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谁调教谁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睡在皮毛堆里的云烨汗流浃背,眼皮子在不停的抖动,手脚蜷缩在怀里,如同婴儿一样,眼角不停的涌出大颗的泪珠,不一会就把他柔软的枕头,浸湿了大半。

    在梦里,他不停的在草原上奔跑,身后烧起了大火,满地都是荒草,没处躲,也没处藏,明明知道自己只需要跳进前面的河里,就能逃脱,谁知道不管怎跑,也到达不了,因为那条河也在跑,就像天上的明月,你走他也走,就像天上的白云,你停它也停。

    草原上的野火,就是最能奔跑的野狼,最后也难免精疲力竭的倒在地上最后成为一具焦尸,人和野狼没法比,无论如何是跑不过野火的。

    云烨见过被烧死的人,也是野火,几个孩子在荒原淘气点着了一片草甸子,聪明的顶着风跑了,只有一个半傻的孩子,被野火撵着跑,等大人找到他的时候,发现他藏在一个狭小的石缝里早死了,没人知道他是怎么钻进去的,因为那条石缝是如此的狭窄,和他同样大的孩子无论如何也是钻不进去的。

    大人们撬开岩石,把他取出来的时候,没人敢看,只有他的父亲用白布把他紧紧地裹起来,放了一晚上之后,厚厚的一层白布都被油脂浸透了,这时候人们才知道,这个孩子几乎被烤熟了……

    云烨不想被烤熟,所以就拼命地奔跑,他都能感受到背后火焰传来的灼热感,终于跑到了河边,看着清凌凌的水一个飞跃就跳了进去。

    没有清水,迎接他的是干裂的河床……

    云烨起的很早,他喝了好多的水,吃了一罐子的鱼片粥。最后又找来两只已经变黑的梨子吃下去,才好受一点,心头的火焰暂时被扑灭了。

    被关在木头笼子里的盖苏文,冲着他桀桀的发笑,那个该死的女人也露出幸灾乐祸的模样,只是她好像不关心这些。只是跪坐在盖苏文的身边,拿着一块湿布仔细的给盖苏文擦拭头发,披头散发的盖苏文,这时候配上一副红眼球,就像一只鬼。

    “昨晚你做了一夜的噩梦吧?我一直盯着你看,你的样子太好笑了,像是个吃奶的孩子,还流眼泪,哈哈。你还是被恶鬼缠身了吧,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也是这样,坐了一夜被鬼追的梦,不过等我杀了十个人以后,就不再做梦了,这次你杀的人比我杀的人多多了,所以报应也是我的千百倍。慢慢熬吧,云烨。杀人并不愉快。“

    “我知道,所以没杀你,只是把你关在笼子里,还亲自看押,没有辱没你吧。“

    “

    云烨,我是高丽国的四品大相。你不能把我关在笼子里羞辱我。“

    “那你的官职可没我大,我是从三品,还是国侯,与国同休啊,见官大一级比你厉害多了。闭上你的嘴,晚上不睡觉偷看别人,是一个官员的做派么?再多嘴,我就把你倒着吊起来,看你还能不能嘴硬。”

    听到云烨在发火,那个女人赶紧把盖苏文的脑袋抱在自己怀里,祈求的看着云烨,希望盖苏文不要再受到伤害。

    “都趴在人家奶子上了,还说你们没私情,老盖,你连承认的这点胆子都没有还做什么四品大相,老子喜欢的女人,就算是公主,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就你这个模样,白瞎了这么漂亮的女人。”

    那个女人似乎能听懂汉话,听云烨这么说,赶紧缩到盖苏文背后,垂着头不敢看云烨,担心被人家看上,盖苏文才要说话,就被云烨给堵了回去。

    “闭嘴吧,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是贵族,丢不起那个人,那种事情你情我愿的才有滋味,要死要活的有什么好,估计也就你们高丽人有这爱好吧。“

    盖苏文忽然笑了,搂过那个女人在她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然后不管那个羞臊的无地自容的女人,直起腰对云烨说:“确实如此,你知道么,在我高丽,像我这样二十五岁达到如此地位的年轻人几乎没有,现在遇到一个差不多的,就升起来要比一下的心思,云烨,我们打个赌如何?“

    云烨对与打赌一向都很有兴趣,尤其是在这个只要打了赌,赔上老命都要遵守规则的时代更是他的最爱,听到盖苏文要打赌,不由得伸长了耳朵,准备听听他怎么说。

    “我在辽东负责修建长城,如今已经修了三百多里,虽然和中原的长城没法比,但是也算是一出坚守的好防线,你我以土堆为城,木片为兵,石子为将,演示一遍如何,看看你能不能突破我的防守,如果你能突破,我渊盖苏文对天发誓,一定拆毁京观,恭恭敬敬的把那些遗骸送回大唐如何?“

