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全民打鼓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一直以为自己的夫妻生活是自己的隐私,是一种极度隐秘的行为,结果,他看错了唐朝人,他忘记了这是一个历史上对性问题最开放的一个时代。

    “夫妇敦伦,乃人伦大道,犹如阴阳融合,黑白交替,乃是天下生机之源泉,不可贪妄,亦不可断绝,树之长青者,自无斧斤折伐,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阳调和以育万物,天地间阴阳和合,乃为常态,不可讳之。“

    谁能想到这段话就是堂堂给事中魏征说的,身后跟着两位老太监,拂尘搭在臂弯,笑吟吟的给云烨请安。

    “云侯不必难堪,咱家就是宫中的阴阳使,奉娘娘之命特意前来传授阴阳秘法,前些时间丹阳公主,与薛大将军夫妇不谐,也是咱家二人教会了阴阳法门,这才夫妇和谐,家宅安定,如今又是云侯,奴婢二人何其幸也。“

    云烨点着头请魏征去前厅落座,等魏征进了屋子,他抄起一根粗大的木棒就朝两个宦官身上抡,两个宦官魂飞天外,抱头鼠窜,云烨撵着两个宦官从花园一直来到大门,直到那两个家伙的身影从小路上消失才作罢。

    回到家门口吩咐门房,再见到那两个宦官就往死里打,敢靠近云家庄子打死之后就地埋了,不必回报。

    气死了,老子不知道夫妻间怎么交流么?不知道怎么制造小人儿?老子都制造出三个了,王八蛋,教老薛夫妻如何敦伦?知不知道老薛现在藏在玉山不敢见人?自己上门去找老薛要兵阵图谱,那家伙都是蒙着面见得云烨,没脸见人啊,老兄弟一见面,薛万彻一个八尺汉子,嚎啕大哭,丹阳看不起他,就说他连夫妻间的那种事都不会做。皇帝专门派人来给他们夫妻讲解。不听都不行。把老薛扔进磨盘里磨成肉沫,也比背着这个名声舒坦。

    记录皇帝起居注的王八蛋,竟然把这事写进了起居注,作为帝王关心属下的一个著名范例,大讲特讲,薛万彻已经三个月没上朝了,据传言。老薛一直在努力学习夫妇如何敦伦中,三个月都没学会,估计还需要半年。

    一个悍将的兵权就这样被轻易地解除了,还不损伤老薛的人品,外人只会认为老薛缺心眼,现在轮到云烨缺心眼了。

    魏征老神在在的坐在前厅喝茶。上会被云烨骂的掩面而逃的事情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见到云烨怒气冲冲的回来,端起茶碗冲着云烨客气一下,继续喝茶。

    “老魏,现在怎么什么事倒霉你干什么,什么事恶心干什么,都是怎么回事,我少年贪欢算不得大事。怎么就直达天听了?找了两个这样的人来恶心我。”

    “好心啊。你上回骂的老夫掩面奔逃,差点撞在山上。这回听说你房事不谐,老夫就是来拍马的,专门给你找了阴阳使,还被你打跑了,看来老夫最近很不得人心。”

    “拉倒吧,就你的脊梁骨,只要弯一次就会折,狗屁倒灶的事情你干不来,也干不了,堂堂给事中大人会清闲到这种地步?这次又是那个龟孙准备让我难堪?”

    “公主住到你家,你又不是驸马,朝中议论纷纷,认为有失体统。公主失德,蓝田侯失德,岭南归德郡王的子嗣身份很有疑问,需要另派他人前往,被陛下当堂斥退,虽然陛下帮着你,朝中已经有人说你是佞臣,陛下对你的眷顾太深。“

    “原来如此,却不知他们推选的谁去替代我孩儿?我很想知道。”

    “没人去,冯盎不去,你孩儿的那片土地就没人敢去,他们推举了钦州宁氏,还有泷州陈氏,这两家都是岭南仅次于冯家的大家族,听到风声,这两家的家主说:”岭南的山神会打鼓,一打鼓就会死人,没有福泽,是当不好归德王的,现在看起来只有李容小公子做归德王,山神才会安静,岭南人口不多,经不起山神总是敲鼓。两家的家主现在都病了。

    云侯走了一趟岭南,就让一群宵小雌伏不敢动弹,实在是让老夫佩服,只是云侯啊,公主住在你家实在不妥,娘娘派来这两个宦官,恐怕就是在警告你,不如……“

    云烨不待魏征把话说完就截口道:“公主明日回公主府,我们全家去公主府做客,魏公以为如何?”

