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奴隶船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副将听到刘仁愿这么说,也高兴不已,但是他的脸色却立刻就变了,指着前方对刘仁愿说:“校尉,哪些狗日的居然往海里面扔人,等追上之后,请容许属下亲自处置凶手。”

    刘仁愿回头看了一眼,对副将点点头,这些事情原本就是他的职责,海上跑了几年,对于海盗的凶残行径他是知晓的,大唐海面上漂浮的舰队就只有岭南舰队,剩下各个地方的巡检司船只,都只是小猫两三只,对付商船还可以,对付穷凶极恶的海盗就力不能及了。

    只是今天这些敢当着舰队的面把人往海里扔的,就比较少见,真当大唐水师里的人都是死人?

    副将一声令下,主帅的木兰舟就迅速的张起了两面副帆,船速陡然间提升了一大截,船头重重的扎进海里,又陡然跃起,八牛弩上特制的钩锚已经装好,军士迅速的把楔子敲进甲板的固定孔里,负责瞄准的大汉已经开始锁定前面的船只。

    丢进大海的那些人刘仁愿已经不抱希望了,救不上来的,今日的海浪足有三尺,大船靠近落水的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把那些人压进海里,放小船下去更不可取,近距离之内,无法掌握位置,小船也会被大船撞成碎片。

    海面上的人如果是大唐人,刘仁愿或许会想些法子,但是看到那些脑袋上剃的秃了一大片的脑袋,就没有多少救人的心思了,自己吹了好一阵子海风了,还是休息一会比较好,这次去登州,最好不要遇见书院里的夫子,要不然再被逼着看《山海经》就麻烦了,金竹先生一直希望自己能弄回来一条活的美人鱼让他看看,好用来驳斥云烨的那些奇谈怪论,对于先生们之间的争论患失不要掺合的好。

    才在吊床上躺了一会,副将就走了进来。高兴地对刘仁愿说:“副统领。咱们今天算是发财了,船上全是女人,是新罗的女人,这伙人是高丽人,他们从新罗抢来好些女人,准备卖到咱大唐去,被扔到了海里十几个。但是还有好多。

    “八艘船全是?以后叫我校尉,少他娘的叫副统领,“刘仁愿惊讶地抬头问。

    “您已经是归德中郎将,干嘛还叫校尉,大帅不是说了么,您升官的旨意就在他那里。为何叫不得副统领。”

    “少扯点闲篇,一天没宣旨,我就是昭武校尉,军中这些事情不能马虎,你没让那些女人上船吧?违反了禁令,你就一颗脑袋,经不起随便砍。”

    对于这么些女人刘仁愿不在乎,但是对已让外人上船。他却很忌讳。水军早就有禁令。外人上船必须观察十五天,这一条是铁律。云烨早在岭南水师建成的那一天就宣布了这条禁令,到现在一直被严格执行,没出过纰漏。

    “校尉,没有,末将没有让她们上船,只派了些弟兄下到那些船里接管了船只。“

    刘仁愿穿上靴子,又来到了船头,只见舰队又恢复了原来的军阵,军阵里多了八艘高丽商船。

    “校尉,末将派到商船上的全是有家有口的水手,料来不会胡为。“副将见刘仁愿看着高丽商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以为他在担心军纪,赶紧补充。

    “谁问你那些女人了,我是问你那些高丽人哪里去了?“

    “高丽人?问清楚了老巢在哪,丢海里了,留着他们干什么。上了船的弟兄回报说船上的那些女人就见不得人,大冬天的衣服都没有,挤在一起取暖呢,船舱底下和地狱没什么区别,看了第一眼,还以为见了鬼。”

    “算了,给那些船上弄过去一些粮食和弟兄们的旧衣服,到了大唐,怎么说都是人,就得有人的样子,告诉那些家伙们,咱们不欺负可怜人,还有十天就到了登州,二月了,登州海面该解封了,咱们快些,大帅还在登州等着呢。”

    解救这些女人只不过是航行途中的一个小插曲,刘仁愿并没有放在心上,每年在海上航行总会遇到一些海盗和人贩子,遇到了海盗就把他们干掉,如果找到老巢,总会有很丰厚的别收获,如果遇到人贩子,就把人贩子扔海里,这是标准的流程,岭南水师现在有很大的一部分收入,就来自海盗和人贩子。

    刘仁愿才要重新回到仓房里继续睡觉,却发现旁边的一艘商船忽然间起了骚乱,几个衣衫褴褛的女子向着大船拼命地呼唤,招手,声音隐隐传来,居然是汉话。

    副将的脸顿时就涨的通红,刚才自己上了那艘船,没见有人说自己是大唐人,怎么现在就冒出来几个?

