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节伤心总是难免的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老何说的很愉快,但是,他说着说着,就变得愤怒起来,跳起来揪着云烨的胸口质问:“这么好的法子你两年前为何不告诉我?”

    云烨用手里的花枝子抽了老何的脑袋一下恶狠狠地说:“两年前,你这个王八蛋忙着抢地,忙着贩卖草原上的牛,正是你日进斗金的时候,那个时候给你说这些话你能听的进去?不吃点亏,怎么才能幡然醒悟?”

    老何松开手捡起地上的散落的梨花花瓣一片片的放嘴里嚼着,胖脸上布满了无奈的神色,委屈的对云烨说:“这他娘的是什么世道啊,没钱不行,有钱也不行,我想给孩子留点吃饭钱,难道就这么难么?”

    “你留的钱够你家吃好几百年饭的,你打算一个人把你家里一千年以后的事情都解决掉?皇帝都没这本事,老老实实地做你的事,随大流走,混在人群里慢慢积攒,这才是道理。”

    费了好大得劲才把何邵拽起来,又给他安排了海运公司的事情,让他派一些懂行的活计上船,同时需要筹备货源。

    “你抓紧了,把这事办完,就努力的为你的老命打拼,两个月估计会让你吃尽苦头,不过这样也好,当初在草原上冻得差点没命,那股子狠劲现在应该还有,我会在长安等你,早些把你家的药铺,医馆开起来,早一些积攒人气,少在那些胡女身上消耗精力,你身子底子本来就差,这样旦旦而伐,我担心你陪不住我们。”

    云烨把手的花枝子放在马背上,就带着冬鱼离开了梨园,世上的人都是这样劳心劳力的奔走,不是因为你是富家子弟就能躺在祖辈的功劳簿上睡大觉,如果一两代人还没有寸进,诺大的家族就会四分五裂,落魄的子弟只能坐在门槛上捉着虱子想象祖先的荣光。

    荣华女就下榻在登州府衙。元大可给她找来了两个姿色还算不错的高丽女人伺候她。云烨也住在这里,只不过是在其他院子,看到荣华女正在院子里晒太阳,云烨笑着把那枝子梨花放在她的怀里,就沿着回廊,进入了自己的办公区域。

    在书房里坐定,看到桌案上堆积如山的信笺。先把家信挑了出来,至于那些老将们的书信不看也罢。

    奶奶的书信,越发的长,也越发的絮叨,从字体上可以看得出来是大丫的笔迹,前面还是奶奶的口气。对自己问长问短的,后面几页就变了,云烨不打算再看了,这是大丫给单鹰的,喊过躺在院子里晒太阳的单鹰,把信笺交给他,黑着脸回到自己的书房,这还有没有一点家法了。这都明目张胆的信笺往来了。谁家没出阁的闺女会是这样子?

    辛月的,那日暮的信笺揣进怀里。等到晚上躺在床上看,到时候可能会哭,那日暮如今也该到草原上了,不知道和那些老将,名臣,王公家的管家,管事相争会不会占到便宜,最重要的是闺女,不知道安稳不安稳,孙思邈一定给所有的孩子都种了牛痘,至少已经能够抵挡这种烈性传染病了,这让云烨放心不少。

    李承乾的书信打开之后,云烨的心情就好了许多,从抬头到结尾,没有问一句关于战事的事情,他知道自己的朋友很讨厌战事,这个时候,无论胜败都不愿意提及,所以他的书信里通篇都是自己的孩儿李象是如何的健壮,还有皇宫里的一些趣事,朝堂上的轶闻,什么魏征害死了自己父皇的一只鹦鹉了,兰陵现在是皇宫里最有钱的小富婆了,高阳不愿意嫁给房遗爱,结果房遗爱放出话来说自己也不愿意娶高阳,结果两个人都被父皇惩罚,跪在朝天门外,房遗爱脱下衣服替高阳挡雨,惹得高阳哭鼻子了,都是一些高兴的事,最后只在末尾提及了一下,自己决定铸造金钱,银钱,和铜板,准备向朝廷上书,取消纷乱的货币体系,今后朝廷只承认这些新铸造的盛世通宝,其他的绢帛,之类的在今后五年间会逐渐退出货币体系,今后它们和粮食一样,都只会成为货物,而不再有货币功能。

    云烨不担心李承乾的改革,佛家,道门如今元气大伤,暂时处在休战状态,他们找到了后退的台阶,居然连拜火教都懒得理睬,攻伐了一阵子就销声匿迹了。

    只要这两个世上的大金主,不跳出来捣乱,良币驱逐劣币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只要长安铸币厂的印模不丢失,其他人是没有办法,弄到那些超越百炼钢存在的印模,更不要说水力冲压机了,信封里夹了一枚金钱,一枚银钱,还有一枚铜钱,金钱上面是神农像,背面是五谷禾穗,周边有小齿,是为了防止他人从上面刮金,银币的正面是伏羲,背后是八卦图,一样的也有小齿,铜币只有一百文的,是赤铜板冲压出来的,正面是李二骑着马的画像,背面是《秦王破阵乐》的乐舞排阵,这个人天生这副臭显摆的德行,估计后面小面额的铜币也不会逃出他的魔爪。

