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淫为首?孝为先?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知道在大唐人的朴素观念中,万恶淫为首,人们也都能通过各种方式控制这种冲动,毕竟我们是人,不能和孑孓一样把自己生命中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交配,也不可能有人和狮子一样,每天交配上百次,我们应该有更高的追求。

    但是眼前的这些人渣就算了,他们的生命中,吃喝玩乐占据了绝大部分,虽然有几个清醒的,也是在无限制的往这个深渊里滑落。

    纨绔之所以被称为纨绔,老婆数量就是一个衡量的标准,云烨有三个,在这个群体中已经是被嘲笑的对象,大唐律规定了侯爵可以有六个老婆,这六个老婆都是有俸禄的,由国家养活,用不着云烨操心,云烨从来都没有想着把国家的这个便宜沾足。

    长孙冲娶了长乐,顺便把长乐的六个侍女一起收入房中,至于以前的侍妾就不要算了,这家伙连自己三个孩子的母亲是谁都搞不清楚,反正孩子们都在长乐的名下,也只能喊长乐为大母,至于自己的母亲,和其父亲的其他侍妾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姨娘。

    程处默的待遇也不会比长孙冲好到哪里去,娶清河,就要连清河的丫鬟一起娶,这在所有人眼中,是一种积德行为,不这么做才是公主的耻辱。

    人群里准备娶公主的人就有四个,还有俩个马上就要娶,这个纨绔群,已经是大唐等级最高的纨绔群,在长安的黑暗世界中享有盛誉。

    窈娘笑的一朵花一样的迎了上来,还没张嘴,就听柴令武说:“不是给你说过了,见了爷们过来,立马就用扇子把脸遮住么?爷是过来看美女跳舞的。不是来看你这张老脸的,每回看见你,爷的心劲就少了一半。”

    被团扇遮住脸的窈娘娇笑着问:“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啊,长安城里所有的少贵人都来到小楼,没说的,这就清场。除了您几位,其他的人全撵出去,您看如何?”

    “撵不撵人的,我们管不了那些,我们兄弟就是来找乐子的,听说高山羊子王女就在燕来楼,我们就是来拜访她的。”

    “侯爷,那倭国王女只是住在燕来楼,贱婢那里能请得动她啊。”

    “鸨子。你赶紧想办法,今天来的来的可有二十四位,人来的齐,没一个是你能打马虎眼就能阻拦的了的,现在你赶紧趁着爷几个心情好,把那个倭国女人找出来,来看她跳舞,是给足了她脸面。

    窈娘战战兢兢地去后面的小楼里找高山羊子商议。长孙冲很熟练的上了楼顶,推开一扇门。这里是燕来楼最大的房间,地上铺满了厚厚的地毯,浓浓的檀香味,让人几乎窒息,推开两扇窗户,透透气。长孙冲对屋子里的纨绔们说:“兄弟们这趟来,可不是白来,我们就是来见识一下传说中的《天魔舞》,听说这种舞蹈可以勾人魂魄,让人飘飘欲仙。魂不守舍,观此舞,听说有危险,不知道有没有要退出的弟兄,放心,担心小命的站出来,哥几个绝对不会笑话。“

    “听说魏公前些天就是看了此舞精关不守,导致一命呜呼,昨日才过世,所以,不想看这舞蹈的兄弟请明言,直接在燕来楼找其他乐子就是。“

    这件事情云烨必须清清楚楚的讲出来,福祸自担,如果不说,事后难免会被人诟病,和这些人开玩笑无伤大雅,但是装到套子里戏弄,那就是愚蠢了。

    高士廉的孙子从腰里把猪嘴拿出来问云烨:“云兄这东西你发给了弟兄们每人一个,难道说你担心她们燃的香料里会有问题?”

    “高兄说的极是,我们今晚喝得药材就是孙先生特意配置的固肾之药,调理身体最是有效,不过大家现在大概都没有情欲之念吧,十五天之后,小弟保证在座的诸位都会是龙精虎猛的汉子,现在么,哥几个就做十五天的太监好了。”

    “我说呢,以前小弟进了燕来楼,全身就发热,今日进来,居然古井无波,差点以为不行了,原来如此,云兄都是在为弟兄们考虑,我等就安坐,等着看看这《天魔舞》有何神奇之处,能让魏公一命呜呼。”

    听了云烨的话

    ,纨绔们都各自找了桌子坐下,这样的场合已经属于被绑架了,谁能在这个时候说自己害怕,准备退出?还在不在长安混了。

    屋子里安静了好多,程处默瞅着纨绔们低声说:“不管你们害怕不害怕,我们都要看,硬着头皮也好,我们现在不看,过两天就轮到老爷子们看了,我们身强力壮的不先弄清楚这个破舞到底是什么东西,谁敢放心的让老爷子们去看?”

