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家事和信心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小人儿能有多大力气,更何况云烨本来就穿的厚实,她最多只能咬到云烨厚厚的棉裤上,看着抱着自己的大腿撕咬的小女孩,云烨的心里泛起阵阵的酸楚,曾几何时,也有一个小小的女子也是这样咬自己,只不过,她咬的是铠甲罢了。

    往事不能回忆,云烨只要想起往事就会不断地回忆下去,总会触碰到他心底里最柔软的那部分。涩声对曲卓说:“好生对待她吧,如果将来你不喜欢她了,也不要伤害她,随她去吧,人一辈子能有几次得脱大难的机会,活下来的都不容易。“

    曲卓把小女孩从云烨身边带走,笑着对云烨说:“侯爷,这是我妹子,您也知道,学生的差事就是一个颠沛流离的差事,一年中难得相聚一次,把小妹放在老母身边尽孝,我也就了无牵挂的为大唐效力,说不定会有穿朱带紫的一天,那时候,我再回来孝敬母亲就是。“

    云烨朝他摆摆手,准备回到后堂,刚才小女孩上演的那一出,已经让他完全没了谈话的兴致,走了两步又回头对曲卓说:“此去高丽,万事小心。“

    曲卓看着云烨走进了月亮门,弯下腰深深地鞠了一躬,牵着那个不停的转着眼珠子的小姑娘向云家大门走去,今晚,要和母亲好好地说说话。

    那日暮才放下孩子,掩好衣襟,正要去看看夫君回来没有,身后却有一双臂膀紧紧地抱住了她,才吃了一惊,准备挣开,却又软软的靠在那个人的怀里,那股子熟悉的肥皂味道,自己就是到了黄泉都不会忘记。

    云烨不说话,那日暮也就不问,女子的温柔本来就是用来安慰男人用的,宦娘早就给那日暮上过这一课。更何况自己的夫君还是一个大大的英雄。能被夫君这样的大英雄喜欢,那日暮想想就高兴,在自己最无助,最倒霉的时候,夫君总会出现,比草原上的神灵还要灵验,或许啊。夫君就是自己的神灵,

    她最喜欢靠在夫君怀里的感觉,每到这种时候,那日暮的脑子里就会涌现无数的怪念头,总是把自己想成一朵娇柔的小花,在风雨里摇曳。或者一只可怜的离群的小羊羔,咩咩叫着四处寻找羊群,她喜欢这样想,因为只要自己变得弱了,夫君的身体就变得高大强壮无比……

    嗅着那日暮身上甜美的乳香,云烨满脑子里都是熊熊的火焰,自己到高丽就是专门去放火的,烧城池。烧草原。烧树林,说不定连大河都要燃烧。

    只有把自己的懦弱和温柔放在家里。自己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统帅,一万三千将士如果因为自己的懦弱而丧生在高丽,这才是云烨所不能原谅自己的。

    都在逼自己,几乎是全大唐的人都在逼自己,文官,武将,还有那位高高在上的帝王,没有皇帝的首肯,谁敢这样大鸣大放的逼迫一位带兵的将领?大唐出动千名府兵就需要皇帝的首肯,很明显,李二默许,或许纵容了那些老帅们的野心。

    高丽总是要打的,找个人来探一下虚实也是好的,数遍朝中将领,云烨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出动陆军精锐,一来需要大规模的准备,二来,没有后勤支援的陆军走不远,试探不出效果,只有云烨的部下够精锐,而且主帅是一个没有战争经验的纨绔,如果连这样的将领都能打败高丽,顺利的取回那些骸骨,自己再振臂一呼,天下间的将士绝对会风从云集,不用像杨广那样大规模的征发兵役,只需那些自愿去平高丽的将士就足以打赢这一仗,杨广的惨痛教训,李二没有忘记。

    辛月得意洋洋的回来了,今天杜家的夫人宴请宾客,她是主宾,多喝了两口葡萄酿,如今头有点晕,自己原来就没准备喝酒,实在是碍不过情面这才喝了点,谁知道,只要有了开始,想要结束,就绝对不是她说了能算的。

    都想着占自家的便宜,辛月摇着手帕,自言自语,说到底被人家奉承的感觉很不错,有三分恼火,又带着七分得意。

    路过那日暮的房间的时候,见里面点着蜡烛静悄悄的,好像没人,这个死婆娘,没人还点着蜡烛,就不知道省省,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

    才跨进门就看见那日暮闭着眼睛靠在夫君怀里一副意乱神迷的样子,夫君的脸上也是一副肃穆的样子,似乎两个人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到来。

    辛月心里不停地泛酸水,这种水乳交融的场面自己和夫君好像从来就没有过,但是场面的确很温馨,辛月也不忍打断他们两人间的这种交流,只是慢慢地往近靠,才靠过去,就被丈夫一把拽进怀里。

    辛月还没有从窃喜里反应过来,丈夫的手就伸进了自己的胸围子里,这不一样,那日暮的衣服都穿的好好地,夫君却要在自己的身上摸索,下流!

