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月明自是故人来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在长河里涤身,洗去的不知是尘垢,还有心里的灰尘,身如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然尘埃。

    托钵僧神秀的这段揭语在云烨少年时期是不屑一顾的,总认为神秀是一个失败者,比不上慧能的本事,人家都说了,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这样超牛的解释自己偷懒的原因,实在是让人仰望。

    弘忍和尚云烨见过,但是没见着他那两个厉害的弟子,或许这个时候他们并不出名吧,不知为什,洗个澡都能想到弘忍这个老和尚,云烨有些想笑,当初云烨没有答应那个看起来落魄,实际上豪奢无比的道信和尚向皇帝进言,送他们出门的时候,就是这个弘忍转过头看了自己一眼,他的眼神很深邃,云烨把自己看不明白的眼神统统称之为深邃,实在是这种眼神和白痴的眼神没有多少区别,你都万事皆空了,还紧紧攥着钱财不肯撒手,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评论这些高僧,或者你看的比我远,现在你好歹先把没用的钱拿出来救一下自己也好,真是不知所谓啊。

    “烨子,你在想什么?”李泰把云烨掉到河里的毛巾捞起来甩给他问道。

    “没什么,忽然没理由的想起一个和尚,就是那个弘忍和尚,刚才看着河水,不知为何就想起他从我家出去的时候看我的那一眼。”

    “烨子,你对佛门有歉疚?”李承乾坐在河底的软沙子上,只露出一个脑袋问云烨。

    “没有,我这人很少有歉疚这种感情,上一次出现还是看着我儿子觉得没好好陪他,心里才生出来的这种感觉,对于一个贪财的和尚不至于。”

    “你知不知道,新钱出来之后,受创最严重的其实就是豪门和佛家,当然。道家也会受到影响。只是多与少罢了,这个世界就要慢慢走近他本来的轨迹,就算一时间还原不了本来面目,一直在靠近也是好的。

    自从我们对佛门道观征税以来,关中的田土,第一次出现了增长,寺庙道观把他们种不了的田地卖给了官府。州县官府手里的土地终于有了一些富余,我父皇为此在皇宫喝的敏酊大醉。“

    “不说了,我们不说这些,不是早就说好了我们现在只关心农稼,其余的万事不问,我刚才就是无聊才想起来一个和尚。说不定是这家伙对我使了什么妖法,明日就找他们的死对头道士,帮我好好看看,驱驱邪。”

    云烨说完就一头钻进水里,潜泳了好一段距离才露头,太阳完全下山了,这必须抓紧上岸,要不然蚊子一会儿就会把三个人的血吸光。

    李泰不回皇宫去。溜达着就回到自己在书院里的房子。还是那间不大的屋子,里面的陈设都没变多少。这是他吩咐的,不许任何人动这间屋子。

    王子多少都有些怪癖,以前云烨接触的王子,不是喜欢变成蛤蟆,要么就是喜欢偷吻睡着女人的变态,李泰有一点轻微的恋物癖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李承乾也回到自己自己的别墅里去了,只有刘进宝带着三个家将护卫在自己身边,玉山夜晚的风清凉如水,云烨没有骑旺财,就让它在自己身后跟着,今天想到和尚是一种警兆,云烨对与自己的这种感觉有很深的认知,上一回在皇宫就出现了一次,如果不是那种刹那间的警觉,让自己知道了李二在隔墙偷听,说不定就会说一些不该说的话,从而让李二对自己有其他的看法,而不是现在这种无害的状态,今天,这种感觉他又来了。

    云烨的确应该感到威胁,因为在同一片月光下面,盖苏文正在快马加鞭的奔向长安,他身后是长长的的使节队伍,作为此次出使大唐的副使,他的心像着火一般,恨不能一步跨到长安,向云烨讨回自己的荣华女。

    正使是渊盖家族的一位老人,经受不了这种颠簸,开到半死不活的老家伙。盖苏文无奈的让队伍停下来,在荒郊野外扎营,自己窜上了一颗高大的树木,将自己的双腿绑在一根横枝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干粮,淡黄色的月亮怎么看怎么像云烨那张可恶透顶的脸,从腰间抽出一把刀,抱在怀里,努力的不去想云烨和荣华女,强迫自己尽快入眠,到了长安,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没有一件是能轻松完成的。

    腰肋间还是在隐隐作痛,他不知道是这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真有其事,找遍了高丽名医,都说他身体很健康,没有任何问题。

