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天魔舞是什么东西?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陛下,您有一文钱没有?“云烨忽然问。

    “有。“李二居然从袖子里真的摸出一文开元通宝来,随手撇在案子上,云烨捡起那文钱,塞进了自己的袖子,然后对李二说:”陛下,您走的时候就会有制作酿皮的器具和秘方,很简单,微臣保证,宫里的御厨一学就会。“

    李二唔了一声就继续休息,还冲着云烨和李泰挥挥手,像撵苍蝇一般撵走了二人。

    李泰鄙视的看着云烨,然后也从袖筒里摸出一文钱,拍在云烨手里说:“我也有一文钱,等一会,就让人把做酿皮的器具还有秘方送到府上去。“

    “不行,“云烨摇摇头,对着李泰伸出来五个手指头,可能觉得便宜了,又伸出五个手指头才罢休。

    ”刚才我爹一文钱就够了,怎么到了我就成了十贯钱,这样狗眼看人低,好像不是君子所为啊。“

    “售卖自己的专利要分人,主要是看买专利的人能不能给专利带来好处,如果有,就必须抓住,一文钱卖掉也是有好处的。比如陛下买走,就对我的这个小专利有促进作用,陛下都喜欢吃,没理由下面的人会不喜欢,如果我要靠酿皮开一家商铺,把它铺满大唐的州府,我就会在牌匾上写上,大唐皇帝陛下都喜欢吃的酿皮,这样类似的文字,有了这些文字,我可以悄悄地把售价提高一部分,用来弥补自己在给陛下售卖专利时的损失,说不定,我会赚的更多,所以啊,卖给陛下一文钱是好事,一文钱卖给你是亏本的,我又不是傻子,为什么要干吃亏的事?“

    李泰无奈的点点头,悲凉的说:“如此说来。你的生意经就是不论交情。不论亲情,不论善恶,也不论伦常礼法,只论利弊二字,顶着我要赚钱四个字,左手孔方兄,右手黄金盾。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你说说,你到底要教会我什么?

    这些年我感觉的出来,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时候午夜梦回回思自己的过往。陡然间发现,自己从入书院的那一刻起,李泰就不再是李青雀了,我以前骄傲,狂悖,除我父皇之外,看不起任何人,进了书院以后。我才发现。比我强大的人很多,褪掉我皇四子的身份。我比其他人强不到那里去,为了保持我的尊严,你清楚的知道我是如何努力学习的,最后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开始用人的眼光看世界,而不是用皇四子李泰的眼睛看世界,你刚才说的那些手段,很有用,如果要开酿皮店铺,一定可以开遍大唐所有州府,可是啊,哈哈,我不喜欢,不学,遇事只论利弊,不论交情,我干不出来,我是人,我有爹娘,兄长弟妹,这些没法子用利弊衡量,少赚点钱,或者不赚钱,甚至赔钱,我都要维系这些东西,所以啊,你就少拿你那套恶心的理论来玷污我,酿皮的方子你爱给不给,了不起我不吃就是了,算得什么大事。“

    听了李泰的话,云烨叹了口气从袖子里取出一文钱,放在李泰手里说:“我也做不出来,你赢了,这文钱归你,方子器具马上就送到你家,我刚才就是在说一种人,一种纯粹的经济动物,你不能否认,他们的确存在于这个世上,有很多,堪称成功的表率,想要成功,你就要先把自己搞成一个纯粹的人,比如说一个纯粹的皇帝,一个纯粹的政客,一个纯粹的军人,一个纯粹的商人,一个纯粹的文人,我以前就听说过一句话叫做“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我们两个成不了偏执狂,只能成为两个纯粹的傻蛋。“

    李泰把那一文钱揣进自己的怀里,看着满院子的粉条对云烨挤挤眼睛说:“我认为做一个看着满院子粉条傻笑的傻蛋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因为别人的快乐而快乐,要比因为自己的快乐而快乐的人要多出很多的愉悦,你说是吧?”

    “别恶心我,整天都笑嘻嘻的那是村头的二傻子,谁家正经人总是高兴,每到那个修养,说这种话,怪恶心人的。”

    云家院墙上都蹲满了侍卫,就没个安静地方,云烨李泰二人只能来到前院看辛月她们在棚子底下制作粉条。

    长孙也在里面,刚刚生产完出了月子,整个人看起来富态了许多,头上也扎着一个兰花头巾,正在往石磨眼里放切碎的土豆,还不时地在拉磨的驴子屁股上拍一巴掌,整个人都好像被一股喜气缠绕着,精神健旺。