    刘仁愿抓着揽绳,立刻就荡到了那艘船上,指着其中一个女子问:“你们谁是大唐的人?”

    那些女子光是磕头,话都不会说了。

    副将也荡了过来,气急败坏的吼:“刚才问你们谁是大唐人,怎么不说,下在瞎叫唤什么,既然是大唐人,见了我们害怕个什么劲。

    刘仁愿阻止了副将,自己蹲下去温言道:“不要害怕,既然会说我们的话,那就和大唐有些渊源,只要说出来,我们查明之后,自然会送你们回家。“

    “军爷,小女子姓田,夫家姓方,原本是河间人士,随夫君返乡祭祖,因为夫君好友是海商,所以就乘坐海船,没想到在海面上遇到了这些强人,就杀了奴家的夫君和友人,将奴家掳掠至此,他们见奴家长得有几分姿色,就……“

    “这位大嫂不必哀伤,那些贼人都已经尸沉大海喂了鱼,你如今得脱大难,好好地活下去才是正理。“

    说完劝慰的话,见那个妇人衣衫实在是破烂不堪,就从自己身上解下外袍,给她披上,指着另外的几个女人问:“她们也是大唐人?“

    “不是的,她们是可怜人,要不是有她们几个帮忙,奴家早就追随拙夫去了。咱唐人,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奴家斗胆把她们带出来,向将军祈求一条活路。”

    刘仁愿惊讶地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个瘦弱的妇人,见她说话条理清晰,言辞文雅,说不定是一个识字的,这就难得了,尤其是在这个时候还知道报恩,这样的妇人实在是不多见。

    “你说的没错,我大唐人就是如此,这伙贼人居然敢在我大唐海域恣意妄为,尤为可恨,我们这是杀进贼巢,斩草除根。”

    说话间,从大船上送来了好多旧衣衫,方田氏很自然的指挥那些妇人穿上衣衫,再把其余的衣衫送进船舱,自己又对着刘仁愿施礼说:“将军,奴家已是残花败柳之身,无颜再回家门,伺候将军的话也说不出口,只求将军赏一口饭吃,容许奴家管理这些妇人,都是些可怜人,还请将军慈悲。”

    刘仁愿对这个妇人很是欣赏,他出自书院,虽然也看重贞洁,但是书院的说法是,妇人在强大的外力之下失贞,丢人的是男子,不关妇人的事。早就被书院教导的心高气傲的学生都很同意这句话,一个连老婆都保护不了的男人,还有何脸面指责妇人失贞。

    “很好,方田氏,军中都是男子,的确不适合管束这些女子,你来管理甚好,只不过靠岸之后,你们的去留要看侯爷的安排,你不必担心,侯爷总是有办法的,这女人既然到了大唐,恐怕也回不去了,就算是回去了,你认为下场会有多好?”

    方田氏黯然的点点头,三个月的朝夕相处,她已经能说一些新罗话,对那里的风俗也有了一些了解,如果不是寒冬封了港口,她们早就被卖到大唐各地了,而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没有人贩子敢贩卖大唐妇女,就是再手眼通天的人贩子也不敢,只要自己到官府鸣冤,牵扯到谁,那个人都会是重罪,所以大船靠岸的前夕就是自己命丧黄泉的时候,那些被扔到海里的倭人,就是自己的下场。

    刘仁愿回到大船上之后,就把这些女人抛在脑后,拿出河北道的地图,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把海船开到辽河里去,朝中的大佬们就不知道,海船开到河道里,就是纯粹的在自取灭亡么?

    溯流而上,这是开玩笑,木兰舟怎么开到河道里去?大江或许可以,但是辽河绝对不行,为什么非要开进去,大帅为何非要跑到高丽人的身后,又不是国战,没有后援,前方也没有战事,只有自己一支孤军,不行啊,必须早点见到大帅问个清楚。

    他在烦恼,却不知云烨的脑子都要炸了,大佬们给的办法没一个能用的,辽河水流湍急,河道狭窄,根本就不适合船队航行。

    海的对面就是卑沙城,城墙随山势构筑,绵延约十里,伟岸奇俊,蔚为壮观。城内峡谷蜿蜒,城外四周悬崖绝壁,安营扎寨于城中,进可攻,退可守,是一处易守难攻的营寨,只要自己在辽河口有一点动静,驻扎在三山浦的高丽水军就会倾巢出动,把自己堵死在辽河上,到时候想不全军覆灭都难。(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