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铁手抓破美人脸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孙思邈不去,因为裴家没有请他去,他老人家还不至于自降身份的主动上门去给裴寂看病,看好了落不下人情,看不好落埋怨,里外都不落好,为何要去?

    云烨狐疑的看着孙思邈,这可和老先生平日里的表现不符,老先生从来都没在乎过什么人情不人情的,今天怎么如此反常,不过也是,孙先生的医术长安第一,这早就没有什么可争论的,裴家知道孙先生在长安,没有出外云游,为何不请先生登门?

    “小子,病家没请老夫,就说明有难言之隐,而且保住这个秘密的重要性要比裴寂的老命重要,害怕老道从病症上看出端倪来,因此才没有找到老道头上,找其他的大夫就没有这种担忧,要么凌之以威,要么迫之以命,总有办法让大夫闭嘴,这套办法对老道没用处,不找老道去看病很正常,做人要厚道,人家不想请我去看病,我们就没必要去。

    至于你说的《天魔舞》就是河西流行的赞佛曲,除了华丽一些,没什么看头,几个女子搔首弄姿,卖弄风情,好好地禅唱都被玷污了,不过啊,就因为一个圣洁,一个淫秽,那种淫秽玷污圣洁的感觉让很多人迷醉,所以才有了诺大的名头,老道当年在河西见过,没什么神奇之处,但是这次裴寂中了招,想必还是有一些来历的。“

    孙思邈手上不停地给云烨和李泰抓药,顺便把自己知道的《天魔舞》一一告诉了云烨,从他的话语里云烨听出了浓浓的不屑之意。

    “这副返青汤,是固肾之方,喝了这副药,十五天之内不起情欲之心。肾水充盈之后,药效自解,乃是道家不传之秘,你如果去看《天魔舞》服下此药,定当无恙,顺便调理一下亏损的身体。”

    孙思邈那两副药扔给二人。然后就让赶快滚开,拿着一张薄纸看得出神。

    “烨子,听孙先生话的意思,喝了这副药,咱哥俩在十五天之内就和太监没什么两样是不是?你还打算喝么?”

    从药庐里出来,李泰拎着孙思邈配的那副药在云烨的眼前晃晃,小声的问。

    “喝啊,为什么不喝,男人么。总会有点肾亏,精力不济的时候,保养身体很重要,再说了,这是孙先生亲自配的药,你不喝?下回还指不指望他再给你配药?”

    “当然要喝,只是孙先生给的药有点多,这是好东西可不敢浪费了。不如多找些身体不适的兄弟一起喝你看如何,你刚才也说。男人么总会有点肾亏的小毛病,如此好东西不找一群兄弟来分享,你我二人也太没义气了吧,当然希帕蒂亚是女人就算了。“

    云烨站住仔细看了看李泰说:“这一招有点狠,你打算让全长安的纨绔都做十五天的太监?然后一起去看看所谓的《天魔舞》?顺便再看着希帕蒂亚出丑?不错的计划,凭什么只有我们哥俩倒霉。他们一个个的躲在家里风流快活,能看看希帕蒂亚出丑,也是为兄平生之愿,这个该死的女人总是围着我老婆瞎转,存心不良啊。教训一下也好,不过万一她要是扛不住,咱们可要把她拖出来,免得没了性命。“

    “这是自然,我只是想着报复一下,没想要她的小命,要不然她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召集弟兄们的事就由你来吧。”

    “想得美,事后我一个人落不是?皇族的你来,公侯家的我来,这一次的声势务必要大,咱们都是章台走马的纨绔,就算是丢脸也是活该,不损大唐颜面。

    孙先生说裴家有难言之隐,你去就不方便,还是我一个人去吧,看看能不能从裴寂那里得到些有用的东西。“

    带着护卫连夜进了长安,李泰回了魏王府,云烨一行快速的来到裴家,远远就看见大门上挂着白幛子,灵幡没有升起,看来人还没死,就等着咽气,而后哭声大作。

    裴家的老大吱吱呜呜的不肯让云烨去见裴寂,只说已经病入膏肓,看不看都是一样,心意领了,裴家丧期结束后会专门到府上拜谢。

    “裴老大,我知道这事很让你为难,老爷子出了事情,还不太光彩,这时候一定觉得没脸见人,就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离开,我只告诉你一句话,你告诉老爷子,见不见我的他老人家说了算。“

    裴老大惊讶地看看云烨,要是一般人听了裴家的这番告解,一定会留下礼物,折身返回,云烨这样做很失礼,虽然很恼火,还是耐着性子说:“云世兄请讲。“

    云烨悄悄地在裴老大耳边说:“我感觉老爷子这次不是什么定力不坚的问题,恐怕是仇家复仇所致。“

    裴老大猛地抬起头急声问道:“世兄认为家父遭了暗算?“”

