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节 吓人的摊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这场战争我们不必再提起,你奉命去迎回那些前隋将士的尸骨,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朕不记得有什么战争,至于和高丽人发生了一点小小的冲突,就忘了吧,人世间有那么多需要我们回忆的事情,区区一丝波澜,谁记得住。.”

    云烨点头应诺,皇帝说这件事不存在,那就绝对没有存在过,他非常喜欢李二的处理决定,自己好歹也是书院的先生,背着一个屠夫的名头实在是不怎么好听,虽然说千秋不朽业,都是在杀人中,自己还是算了,少背些恶名比较好。

    “明曰的早朝你就不用去了,朕发现偶感风寒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你能把人头卖到一颗四十贯钱,实在是好本事,既然什么东西到了你这里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的,你给朕想想法子,侯君集他们马上要去进攻吐谷浑,到时候如果有多余的人头,你也帮朕卖掉吧,四十贯,不二价。”

    听到李二把自己的老底都掀了,云烨只好躬身请罪,知道瞒不过去,但是听到李二半真半假的要求自己帮忙,还是很惊讶。

    “真没有和你说笑,你到现在都没有明白四十贯的价值,有这笔钱,一个五口之家就能富裕的生活十年,如果再去做些营生,一生衣食无虞是一定的,朕没有想到那些商贾,为何会为了一些没俸禄的虚衔,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如果一颗敌人的头颅可以作价四十贯,朕会毫不犹豫的出售,只可惜啊,这话只能对你们兄弟几个说说,朝堂上说不得。”

    李二的感慨才落定,对商贾最是熟悉的李恪恭声说:“父皇,这不难理解,您整曰忙于案牍,那些商贾是您接触不到的一类人,孩儿则不同,在处理内府事宜的同时,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这些商贾。

    父皇,您恐怕都不能想象,家财十万贯的商贾,在长安已经算不得豪商,经过上次对商贾的限制和打击之后,那些商贾们正在逐渐脱离豪门大户的控制,有些已经跳出来这个圈子,开始读力经营,而豪门大户们也开始利用自身的优越条件经商,在国内会受到嘲笑和指责,所以他们就去了国外,高丽,新罗,百济,吐谷浑,薛延陀,还有昭武九姓的国度都出现了大唐商贾的影子。更有甚者,自明州,泉州,广州泛舟出海,远至师子国,最远到达黑人国,以极低的价格收购象牙、犀角珍珠、宝石、珊瑚、琉璃及乳香、龙涎香等各种香料、玳瑁等物收购后输往国内,而我大唐的丝绸,纸张,瓷器等货物也漂洋过海,去了更远的地方,父皇您想想,这是一笔多么大的钱财。

    人富有了,就要谋求身份和地位,而天下间能让人鸡犬升天,或坠入九幽地狱的,只有父皇一人,您订立的规矩里,以军功为最,商人不是为了谋求父皇给他们的那些微薄的俸禄,他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够和达官贵人平等对话的身份,否则,以他们的身份,见到达官贵人都是一种奢望,更不要说两者之间有什么交流了,所以,云烨把一颗人头卖出四十贯的价格,孩儿毫不奇怪。如果父皇需要出卖人头军功,孩儿就能轻易办到,那些商贾现在如同饿疯的野狗,给点荤腥,就会勇往直前。“李二吃惊的看着三儿子问:“十万贯算不得豪商?这些商贾富裕到了如此地步?朕只看到每年的商税在增长,却没有去考虑商人,云烨啊,朕恐怕现在就要修改商律了,等不到两年后了,等到了两年后,说不定朕的大唐就会出现家财百万贯的豪商,这可不行,需要限制。”

    李承乾笑着说:“回禀父皇,等到开元新钱发布之后,您的忧虑就会迎刃而解,到时候巨富越多越好,有些新的地域开发,只有这样的豪商才能办到。只要父皇将钱币牢牢地把握在手中,就是再大的豪商,也翻不起什么浪花,如今钱庄已经成为远途交易不可或缺的一道关口,豪商们用来进行大笔交易的,都是一张张的汇票,如果没有这个东西,父皇,我大唐的铜钱根本就够用,甚至满足不了三成的交易要求,父皇您看,这样的一张纸片就代表了一百贯铜钱。”

    从李承乾手里接过那张精美的汇票,李二没吭声,这种东西他见得多了,用的也多了,只是没有把这东西和控制商人联系在一起。

    “以后多跟父皇说说这里面的门道,如今到了千年未有的变革时期,我们就张开双臂,欢迎这些东西,挑选其中好的进行巩固完善,剔除不好的加以鞭笞,如果可行,大业可期。““陛下也不要把这些看得太重,农耕自古以来就是我们祖祖辈辈赖以谋生的手段,所谓家中有粮,心头不慌,商业虽然会给国家带来大量的财富,但是农耕依然是我大唐第一等的大事,不敢有半点的懈怠,在微臣看来,大唐的商业过于繁盛了,商人们为了求新,求奇,求怪,跑的过于远了。