    李泰居然真的把呢子织出来了,从送来的那张毯子来看,工艺一流啊,云烨趴在上面闻了好久,都没有闻见异味,好东西啊,自己水军的军装就要用呢子来做,现在的麻布衣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很丢人。

    程咬金的书信里只有通篇的大笑,看着信纸上杂乱的哈哈哈,心生感动,老程的第一个哈哈,乌黑亮丽,墨汁很饱满,但是到了最后的那些哈哈,就像是被扫帚扫过一般,若隐若现,最后一个哈哈,简直就只有几丝淡淡的墨痕,可以想象,老程接到大军返回,顺利完成任务的军报时,是何等的幸喜若狂。

    老牛的信里也只有简单的几个字,好,好,回家大庆!

    这些人的信看完,云烨就失去了看其他信笺的兴趣,整理好书信,随手就抛在书桌上,一封奇怪的信一下子就吸引了他的眼球,上面的字歪歪扭扭,只写了爹爹两个几乎认不清楚的大字,赶紧打开,一时间泪如泉涌。

    “爹爹,我会写字了!”没有落款,没有抬头,只有这七个字,加上信封上的爹爹二字,不过九个字,却在云烨心里掀起了万丈波澜。

    把信封捂在脸上贪婪的闻着,直到泪水浸湿了墨迹,在脸上印出黑黑的一坨,这才赶紧抽泣着,拿李泰送来的毯子小心的吸着信封上的泪渍。

    “老子的大儿子会写信了?”云烨的思绪一下子就飞越了万重山,好像看到了一个胖胖的孩子跪在矮桌边上,咬着牙,伸着舌头,一笔一划的写着字,场面温馨,就是旁边站着一个狐狸一样的美妇。

    想到美妇,云烨的心就安静下来了,谁家三岁的孩子会写字,穿开裆裤的年纪,学什么字啊,一定是他母亲手把手写的,这个女人很清楚孩子父亲的软肋在那里。

    怒气冲冲的在信封堆里翻检,果然,找到了李安澜的信笺,用刀子裁开,直接省略掉前面的那些灌迷汤的废话,再省略掉中间要东西的清单,直接看最后。

    “容儿今年也已三岁,好在上天庇佑,孩子身子康健,无病无灾,妾身在岭南也好,无需牵挂,如今容儿也会写字了,虽然字丑了一些,但是写给自己的爹爹,想来无碍,我父皇今年正好过四九大寿,普天同庆之下,妾身也拟回京祝寿,妾只盼回京之时,夫君已奏凯歌,沙场风高浪急,命如悬卵,盼夫君珍之,重之。”

    合上书信,坐在桌子前面,用力的揉搓一下脸颊,又在清水盆子里好好地洗了一把脸,那热毛巾又敷了一下眼睛,这才推开门准备散散心。

    刺史府的东面浓烟滚滚,还有道士念经,和尚禅唱之音传过来,这样的黑烟已经冒了足足三天,和尚道士们也忙碌了三天三夜,尸骸很多,仵作们每拼好一具尸骨,就会有辅兵抬走去火化场烧化,最后都装到一个个的毛瓷坛子里,等待云烨回京的时候带走。

    也是该去送送他们,尘归尘,土归土,如果还有什么不满的,或者耻辱,现在也该都散尽了,自己的部下,这次也是这样的待遇,唯一有区别的是他们居住的毛瓷坛子上都有姓名,云家庄子有三人战死。

    诺大的一条七尺汉子,血肉被烟火化尽,如今就剩下小小的一堆骨灰,仵作们等骨灰凉了,就拿簸箕把骨灰装进坛子里,一股怪风吹过来,簸箕里的骨灰竟然被风吹散了不少,仵作尽然不管不顾,很随意的就把剩下的骨灰装进坛子里。

    “拖他们下去,重责三十大板,每个都是如此,受完刑之后,再继续焚化将士遗体,如果再出现这样的事情,就地斩首!”

    四周的水军将士顿时就拖起那些仵作到外面行刑,云烨来到下一个将要焚烧的死难将士面前,给他整理了一下仪容,架好了柴火,然后亲自泼上油,点燃,看着火焰逐渐吞没了这个年轻的身躯,冲着尸体摆手作别,(未完待续。)

    PS:简介:道心中魔,绝命诱惑。

    魔心种道,风流快活。

    一朵桃花千百缘,无尽风流在指尖,

    拈花微笑傲红尘,百花丛中我独眠。

    ------------------------------------------------

    心梦无痕最新都市力作,文笔精炼,

    铺垫到位,故事波澜起伏,剧情爽点十足。

    起点正版链接:http://u.qidian.com/rABNRj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