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节远程打击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庄主出战,亲卫怎能不跟随,云家庄子里一片喊站之声,当年在朔方训练过的那些医疗兵也从四面八方归队,足足八百人的亲卫,外加百十人的自愿府兵,让云家庄子几乎成了战兵的海洋。

    云家老奶奶坐在大门前,看着每一个从面前走过的战兵,都俯身致谢,辛月更是一次次的拜托,挽着珊瑚的璎珞就放在木盘子里,每过来一个战兵,辛月就把璎珞给他们挂上,那日暮也在一边帮忙,云家未来的家主,三岁的云寿,穿着最小号的官服,也跟着娘亲拜托那些亲卫们照顾好父亲。

    等全部战兵从云府门前走过一圈之后,云家老奶奶从椅子上起身,对着密密麻麻的战兵施礼,大声说:“此去山重水复,前途多艰,妾身只盼得诸君凯旋归来,我等在家中,必当奉养双亲,抚助幼小,门户紧闭,不敢有私,若有违之,天地共弃。“

    刘进宝站在最前列拱手大声谢道:“家中事托付于汝,边疆事我等一肩挑,待我凯旋,共饮之。”

    刘进宝说完后,摘下头盔,单膝下跪,请年长者保重身体,福寿延绵,年少者茁壮成长,无病无灾。

    不管是前来看热闹的商户,还是庄子上的人家,也都单膝跪地,大声言诺。恭贺将士们百战百胜,荣耀满身。

    仪式进行完毕后,刘进宝率队走出庄子,向渭河边走去,那里还有程,牛,秦,尉迟,四家送来的两百家将。也将随同云烨奔赴辽东。

    等大家都走了,狗子赶着一辆马车也向渭水边走去,马车里的无舌闭着眼睛养神,看着狗子不耐烦的扭着身子就说:“小狗儿,战场老夫还没去过,谁说只许你们年轻人去。就不许我这老头子也去战场上瞧瞧?好好赶车,到了军营,我找云侯给你要一套最好的铠甲,不用感到不好意思,等咱们回来,老夫还要给你张罗媳妇呢,当你们这些小狗崽子的师父,真是亏大了。”

    听到无舌这么说,狗子立刻就高兴起来。他早就对云家的铠甲垂涎三尺了,至于媳妇这东西,他从来都不认为这会成什么问题。

    快到军营的时候,就听得后面有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了过来,狗子厌烦的把马车向道路的右边让让,这种路上还纵马狂奔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到处是碎石子。一点都不知道爱惜马匹,败家子才这么干。

    不过他很快就高兴起来。因为败家子是单鹰,很羡慕有铠甲穿的人,尤其是全身都是黝黑的云家秘制铁甲,单鹰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比别的马至少高出了半个头。得胜钩上挂着马槊,背上插着两杆短枪,腰里缠着飞爪,战马的右侧还有长弓和箭囊,肋下别着横刀。马屁股上还有一对锤子,整个人看起来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狗子,你和无舌先生也去辽东?”单鹰勒住缰绳,奇怪的问狗子。

    “我以为就我自己去,结果俺师父也要去,老人家嘛,迁就一点就好。就顺便捎上了。”狗子得意的给单鹰解释,准备再继续说的别的,就被马车里伸出来的一只手在后脑勺上重重的扇了一巴掌,只好低下头,乖乖地赶车。

    单鹰哈哈一笑,轻轻地磕一下马肚子,就一溜烟的向军营跑了过去,狗子才要准备埋怨师父两句,就听师父又说:“狗子啊,等到了军营,师父也给你弄这么一身,老夫的徒弟怎么也不能比丁彦平那个死鬼的徒弟差,这次大战,就让师父好好检验一下你这两年来学的东西,都学会了没有。”

    狗子高兴地回答一句:“好嘞。”就催着马欢快的向大营驰去。

    水军大营里可谓车水马龙,热闹非凡,一点都没有大战前的紧张气氛,新到的将士排着队在队官的吆喝声里,走进了自己的营房,商贾们拱着手在军营的外面见礼寒暄,一边说着话,一边拿眼角盯着营门,只要插着自己小旗子的马车一出来,就连忙告辞,去清点自己的货物,大营里面出产的灯油实在是个好东西,点起灯来亮度高,还没多少油烟,最重要的是价格便宜,只有菜油的一半价格,虽说赶不上蜡烛,可是小门小户的人家谁会没事干点蜡烛,败家子才这么干。

