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纵火专家云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呸!就你一介黄口孺子,也敢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以为前驱的话,想入辽水,取回骸骨,就必须攻克卑沙城,灭掉三山浦的高丽水军,那卑沙城处在大黑山之上,城高俩丈,四周丛林密布,交错横叠,山林中又有高丽人设置的数不清的陷阱,想要攻城,只能从正面进攻,正面的道路只有三丈宽,你认为能摆开多少军马?

    来护儿当年攻克此城,在三千守军面前,足足耗损了一万八千军卒,卑沙城的城墙硬是被尸体堆平了,这才攻下来。“

    云烨眨着眼睛问:“那怎么办?我只有一万五千将士,攻个城就全部完蛋,这种事打死我都不干,再想别的办法。“

    老头子嘿嘿一笑说:“有本事你就把整个大黑山上的树木全部烧掉才行,这样这座五里之城就处处都是漏洞了,你想怎么玩都行。“

    老头子是一句戏言,是在捉弄云烨,巨大的大黑山想要烧个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可行性,当年来护儿就这么干过,结果大黑山地处大海边,当时有事多雨的春日,草木潮湿,找了那么多的干柴和硫磺,才烧了一个山脚,就这还在林子里死了好多的军士。

    云烨瞅瞅天上的太阳,再看看路边上的光秃秃的树木,地上掉的到处都是的枯叶,忽然发现,把大黑山全部烧掉好像没有多少难度,自己来得早,只要赶在春至阳生之时,海面上的风向大陆吹拂的时候,一场巨大的山火过后,卑沙城就没什么人了吧?

    “老先生,说的太好了,咱们就把大黑山烧掉。好了,卑沙城解决了,您再说说怎么把三山浦的高丽水军干掉,把它们都干掉了,咱们就坐着筏子去苍岩城,听说那里是高丽人的物资屯储的地方我们杀进去。好好地赚一票。“

    老头子瞠目结舌的愣了一下子,急忙问:“卑沙城这就解决了?你真的打算把大黑山烧光?你知不知道,来护儿当年负薪万石,都没有达成?”

    “来护儿,来护儿,您听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一个只长肌肉不长脑子的夯货,他懂什么放火,放火需要进行合理周密的安排才行,每个放火点都要考虑周全。点火也有先后的次序,什么时候点什么地方,还要考虑风向,气压,树林的稀疏,甚至人的心情,还有那些去点火兄弟的撤离速度,一样都不可或缺。来护儿这种人哪里懂得这种放火的艺术,如果需要我可以把大黑山烧成一个心的形状。就是没有什么美女好让我献殷勤。”

    云烨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通,老头子听得心烦意乱,怒火上扬,看到云烨正在得意洋洋的指着太阳说何时放火为最佳,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气,一巴掌抽在云烨的后脑勺上。颤巍巍的指着云烨说:“完了,完了,一万五千大军跟着你这样的白痴主帅,算是一脚踏进鬼门关。

    李世民啊李世民,你这个无道的昏君。你手下能人无数,李靖,李绩,这些虎豹不派,你好歹把薛万仞,薛万彻之类的犬马派来也好,为何偏偏派了云烨这样的一头猪来?可怜辽东之地,旧魂未安,又添新鬼。“

    云烨本来说的正高兴呢,被人家在在后脑勺一巴掌把口水都抽出来,才要准备发怒,就看见老头子眼泪滂沱,哀伤欲绝,软软的坐在锦榻上,拍着锦塌大骂李二,似乎很伤心的样子。

    连忙上前安慰老头子,还没张嘴,就被老头子一脚踹开,指着鼻子好一通臭骂,老头子是好人,不知道中华大地上的那些精彩的骂词,只知道翻来覆去的拿猪猡来比喻云烨,没法子,只有等老头子心情平复了再和他说燃烧弹的事情,有了那东西,别说山上还长着树,就是不长树,全是石头,云烨也能把它点着了。

    老头子骂完了,心灰意冷的往巷子里走,云烨在后面背着手跟着,再后面是刘进宝,至于单鹰和人熊两个人早就听见动静,趴在门口伸长了脖子看云烨和老头子交锋。

    老头子的家在小巷子的最深处,一栋破旧的独门独户的小院子,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子迎了出来,喊了声爷爷,就扶住老头要进院子。

    看老头子进去了,云烨也准备进去,老头子回过头用沙哑的声音对云烨说:“云侯乃是贵人,贱地还是不要踏的为好,你进来对我家的风水不利。“

    “老先生,不如咱们打个赌吧,小子如果完成了刚才说的那些事,当然了,您老见多识广,小子八成是要输,您看,如果我完不成,今后一定听您老人家的话,老老实实地作战就好,要是万一小子做到了,您看?“