    盖苏文不相信啊,云烨那样恶毒的小人会轻易地放过自己,从他一开始不会给自己治疗伤口的金疮药起,盖苏文就相信,云烨想杀了自己,一直都想杀了自己,糕饼从手里滑落,盖苏文终于沉沉的睡去了。

    云烨的厄运不止如此,在燕来楼后院的一间大房子里,高山羊子只穿着胸围子,正在向窈娘学习如何才能把男人迷得晕头转向。

    “贵人啊,有胸就要露胸,没胸就要露背,这是咱们这一行的老话了,可是现在的男人挑着呢,有身份的男人都是贱骨头,您露的太多了。他们反而看不起您,胸,臀这些地方,不能轻易给人看,女人家可怜,拿刀子拼不过男人,只有这副身子可以做武器,所以啊,我们就要把自己的本钱用足了,一颦一笑都是对付男人的杀手,男人通过杀戮获得权势,我们呢,只要征服男人也一样可以获得这些,您看看,妲己,褒姒,西施都是如此,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说的就是我们的力量。

    您的姿容足够了,胸也是漂亮的碗型,弹性,肌肤都是上上之选,腰肢纤细,臀圆,双腿修长,十指如葱白,双脚也小巧玲珑,所缺的不过是一些技巧罢了。“

    高山羊子骄傲的看着窈娘的双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摩挲,对于自己的身体,她有着绝对的自信,可惜,倭国的女人总是喜欢把自己涂成鬼的样子,在唐国住了十几天,她现在看到倭国女人都皱眉头。

    窈娘像狗一样的在她的腋下闻来闻去,两边都闻过之后笑着说:“咱们女人还有另外的一样本事,就是体香僚人,用香水算不得本事,只有真正的体香才能让男人发狂,您是处子,但是却没有处子的芬芳,燕来楼有一样不传之秘,那就是一个月的时间可以让您遍体生香,就是价格贵一些,不知道贵人能不能付得起?”

    高山羊子想都没想就对自己的侍女点点头,立刻,一块拳头大小的金块就被扔在桌子上,窈娘的手在桌子上一扫,高兴地像只刚下过蛋的母鸡,扯着嗓子就对屋子外面的龟公大喊:“给客人准备百花汤,再将我卧房里的美人过花堂拿过来。”

    吩咐完之后见高山羊子很惊讶,就陪着笑脸说:“好叫贵人得知,这是燕来楼的祖师爷传下来的方子,珍贵无比,咱燕来楼百十年来一直是长安城里的风月班头,靠的就是这两样东西,药方奴家就不给贵人说了,您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说出去,燕来楼两百多姑娘还要靠着它吃饭呢。”

    门开了一个小缝,龟奴很有职业素养的把药包塞了进来,眼睛绝对没有往里看一眼,不是他身处青楼见多识广,对女子的身体没了兴致,而是门两边站着四个抱着长刀的黑衣蒙面大汉,只要他敢往里看一眼,说不定那些刀子就会落在自己的脖子上。

    窈娘取过药包,从里面取出一只锦盒,小心的打开,里面装满了梧桐子大小的白蜜药丸,推到高山羊子身前笑着说:“贵人,这就是美人过花堂,每日按照朝三暮四的服用方法就好,就是早上服用三粒,晚上服用四粒,连服一个月,再每日用百花汤沐浴,一个月之后保证您遍体生香。”

    高山羊子不动声色,她背后的两个高大健壮的仆妇冲了上来,将窈娘按倒在地上,从锦盒里随便拿了四粒药丸,塞进窈娘的嘴里,其中一个仆妇一指头点在窈娘的腮帮子上,只听咕咚一声,窈娘就咽了好大一口口水,口水活着药丸一起下了肚子。

    窈娘被松开,好像并不奇怪自己会受到这样的待遇,只是一连声的说:“贵人啊,可惜啦,可惜死了,我一个过了气的老婆子吃了这样珍贵的药丸子,真是糟蹋了呀。’”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勋贵人家的规矩,这样试药,她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喝完药丸,躺在满是花瓣的浴桶里,高山羊子仰着头靠在浴桶边上,看着天窗外的那轮明月,脑子里不断地思念着一个青衣金冠的青年,她是如此的想念,以至于长长的指甲在浴桶壁上都掰折了犹自不知。

    同一轮明月下,三个人都在看月亮,可惜这轮明月寄托不了相思意,起风了,月亮的周围出现了一轮巨大的光晕,都说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却不知这股风在明日会不会来,或者它还在等着谁……(未完待续。)

    PS:第三节送到,求票求票,求各种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