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曲卓的侍妾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大帅,您说的可是高丽的那座京观?”赖传峰小声的问云烨,他不能确定自己这一群人领到的任务会如此艰难。

    “老赖,你说的没错,就是那座,听说有三万五千具骸骨需要运回来,当然了,高丽说有十万具,我们需要把他们全部烧成灰,带回大唐,你觉得怎么样?”

    云烨看到赖传峰脸上的精彩表情就知道这个任务给了他多么大的震撼,大帅前面就说了自己没有援兵,没有侧翼,有的只有这支孤军,深入到高丽境内,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大帅,为何是我们?我们只是水军,不善于陆战,要挖坟,那是一定要上岸的。”赖传峰在云烨的注视下,目光有些散乱。

    “没什么别的原因,因为我们是大唐水军里最精锐的一支,而那些和高丽对峙的大军,现在不可能,也没有能力深入到高丽境内,再说陛下也不好希望现在就开战,所以我们现在就是他妈的该死的海盗,只不过我们只抢劫尸骨而已。”

    “明白了大帅,属下这就开始针对这些条目开始操练将士,只是不知道您能给属下多少时间,这些陆战队的兄弟们,还需要进一步的操练才好上战场。”

    很快的赖传峰就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既然逃避不掉,那就硬着头皮上,当兵吃粮的要有遇到这种事情的准备。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大唐人手不足,高丽的人手他同样的不足,辽东乃是蛮荒之地,千里平原上零零散散的分布着几座小城,我们沿着辽水溯流而上,只要把沿河的三座城池全部毁掉,就会大摇大摆的进入辽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算不得难事。我一个没上过战阵的主帅都不怕。你一个裨将怕什么。”

    “大帅不可,我们在就说好分工的,您坐镇长安,这些事交给属下们去干就好,属下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有您在,家里的妻儿定会受到照顾。您出了事情,属下们就算是圆满达成目标也是得不尝试。”

    听说云烨这回要亲自去,不光是赖传峰阻拦,就是杨月明,杨月礼,苟峰都表示不同意。云烨去了辽东也只是一个摆设,起不到作用,还会眼中的拖累大军,能不去最好就不去。

    “我也不想去,可是你们谁知道怎么用汽油?那东西一个操持不好就会酿成大祸,老赖,你们最多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可以做准备,同时啊。汽油的准备不能停。只有把这东西准备的多多的,我们才有赢得希望。

    大军都全体出动了。我一个光杆大帅待在营地里看门,那样会被人家活活笑死的,所以啊,不去不行,再说我去了之后,将来万一看到不好的结果,心里也好受一些。“

    苟峰出列说:“大帅说的是,您去了辽东只需要在后面压阵,冲锋陷阵自然有我等来完成,这几年没打仗了,上回去薛延陀就没有我们的份,这回一定要杀个痛快。”

    一件对于岭南水师来说算得上滔天大事的行动,在几个人的交谈之下,逐渐变得妙趣横生,下面的校尉也各自表态一定要在这次难得的行动中过过杀人的瘾。

    见部下的心思已经稳定了,云烨就趁着月色,一路赶回了玉山,才进门就看到一个家伙蹲在屋檐下面正在大口的吃面,看身上的衣服明明是七品官府,但是看吃饭的样子,纯粹就是一个饿死鬼投胎,管家在一边照料,给这家伙扒着蒜瓣,一边劝他:“用不着这么急,厨房里多得是,这都第三碗了,小心撑坏了,吃口蒜,吃面不吃蒜那可不算是关中人。”

    “好我的钱叔啊,我在荒山野地里足足待了快三年啊,整日里吃烤肉,要不然就是炒米,吃几口野菜算是过年了,这一路上的驿站,我都强忍着没吃他们做的面食,生怕坏了胃口,这些年您知道我最馋什么?就是府里的面条,就盼着到了府上,好好地迭上七八碗。明日再去书院,弄上高高的一盘子红烧肉,一点土豆都不要,就着一碗酒,吃个痛快。”

    说完又低下头,西里呼噜的吞下去了一碗面条,没见他有嚼的动作,面条的一头都到了胃里,另一头还在碗里。

    “曲卓,你回来了,太好了,总担心你一个人在深山老林里,现在回来了好事啊,不错,不错,这么快就青袍上身了,二十岁的人就做到了七品正印,不容易,看过你老娘了?”