    “你怎么就不知道退避一下子呢?这件事情摆不到台面上,你与公主的事情满长安估计没几个不清楚的,但是做的如此明显就没必要了吧。”

    “你们的权谋里面少算了一个人的感受。”

    “谁的?你的?”魏征玩味的看着云烨,他没有弄明白一件事,让公主回到公主府有这么困难?避人耳目而已。

    “李容的,岭南的那一片封地是这个孩子的,这个孩子就是为了这个才来到人世间的,八百里封地,算不得大,更不要说那里是蛮荒之地,这两年有了一些产出,怎么,一个个就眼红?如今李安澜带着李容已经逐渐让四民归心,开始重建那片不毛之地,每年给朝廷上缴的赋税快要抵上一个中等州了,更不要说岭南水师每年都要从安南取回上百万担的粮食,这些都是功绩,怎么就换不来一个小小的归德王位。这个王位恐怕在长安连一个伯爵都比不上吧,他们连这个东西都看在了眼里?

    魏公,我听说过一个古老的传说,听说岭南不但有山神打鼓,听说河神也会打鼓,海龙王没事干也会敲鼓,搞得现在是个人就会敲鼓,敲着敲着说不定就会敲到长安来。“

    “云烨尔敢!“魏征怵然一惊,一下子站了起来,带翻了茶碗,淡黄色的茶水顺着桌子边滴答滴答的流下来,最后变成了一条水线溅在地面的方砖上,屋子里静的吓人。

    “天地间有无穷的至理,我研究的就是这些,对人心我却没有什么了解,我只知道如果在这些事情上有了第一次退让,哪怕只是拂去了一粒尘埃,那些欲壑难填的人总会找到借口让你一退再退,等你发现自己无路可退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他们会将你肢解的支离破碎,最后连皮带骨一起吞下去,吃干抹净之后还会吐口痰说:“蠢货!”

    老魏,所以我不退,有本事就来,明的暗的我都接着,谁敢伸手我斩手,敢伸腿我剁腿,从明日起,岭南水师将不许再运载任何私货,违令者斩!这本来就是军法的一部分,现在执行也不算晚。“

    魏征怏怏的出了门,本来想通过传达一些不好的信息,让云烨懂得收敛,让公主回自己的住处,所有的人全部各安本位,所有人都消消停停的不再互相攻击,没想到反而激化了矛盾,云烨当着他的面下令岭南水师不得再夹带私货,以后岭南的货物想要出五岭险关,就只能走漫长的梅岭古道了。少了最重要的沟通渠道,岭南转瞬间就会回归原始和草莽。

    那些在岭南有重大收益的人家就会损失惨重,本来攻击李安澜和李容的就是这些吃得太肥,想要得寸进尺的勋贵,云烨说剁手砍脚,他真的做了。魏征发现自己现在看不懂身边的人,现在为了利益,一个个没有半点交情可讲,面子上叫哥哥,背地里掏刀子捅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现在一个个的吃相太难看,截断也好。

    “云烨一步都不肯让,还命令水军不得载私货,违令者斩,他放弃了自己当初向陛下讨来的那点便宜,开始反击那些人了。”长孙挺着大肚子,靠在软榻上,她马上就要生了,所以现在说句话都很费劲。

    “这就对了,军队给国家承运粮食这是国策,是应该的,他把军队弄成了四不像,朕早就想说他了,因为朕答应过他少一条军纪,所以不好说,现在他把军队回归本源,没什么不好,总是对岭南那块贫瘠的土地搜刮,不是长久之计,那里也需要休养生息。冯盎那里也不宜逼迫过甚,等到过上几年关中人口增长的多了,就再一次打开关口,放移民进去,只要汉人占据人口的多数,朕会在那里划分州县,最后那些封王们,享受税赋就好,地方的管理权总归是要握在我们手里才好。

    也罢,云烨这么做还是鲁莽了,会让他仇人遍天下,来人,宣朕旨意,军中加派五蠡司马,专门纠察军中不法事。“

    辛月,李安澜不知道那两个太监为了什么来到家里,以为真的是来教夫君房中术的,羞得带着孩子躲进了玉山,不敢见人。

    奶奶也要去看自己的乖重孙,自然带着一大家子也跟着进了玉山,她们不知道的是,云家大门几乎要被那些勋贵们踏破了。

    云烨笑吟吟的看着他们表演,哀求的,哭泣的,威胁的,撒泼的,义正言辞的,不管他们怎么说,云烨还是摇头,最后声泪俱下的对他们说:“云家扛不住啊!”

    云烨的悲情招牌整整维持了三天,最后被实在看不下去的太子揪着去看丰收的土豆。(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