    见老娘在干活,李泰走上去牵着驴子绕圈子,才走了几圈,就觉得晕乎,长孙笑骂着把儿子撵走,谁家驴子拉磨的时候,主人也跟着转圈子的。

    云烨给长孙倒了一杯茶,请她歇歇,自己接替她往磨眼里塞土豆,长孙解下头巾,很自然的用头巾擦脸,农妇这么干不稀奇,长孙贵为一国之母这么干,怎么看怎么别扭,她从小就没干过农活,只有每年春耕的时候去比划两下,秋收的时候跟在李二后面捡几穗李二故意掉在地上的麦穗就算是下了地。

    这动作一定是出行的时候从农妇那里学来的,要么就是从文学作品里看来的,觉得这么做很是朴实,又能表达自己的辛劳,给满朝文武和天下百姓们看,是一个很好的桥段,刚才就没看见她流汗,纯粹的作秀啊,能把戏演到这个地步的人,也是一个纯粹的人啊。

    “小烨,真好啊,你昨日送进宫里的粉条菜谱很好,那个猪肉炖粉条,本宫最喜欢,晚膳就没吃别的,那道菜吃了整整两碗,真是又饱人,又美味的好东西,你这可是积了大德了,本宫代那些种植土豆的农家谢谢你。“

    “娘娘见笑了,这可不是微臣的功劳,是书院学子魏春鹏和兰玉树的功绩,微臣已经答应请他们两家的长辈前来赴宴,到时候娘娘的谢意,微臣一定会转达。“

    李安澜从云烨手里接过木盆,也接替了云烨的工作,好让云烨能和皇后正经谈话,长孙看到这一幕,笑了笑,和云烨来到井台边上,奇怪的问云烨:“寿阳和辛月很奇怪啊,你家也很奇怪啊,本宫很想知道你是怎么驾驭这两个女人的,能做到如此安逸和谐一般人可没这本事,好本事,给本宫说说。“

    估计她已经奇怪了好一阵子,到了现在,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眨巴着眼睛开始发问,谁家的皇后会是这种德行。

    “娘娘看错了,不是微臣驾驭她们,是她们在驾驭微臣,在目标一致的情况下,总能做到互相理解,互相忍让,共存共荣,最后就会形成微妙的和谐,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有规律可以遵循,任其自然就好。“

    云烨自然不能说前些天自己的荒唐事,只能云山雾罩的胡乱解释一通。

    “言之有理,以前皇宫里有一位绝色美人,姿容之艳冠绝后宫,这样也就罢了,偏偏她还精通各种舞蹈,很是受太上皇的喜爱,只可惜她总想着当皇后,犯了众怒,有些事情不瞒你,上一次你给太上皇解心结的时候,那个仕女影子,指的就是她,为了固宠,她不知道从哪里学会了一种淫靡之极的舞蹈,太上皇当时看她的舞蹈一个月未曾上朝,这就是不识大体的典范,当时陛下正在洛阳与王世充交锋,一个反复,就是国毁身亡的下场,太上皇不理朝政可不行,案牍上的奏表堆积如山。

    当时裴炎进了皇宫,看了那种舞蹈之后大惊,说这是祸国殃民的《天魔舞》贯会毁人心智,哪怕是心智坚不可摧之人,也会慢慢变成绕指柔你知道那个美人是个什么下场吗?“

    云烨想不同皇后为何要对自己说这些宫闱秘闻,只能木然的摇摇头,心里清楚,这个美人的下场不会好到那里去。

    “群臣们听到裴炎的话,立刻全体闯宫,进到太上皇寝宫的时候那个美人正在起舞,群臣们的万丈怒火居然被她的一曲《天魔舞》消匿于无形,裴炎拿着红绫蒙住眼睛,才保持住心智,泣血苦劝太上皇将此妖妇斩首以儆效尤,没想到太上皇被那妖女迷惑了心智,居然不允,还要将裴炎斩首,这如何使得,群臣纷纷为裴炎求情,那裴炎正值壮年,居然抢过殿上武士的铁手,照着妖女的脑门就劈了下来,太上皇帮着妖女用镇纸挡了一下,妖女没被劈死,可是一张脸却被铁手从额头抓到下颚,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一瞬间就成了真正的天魔。“长孙的脸上浮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可是很快就隐没了,女人的嫉妒心实在是可怕,这种情绪并不因为你是皇后就不存在。

    “娘娘,这种故事没什么好说的吧,自古以来我们的史书上对于妖女的记载就层出不穷,妲己,褒姒,赵飞燕,这些女人的下场都不是太好,再出现一个算不得稀奇,什么《天魔舞》无非就是一些淫秽的舞蹈罢了,以色欲惑人,烂东西也值得娘娘如此慎重的讲解?“

    长孙呆滞了一下问云烨:“你不信?“(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