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节刘仁愿的理想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三千人马终于艰难的出了潼关,云家的商队早就准备好的爬犁已经在运河上等待,黄河不敢去,那里的冰面一点都不结实,驮马才跑了几步,冰面就裂开了,连马带车一起掉进黄河冒了几个泡泡就消失不见。

    云烨习惯性的躺在爬犁上,两只手枕在脑后看着蓝蓝的天空出神,这碧蓝的天空云烨怎么也看不够,就像一面巨大的蓝宝石玻璃扣在头顶上,无舌在旁边无聊的吃着炒黄豆,故意缴的咯吱咯吱的。

    “先生,您不是掉了两颗牙么,怎么还这么喜欢嚼豆子,也不知道好好保养保养,说不定这口牙还能多用两年。”

    “你懂个什么,越是没牙的人,越是喜欢吃硬东西,就像老夫,明明已经风烛残年了,偏偏游兴大发,关中的精致看得腻了,想去辽东看看白山黑水,也是人生一件乐事,前几十年活的太亏,现在有机会了,干嘛躲在玉山等死。

    这一趟很值啊,不但可以游览风光,看看两军交战,最重要的是可以杀人抢劫,老夫白白拥有一身好武功,连抢劫杀人这种事情都没做过,甚憾。“

    云烨吃惊的爬起来,看着无舌说:“您没有杀过人?”

    “废话,当然杀过,老夫是说,那是替别人杀人,从来没有为自己杀过人,更别提杀人劫财了,娘的,想想都过瘾,一刀子下去血飙起老高,然后搜尸捡财,难道不是人间的一大乐事么?”

    单鹰在旁边接话:“老先生如此有兴致,不如您带着徒弟,再加上晚辈,咱们三个去高丽都城平壤。大闹一番如何?高丽皇宫里想必会有好多的宝贝,地图晚辈特意从公输木先生那里要来了,咱们三个一起在皇宫里发财,这不是比杀人劫财更有趣,说出去也好听。“

    云烨看着兴致浓厚的无舌坐起来和单鹰嘀嘀咕咕的商量怎么去平壤,有些头疼。这两个无业人士的想法总是天马行空还胆大包天,龙潭虎穴一样的高丽皇宫,被他们看做一只不设防的肥羊,必须约束他们,否则捅出娄子来不好收拾。

    “咳咳,无舌先生,咱们这次是大军行动,不许独自出动,身在异国他乡。一切以谨慎为上。

    无舌轰苍蝇一样的朝云烨摆手,嘴里还说:“你出了海都就成了海盗,难道还不许我们爷俩去皇宫打打秋风,老夫穷了很多年了,小鹰还等着娶媳妇呢,你这个黑心的舅子哥听说不少要彩礼,不去皇宫上哪去弄那些钱去?”

    单鹰深有感触的点点头,仿佛云烨真的在把自己的妹子卖了一样。

    说了不听。就没了劝的必要,还是躺下来继续看自己的蓝天白云。才躺下,眼前就出现了赖传峰那张毛茸茸的脸,带着一丝谄媚,又带着一丝难为情,小声的问云烨:“大帅,您说咱们这趟出去。只执行十六禁令,四十八斩?不知您打算少那一条?卑职觉得第九,第十两条最是可恶,不知大帅是否有同感?”

    “老赖,我给陛下没有明说少那一条。那就是说我们可以挑出来一条合适的不执行,我已经给你说了三遍了,不想再说,至于详细的条例你去问军司马,他会给你解释,不要挡着我看蓝天。”

    赖传峰哦了一声就消失不见,云烨终于静下心,准备研究一下为什么白云会跟着自己走,这一奇特的自然现象。才想起这事参照物的因果关系,眼前又出现了一张胡子拉碴的丑脸。

    “杨月明,你如果在我数三下之后还不消失,我就命军法官重责你三十军棍,等到了登州,你就给我看好大营,不许去辽东。”

    很有效的威胁,杨月明的丑脸瞬间就不见了,知道他们都很急,大唐府兵一向以军法严苛著称,李二为了打天下,军中军纪从来都没有放松过,国内打仗时,尽量做到秋毫无犯,哪怕在高昌,突厥,薛延陀作战的时候都没有丝毫的松懈,侯君集多捞了一点钱财就快被言官们喷成筛子了,如今狼狈不堪的上表给李二解释。

    李二从来没有把云烨当成一位将军,也从来没有把水师当成主力,一个纨绔带着一群健壮些的士卒,去高丽捣乱,这就是他对云烨这次行动的认知,所以当云烨说起军律的时候,他才会一笑了之,他对云烨知之甚深,在国内,接他两个胆子也不敢胡来,但是在高丽么,李二觉得就没必要那么讲究了。