    见情形不是自己要的那种,辛月把丈夫的手从胸围子里掏出来,气鼓鼓的坐在床头,轮到自己就成了赤裸裸的肉欲,这让她很不满意。

    那日暮也不满意,自己才想到小羊羔在前面奔跑,大饿狼在后面追赶的紧张时刻,美梦就被辛月破坏了,所以就恶狠狠地盯着辛月看。

    小妾也敢这样看大房夫人?气急败坏的辛月当然不会放过施暴的机会,拎起牛尾巴拂尘就狠狠地抽了那日暮两下。

    云烨今天的心情一点都不好,汽油里面加了一点石油,一下子就把燃烧弹的威力加大了好多,更要说自己准备再往里面加点白磷,辽东之行,注定了是一场大屠杀,没有心情管妻妾之间的战斗,自己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帐子的顶部继续发呆。

    辛月这才发现丈夫似乎很消沉,不由得担心起来,放过那日暮,坐到床头抱着丈夫的头小声的问:“夫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您这两天心情不好,整日里不停地接见将士,快马文书也送走了好多,是要打仗了?“

    “是啊,是要打仗了,所以从现在起,家里的所有事情都不必告诉我,等到二月二龙抬头的那天,你把宝宝和丫头送到孙先生那里去,请孙先生为两个孩子种上牛痘,另外,小丫,狄仁杰他们也必须去,那日暮和你,也不能缺少,去了听孙先生的,不许追问缘由,也不许问为什么,种完牛痘,会发两天低烧,不要紧,这是副作用,你记住了,以后云家的孩子必须接种牛痘。“

    辛月一下子紧张起来,听丈夫的话音,似乎在二月二之前他就会离开,去边关打仗,没听说那里有战事,而且话里话外还有交代后事的意思,不用说,这回出战一定会危险万分。

    想到这些,辛月吓得魂飞天外,哆哆嗦嗦的拉着丈夫的手塞进自己的胸围子里,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

    平日里打交道的都是将门,知道将门的规矩,一旦发生大战,恶战的时候,家里的男主人就会对家里下达这样的命令,抛开全部家事,一心一意的为战争做准备。

    “夫君,您就不是一个能上战场拼命的人,为什么朝廷非要您去,战场上枪来剑往的不长眼,要是有个闪失,妾身怎么活啊,咱不要军功,不要荣耀了,妾身只要您好好地待在家里,我和那日暮两个伺候了享福,哪怕被人家骂成窝囊废妾身也不管,咱家有侯爵就够了,实在不行侯爵咱也不要了。“

    云烨不停地给辛月擦眼泪,越擦越多,把她垂下来的头发挂到耳后笑着说:“你夫君什么时候被人小看过?说我是败家子的有之,说我是滑头的有之,说我是佞臣的有之,说我是恶毒小人的有之,但是,谁敢说你夫君我是胆小鬼,窝囊废,皇帝都没资格说,我这个与国同休的侯爵,不是靠拍马屁得来的,是你夫君用祥瑞土豆,用军功换来的,我云家享用万年血食享用的理直气壮,凭什么不要?

    这一次的战阵虽然与往次不同,那又如何?只要我达成最初的战争目的,云家的爵位就是铁打的,你夫君我怕过谁来,更不要说我麾下还有一万多的悍卒,到时候我会把天捅个大洞,让那些看云家眼馋的人睁大了狗眼瞧瞧,你夫君杀起人来,一样不含糊。

    你留在家里,孝敬奶奶,照顾好小的,只要没见到我的尸体,就不要说我已经战死了,又不是什么刀山火海,你夫君我这就去会会天下的英雄,看看鹿死谁手。

    那日暮二月底就立刻赶回草原,云七会带着一些家将去帮你,草原的根基不能丢,我云家要壮大,不是要颓废,这条坎越过去,云家就正式进入了勋贵的行列,到时候只会让人仰望,到时候你夫君我就是卸甲归田,也没人敢说半步不字。“

    云烨的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辛月,那日暮盈盈下拜,自己的丈夫从来都不会让自己失望,这一次也一样。(未完待续。)

    PS:第一节送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