    就凭这老头子对颜之推如此熟悉,对云家也了如指掌,就这两条,云烨就认为这个老头子绝对不是普通人,李靖,李绩这两人在他眼中只是虎豹之流,看样子老家伙自视甚高啊,这种有真本事的人,怎么能不去书院教书,当什么隐士,浪费材料。

    听云烨这么说,老头子的瞳孔似乎都缩小了,上上下下的看了云烨好几遍,坐在孙子拿来的凳子上考虑了良久才说:“刚才老夫过于激愤了,忘记了你这个人的一个特性,那就是逢赌必赢,房玄龄,杜如晦,李靖,颜师,甚至皇后,这些人和你打赌好像都没赢过,李纲的书信里也说你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难道说老夫今日也会输?不过,你如果有本事让老夫输的心服口服,老夫也就随你安排如何?“

    听到老头子答应打赌,云烨自然眉花眼笑,但是听到李纲书信这四个字立马就不淡定了,怪不得自己身在水深火热之中,那些老头子全都不露面,原来早就给自己找了一个强力的援助,云烨挠挠下巴,有些不好意思,还以为是自己的王八之气让老先生自动效力的,奶奶的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那么便宜的事,任何事情都是有渊源的。

    “您和李师他们熟识,那就最好不过了,小子看您在这里过的孤独,环境也不甚好,您的小孙子也需要受到最好的教育,等仗打完了,小子就接您一起去玉山如何?您老的生活有人照顾,小孙子也可以接受名师指点,闲暇时与几位老友荡舟河上,听琴,饮酒,品茶,这才是老先生过的日子。“

    “顺便帮你玉山书院教教学生,代代课,是也不是?“

    “先生真是睿智,小子的一点小心思逃不出您的法眼,咱们这就走吧,先去水军大营安歇几日,等舰队到来,我们接了那些尸骨就会长安。”

    老头子猛地站起来说:“赌注还没实现,你凭什么认为老夫会和你走?”

    “哎呀,老爷子,赌注您输定了,不要说烧树林子了,就算是烧石头也没问题,这个世界上还没有我云烨烧不了的东西,大黑山过几天就会成为飞灰,喂,刘进宝,快来帮先生搬家,人熊,你他娘的还不过来,把板车拖过来,能拿的都拿走,小鹰,扶老先生上马,咱们回去。”

    既然有了赌注,云烨这时候是不会去理睬犹豫不决的老头子的,怀里掏出一把奶糖,就把老头的小孙子哄得高高兴兴的上了刘进宝的战马,看到孙子骑在马上,腮帮子被糖块撑的鼓鼓的,老头子喟叹一声,就在单鹰的搀扶下上了旺财的背。人熊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几个汉子,响马抢劫一样的给老头子搬家。

    卑沙城的事情被无意中给解决了,来护儿烧不掉,是因为这家伙没见过汽油,现在正是天干物燥的好时候,最难的是今年的雪下得很少,以前白皑皑的山头如今黑黝黝的,好气候啊,只要解决了卑沙城,三山浦的高丽水师,云烨并不在乎,自己的水师已经堪称武装到了牙齿,要是连几个高丽小破船都对付不了,早早的弄沉算了,免得丢人现眼。

    到了军营,老头子也不去营帐,坚持要先看云烨放火的家伙,没时间陪他,喊过赖传峰,让他带着老头子去找个隐蔽的地方试验,自己骑着马来到了登州府衙,找元大可解决人熊的事情,原来想把这事办得人不知鬼不觉,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人熊纵横辽东多年,对于辽东地势最是清楚不过。

    大唐追捕他的时候,人熊就躲进高丽,继续做买卖,高丽追捕他的时候就跑回大唐,总之对这里一些人所不知的小路,捻熟无比,不是自己早年派过的探子能比的,这样的人才不好好利用一下可不成啊。

    “人熊?人熊在那里?他到了府城?天哪!录事参军,快去调集衙役捕快,多带步弓手,一定不能让这个巨寇在登州胡作非为,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撵出登州境。”

    云烨才和登州刺史坐下聊了两句闲话,才说起人熊的名字,元大可就像被屁股上中箭一样的跳起来,这就要召集人手,把巨寇赶出登州。

    “老元啊,那个人熊被我擒住了,这回去辽东需要他带路作死士,估计是回不来了,他的手下也一样,我答应他照顾好那些妇孺和残废。你给他们划块地,让他们自食其力去吧。“(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