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节风雪出长安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带着自己的三千部下,在一个飘雪的早上离开了渭水河畔,长安来的商贾们看着空荡荡的营房,直发愣,但是看到自己的货物依然被一车车的推出大营,就乖巧的闭上了嘴,军国大事还不是他们敢问的,只要自己的货物到手,其他的事情与自己无关。

    辛月在接到家将的禀报后,就失声痛哭,才哭了一声就捂住嘴把头埋进被子里,担心自己的哭声让别人听到,等宣泄完毕了,特意给脸上擦了粉,遮盖一下憔悴的面容。

    云宝宝拿着一个硕大的冻柿子,跳着进了门,把柿子往母亲嘴边送,辛月强自露出笑容,在柿子上空咬了一下,云宝宝就欢呼着出了门,奶娘紧忙的追上去,护着他,担心他摔着。

    辛月看着儿子走远,就从柜子里取出一套厚厚的棉衣,这是侯家从高昌带过来的棉花,夫君说给布里面塞上这东西,最是暖和不过了,夫君的话从来不会错,这次也一样,辛月把棉衣套在自己身上,一会的功夫就开始冒汗,果然是好东西。

    只是这样暖和的衣服,夫君却没有穿上,想到这里,辛月就后悔的敲脑袋,怎么就没有早早的开始做这件衣服,听人说,辽东冷的连石头都能冻裂,有这件衣服的话,或许会好过一些,夫君最怕寒冷了,听那日暮说,在草原上的时候,夫君很少从帐子里走出来。

    夫君不在,那日暮也没了笑容,咬着牙在准备回草原的行礼,一整天都留在屋子里忙忙碌碌的,这两年多,夫君给她买了好多的东西。她连那些泥娃娃都不放过,整整准备了三四车,看到这些,辛月不由得心酸起来,以后那日暮就要靠这些东西渡过自己的每一个寒夜。

    必须走出去啊,辛月挺挺胸。最后一遍检查了自己的仪容,这才喊丫鬟,叫仆役,准备巡视一下家里的产业,奶奶一大早就坐着马车去看云家的封地有没有被人家侵占。男人不在,自己就是家里的主人,吩咐了一声,云家的马车就碾着地上的雪粉向长安驶去……

    程处默回到家,抖干净了身上的雪粉。把全身烘烤暖和了,这才从九衣手里接过丫头,扛在肩上,满屋子乱窜,丫头笑的咯咯的,但是程处默脸上却一丝笑容都没有。

    “夫君,您要是不痛快,就骂妾身几句。那怕打两下,出出气。也比您这样把心事憋在肚子里强。”实在看不下去的九衣小声的对程处默说。

    “哼,没有不开心,我兄弟这就要建功立业了,我这不是很开心么?打骂女人算什么本事,要打,也该去找个身手好的去打。你这句话提醒了我,曹家的老大上回骂我,没找到机会揍他,今日正好,找他松散一下筋骨。”说完就把丫头从肩膀上取下来。放在地上,父女俩脸杵脸的亲昵一会,程处默就披上大氅,在九衣的担忧中,掀开帘子又走进了风雪里。

    自从来到大唐后,或许一切过于顺利了,云烨对与辽东之行想了很多,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身边的这条黄河,到了三九之时,这条河居然会结冻,船队进不了黄河,不但是黄河,就连运河也冻得硬邦邦的,黄河上用爬犁很不安全,但是运河上就没问题了,只要给马订上带刺的马掌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时候出发,李二他们一定笑得前仰后合吧,一军主帅连这一点都没有考虑周全就敢叫嚣着要胜利归来?怪不得前些日子问他们讨要各种物资会给的如此痛快,他们以为云烨根本就没办法把这些物资运走。

    赖传峰也已经问过云烨好几次了,为何不等到三月开河之后等舰队来到长安,再出发,这样省时也省力,将士们用不着走远路,物资也会被大船一次全部运走。

    云烨没办法告诉他,如果现在不出发,等到舰队赶来长安,一个来回之后,最少会有两个月的时间被白白浪费,如果战事不顺利到了八月,海面上就会有可怕的飓风,辽东的冬天也会降临,到时候恐怕真的就会生死两难。

    虽然不理解,赖传峰他们还是严格的遵守了命令,带着绵延五六里的车队在风雪中沿着运河向河北出发。能节省一点时间就节省一点时间,按照现在的条件,辽东这片地方,每年能够自由活动的时间不会超过六个月,其余的半年,都是漫长的冬天。大地也被冰雪覆盖的严严实实,历史上李二三次征高丽,失败就是败在时间不够上了,每回都是五月到达高丽,想用三个月的时间征服一个大国,谈何容易。