    屋子里更安静了,柴令武捡起一个茶杯重重的扔到楼下,丝毫不管楼下传来的惨叫,怒声说:“不如我们把这个破楼烧了,弄死那个倭国女人,不就万事大吉?”

    坐在旁边的一个纨绔小声说:“令武,这是国事之争,不是我们平日里的玩闹,大唐是君主国,不能退缩的,我爹也给我说过这事,鸿胪寺现在都要疯了,上次丢脸的官员,已经被革职了,咱们丢脸不要紧,老爷子们丢脸才是大事故,哥几个现在就是拿绳子把自己绑起来,也要睁大眼睛看完。”

    “如果她们开始燃香,我们就把猪嘴带上,虽然难看了点,安全第一才是最要紧的,现在藏起来,别让她们看见。”

    话谈完了,众人的意见也取得了统一,事实上在座的人就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万恶淫为首,百善却以孝为先,两者各走极端,这一刻却有着惊人的和谐感。

    敲响了银钟,暗门里有侍女走出来,一言不发的给众人斟满了酒杯,倒退着走了下去,在座的纨绔各个就像泥雕的菩萨,一起恶狠狠地看着给铜雀炉里点香的侍女,恨不能一口吞下去,浑身发抖的侍女,用了很久才点着了檀香屑,云烨嗅着鼻子努力的分辨,没发现有什么不同,制止了大家要戴猪鼻的举动。

    迎宾乐响起,披着锦袍的高山羊子风情万种的从门外进来,她的情报工作做得很好,一眼就分辨出在座的人中谁的身份最高,对着李泰盈盈下拜:“倭国王女高山羊子见过魏王殿下。”

    李泰眯着眼睛说:“倭国向来恭顺,本王只有一事不明,你倭国何德何能被称为日出之国?却称我大唐为日没之国?是在嘲笑大唐日暮西山吗?”

    “殿下学富五车,对这一段话一定不会陌生:下有汤谷,上的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木,一日居上枝,我们居住在扶桑之地,称为日出之国,有何不可?“

    “好了高山羊子,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不要拿《山海经》来说故事,《梁书,扶桑传》里说的很清楚,文身国,在倭国东北七千余里,大汉国在文身国东五千里,扶桑国在大汉东两万里,地在中国之东,其土多扶桑木,故以此为名,不要随便借用我们的书来证明你们话语的正确性,恰好我知道扶桑国在哪,不要满嘴胡言。“

    高山羊子下拜的时候锦衣很自然的滑落到了肩头,这个女人除了锦袍,底下居然没有穿别的东西,云烨只能看到她蜜色的肌肤,还有精致的锁骨,想必坐在正对面的李泰看到的内容会更多。

    “世人传言,云侯乃是神仙弟子,也曾经历上苍的八万里风云,世间大小迷雾都不曾遮住您的双眼,往往一言,入木三分,想来白玉京已是您掌中之物了吧?”

    “贼咬一口才入木三分呢,说不好话,就不要说,白玉京?那也是你们倭人可以染指的?我很奇怪,那个教你的天魔舞的女人那去了?我很想知道?”

    “云侯,羊子对于白玉京也是心向往之,却不知在您前往的时候,能否携带羊子一程?“

    “不行,唐人可以,谁去都行,外邦的人不行,不是看不起你们,而是你们进不去的,那里是我们祖先的地方,带着你去算什么。“

    “不如羊子给诸位少年英杰舞上一曲如何?不过我们有言在先,天魔舞也不是所有人有福气消受的,云侯给人神仙之地,那就由羊子带大家进入无间地狱吧。“说完话,高山羊子居然有了几分英气,拍拍手,一队带着佛冠,身披纱衣的女子鱼贯而入,臂上的金钏在烛火中显得金光灿然,镶满宝石的璎珞垂在腰间,白生生的小脚踩在绵软的地毯上寂然无声,怀里抱着铃,手鼓,有些嘴里含着芦叶,头发上插着一把把匕首样的发簪,小猫一样的卧倒在高山羊子四周。

    高山羊子不只从哪里摸出一只金杯,衔在嘴上弯腰向众纨绔致意,腰间只是轻轻一抖,那件锦袍就像退去的残壳一般堆在脚下,前胸只有一缕轻纱,挺拔的胸膛就暴露在睽睽众目之下,她脸上带着媚意,嘴角噙着一缕嘲讽,腰杆却像将要出征的战士。(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