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眼泪渗不会去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第二天云烨起的很早,辛月伺候着吃完早饭,就披上甲胄,准备去长安,既然要作战,就要像个武将的样子,云家是武侯,不是文侯,穿铠甲才是正理。

    许敬宗站在云家的前院,看着那棵柿子树上残留的两颗柿子发愣,见云烨走了出来,指着柿子树上的柿子说:“云侯,为何不把树上的柿子摘干净?”

    看着这家伙在明知故问,就配合他一下好了:“老许,这是为了留一点念想,不摘尽,也是报答一下这颗柿子树,给它留下点种子,不至于辛苦一年最后一无所获。”

    许敬宗点点头,背着手来到树下,拍着树干感慨地说:“云侯啊,你好心为这棵树留种,却不知大风,严寒,白雪会对它苦苦相逼,到了最后,再好的愿望也是一场空。”

    云烨哈哈大笑起来,拍着许敬宗的手背说:“老许,我的路我自己去闯,这个世间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我有信心闯出一条大路来。你不必为我担忧,我不是什么柿子树,我是秦岭的红枫,遇雪尤清,经霜更艳,更何况我就算是柿子树,那也不错,只有经过霜打过的柿子,才是最甜美的恩物。

    看好书院,老许,我这次就不想和书院有一丝一毫的牵扯,你是明白人,那些夫子们教书育人没有问题,但是书院想要长存下去,老许,这是你的责任,我知道你活到现在,还没有坚持过什么,但是老许,请你看在我们共同奋斗过的份上,不要让书院遭受玷污,书院是我的,也是你的。“

    许敬宗的眼睛似乎变得有些红,但是依然满脸笑容,脸颊哆嗦了两下。冲着云烨伸出了手。像是在讨要什么东西。

    云烨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自己的确没有看错人,许敬宗就是一个纯粹的人,从怀里掏出一枚印章和一卷羊皮,把它重重的放在许敬宗的手里。

    这是书院钱粮调拨的凭证,有了这两样东西,许敬宗就能从钱庄里得到源源不断的钱粮。李纲没有想到要这些,元章先生没有想到要这些,玉山,离石他们都没有想到,他们总是认为云烨会平安回来。

    这群人里面,只有许敬宗是一个理智的人。云烨要深入高丽,这件事情在贵族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万一要是云烨出事,书院的钱粮就会减少,只有皇家和国库里分拨的那点钱财,不足以维持这个庞大的学院运转,所以许敬宗前来,就是想劝保留一点火种。特意拿柿子树来解释他狗屁不通的道理。想让云烨留下来,不要在意外面的毁谤。见云烨心意已决,自己的劝说无效,就立刻伸手要印章凭证,没有半点的犹豫。

    拿到了东西,许敬宗扭身就走,走了几步转过头对云烨说:“如果你回不来,这两样东西,我会一直保管到死。”

    云烨笑着点点头,也不再理睬许敬宗,跨上马,带着一群亲卫直奔水军大营。许敬宗看着云烨的身影消失在山脚,喃喃自语的说:“许敬宗啊许敬宗,你接了一个烧红的的木炭啊,难道说今天的脑袋被驴子踢了不成?”

    水军大营如今已是人声鼎沸,处处都有黑烟冒起,蒸馏石漆的工作在继续,罐子的密封条件不好,所以很危险,已经有七个人被泄露的油气烧伤了,好在云烨后来改变了蒸馏的环境,把明火和蒸锅分开,才好了一些。

    “大帅,这些天咱们一共弄了最好的一遍油两千坛子,二遍油三千四百多坛,三遍油五千余坛,如今这些猛火油已经足够,还请大帅示下。”

    “老赖,把一遍油按照十比一的比例加入石漆,十份一遍油加一份石漆,密封好待用,三遍油按照十比三的比例加入石漆封存,至于二遍油,就让商队拿去街市当灯油卖掉吧,我们总要收回些本钱,不能为了把那些骸骨取回来,让几家的商队全部陪着咱们赔本吧,这不是做人的样子。”

    “大帅,如今舰队再有半个月就要回来,咱们的火油依然不多,为何要拿去贩卖?那些商贾如果多事,让他尽管来找我老赖,属下就姓赖,赖上一赖也无妨。”

    “赖传峰啊,以后这种丢人的事情少干,咱们和人家合作,哪怕关系再亲密,都要亲兄弟明算账,该有的好处不能少,要不然以后就没人和我们合作了,弟兄们以后的衣食都会受影响,不划算啊。”