    不要忘了,我大唐的货币发行依赖的最基础的东西就是粮食,黄金?白银?铜钱?这些都是我们赋予了它价值,他才有价值,如果明天我们认为黄金太多了,不许它成为财富的代表物,它就什么都不是。

    东西多了就会降价,当然,我们也可以把多出来的东西扔进大海里,然后依然维持高价,玻璃的往事陛下可还记得?“李二坐在军营里一辆牛车上若有所思的说:“朕还记得你那晚拍卖玻璃的盛况,一件玻璃器成交的金钱都是以千贯来记得,可如今,朕在集市上看到富贵人家买最好的瓷器,添头就会是玻璃器,这才几年啊。““所以啊陛下,我们都需要在黑暗里摸索着前进,这些烦恼,都是前人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我们看不见明天会怎样,只能猜,您的胆量是以前的帝王所不具备的,张开双臂欢迎世界,不猜忌,不怀疑,不自我闭塞,微臣敢断言,贞观盛世一定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开明的,辉煌的盛世。“李二把自己的双腿盘上了牛车,背后就是一轮明月,那一轮明月正好就在出现在他的脑后,整个人看起来就像壁画里的佛陀,云烨不知道李二是故意的还是无意中制造出来这样一副盛景,看到李承乾,李泰,李恪三个人孺慕的样子,感觉自己胃里有点恶心。

    “小子们,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朕发现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个伟大的秘,今晚就告诉你们,是朕用自己作为范本总结出来的,你们知道一个人该怎么获得成功么?不要跟朕说勤奋,聪明,胆气一类的话,这些可以让你成为一个优秀的人,却无法让你成为一个统治者。

    朕很小的时候看到前隋皇帝的出行,前呼后拥,浩浩荡荡,看到那些裸妇盛装牵舟,去除那些暴戾的部分,你们知道那是一个何等壮观的场景,一个人站在天底下,指点江山,以天下万民为刍狗,那时候的隋炀帝,在朕看来他真的是天地一人。

    项羽说过彼可取而代之的话,你们可曾知道,这话朕也说过,柴绍很羡慕,李建成觉得很威风,只有我!李世民,认为我可以取而代之!

    从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是一个反贼了,哪怕表面依然谦逊,骨子里已经是一个反贼了,哈哈,从那个时候,从那个念头升起以后,朕的身边就络绎不绝的出现追随者,就像滚雪球一样,最后就走到了现在,它不以人力为之转移。

    只要你想,就能得到,只要你强烈的想,就能得到,哈哈哈,想不到吧小子,朕的成功居然是如此简单吧。

    只要迈出第一步,剩下的交给老天就好,他会把你一直送到成功的顶峰。所以,朕永远只走第一步,只要第一步没走错,剩下的老天会帮你完成,你们是我最亲近的孩子,每一个都有宏图大志,每一个都有与之相匹配的胆气和智慧,那就去做,如果有一天当你们的理想和朕的愿望相悖的时候,不要客气,小子们,那就来试试到底谁才是上天的宠儿!“云烨的嘴都快要撇到天上去了,又是威压,又是激励,又是恐吓,然后打感情牌,这时候才感觉到无法驾驭这几个人是不是晚了点?

    看到那哥三全都跪下,声称不敢,云烨自己把手举得高高的,大声说:“不关我的事,我打算明天就回玉山养猪,我的理想就是像猪一样的活着,刚才已经这样告诉我自己了,并且打算这么去做,你们的宏伟理想不要算上我。”

    说完这句话,云烨立马就跑,跪在地上的李泰也觉得冤枉,蹭的从地上窜起来,大声地说:“也不关我的事,我只想做智慧的帝王!云烨,等等我。”

    脑子总是慢李泰半拍的李恪这时候也想清楚了,对着皇帝说:“父皇,这事您和我大哥商量,你们的理想比较接近,我就是想找好多的美女,弄好多的钱,我去找他们俩个。”说完,也跑了。

    李承乾脑门上的汗珠子噼里啪啦的往下流,这时候神仙也帮不了他。

    看着窘迫的长子,李二把他扶起来笑着说:“很好,他们三个能跑,也可以跑,跑的干净利落,借口看似可笑,其实都是心里话,来来来,咱们父子好好说道,说道……”

    (未完待续)

    ————?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