    “如果突不破怎么办?“云烨笑着问。

    “如果你突不破,我不用你管,你只需要把这个女人送回大王城就好。“盖苏文这些话说得斩钉截铁,很让人有好感。

    云烨还没有说话,那个女人就叽里咕噜的对着盖苏文说了一大堆的话,盖苏文的脸色一变,啪的一声就抽了那个女人一记耳光,很重,女人的嘴角都流了血,看得云烨都直吸凉气,这混蛋也下的去手。

    女人被一记耳光打懵了,只是愣了一小会,被抽的通红的脸上居然有了笑意,拿起盖苏文的手捧在手心,然后贴在脸上,好像很幸福的样子,盖苏文轻轻抚摸着女人的长发,叹息一声,再也不理睬进在咫尺的云烨。

    这个场面让云烨很不自在,他发现自己现在居然扮演者反派的角色,在爱情面前,自己这个猥琐的坏蛋,一定在他们心里一文不值。

    挠挠下巴,摇着头准备离开,却听那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将军,我知道您根本没有将我们放走的打算,尤其在我们知道了您的秘密之后,更不可能,妾身只求将军在将我们杀死之后,把我和苏文埋在一起就好,妾身在这里谢过将军了。“

    笑吟吟的交代着后事,仿佛面对的不是高丽的敌人,而是一位多年的故友,云烨心里居然涌上一股酸意,怒冲冲的说:“我才不会杀你,要杀只会杀盖苏文。“

    说完这句话,就觉得不妥,面对着盖苏文似笑非笑的面孔,赶紧低下头,看看自己的影子上是不是长出来一副驴耳朵。

    “云兄没有尝过这种同生共死的感情?“该死的,云烨居然从盖苏文的声音里听出来一股子怜悯的意思。

    “大丈夫醒握杀人权,醉卧美人膝,这两者缺一不可,以你我今时今日的地位,醒握杀人权很容易办到,难得的是醉卧美人膝,美人易得,知心难求,所以《诗经》开篇就是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先哲果然是达人,知晓我辈所求,可惜无酒,否则定当浮一大白。”

    云烨哑然失笑,从腰间解下酒葫芦,灌了一口,把剩下的扔进了囚车,头也不回的向沙滩走去,不一会,那里就有甜美的歌声传了过来。

    海湾里停满了战舰,迎着冰凉的海风,云烨长吸了一口气,开始每日例行的工作,检视舰队,小船随着波浪起伏,每到一艘战舰跟前,立马就有当值的哨官站在船头大声的报告自己这艘船上的状况,铿锵有力地声音,似乎带给了他无穷的阳刚之气。

    虽然自己穿着儒衫,光着头,只插着一只青玉簪,舰队所有的将士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卑沙城,三山浦两场大胜,云烨在他们的心里已经被彻底的认可,杀敌一万,自损三千,如今杀敌何止一万,自己一方却损失轻微,这不就是名将风采么?

    刘方躲在躲在阴影里,笑的极度奸诈,如果云烨在他身边就能听到老家伙的喃喃自语:“小子,名与利就是一对亲兄弟,你贪财好利,又如何逃得脱名缰利锁的牵绊,不学兵法?兵法是能学的会的?程咬金他们有几个是兵法名家教出来的?很不错啊,已经有了将军的架子,他娘的还是儒将,再有十年历练,老夫就不信弄不出一个合格的将军来。老夫的孙子还要靠你撑起一片天,你不成器怎么行。“

    检校完舰队,就是例行的公务处置,几处轻微的违纪,也懒得判谁对谁错,都是战友,居然拳脚相向,一群混蛋,各打三十板子好了。

    火油这一战居然用去了三成,还好大部分是黑油,燃烧弹还好没用多少,这东西野战的时候还要用,三山浦之战,是趁着敌人慌乱,不知所措的时候强攻进去的,等高丽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发白了,想要趁着黑暗逃跑,已经没了机会。

    刘方没有留活口,刘仁愿回报说敌人誓死不降,只好斩尽杀绝,云烨清楚这是借口,如果敌人不投降,哪来的那么些完好无损的船只被你缴获,他不准备说破,自己这时候不是收拢战俘夸功耀绩时候,马上就会有新的恶战就要到来,俘虏只会成为累赘。(未完待续。)

    PS:第三节奉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