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节 惊魂后的应对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李泰互相搀扶着跑到麻料堆,腿软的就走不动,一头扑进草堆一动不动,两个人剧烈的心跳似乎都能听见。.

    云烨的手搭在李泰的脖颈底下摸动脉,李泰的手搭在云烨的脖颈下摸,摸完之后两个人相视一眼,躺在草堆上不敢动弹,刚才实在是太吓人了,这时候心跳的还像打鼓。惊魂未定之下,就看见李恪撇着腿也走了过来,跳不起来,就软软的靠在两人脚底下。

    “小烨,青雀,跟你们说个事不许笑话,我尿裤子了。“李恪黑着脸轻轻的说。

    好笑?一点都不好笑,如果不是他们俩走得快,这时候也好不到那里去。

    “我们躺在这里等会我大哥吧,估计他受的煎熬要比我们狠十倍不止,老子发誓,就算将来父皇传位给我,我也不干,再来几次,我还做什么智慧之王,做智慧之鬼差不多。”

    “青雀,我就想风流快活,富足安康的过一辈子,你信不信。”

    “信,我干嘛不信,那个位子很好玩?也就大哥有那个心思,我们谁要是想,谁才是世界上最大的傻子。”

    云烨听着这哥俩在互相表白心迹,真是欲哭无泪,这是遭过严重惊吓之后的自然反应,李二选的好时机啊,本来这种事情无论如何也跟自己扯不上关系,李二为了打破几个人心里的防线,故意把自己留下来说这些话,如果自己不知进退的话,估计下场凄惨。

    由于自己首先退出,就给了其余两个人一个撤退的借口,最后留下李承乾好好敲打,这些天李二一定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了自己三个大儿子的所有情况,今晚他就是故意的。

    “你们两个王八蛋,受这样的罪有情可原,因为你们是王子,我算哪根葱,被陛下拿出来做法,下回需要离你们远远地,太危险了。”

    云烨哆嗦着手从怀里掏出酒壶,自己灌了一口,然后给了李泰,李泰往嘴里送了两次都没对准嘴,最后两只手抓着,才猛猛的喝了一大口,喘息未定,又送给了脚底下的李恪,李恪接过来还没来得及喝,就听见李承乾颤抖的声音传过来:“别喝完,给我剩一点。”

    四个人都喝了酒,总算是好一些了,李承乾解开衣服,吁了口气说:“你们跑了,我如同身在火炉,备受煎熬啊,父皇对我说……”

    话刚说了一半,他的嘴上就捂着三只手掌,李泰恼怒的说:“不要说出来,你自己知道就好,你一个倒霉总好过我们四个一起倒霉吧。”

    李承乾恼怒的把三只手从自己的嘴上掰开,呼呼的喘着气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呸呸的吐起唾沫,边吐边问:“刚才谁的手在最底下?怎么一股子尿搔味?”

    云烨,李泰,嘿嘿的笑着不言语,李恪小声的说:“我刚才被吓得尿裤子了。”

    李承乾点点头,表示知道,这时候尿裤子实在是算不得丢人,自己如果不是经历过阵战,说不定也会尿裤子,父皇那段充满温情的话,实在是太吓人了。

    “我们的事情还做不做?如果你们三个打退堂鼓,我准备回蜀中封地去将养一段时间,长安我不想待了。”李恪忽然烦躁的发问。

    “他们两怎么做我不知道,我准备回家闭关种地,陪老婆,争取今年再生个孩子。”云烨懒洋洋的说,现在彻底想明白了,自己就是皇帝的托,一个用来考验和教训他儿子的托,实际上没多少危险,那段话跟自己没关系。

    “我准备进到武德殿地底下不出来了,大哥,你好自为之吧,不行,我今晚就下去。”李泰挣扎着下了草堆,喊过自己的护卫,被人搀扶着去了自己的马车,李恪也跟着走了,草堆上就剩下看月亮的云烨和李承乾。

    “别看了,咱俩不是天狗,怎么看那月亮也不会缺一块子,想想办法啊,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对于什么时候当皇帝我不在乎,但是如果不能做事,那你说我活着干什么,货币的事情刚铺开,如果我不去看着,说不定会出麻烦。”

    “闭嘴啊,你以为天底下就只有你一个人是能人,其他的人都是酒囊饭袋?信不信,这件事有好多人在背后推动,才成了现在的样子,你父皇才不是担心自己的皇位,你们哥三加起来不够他一个人嚼谷的。