    浑身甲胄的云烨早就被冻得全身冰凉,更何况铠甲这东西最是吸热,云烨甚至感觉不到自己全身还有血液流动了,似乎血液也被冻得凝固住了。

    一口云家的高度酒下肚,似乎暖和些了,云烨知道这是一种错觉,喝酒不会使人感到温暖,只会加速身体热量的流失。

    羡慕的看看那些穿的和熊一样的军卒,他们不必顾什么颜面,穿着皮甲正好保暖,外面再套上羊皮坎肩,走着路赶着车,浑身热气蒸腾,寒冷对他们来说那只是一个笑话。

    看看自己周围那些冻得和乌龟一样的亲随,云烨决定不再摆架子,从马上跳了下来,牵着旺财在冻得硬邦邦的土地上行走。

    果然有效果,走了不到一里地,浑身就暖洋洋的,亲卫们也开始有说有笑起来,只有两个二货依然骑在马上,鼻涕都被冻出来了,依然不下马,一个是单鹰,另一个就是要和单鹰死抗的狗子,两人的铠甲很像,狗子甚至给自己准备了一对锤子。他对老兵的链子锤很是欣赏,所以也给自己打制了一对,人家的是一只,他的是一对,不知道他准备怎么耍。

    全副武装五十里就足够了,云烨一声令下,大军开始扎营,这次没有立寨,大冬天的土地都被冻得和砖头一样瓷实,只能把大车围成一圈就算是扎了车营,大唐的规矩很讨厌,不许大军进入州城府治,没人敢违反这条,上一个违反命令的将领的人头都已经挂在城头上风干了。

    云烨检查完营寨后,就一屁股坐在火堆旁,和自己那些喝着热汤的部下聊天,赖传峰递给云烨一碗羊肉汤,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问了出来:“大帅,咱们已经离京三百里了,大帅为何如此行色匆匆,能否告知末将,我等也好共同合计一下。”

    如果主帅是老程,或者老牛,他是不敢问的,如果是李靖或者李绩,就这一句话,他的人头就会被装在盘子里端上来供大家欣赏,但是云烨早就说过,这次出兵,自己绝不独断专行,任何事情大家都可以商量着来,一旦作出决定,就必须严格执行,所以赖传峰才会有这样对主帅很不礼貌的举动。

    云烨喝了一口羊汤,搓搓手这才对围在自己身边的将领说:“这回我们去辽东,就没有什么好果子吃,高丽王高建武这个人早就对大唐有着很强的戒心,我们去辽东,只有这条辽水可以利用,咱们如此庞大的舰队想要人不知鬼不觉的偷过城关,这纯属痴人说梦,好在辽水两岸,人口稀少,高丽人只有三座城池,如果我们把这三座城池攻下来,几个月之内,高丽援兵无法到达辽水河边,我们也就有足够的时间把那些骸骨起出来,带回长安交差。

    在咱们出发之前,有很多的商队已经出发了,目的地就是,大王城,白岩城,乌骨城,如果可能南苏,木底,这两座城池也会是我们的目标,至于赤峰镇。延坪岛这是必须要攻下来的,你们想想,我们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做,区区的半年那里做得完,必须抢出每一个时辰来,时间越长,对我们就越有利,这就是我为何要大家千里奔波的原因。“

    赖传峰几个人掏出高丽地图拿手不停地在上面比量,得出的结果的确让人丧气,云烨说的那些地方,的确是自己必须要攻下来的,尤其是大王城,京观就在这座城池的旁边,想要取骸骨,这座城池无论如何都绕避不过去的。

    “大帅说的是,我们的时间的确很紧,要在最少的时间里做最多的事,能早出发一天就多一份把握,末将明白了,明日就全力赶路,片刻不得迁延。“

    瞅了一眼慷慨激昂的赖传峰,云烨扯了他一把让他坐下,没好气的说:“取骸骨的事情很重要,但是去发财的事情也不能耽搁,赤凤镇是高丽的产金子的地方,据说每年都有五万两金子的产出,我们这次花了这么多的钱,如果连本钱都收不回来,我干嘛下这么大的力气。都说是苦差事,有谁知道这里面有无穷的利益可以挖掘。”

    赖传峰没有听见云烨说的什么成本之类的废话,脑子里只有五万两金子在熠熠生辉,并且发出震耳欲聋的轰响,让他的眼前金星直冒,努力的直起身子问云烨:“大帅,我大唐军律不许我们抢劫,犯了军律军中的司马不会饶恕的,您不能诱惑末将。”(未完待续。)

    PS:第三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