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凄婉的洪果儿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苦竹笋在清凉的井水里泡了一夜,清早用开水焯一下拌上红油,拍几瓣蒜头,过了油的花椒研碎,带着一小把清香的芫荽,放在上面,滚热的醋水往上面一浇,随便撒点细盐,就是无上的的美味。金黄的小米粥一大碗下肚,再来一张葱花饼,神仙的日子也不过如此。

    今天是个悠闲日子,初一十五是李承乾和李泰雷打不动的给自己老爹老娘请安的日子,云烨也就难得的清闲一整天。

    才吃过早饭,陪着奶奶说了会闲话,又和姑姑婶婶谈论了一会大丫的婚事,就准备带着辛月去东羊河泛舟,小秋去不成了,如今挺着一个硕大的肚皮一点都不方便,去年就嫁给了家里的一位年轻管事。

    辛月也不知怎么想的,小秋嫁了人,依然是她身边的大丫鬟,这在富贵人家里可不多见,小秋的夫君也是云家庄子上人人称赞的能干人,积攒的家业,足够小秋使唤十几个丫鬟,可是小秋就是不干,虽然不住在云家了,每天天一亮必然就会出现在辛月的房门口,等着夫人使唤。

    云烨不能说,只要一说换丫鬟的事,小秋就会大声嚎哭,辛月也会说丈夫没心肝,小秋伺候了自己夫妻这么些年,哪有说换就换的道理。

    其实这很不方便,人家都成亲了,有些事情就不方便使唤了,有时候还会招来风言风语,云烨把自己的担忧讲给管家老钱听,想让他想个好法子。

    谁知道老钱的老脸都涨红了,怒不可遏的说:“侯爷,这是哪个混账东西在您耳朵边上嚼舌头,小秋是嫁人了,可是在咱家,就是在伺候侯爷和夫人,咱家可是干干净净的好人家,这么些年了,那里有过那些豪门大户里的户的脏事情。丫鬟就是做事的。挣自己的工钱,清清白白的进门,清清白白的出门,您是不知道,别人家出来的丫鬟想嫁个好人家难,咱家丫鬟出了门都被庄子上的好人家抢着要。

    咱家一屋子好人,侯爷战无不胜的名身在外。夫人贤惠持家的名头也在长安是出了名的,咱家老祖宗又是一个得过颜祖宗当面夸赞过的人,家里的姑奶奶,小娘子们也是和善人,虽说几位小娘子喜欢捉弄人,这也是孩子心性。这两年长大了,不就没这事了,侯爷,家里的这些事您不必担忧,老奴眼睛亮着哪,有辱门风的事情一定会杜绝。“

    这就好,家里就是一个心累了休憩的场所,如果乌烟瘴气的。吵闹不休。会烦死人,自己拎上一个大竹篮。里面装着一篮子吃食,云宝宝架旺财的背上,辛月打扮的妖娆多姿的扭着腰就跟着出了门。

    黄鼠早早的就给准备好了筏子,有小木船,云烨不喜欢,没有宽宽的筏子稳当。黄鼠咧着吹嘘了一通自己做的筏子是如何的结实,话音刚落,旺财就跳了上去,别的马打死都不愿意上船,只有旺财喜欢,上了筏子一下子就把另一头压得高高翘起来,慌得黄鼠赶紧跳上另一头总算保住了自己的颜面。

    骑在旺财背上的云宝宝高兴地手舞足蹈,对于刚才的小事故好像很喜欢,云烨把辛月扶上了筏子,自己也跳上去,把旺财撵到中间,云宝宝也被辛月抱在怀里,虽然不满意的哇哇大叫,也没人理会,看着旺财习惯性的卧下来,云烨就来到篷子底下,坐在躺椅上,准备好好地消磨一整天的时间。

    东羊河的河水里现在有好多的锦鲤,也不只是那个好事之徒往河里倒了好多的小鱼苗,还每天都喂食,弄得这些红色的鱼赖在这一段河水里哪里都不去,哪怕被人家钓走了好些,也不离开,就现在,只要往河水里一看,就能看见一群群一尺长的红色锦鲤肆无忌惮的游来游去。

    关中的夏日那是彻底的赤日炎炎,太阳升起来不久,湿热的气浪就很快的缠绕在每个人身上,如今书院的学生都在放假,只有一些路途远的学生没有回去,他们一个个打着赤膊,在东羊河上讨生活,不管家境是不是富裕,在书院里都是穷光蛋,放假期间的膳食用度书院是不会管的,你必须自己挣到才是本事,家长寄存在书院账上的钱没有人愿意去支取,那会遭受管账的账房和先生们的鄙视,就是在同学中间,也不会有人羡慕,人家用自己挣来的钱吃馒头啃咸菜,自己用家里的钱大鱼大肉的享受没人会羡慕。

