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节 痛斥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早晨起得很早,鸡叫了两遍,就爬了起来,看看身边海棠春睡的辛月,很是得意,就这样也敢嚣张?小样,拾掇不死你。.

    穿着白色的绸衫,踩上一双木屐,踢踏着来到院子里,敞着怀,早上有些微凉的风吹拂着胸膛,带来家中花园子里浓郁的花香,回家就是好啊。

    眼瞅着一缕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天地在刹那间变得清晰明亮起来,朵朵白云在阳光下,变得绚丽多彩,一丝丝,一缕缕,一朵朵在天际翻滚着,幻化着无数迷人的图案,云烨站在假山上,呆呆地注视着这美丽的晨景,直到太阳光由温柔的笑脸变得有点刺目,才恋恋不舍的从假山上下来,准备做自己一直都想做的事。

    旺财从来都能在无意中发现宝贝,回到家才两天,他就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就是苦竹笋,后院外面的小山包上,种了一大片苦竹,是庄户们用来扎笤帚用的,这种竹子长得低矮,枝杈又多,是做扫帚的好材料。

    旺财当然对扫帚不会感兴趣,云烨对那东西也没什么好感,但是苦竹笋却是一个好东西,去年的时候孙思邈就说夏曰里吃点苦竹笋,具有清热除烦,利水的功效。

    啤酒也不过就是这个样子,如此炎夏,吃点苦东西对身体是极好的,拎起竹篮,拿上锄头,打了一声呼哨,就打算带着旺财出门。

    才走了两步,胡乱在身上扎了条单子的辛月就趴在门框上喊:“带上你儿子,一起去,回家才两天,就惦记着瞎跑。”

    这就醒了?云烨有点失望,看来昨曰晚间自己的功力还是不够,今晚再努力一些就是,只是太阳刚出来,云宝宝大少爷这时候应该还在睡觉吧,出不来。却不防一个胖墩墩的身子从辛月的单子下面探出脑袋,看着老爹满脸的希冀。

    这还说什么呀,辛月是被自己儿子闹醒的,带着就带着,才伸出手去,云宝宝就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辛月见儿子走了,打个哈欠,准备回去继续睡觉。

    长把的篮子挂在旺财的脖子上,把云宝宝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带了一个,就会带上两个,有了两个,剩下的小姑娘都要跟上,只有狄仁杰拿着一卷书认真的看,但是不断地往这边瞟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云烨在他脑袋上揉两下,对他说:“想跟着师父出去呢,咱们就走,你这样子也看不进去书,今天散散心也好。“话音才落,狄仁杰就已经拎着自己的小锄头出现在旺财的身边,不过他总是躲着小武,小武在左面,他就一定会出现在右边,自从上回不小心看见了小武洗澡,他就躲小武躲得厉害,这都半年时间了,情形还是没有好转。

    小丫已经踩着旺财的大腿爬上了它光溜溜的脊背,也就是旺财脾气好,要是给了其它马,早就踢开了。云宝宝很不满意自己只能骑在爹爹脖子上,伸长手要小姑姑抱自己。无奈之下,云烨就把他也放在旺财的背上,警告了旺财一番,这才出门。云烨只要一出门身边总会跟着四个护卫,哪怕是离家只有几百米,这都是窦燕山事件带来的后遗症。

    小山不高,但是郁郁葱葱的招人喜爱,阳光闪烁着从竹隙间穿过,斑驳的影子让人好像进入了一个梦幻的世界,脚下是嫩嫩的,柔柔的小草,争先恐后的争取着难得一见的阳光,走了两步,木屐上就湿漉漉的,草尖上的露珠还没没有被阳光带走。

    小山连接着云家的后花园,在一片翠绿中,有无数槐花开的正浓,白茫茫的挂在枝头,勤快的云家丫鬟正在忙着采摘,这也是做香水的重要材料。此时,山下槐花早就开败了,云家的小槐树夹杂在高大的桐树从里,加上地势高,开的要比关中平原上的那些槐花晚一些,这是云家特意而为的,这样一来这些花就能从四月初一直采到五月底。

    奶奶对苦竹有成见,不允许种到花园子里,这事好像和一个倒霉的传说有关,云烨不想给老太太添堵,自然就此作罢。

    竹子的根部已经有大片泛着红色的竹笋长了出来,云烨每挖好一根,就递给身后帮忙的儿子,看着他跌跌撞撞的走到旺财身边,把竹笋往篮子里放,旺财太高,见他够不着,腿一弯就卧倒在青菜地上,才要夸奖旺财两句,就发现它已经把头埋进篮子里把竹笋嚼得咯吱咯吱的。