    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我们四个已经是天底下最能干的四个人,哈哈,我出征打仗,打的高丽屁滚尿流,你制作的金钱非常的漂亮,也合乎规范,钱庄已经遍布州府,青雀先是制造出纺织机,现在又在主持火药,不知道的人以为青雀无所事事,知道内情的才清楚青雀的地位是如何的重要,小恪一出手皇宫的费用立马降低了三成,哈哈哈,真是四个好样的,外人说不定会这么想,只要这四个人联手说不定陛下都要忍让三分。“李承乾一咕噜爬起来厉声对云烨说:“钱庄,货币改革是我的心血,我一定要执行下去,这样好的东西我不能让他不见天曰。“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把钱币,排在手里,让云烨看。

    看着泪流满面的李承乾,云烨就知道他已经屈服了,如果不屈服,这时候该是一副坚毅的表情才对。

    “听我的,把钱庄交给户部,把货币交给铸钱局,我把舰队交给刘仁愿,我们两去种地,今年会收获很多的土豆,玉米,还有我家里的南瓜,忘了给你说,寒瓜我也种了百十亩,更不要说芝麻,一类的,有的我们忙的,明天我回家,你去上朝,把手里的事情交代清楚,带上你的老婆群,住到玉山去,反正东宫你也不喜欢住,我保证这回没人指责你。““户部不懂钱币该如何衡量数量,这是要钱庄计算出黄金储量才能发行的,万一他们造多了,那就不是在利民,是在害民,比兵灾还狠。““你想多了,户部会办好的,你把事情的巨细全部写成文档交出去,再把这些年的资料也给送过去,自己不要有半点的保留,当然,咱们的一些猜测姓成果就不要说了,那些都是些不成熟的想法,交出去没得被人笑话,这叫藏拙。

    都是你李家的基业,你也不希望这些人胡来是吧,把所有的事情交代清楚,我们就去种地,划船,唱歌,打猎,过农夫的快乐生活,你现在也只有一个儿子,太少了,怎么也要三个才行,侯氏拉着我家婆娘快把长安的寺庙道观拜便了,你给她一个孩子行不行,免得她老是搔扰我老婆,妨碍我家生孩子。“李承乾在草堆上开始撒欢,把马匹的草料折腾的到处都是,最后顶着一脑门子的干草,恶狠狠地说:“好吧,我全部交出去,半点不剩,他们如果给我把事情办得祸国殃民,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少吹牛皮,户部尚书是你舅舅,搞砸了你能动他一根毛?抛开了就不要去想,今年我们兄弟比赛生孩子,生一个及格,生两个优秀,生三个满分,就这样,回你的东宫去吧,你爹已经走了很久了,不给你留宫门就惨了。”

    目送着李承乾出了营门,云烨搂着后脑勺就回了帐篷,帐篷里还有人,刘方在和无舌下棋,都在等云烨,今天回营的欢庆也总算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到陛下独自走了,你们几个没一个送行的,出了什么事?”无舌慢腾腾的问云烨,根据自己的经验,无舌看出来今晚李二和云烨四个人的谈话不会太愉快。

    “陛下教了我们一门学问叫《成功学》据说只要心想,就能事成,把我们几个吓坏了,李恪都被吓得尿裤子了,我在草堆上缓凉半天的气,才有力气走回来。”

    刘方放下妻子抬头问云烨:“那你准备回家以后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放将士们半个月的大假,回来后就全部滚到岭南去找土人要粮食,多走两趟才是好事,我回家去教书,种地就好,几年之内不打算离开玉山。”

    刘方,无舌对视一眼,点点头,就收起了棋局,佝偻着身子,回自己的帐房休息去了,云烨的应对没有半点的差错,白艹心了。

    这一夜,睡的很安稳,军营里一片安静,早上鸡才叫头遍,火头军就已经开始准备早饭,刘进宝给云烨端来早餐的时候,他依然睡得香甜,不敢惊醒侯爷,侯爷只要回到长安,起床气就发作的厉害,谁叫醒他,谁挨揍。

    将士们早早吃完饭,眼睛都眼巴巴的看着营门口,钱庄的掌柜说好今天到营里来兑现将士们手里的汇票,鸡都叫三遍了还没人影。

    “六哥,该不会是不来了吧?”新兵忐忑的问老兵,正在慢慢拿刀子削指甲的老兵翻了一个白眼说:“就你心急,也不看看现在才什么什么时辰,长安的城门都没开,钱庄的人能出城门?”

    (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