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希帕蒂亚的天堂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青雀,你还准备去揭穿她报告中的漏洞吗?”李承乾乐不可支,如今长安的妇人们已经越来越彪悍了,贵族间娶亲,为难的已经不是如何攀上一门好亲事,而是发愁从哪里找到一位地位身份都足够的傧相。

    男人和妇人之间的争斗,不论是否男人占理,最后的结果都是这个男人会被嗤之以鼻,吃了亏,人家会说连个妇人都弄不展,占了便宜,人家会说这个男人心眼太小,竟然与妇人一般见识,这一准则适用于大唐所有男人,从宰相到贩夫走卒统统适用。

    房玄龄家一直是大唐妇人们为之自豪的榜样,和房玄龄谈话,你可以纵论天下风云,臧否历史豪杰,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都没有问题,你们一定会谈笑生风,房玄龄也会让你有宾至如归之感。

    谈谈孩子也行,老房的两儿子一文一武,都是少见的少年英杰,尤其是房遗爱在大礼仪路上把高阳扔上太子车驾的事情,更是在妇人中间传为佳话,一直认为这样有胆子,有情义的夫君才是女人的首选。每回说起孩子,房玄龄总是捋着下巴上稀稀疏疏的几茎胡须摇着手谦虚:“犬子胡为,叫几位仁兄见笑,除了一个傻大胆,就剩下一些情谊,成不成器的不要紧,关键是成人就好,呵呵。”

    云烨和房玄龄这些年见面的次数也不算少,从来没见过有人敢和房乔房玄龄谈论内宅的,哪怕是通家之好也不会提及房夫人半个字。至于颜之推这样的非人存在的人物当然不在此列,指着房乔的鼻子骂他不懂得相敬如宾的道理,母鸡司晨一定会导致家宅不宁,一身的骨气胆量都不缺。怎么就在这事上怯懦如鸡,真是士大夫的耻辱。

    老颜骂人不管是谁都只有缩着脖子听的份,房玄龄的脸都黑成锅底了,也必须低身致歉,看得云烨只能本着一张扑克脸,不敢显露出半点的幸灾乐祸的容颜。房玄龄发起怒来,虽然比不上皇帝那样会让天地失色,但是让你家变色还是不成问题的。

    好男不和女斗,希帕蒂亚敏锐的发现了大唐男人的这一致命缺点,在书院里胡作非为,横行霸道,只要她上起课来,讲义没讲完,就一定会拖堂。明明知道外面下堂课的教授已经抱着讲义站在课堂外半个时辰了,也必须等自己讲完课,至于道歉,就是一个明媚的笑容,或者一块被烤的乱七八糟半生不熟的肉块。

    书院里都是斯文人,人家都道歉了,自然不好发作,肉好吃不好吃的那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一个孤身的胡人女子能把肉烤的七八成熟已经不易了。

    这一套在书院就对两个人没用,一个是云烨。一个是许敬宗,云烨早就看透了这个女人的心肝脾肺肾,从来不把她当女人看,送来的肉块一般情况下都是送给了书院的看门狗,无论她是撒娇也好,哭泣也罢。不能答应的事情,打死都不同意,所以希帕蒂亚在云烨面前反而正常好多。

    许敬宗看人从来都是从坏处出发,把自己看成一只弱小的老鼠,其他人都是凶恶的猫。不管这只猫对自己多么的友善,他都认为其目的就是为了吃掉自己,所以希帕蒂亚这只漂亮的母猫,不管摆出什么样的造型,都没有办法迷惑他,唯一受不了的就是希帕蒂亚的哭泣,这个女人只要开始流泪,他就会立刻把自己的办公室的大门打开,窗户支起来,喊来仆役站在自己身边,好证明自己没有见色起意或者故意欺负希帕蒂亚,他把自己的好名声看的比金子还重要。

    老许就算是这样谨慎的防备,依然在不知不觉中给希帕蒂亚开了好多的口子,云烨不在的日子里,希帕蒂亚的办公室成了书院中最豪华的,设施最齐全的,她可以十二个时辰不受限制的出入图书馆,甚至于能从图书馆的珍藏里拿出两片漂亮的龟甲,摆在自己的办公室做装饰,在书院里,希帕蒂亚享受着比公主还要好的待遇。

    李泰就是属于那种不解风情的人,事实上他不需要解什么风情,一般情况下都是美女来解他的衣服,天生的优越感和让他对女人从来都是呼来喝去的,十八年了从来没有出过什么纰漏,现在,这个该死的女人重重的击打在自己最脆弱的部分上,让他暴跳如雷却无可奈何,他忽然发现,自己拿这个该死的女人没办法。