    看着赖传峰怏怏不乐的去找商队的管事,云烨摇摇头,还是看不起商贾啊,如果国家能够承担得起所有军费,云烨自然不会搞这些名堂,国家拨给水军的钱粮,永远只够填饱肚子,就这样还只能一天吃两顿,岭南水师里一天吃三顿饭的事,,已经被兵部严厉的呵斥过了,认为这样对军心不利。

    云烨才不管这些,自己的军士在炼油的过程中发现了三种油,这和蒸酒的样子很像,把煤油拿出去卖,一定会受到好评的,玻璃小瓶子现在在长安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了。

    听说有些西域来的商队带了大量的半扁不圆的玻璃球,准备和往常一样在大唐贩卖,想着大赚一笔,谁知道被全长安的人士鄙视,根本就卖不出去,没了生计,最后不得不卖身为奴,在长安的权贵府上做下人,才没被饿死。

    人总是有一个认知的过程,琉璃这东西从最早的价值万贯,如今流落到比不上瓷碗的地步,就是长孙在背后大力的推动。

    当初花了大价钱买了琉璃却没有接受长孙回购的那些人,这时候才知道皇后那时候的确是好意,不想赚自己子民的钱,琉璃这东西是专门用来坑那些胡子的。看着自己花了大价钱买来的琉璃器,很有一种想要砸掉的冲都。

    李泰现在的样子很像一只鬼,面色百里透着青灰,这是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太阳的缘故,没有全身长出绿毛来,已经算是奇迹了,听他说,这段时间自己呆在地底下,就没出来,连现在是什么日子都不知道,如果不是笑苍生说起云烨将要去高丽偷尸骨的事情,他还不准备从地下爬出来。

    他来到云烨的蒸锅跟前,闻闻那些散发出来的油气对云烨说:“味道不错,我喜欢。”

    这一句话很适合云烨的胃口,他自己就喜欢闻汽油烧过的味道,没想到李泰居然喜欢闻没烧过的汽油味道,好习惯啊,真是青出蓝而胜于蓝。

    “我一直不明白,你一个纨绔为什么要带着一万多将士去冒险,不过,你不必对我解释,我不想知道是为了什么,不外乎和那些让人作呕的利益有关,你一个聪明人把自己陷进死地,实在是不智,本来想说你那里有我聪明的,但是看到你在煮石漆,居然煮出了名堂,就勉为其难的承认你比我聪明些。”

    靠在架子上眯缝着眼睛晒太阳的李泰懒洋洋的对云烨说着话,如今他对朝堂里的事情不闻不问,自得其乐的在地窖里准备变成一只有皇室血统的吸血鬼,并以此为傲。

    “为了给你弄些火药保命,太子和我可是倒了大霉,如果父皇不是看我最近身体不好,说不定这时候和我大哥一样在宗人府受刑,本来给你准备了三车,但是我们俩没瞒过我爹,只弄出来一车,你省着点用,都是威力最大的颗粒黑火药,我亲自调配的。”

    “程处默,李怀仁,你也不用见他们了,这时候屁股大概变成八瓣了吧,两个蠢货一人拉一车火药也会被抓住,很是没用,我父皇这次真的发怒了,他对火药看管的很严,少了一点他都知道,这一车还是我实验室里的存货,没入账,不要说话,千万不要说你自己会配的话,我拿给你,和你自己配制是两个概念,当初你既然说了不再配制这东西,还是遵守诺言比较好,我最多也被揍一顿,没什么大碍。”

    李泰好久没和人好好说过话了,一找到合适的谈话对象,立刻就滔滔不绝,云烨几次想插嘴,都没机会。

    “怎么样?很感动吧,你的兄弟都是好样的,没人出卖你,被我父皇逼成那样了太子还是一口咬定说是自己的主意,与你没有半点干系,气的我父皇暴跳如雷,要不是我母后说好话,你以为打板子就能把这件事抹过去?好了,现在你可以说话了。”

    云烨气的直发抖,三个蠢货,或许是四个蠢货,干这件事情之前为何不同自己通个气,否则不会捅出这么大的篓子。

    虽说生气,心里却酸酸的,相流眼泪,他们不通知自己,就是不想自己跟着倒霉,一个是储君,两个是功勋之后,他们就是仗着这个身份才敢胡来,如果是别人,李二早就下令碎尸万段了。

    仰着头看天没话说,李泰接着说:“别仰头看天,眼泪这东西流出来,自己渗不会去,我试过,没什么用。”(未完待续。)

    PS:第二节送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