    如果是开学时候,你有一份好菜,总会有一群无耻之徒围上来,帮你品尝一下这道菜到底做熟了没有,免得你吃坏了肠胃,只是人走了之后,你的好菜能剩下盆子底就算是他们嘴下留情了,但是放假后,你再吃好菜,如果是自己挣钱买的,依然会享受前一种待遇,如果是爹妈的钱,所有人会立刻离你远远的,哪怕你的菜再好吃,他们宁愿啃咸菜,也不会碰一下,吃你的血汗他们认为理所应当,吃你父母的血汗,书院子弟不为也。

    所以你看到那些光着脚,卷着裤腿的少年在努力的撑筏子,不要有半点的轻视,说不定那里面就有刺史家的公子,或者别驾家的少爷,对于靠自己努力赚来的钱,书院上下绝对不会有人有半分的轻视,而且这样做,到了毕业的时候,考评语也会好很多。

    洪城家的船就在云烨的筏子后面,看到一个穿着红杉子胖胖的闺女踮着脚要往云家的筏子上跳,云烨的牙根子都酸,嘱咐辛月坐好,再看看旺财耷拉着脑袋在睡觉,闭着眼睛,不忍看将要发生的事情。

    筏子猛烈地在水面上弹跳了一下,旺财被吓得睡意全无,云烨安抚了好一阵子,才让它安静下来。

    “云叔叔,你知道狗子去了哪里?我去过他家,婶婶说他去了洛阳,过几天就回来,怎么到现在也不见人影?“

    “丫头啊,下回要过来等筏子靠了岸再上来,这样不安稳,大姑娘家家的掉进河里可就不好了,你说狗子啊,他在帮着小鹰准备新房,你也知道,小鹰和大丫的婚事就在今年,他们很忙。“

    “云叔叔,你说我和狗子也今年完婚完婚好不好。“听到洪果儿的话,辛月捂着嘴笑的快不行了,云烨被一句话问的瞠目结舌。

    “果儿,你确定狗儿会娶你?我看他好像不是很愿意。“咳嗽了半天云烨好不容易问出一句话,洪城家的闺女实在是胆子很大。

    洪果儿不好意思的扭扭身子,蹲在辛月面前逗弄云宝宝,说出那句话,已经是她的极限了,现在就是竖着耳朵想听听云烨对这件事的看法。

    “我们果儿多好的一个闺女啊,狗子这个小混蛋还挑三拣四的,有这样的好闺女看上他,就该快快的娶回家藏起来,哪有这么不知好歹的。“

    云烨叹口气,看看洪果儿粗壮的腰身,辛月明显是在胡说八道,狗儿是云家庄子出了名的美男子,据说排位仅在称心之下,对于称心,闺女们自然是早早就死了心,但是对于狗子这样的阳光少年,都摩拳擦掌的不愿意放过,洪果儿只不过是最彪悍的一个罢了。

    “果儿啊,这件事你需要和狗子好好商量才行啊,你是富贵人家出身,又是嫡女,你的身份由不得你胡来,你这样和云叔叔说没关系,传到外面,你爹的脸面还要不要了。其实你看看河面上,那些撑船的学生里就有好多希望能和你家结亲的好孩子,能放下身段撑船挣钱的学生,我可以保证他们将来都会前途无量,没必要非要找狗子,给自己找难受。“

    从云烨这里得不到帮助,洪果儿黯然的低着头,给云烨两口子道了别,抓着自家的船舷,费力的往上爬,爬着爬着忽然放声大哭,哽咽着转过头对云烨说:“云叔叔,您帮我给狗子传个话,他如果月底还不回来,我就要嫁给襄城侯家的傻子了。“

    看着洪果儿胖胖的身子蛆虫一样的往船上拱,红着眼睛的辛月怒气冲冲的对云烨说:“回去就写信,把那个小混蛋揪回来,坏了人家的清白,就想一跑了之?如果不是狗子看见了果儿洗澡,她何至于嫁给襄城侯家的傻子,不管狗子愿意不愿意,他都要娶果儿,如果不娶,你看我如何收拾他。“

    “你这脾气发的没道理,又不是我看了果儿的身子,要写信,你去写,我不写这种倒霉信,果儿太任性,这下子吃了大亏,长长记性也好。“

    “嫁人这种事情怎么长记性,嫁过去你以为还有反悔的余地么?襄城侯还欠咱家好多银子,如果他敢娶果儿,我就让他全家去喝西北风。“

    云烨摇摇头,这女人一旦发起疯,没道理好讲,辛月如今也是长安妇人里的大姐大,吼一嗓子,襄城侯家里一定会倒霉,更不要说还有何邵这个忠实的狗腿子帮他,说让襄城侯全家喝西北风,他家就喝不成稀粥。(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