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丢盔弃甲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高山羊子带着那些舞女没有跳舞,而是随着清脆的铃声,坐在地上像个僧侣一样的开始诵念经文,两句一节,一节一止,一铃声,那些女子的声音都极为甜美,殷红的唇中急速的吐出一个个拗口的音节,开始很整齐,慢慢的总有两个舞女的声音脱离大队,一重复,二重复,三重复,到了最后,云烨耳中全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几句话她们念得极为清晰,而其他的句子却仿佛变成了耳边的呢喃。

    想要努力的听清楚经文,结果只有空色,色空这两个字不停地在脑子里徘徊,仿佛要把色空二字硬硬的镌刻在脑子里。

    银铃响了一下,目光不由自主的看望场中,那些舞女不知何时并排坐在众人面前,手臂挽着手臂,臂上的金钏居然扣在了一起,身子左右摇荡,乳尖上挂着小小的金铃。那声音就像春蚕在雨夜里嗫咬桑叶。面前不再是一些活色生香的美人,而是一道白玉色的波澜,乳尖上的金铃,就是夕阳铺在水面的碎金。

    云烨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让他随着舞女的韵律摇摆,转头看看其他纨绔,还好。李泰目光空洞,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长孙冲侧卧在软榻上,端着酒杯的手随着韵律起舞,程处默瞪大了眼珠子看得聚精会神,李怀仁流着口水一个个的看舞女的胸部。估计在计较谁的更加美丽一些。

    后排的几个纨绔,已经把身子一高一低的随着舞女的起伏轻轻摇摆,柴令武被坐在他身边的两个纨绔按着肩膀,动弹不得……

    有人在吹芦叶,宛如哀怨的女子在呼唤良人归来,风吹寒窗,寒夜寂寂,抱胸取暖。曲终人散。万声唤不回。

    舞女眼睛里有大颗的泪水滴落胸前,双臂摇晃的却更加剧烈。鼓声响起,恰似良人远行的脚步,留不住。

    芦笛才止,梵音又起,心如死灰,踽踽独行,山脚有僧,慈眉秀目,摩顶受戒,宽容而慈悲,良人回看一眼娇娘,发落僧成,芦笛起,鬼夜哭,东南枝上挂娇娘。

    “以无所得故,菩提萨锤。依波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尖利的女声似乎要刺破人的耳膜,慈悲的佛偈,被念得恶毒阴森,风吹绳断,娇娘复活,发誓要诱尽天下僧。

    当高山羊子蛇一样在地上扭曲的时候,云烨只不过想去搀扶她一把,太痛苦了,双肩的骨节好像都被卸开,头发散乱的披在脸上,脸上的汗水沾着几根头发,双目中有无限哀求之意,柴令武双臂一振,掀开按着他的两个人,伸长了双臂迎向高山羊子,脸上全是怜惜之意。

    高山羊子的脸颊摩挲着柴令武的小腿,就像一只小羊羔找到了最温暖的怀抱,云烨看见高山羊子张开了嘴狠狠地咬在柴令武的小腿上,血都流出来了,而那个该死的柴令武居然表现出一副释然的表情,王八蛋,这就入了戏了?你又不是男主角。

    和云烨想的一样的不止一个人,云烨只不过想想,那几个混蛋却已经在争风吃醋,你抱我,我扯你的,滚作一团。

    长孙冲已经闭上了眼睛,好几个纨绔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淌,看样子也快撑不住了,程处默奇怪的到处看,李怀仁欣赏人家胸部欣赏的不亦乐乎。

    看到高山羊子在柴令武的身上来回抚摸,却没有发现这家伙有反应,看到这里,云烨差点笑出来,你的魅惑要是比孙思邈的药管用,老子认输,柴令武现在只不过是被七情所迷,现在是一个充满愧疚的情人,你想让一个太监情人起反应算你厉害。

    李泰这家伙居然能拿出一支炭笔在在桌子上写写画画,看样子是在解一个极难的公式,这家伙要是进入了自己的世界,八头牛都拽不回来。

    高山羊子看到云烨也走了过来,眼中充满笑意,扭动的更加起劲,才要攀住云烨的腿,却发现云烨避开了她,架着半傻的柴令武回到座位上,给他灌了一大罐子烈酒,这下子他成了醉鬼,就不信你还能拿他做法?