    想到李二轻蔑的看着自己的样子,云烨就对着蓝天呲呲牙,喃喃自语地说:“陛下,这是您同意的,您也答应黑锅由您来背,所以啊,小子我就不客气了,祸如果不闯的大一些,怎么对得起您的谆谆教导。”

    很多的爬犁划过冰面,很自然的就在冰面上划出两道明显的印辙,马蹄哒哒的敲击在冰面上,爬犁平稳而舒适。

    云烨被这种安详侵润的懒洋洋的,一连在永济渠的冰面上跑了十天,终于快到地头了,这比坐船还快,就这一条,全军上下就对大帅的法子钦佩的五体投地。

    一条被寒冰封住的道路居然成了一条通行无阻的大道,房玄龄接到相州刺史的公文,眩晕了好一阵子,他很想抽自己的脸,被冰雪覆盖的永济渠,真的是一条平坦光滑的大道,爬犁这东西,早在西征突厥的时候就不是什么稀罕东西了,枉费自己日日发愁,总认为大雪严冬阻断了运河,让河北和长安失去了联系,就是通信都极为艰难。

    解决的办法原来如此的简单,还如此的有效,云烨从长安拖走了山一样多的物资,听相州刺史说似乎还有余力,这小子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李二看到奏报后,在朝堂上就哈哈哈大笑起来,伸出右手说:“朕敢打赌,赌云烨一定会平安的把京观毁掉,还把将士们的尸骸带回来,一万三千将士的损伤不会超过三成。哪位爱卿要和朕打这个赌?“

    “陛下,两军交战不是小聪明能弥补的,老臣从一开始就不愿意派遣一个黄口孺子率领大军征伐,所以老臣来和陛下打这个赌。“

    文官队伍里的老王珪走了出来,走到李二面前很痛快的同李二三击掌,击掌结束结束才说:“如果云烨真的不负众望,完成所肩负的重任,凯旋之日,老臣出城十里相迎,如果事有不谐,还请陛下日后派遣将领的时候三思而后行。“

    李二笑着点头,这个赌就算是成了,他又看了一眼李靖和那群武将,再次笑了出来,这些老帅如今也不敢肯定云烨是否有本事完成任务了。

    水师原来驻扎在明州,必须等到开河才能进入内河,大海解封永远比内河要快,当春风还在长江以南徘徊的时候,大海已经恢复了旧日的模样,海浪一波接一波的拍击在沙滩上,

    刘仁愿站在船头,看着战舰劈开破浪,在鼓荡的的风帆牵引下,跳跃着在波峰谷底穿行,军舰摇晃的厉害,但是他的脚下却纹丝不动,多年的水上生涯练就了一身的好本事。

    冬鱼赤裸着胸膛,站在桅杆上向他摇旗子,瞄了一眼就清楚,前方发现了不明船队。刘仁愿一声令下所有的军舰就向不明船只扑了过去,这是大唐的海域,哪怕是一条鱼,如果没有大唐的户籍,刘仁愿都准备问问,更不要说是一支船队。

    那支船队居然有十一艘船,这在民间已是巨大的船队了,看到铺天盖地的军舰朝自己扑了过来,整只船队立刻就散了开来,准备四散逃命。

    刘仁愿不知所谓的摇摇头,不知道这只船队的主人是谁,自己有三百四十二艘战舰,他们如何能逃得掉。主力舰队依然沿着预定的航线行驶,一支小小的舰队却散开追了上去,不用考虑他们的命运,被活捉是他们的唯一归宿。

    “如今大帅就在登州等候,我们只需要在登州卸下粮食,今年的活计就算完成,陛下有秘密任务交代给我们岭南水师去完成,我级别不够,还不知道是什么任务,但是到了登州一切就会明了。“

    刘仁愿小声的对身后跟着的副将说话,可惜他的话才出口,就被海风吹走,副将没有听清楚校尉说的是什么,往前一步准备问清楚的时候却见刘仁愿转过身,大声的对副将说:“我们等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不用再运粮食了,我们有重要的军务要完成,大帅在信中没有明说,但是我能感觉到他话语里的沉重气息,一定是一个九死一生的要务,老天!我刘仁愿日思夜想的就是一个这样的机会,如今它自己送上门来,叫我如何不开心,不欣喜。“

    副将听到刘仁愿这么说,也高兴不已,但是他的脸色却立刻就变了,指着前方对刘仁愿说:“校尉,哪些狗日的居然往海里面扔人,等追上之后,请容许属下(未完待续。)

    PS:第四节送到求票,求票,明日继续爆发,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