我就是把这个女人剁碎了喂狗,也不会给你,做梦去吧。“高山羊子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云烨,一只手就要去抓蒙面舞娘的头发。

    云烨一巴掌打掉她的手笑着说:“你知不知道,我是长安三害之首?抢个舞娘回家已经是一件很没脸面的事情,其实长安百姓都等着我把你抢回家,实在是没有抢你的兴趣,至于你花了一百两黄金,那钱是从哪里来的?还不是抢高丽人的,我说过,你的金子就是我的金子,上回在海上忘了搜你的船,让你存了些私房,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赶紧回去继续准备你的舞蹈,陛下寿宴你们还要献舞,找几个好的女人,不要把那种一个胸大,一个胸小的残次品也弄上来,很丢人。“

    李泰戴着猪嘴凑了过来,心有余悸的指着蒙面舞娘问云烨:“你真的打算把这个女人弄回书院?让她做先生?“

    “那当然不可能,她和希帕蒂亚不同,没可能做先生的,最多和黄鼠一样做书院的勤杂人员,做先生,全书院没有一个人会同意。“

    “人是我的,我这就告诉鸿胪寺,说你抢劫倭国王女,让皇帝陛下惩处你。“

    “青雀,咱们兄弟今天差点就栽在这了,真是横尸遍野啊,看个舞蹈还能看的一口气上不来昏过去,真是奇葩,处默,把你脑门上的血迹擦擦,就说是喝醉了摔的,他们都是喝醉了酒,这要是传出去,丢人啊。”

    程处默把所有人的护卫喊了上了,各自带着自家的少爷回家,为了像一点,云烨在他们每人的嘴里灌了点烈酒,这才放心的让人抬走。

    一个从乱坟岗上爬回来的女人,对于生命的重视程度,远远超越了一般人,没有像别人猜度的那样报完仇之后,仰天大笑三声,然后自杀,这是蠢驴的想法,死过一次的人,更加的恐惧死亡。

    高山羊子眼睁睁的看着云烨把那个舞娘带走却无计可施,这里是大唐长安,她一个倭国王女在这里比不过一个唐国百姓,大唐的律法制定的很自私,大唐的人杀了别的国家的人,好像没听说过有谁受过惩罚,外国人杀了大唐人,跑回自己国家都不一定安全,云烨爱死了大唐的律法。

    酒友喝醉了自然要挨个送回家,这是规矩,也是礼仪,需要对人家长辈告罪的,三个清醒的人分头送了人回去,做好挨骂的准备。(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