    对着高山羊子做了个继续的动作,抱着胸口接着看表演,现在算是弄清楚了,天魔舞真的是一场不错的舞蹈,给人无穷的想象空间,就像一部催人泪下的电影,只不过所有的片段都是你自己脑补完成的。

    受了刺激的高山羊子忽然尖叫了一声,披散了头发,从头上拔下一支簪子,在胸口上划了一下,一道尺余长的血口子一下子就出现在洁白的胸膛上,从一颗划过另一颗蓓蕾,乳尖上挑着殷红的血珠,起伏不定,一个人划破也就算了,一群人全部划破就显得太壮观了,空气里顿时有一股子血腥味,细细品味的话,居然还有一股子甜香。

    甜香?不是没闻过血腥味,那里有这味道,不好,云烨快速的把猪嘴扣在自己的口鼻上,长长的喘了几口气,才去驱出掉那种晕眩的感觉。

    长孙冲反应也不慢,程处默也把猪嘴扣上,李怀仁闻了两口,不情愿的给自己扣上猪嘴,顺便帮助李泰也扣上。

    来得及扣上猪嘴的人就只有八个人,其余的已经淫笑着扑到舞场里,狗一样的围着舞女打转,这时候才是天魔舞最高潮的部分,那些魔女极尽挑逗之能,云烨甚至能看到那些舞女的嘴里还有一颗白色的小丸子,丁香暗吐之下就不见了。

    戴着猪嘴的云烨的确谈不到帅气,眼睛却格外的明亮,程处默靠近云烨瓮声瓮气的大声喊:“这他娘的天魔舞确实名不虚传,老子刚才都差点陷进去。“

    云烨很失望,没证据啊,药丸子已经被那些王八蛋当糖豆给吃了,只知道把头埋在人家胸前乱拱,算了,有没有什么危险,沾点便宜也好。

    高山羊子见云烨还是没有反应,跺跺脚,脚腕上的金铃铛乱响起来,鼓声也嘭嘭嘭的敲起来,场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蒙面舞娘,峰峦起伏的身材绝不是高山羊子这样的少女能比拟的,摆手投足之间,那股子成熟的意味让人发狂,如果高山羊子是魔女,这个女人绝对是鬼母,云烨头一回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厉害,这才是女人啊。

    想闭上眼睛又舍不得,心跳不由自主的随着舞娘脚上的铃铛的韵律跳动,现在恨不得就扑上去扯下她的面纱一观究竟。

    面纱?想到这个问题云烨怵然一惊,这就是那个被抓破脸的美人吧,一向喜欢成熟女人的李怀仁已经疯了一样的扑进了舞场,脸上的猪鼻子已经不见了,长孙冲的脸憋得通红,眼睛都有了红色。最后提起酒壶在自己的后脑上来了一壶,才软软的躺在锦榻上。

    心跳的厉害啊,咕咚咕咚的,快要跳出嗓子眼了,程处默的腿上插着一根筷子,李泰的手已经开始哆嗦了,眼睛总是忍不住的要往舞场里瞟。

    猪嘴里已经全是云烨的口水,那股子甜香的味道好像一直在里面徘徊,这是什么东西,居然如此霸道?这个死女人的舞蹈勾起了男人心头最炽烈的火焰。

    难怪裴寂会倒霉,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子,心跳的像打鼓,还一连这样跳了一柱香的时间,不心力衰竭才是怪事,再加上情欲的煎熬,能多活三天算是祖宗积德了。

    很诱人啊,想上去抱一抱她的腰,还想把脸埋在她的胸口闷死算了,不管怎样都不算是白来人间一趟,至于亲亲她的嘴?

    还是算了,这女人很丑!云烨给自己讲了一千遍不去这个女人身边的理由,才堪堪稳住自己的心神。

    云烨不过去,那个死女人却在往他的身边走,边走边舞蹈,就像清纯的少女折下河边的杨柳,一步一含羞,一步一带怯的往过挪。

    程处默大喊一声,一头撞破窗户把脑袋伸到了外面,汗水滴滴答答的从下巴上往下流。(未完待续。)

    PS:第二节,《心经》必须全文三百一十三字贡献,不能只吟诵半截,这是不合适的,多念一遍心经,心魔自去。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