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节后顾之忧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荣华女的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哽咽着说:“你毁掉了一个男人最后的骄傲,我宁愿你杀了他,也不愿意你这样糟蹋他。”

    “不,不,不盖苏文活着有活着的用途,如果要杀他,我在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就会下手,你们高丽人想出一个英雄不容易,尤其是渊盖苏文这种既有本事,又有野心的英雄更是难得,我大唐有句古话说的就是这种情形,那就是杀之不祥。”

    荣华女擦干眼泪,坐直了身子,显得更加有礼貌,从自己的头上取下一支长长的发簪推到云烨脚下说:“我只有这支簪子值点钱,能不能用来保住我的孩子。”

    云烨笑着拿脚把簪子踢回去,温言说到:“这是我和渊盖苏文之间的交锋,还牵扯不到孩子,你就好好的养胎,等靠岸了,我给你找两个高丽侍女,等我们之间的事情结束后,你想回高丽,还是愿意留在中原,随便你。”

    “这是你贵族的骄傲吗?还是你从心里看不起苏文,我只要在你手里,苏文就会畏手畏脚,如果加上孩子,苏文还怎么和你争斗?“

    “那是他的事,你知道的,人的身体一旦残缺心理就会变得阴暗,你看看自古以来的宦官都是一副阴沉沉的样子,不过盖苏文那么喜欢《史记》说不定他会效法先贤,身残志不残的干出一番大业,也不是不可能,我觉得他很适合和高建武火拼,并且赢面会很大。”

    云烨把话说完,就小心的替荣华女关上舱门,隔着门对她说:“今天我们吃排骨和红烧肉,为了你的孩子多吃点,不要总是留在舱房,多出去晒晒太阳,对胎儿有好处。“

    听到船舱里的闷哼声,云烨耸耸肩膀就一头钻进了舱房,刚刚躺下来。老方就脱了鞋子。走进舱房,手里捧着厚厚的一叠账簿。

    “侯爷,东西的价值都估算出来了,这一趟,咱们不算那五万三千四百两金子,从苍岩城得到的货物和金银玉器,长孙掌柜给估了十六万七千八百贯。再就是泡在海水里的那些木料不好估值,只有到了登州才能算的出来。“

    云烨接过账簿,随手翻看了几页,合上账簿之后,哀叹一声,还是亏了啊!自己为这场战争做了大量的准备。黑油,弩箭,攻城凿,铠甲,船只,粮秣衣装,就花费了不下九万贯,欠了无数的人情不说。还有那么多的将士阵亡。这是平生做生意,做的最亏的一桩。

    “老方。这一次咱家就不要利润了,把所有的成本取出即可,就取九万贯,剩下的全部打入公帐,你去把参军找来,我对他说。“

    不一会,录事参军就进了舱房,云烨把公帐和私帐统统交给他:“把云家的私帐平掉,不取息,不收耗损,不取人工,云家花了多少就刨掉多少,剩下的入公。“

    “大帅,这样不妥,大军出征之前卑职很清楚云家为此垫付了多少,这样一来,府上会亏本,将士们心里也不会落忍。“

    “哪来那么些屁话,仗打胜了,就是我最大的好处,云家出了一点小钱,将士们是在拼命,你看看后面那只船,我都不敢上去看,一千五百多人,整座木兰舟都快摆不下,这时候还提什么钱不钱的。“

    录事参军见云烨心情又开始变坏,连忙应诺,当着云烨的面把公私两账平掉,请云烨签了字之后,大礼参拜之后,悄悄地捧着账簿退出舱房。

    岭南水师每次出战,都会有补贴发下来,按照等级每个人都有,职位越高,补贴也就越多,这东西是最基础的东西,如果立了军功,朝廷当然会有赏赐,而水军也就不会再进行第二次,只有战死的将士才会有丧葬补贴。伤残的将士会有伤残补贴,这些钱的数额都很大,足够他们的家眷和伤残的将士生活很久。

    现在看起来不能总是靠战场的劫掠,毕竟这方面的收入很有限,而且很不稳定,现在海面上连海盗盗都没有几个了,自己是军队,总不能明目张胆的做远航生意,夹带点私货,已经是朝臣们容忍的极限,没有自己的实业,实在是不行啊。

    “张生,牛大力,来福,石头,魏老干……出列!“随着队官大声的念名字,一个个年届五十的老兵一一出列。

    “今查张生,牛大力等一十三名将士,在攻击大王城一役中身负重伤,不堪驱使,着令此一十三人卸甲!“

    刚刚还吃了三碗米饭,一碗红烧肉的牛大力,仔细的上下打量一下自己,胳膊腿完好,浑身上下好像一根毛都没有掉,早上一个人扛了两百斤的米袋子跑了七八趟,怎么现在就不堪驱使了?难道说大帅不要自己了?