    平日里家里都吃不上油,谁还能总点着油灯,如今好了,有了煤油,灌上一瓶子,足够家里用好久的,所以煤油从一面市,就立刻供不应求。

    赖传峰和苟峰两个站在碉楼上看着下面乱糟糟的场面,只不过一个喜笑颜开,一个忧心忡忡的。

    “老赖啊,咱们马上就要出战,这军营里没有丝毫的战前气氛,我担心这样下去会对军心不利,侯爷是不是有些因小失大了。”苟峰担忧的对赖传峰说。

    “疯狗啊,你他娘的是不是吃错药了,依我看,这才是安定军心的大举动,军营里的又不是新兵,一个个他娘的打仗都打成油皮了,你没见有几位队官,比咱哥俩的资历还老,这样的人怎么安抚?说两句为国为民的漂亮话就能打动他们?只有一串串的铜钱才能让他们忘命,侯爷昨天的训示的好啊,打仗他不行,养家我们不行,的确如此啊。

    都说两军交战要考验统帅的智慧,可是这种时候不多,最多的就是人多欺负人少,精锐胜平庸,当了这么多年的兵,老子从来没有这样富裕过,加上侯爷的亲卫咱们就两千五百人,八牛弩就有三百具,听说战舰上的八牛弩更多,我也不明白八牛弩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廉价了,以前整个左武卫才有一百具,侯爷给八牛弩安上了轱辘,上弦的时候只要摇那个轮子就好,四个人才能上好的弦,昨天老子一只手就上好了。

    八牛弩不算,咱们还有一千具强弩,侯爷这是从哪弄回来的?全是新的,上面的牛油都没有擦,还用油纸封着,明日就会下发,这岂不是要达到人手一具强弩么?

    侯爷就没有短兵相接的打算,远处用八牛弩,近处用强弩,我们还有数不尽的燃烧瓶,有这样的装备,老子就算身在地狱都能杀他三个来回,十万人的包围圈,老子想要撕开,举手之劳而已。“

    “你说的有道理,可是哪来的那么些箭矢?长弓虽然不好用,但是准确性高,高丽人全是这东西,一旦咱们的箭矢跟不上,就是大灾难。”

    “疯狗,你他娘的是不是变傻了?咱们现在不是陆军,咱们是水军,辎重粮草不需要人背马驮,咱有军舰,多少辎重运不走?你看看那些商贾,就是给大营送箭矢杆子的,将作监不许民间造箭,可是没说不许削木头棒棒把?咱们减少了箭矢,使用最多的是弩,所以只要给这些木头棒棒上安上铁箭头就好,到时候不需要准头,我们只需要一片一片的覆盖就好,疯狗,不要多想了,能跟着侯爷杀敌是军人的福气。”

    苟峰也满意的点点头,都是悍将出身,有这样的装备就算是被人家包围,只要不是死地,来的人越多,也只能是死的越多而已。

    “攻城凿现在到位了多少?”云烨站在大厅里不断地指着账簿上的每一项问管理辎重的司马,辎重的重要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次,如果能用器材解决的问题,他就不打算用人命填,十天跑了八趟将作监,连威胁加恐吓的,最后用煤油交换了一大批的攻城凿,近日该运来了。

    “大帅咱们的攻城凿早就超编了,现在已经有六万杆了,咱们用不了这些,再加上咱们自己造的,足足有八万杆。”司马已经是一肚子苦水,攻城凿这东西是用来钉在城墙上,让将士们抓着这东西爬城墙的,他想不通干嘛要这些。

    “我不管,我不打算攻城,我是要用它来对付骑兵的,老子在战阵前面摆上一大排,等着骑兵前来送死。”

    司马不由得打个寒颤,攻城凿对付骑兵?想到八牛弩可怕的威力,他也认为是个好办法,就是价格不合适,一只攻城凿的造价足足有三百文,就算是减少了铁料,造价也不会少于两百文,一万贯铜钱才能打造五万支,这还是官价,不说攻城凿了,就是一万贯铜钱也能压死好多人,这不是打仗,这是去败家。

    对于自己做的准备云烨还是很满意的,强悍的大唐军队恐怕还没有谁如此富裕过吧,精锐的战士,配上强悍的武装,在这个冷兵器的时代里应该能弥补自己在指挥上的缺陷吧?

    咱只要不贪功,不冒进,稳扎稳打,像推土机一样的平推过去,就不信高丽的那些杂毛能耐我何。这其实是云烨深思熟虑的结果,自己不懂军事,但是麾下的将校们懂啊,只要有一个参谋团,形成制度,就算是出不了什么奇谋妙计,稳稳当当的应该不成问题吧,陆战问赖传峰他们,水战问刘仁愿他们,就不相信自己闯不了辽东。(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