    云烨点点头,裴老大告了声罪,快步走进内宅,如果云烨说的没错,裴家的事情就算不得丢人,被人暗算和自己心智不坚导致脱阳是两回事,一者是被动,一者是自身问题,当然要弄个清楚明白,如今裴家家主看个舞蹈也会看的病入膏肓,可见平日里从不干什么好事,整日里酒池肉林的侵吞民脂民膏,好些个自认家风严谨的人家都已经和裴家断了来往。

    坐了一会,就见裴老大匆匆走出来请云烨进了内宅,一路上总有女眷偷偷的看云烨,一个个都穿着白衣,暮色中跟鬼一个摸样。

    裴寂明显的已经是回光返照,拥着被子斜躺在靠枕上,见到云烨进来,也不寒暄,直接说:“老夫时日不多,就不客套了,云侯,你真的认为老夫是中了暗算?老夫少年时期荒唐不堪,临到老了也是经不住女色的魅惑,如果云侯只是担心裴家名声大可不必,老夫自己做的事,还能做到自己承受,虚词掩饰对我裴家没有半点好处。”

    就这一句话,裴寂哪怕是个色鬼,也是一个让云烨高看一眼的色鬼,这种担当,不是所有人都有的,这句话也不是所有大人物能说得出来的,自曝其丑依然面不改色,云烨很希望自己也能修炼到这个地步。

    “裴公,那个高山羊子晚辈见过,也被她色诱过,但是以小侄半吊子的性格都能视若无睹,为何到伯父这里就会殃及性命,小侄不是在夸耀自己的定力,伯父自称少年荒唐,晚辈却正处在荒唐的时期,谈不到有什么定力,所以小侄认为,这其中定有古怪,能否请伯父将当时的情形给小侄描绘一番,因为下一个要看《天魔舞》的正是小侄自己。”

    裴寂低头想了一下说:“刚开始的时候,老夫观那女子也不过中上之姿耳,就是跳的舞蹈还有几分可观之处,随着禅唱起舞引起了老夫的兴致,那禅唱就像是有人在你耳边呢喃,不停告诉你场中女子是多么的美艳,多么的动人,每一句话都能说到你的心里去,铙钹的节点好像和你融为一体,心跳一下,鼓点就敲一下,场中的女子就呻吟一下,当时檀香的薄雾围绕着老夫,让老夫以为身在云端。

    饮了几杯酒,再看那女子觉得美艳的不可方物,不怕贤侄笑话,老夫当时的确动了襄王神思,全身都激动莫名,只想着将那女子按在身下大肆蹂躏,最后连皮带骨伴着血肉吞入腹中,老夫好像真的这么做了,血是甜的,肉是咸的,骨头青脆如嫩芹,这是一场饕餮美宴啊,老夫就像地狱里的恶鬼,浑身血迹坐在残肢断臂之间大嚼……

    美宴结束,老夫也醒了,看那个倭女依旧只是中上之姿,舞蹈依然只是仅堪入目而已,可是老夫下体却狼藉一片,直到血如泉涌,这时候老夫才明白自己大限已到,悔之晚矣。

    事后老夫也想过自己是否糟了暗算,可是坐中鸿胪寺官员不下十人,虽然每个人都如老夫一般丑态百露,但是他们却没有性命之忧,唯有老夫最是丢人,他们信誓旦旦的保证老夫从未离开座位一步,也未曾有人靠近过老夫,酒水都是从酒缸里舀上来的,檀香也是普通檀香,取回家中请匠人验看,都说是极品檀香,没有夹杂其它物事,哈哈哈,事已至此,老夫唯有躺在家中苟延残喘,等候限数到来。

    云侯,若老夫是自取其辱便罢,若是被宵小谋算,还请云侯还老夫一个清白名声。“裴寂说完艰难的在靠枕上点点头算是大礼拜谢。

    云烨面色古怪的看着裴寂说:“如果进门的时候晚辈还不确定的话,那么听完伯父所言,小侄已经能十成十的确定,您就是遭了暗算,而且不庸置疑。“

    裴寂居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云烨问:“云侯此言当真?老夫虽然将死,也不容人可怜。“

    云烨抽着鼻子对已经明显挺不住的裴寂说:“伯父刚强一生,临终之时自然不会蝇营狗苟,小侄也不是俗世中贯会安慰他人之辈,说您是遭到了暗算,那就是遭到了暗算,伯父可还记得那个被你用铁手抓破脸的美人么?”

    裴寂眼中光彩顿生,仰天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笑声骤歇,身体重重的倒在床榻上,就此气绝。(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