    “队率,老吴啊,你可不能这么对待你老哥哥啊,在军队里熬了一辈子,好不容易吃饱了肚子,你不能就这么把老哥哥我一脚踹出军营。”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兵一听到这样的命令立刻就炸了营,嚎哭着有之,咒骂者有之,红着眼睛准备找队官拼命的也有。

    “闭嘴,狗日的,老子这是把好事往你身上推呢,不知道好歹,你们知道个屁。”

    “你个老狗日的如果不给老子把话说清楚,今天就别想走出甲板,现在咱岭南水师,谁不是消减了脑袋往进钻,你这个王八蛋是不是看老子年纪大了,就想把老子开革出去,好让你龟孙养的小王八犊子进来,是不是。”

    一群老兵七嘴八舌的围着队率指着鼻子臭骂,这两年自己没少往家里送钱财,都是平日里积攒下的,大帅时不时的就有赏赐版下来,全家的日子都跟着好过,琢磨着再混五年,到时候家里什么都有了,年纪也到了,再退伍不迟,谁会想到今天会有这样的晴天霹雳砸到脑门上。

    队率见没人听自己的,干脆抱着胳膊一屁股坐在甲板上准备等他们骂完了再给他们讲解其中的道理。

    等老兵们骂的声嘶力竭之后,自己擦一把头上的口水,笑着问:“都他娘的骂完了,骂完了就听好了,这是大帅的命令,你们年纪大了,再到军伍上拼杀不合适,咱们这一战,好多的弟兄战死了,还有好些人残废了,大帅当然不会眼看着不管,所以啊,就想了一个法子,让你们提前退役,组成一个水运商行。

    这个商行大帅出钱,那些战死的,伤残的弟兄们也出钱占份子,你们这些没事的弟兄们用人力出份子,这从南往北的海运到底有多赚钱,你们不清楚?大帅说了,他的份子会逐年递减,也就是说最后这个商行可就是咱们兄弟自己的,等到商行自己能够运转的时候,大帅就会抽身,所有战死,残废的弟兄加上你们就会成为这个商行的主人。

    娘的,要不是老子不到五十岁,那里轮得到你们,从岭南往长安运东西,再从长安往岭南运,这一来一往,傻子都能发财,在海里面,有大帅做靠山,谁敢惹咱们,整片大海还不是由着你们横着走,现在知道了?现在明白了?刚才骂老子这件事怎么算?“

    舰队的骚乱很快就平息了,这种好事不赶紧抓住的才是傻子,大帅本来就有财神爷的美誉,做个谁都会做的小生意,不发财才会被其他人笑话。

    “小子。你军伍里伤残的人数一下子就会飙升到三千三百人,多出来的一千多人你真的打算成立一家海运商行?”刘方看完了云烨的统计表,仔细的问。

    “那是啊,我想了想,咱们这次战死和伤残的人数达不到京城里那些白痴的预计,为了不让他们显得更蠢,我决定主动增加一些伤残,您看看,现在多好,战死了一千五百多人,伤残了三千三百多人,我岭南水师战力一下子就十成去了三成,这才符合破坚城,克顽敌这样的战役实际,咱们如果报的少了,说不定人家会以为咱们在胡说,弄不好到军营里挨个数人,那就难看了。

    与其让他们难受,我不如乘机让年纪大的将士卸甲归田,都去新成立的水运商行,何邵那里有一百多艘高丽战船,再加上现成的退役水军,这家商行只要跑上几趟,就会完全回本,我再抽身出来,谁能说我的半个不字?以后岭南水师的伤残,战死的将士就会有一个稳定的生活来源,我心里也少一点愧疚。“

    刘方半天不吭声,走到门口才回头对云烨说:“做你的部下的确是一件心旷神怡的事情,如果老夫当年有你这样的本事,何至于跑到荒郊野岭的忍饥挨饿三十年。“

    “刘师,您别忙着走,我这里还有一份合约需要您签一下。“刘方疑惑的走过来,见云烨拿出几张纸,上面的字写的密密麻麻,刚要看看,云烨就不耐烦的指着一个地方让他把字签了,然后盖上印章,一式三份,交给了刘方一份,自己留下了一份,另一份放进一个木头匣子里归档。

    摸不着头脑的刘方回到舱房,细细的看过后,眼睛潮湿了好一阵子,郑重的把合约放在自己带来的锦盒里,这是孙子以后生活的保障。(未完待续。)

    PS:第二节送到哦。这两天在大修前面的章节,更新有点慢,我一定会补上,谢谢。孑与拜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