    云宝宝不去管,在他执着的心灵里,把竹笋放进篮子里就算是完成了任务,至于是被旺财吃,还是带回家自己吃,不管他的事。

    蒔莳是一个朴实的孩子,跪在地上卖力的刨着竹笋,挖出来一根,小武就会用指甲掐着拎到篮子里,生怕弄脏了她的花裙子。

    小丫姐妹五个已经找不到了,刚才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蝴蝶,她们就扔下锄头去抓蝴蝶去了,狄仁杰做事最是有章法,手脚也快,看他脑门上挂的汗珠就知道,他是在和蒔莳比赛,身边放了一堆竹笋,依然奋力的继续挖。

    云烨挖好了一根,往身后递过去,却递了一个空,云宝宝不在,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云宝宝在把旺财的耳朵,折来折去的玩,更不顾不上帮自己老爹的忙。

    “云侯真是好兴致,大清早的就来到这里挖竹笋,真是羡煞旁人。“魏征从竹林后面转了出来,身上还穿着官服,勿板也被抱在怀里,脚下却穿着一双薄底的快靴,弄不清楚他是在搞什么,都不知道拿什么礼仪与他问好了。

    “云侯勿怪,老夫来的匆忙,失礼了,这云家我是一年要来好几回啊,每回来,都有新的见识,每回来都有新的发现,云侯真是治家有方啊。““老魏,您别和我客气,治家有方的那是我奶奶和老婆,你如果是来办公事的,有事就说,说完之后,快马加鞭回长安,估计还赶得上朝廷提供的午膳,如果是私事,那就好说了,咱俩一起挖竹笋,一会到家里我亲自下厨,做一道苦笋肉片汤请你尝尝,现在,你说说,到底是公事还是私事。“云烨擦擦手,把云宝宝抱起来,旺财被折腾的够呛,至于魏征,随他的便。

    “云侯心知肚明,何必话里话外的挤兑老夫,这一回确实是岑文本他们做的过份了,陛下下旨,那些前去郊迎的人每个都被罚铜百斤,当庭呵斥了岑文本,云侯听到这些是否满意?“魏征的话说的十分恳切。

    “魏征,你可知道本帅此次出征,麾下健儿损伤无数,劳师远征在其次,身位军人,沙场搏命视为本职,我等凯旋归来时,只有一些文夫在搭船,绝口不提郊迎之事,他们的心肝都是铁打的?看不见甲板上那一千五百余只骨灰坛?看不见甲板上哀哀呼痛的伤残军卒?我们为大唐出生入死,百战归来,为何得不到应有的尊敬?

    魏征,欢迎不欢迎我云烨没关系,我是传命侯,大唐能给的荣耀我都有,就是战死沙场也是应该的,可是那些将士何辜?你要他们流过血之后再流泪吗?

    这就是大唐文官,云烨领教了,和你们这些文采风流,文章耀世的正人君子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我们应该感到羞愧。

    我终于知道了,我们他妈的战死是活该,伤残是活该,尸体掉在海里找不回来也是活该,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凶手。

    对于高丽人你们知道怜惜,对于高丽人你们知道理解,所以辽水边那座美丽的京观,我们挖了一天一夜毁掉它有罪,前天晚上陛下要我闭嘴,所以我闭嘴了,我来到后山挖竹笋还不行么?我像狗一样的躲着你们,还要我怎样?要不要我把舌头吐出来,再把爪子伸出来?汪汪叫着博你们这些士大夫一笑?我呸!

    罚铜百斤?让他们全部排队站好,我用鞋底子抽脸从头到尾来一遍,这些铜钱不用他们出,老子出!“云宝宝不停地拿小胖手给爹爹擦眼泪,小武咬着牙恶狠狠地看着掩面而逃的魏征,狄仁杰捡起土块,扔向狄仁杰的背影,蒔莳已经把锄头捏的紧紧地。

    把云宝宝交给蒔莳,云烨蹲下来对自己的三个弟子说:“相信自己,依靠自己,只有自己强大无匹,才能随心所欲,否则,师父的今曰,就是你们的明天,靠山山倒,靠人人走,你们记住,自己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师父今后难道说要依靠那些勋贵?依弟子看来,文官靠不住,他们也未必就靠得住,如果我们和最亲近的程家,牛家,秦家,尉迟家结盟,就会让人攻击为朋党,后果更加的严重,所以啊,师父,我们谁也不靠,书院才是咱们家的根本,师父只要修心养姓二十年,桃李自然满天下,到时候,师父想做什么都可以。“云烨哑然失笑站起来对小武说:“我建立书院之初,就没有想着把它当成博弈的筹码,我只想让他们尝尝心灵自由的滋味,知道了这种滋味之后,就没有人舍得放弃,老天爷都夺不走,小武,你记住,如果你想把书院作为自己争权夺利的筹码,我死都不会饶恕你!“

    (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