    每个月这个女人都会进入皇宫给皇后讲解西方学问,有时候,皇帝也会旁听,要是自己和这个女人真正闹起来,不管对错,都会是自己受惩罚,这事想都不用想。

    如果是一个男人这样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污蔑自己,用不着自己动手,无数的皇家崇拜者就会把他撕成碎片,但是,希帕蒂亚是女人,大唐的政治生活中没有女人的身影,哪怕是皇后也只能坐在后宫,等皇帝和自己提起了,才能发表一些见解。

    所以很多人都只是会心的一笑,认为李泰在垂涎希帕蒂亚的美色,想要引起美女的注意,故意设置了一点小小的障碍,是男人追求女人的一种小手段。

    李泰从帐幕的缝隙里看到那些一点都不愤怒,或者惊讶地贵妇,长长的叹了口气,本来就苍白的脸,越发的苍白,云烨发现这家伙现在白的有些透明了。

    “希帕蒂亚孤身东来,身无长物,只有十几个忠心的仆役跟随,无论经历了怎样的苦难,他们都对我不离不弃,给了我一个安稳的研究环境,所以我才有了新的发现,诸位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你们看,这是一个装满水的木桶,它是由坚固的木材制作的,箍桶匠也是西市上有名的好工匠,手艺我们不用怀疑,哪怕是装上一桶铁块,也不会破裂,现在我们把它密封起来,在上面插了一根铜管子,这根管子就花费了我整整一个月的份例。”

    听到这里,底下坐着的许敬宗心里开始破口大骂,这是你找人做的?是书院请将作监的高手匠人做的,快俩丈长的铜管子,也是随便一个工匠就能做的出来的?

    李纲笑着朝他摇摇头,示意他接着往下看。

    “我在研究的过程中发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单位面积越小产生的力量越大,我现在还不知道如何称呼这种现象,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越是尖锐的物体,就越是容易刺进别的物体,就像我们常用的针,钉子……“

    李泰眼看着希帕蒂亚站在小礼堂的露台上才往管子里加了一大勺子水,底下的木桶就立刻被涨开很大的裂缝,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在挤压木桶里的水,奇怪的问云烨:“烨子,这是怎么回事?你以前没有讲到过这个概念。“

    “我只知道这种现象的名称叫压强,其他的东西都已经还给了我老师,你想要弄明白事情的真相,在名气上超过希帕蒂亚,我建议你做另外一个实验。”

    “这种现象我们以前讨论过,你还准备了两个巨大的铁半球,学院以前用几个学生做过实验,显示不出效能,如果我用好多匹马来做这个实验,一定会在声势上碾压过这个丑女人,我回去就准备。”

    李承乾羡慕的看着李泰说:“我当初没有到书院进学,实在是遗憾,你们交谈的很顺畅,我却一句都听不懂,宇宙万物的至理啊,有多少人想一窥门径而不可得,我却因为人间俗事一再的错过,真是不可原谅。”

    “大哥,你懂这些干什么,这些东西非常的费脑子,也费时间,作为将来的储君,你不学这些是对的,我现在把治理封地的时间都投入进去,依然感觉时间不够用,如果你也迷进来,将来谁去治理大唐江山,你做帝王我完全认同,后面的那些弟弟们去做,我会非常的生气,他们还没有那个资格。“

    “是的,承乾,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面面俱到,我对青雀将来成为智慧的帝王毫不怀疑,所以你必须成为世俗的帝王,这样各有所得,有什么不好,每个人都把自己的才能发挥到极致,总比盯着那一个位置要好得多,现在说的太早了,你当帝王最少还需要三五十年,青雀就不需要那么长的时间,再过十年,二十年,就该是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刻,承乾你看着,他的成就不会比一个帝王底,说不定会成为孔子那样的人。“

    李泰咕唧一声笑了出来,但是转头就看见希帕蒂亚带着两个仆人在女眷堆里不断地得到钱财,心里就很不高兴,那些愚蠢的妇人,只不过见了一个小小的把戏,就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捐出去。

    五凤朝阳金步摇是能拿到市面换钱的东西?明月珰有哪家铺面敢收购?妈的,结玉连珠长命锁不是自己送给长孙家的贺礼么?怎么好东西都出现在这里了?“(未完待续。)

    PS:第一节送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