    曲卓听到云烨的声音,鼻子一酸,差点流下眼泪来,擦了一下眼角,艰难的站起来,给云烨行李说:“学生在边野三年,蒙先生照顾家母,容学生大礼拜谢。”

    云烨抢前一步扶住了曲卓,仔细的打量一下这个昔日的杂役,脸上的青涩早已褪去,取而代之的一双坚毅的眼神,还有一张轮廓分明的脸。

    “是你自己给自己挣的脸面,谁都不谢,你先生我也没有脸面把学生的功劳往自己身上揽,朝廷七品官正印的奖励是实至名归,比起你以前的挂的从六品虚衔高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荒野三年苦熬到底把一个油滑的小子熬成了栋梁之才,来来,我也没吃饭,陪着我再来一碗。”

    吃面最舒服的方式就是蹲在屋檐底下,一人捧一个大老碗,碗越大越是显着大气,想当年回老家的时候,光屁股的小屁孩都捧着一个比自己头还大的老碗在屋檐底下猛刨,功夫是从小练出来的,一只手拖着碗底,嘴搭在碗边上,吃的那叫一个豪爽,如今变成富贵人家了,怎么能忘本,三个人一起蹲在屋檐底下吃面条,很是壮观。

    一碗面条下肚,回头看看旁边吃的起不来的老钱,问道:“你应该早就吃过了,干嘛陪着我们吃第二顿?”

    老钱的老脸微红,放下碗,接过云烨的空碗不好意思地说:“刚才看您和曲卓吃饭吃的舒坦,老汉就忍不住也来了一碗。”

    三个人一起大笑起来,碗确实有些大,吃了满满一大碗饭有些撑住了,回头看看空碗,不由得哀叹年华不再,去年还能吃两碗的,今年就减半了。

    和曲卓漫步在花园子里,边遛食边听他讲解南诏的发生的趣事,很明显的曲卓是在挖空心思的说一些欢乐的事情,云烨如何都不会相信,那里只有欢乐,没有悲伤。

    “就这样子,先生,自从您从大河里遁走之后,学生就趁机煽动那些游侠叛乱,大唐百骑司的暗探也趁机起事,杀退了那些蛮王之后,窦燕山的亲信就已经死的差不多了,黄金也被那些游侠哄抢一空,只可惜,他们注定了有命拿,没命花,蜀中的府兵,围住了所有的出口,只要搜到身上有黄金的,直接就是一刀砍下脑袋,连第二句话都不问。”

    “那些人注定是要死的,窦燕山干的就是砍头的买卖,他们既然敢掺和进来,就要做好死的准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人诚不我欺啊。”

    曲卓点点头接着说:“没过多久,百骑司就来了一位副统领,命令学生继续四处结交南诏的土王,蒙舍诏,还有乌蛮,白蛮学生都有过接触,我大唐的在南诏的三十六个羁縻州,学生可以说是跑遍了,对那里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蛮人和我们完全不同,只是行事颇有古风,很长一段时间学生以为自己来到了圣王时代,只是看到了那些奴隶的惨状后,学生才怵然惊醒,南诏的这种秩序,建立在奴隶的痛苦之上,头人对待那些奴隶的刑罚之残酷,学生几乎不敢言之。“

    “有什么不敢说的,我就知道一种,把一种虫子的卵放进活人的嘴巴再封闭他身上所有的窍门,那种虫子就会借助这个人的血肉慢慢长大,很奇怪,这种虫子能把人的骨头都慢慢吞噬掉,但是绝对不会去触碰这个人的皮肤,到最后的时候,整个人就变成了一个大皮囊,那些虫子就在皮囊里交配,再产卵,直到虫子的数量撑破人皮为止,据说,这东西的名字叫做”茧人“,感觉如何?”

    “

    您果然是见过的,您为何没有阻止?”曲卓提到这件事就似乎变得有些激烈,云烨奇怪的看他一眼说:“你阻止了?”

    曲卓点点头,指着站在阴影的一个少女说:“就是她,我不忍心看她被人家做成茧人,就用玉佩把她换了下来,本来想让她回家,她打死都不回去,没办法,大唐不许蛮人出林子,我只好以侍妾的名头把她带回大唐,您看如何?”

    云烨回头看看缩在阴影里的弱小女子,小小的,瘦瘦的,最多只有十岁。回手一巴掌就抽在曲卓的后脑勺上怒声说:“王八蛋,那还只是小小的孩子,书院的仁义礼义廉耻这些东西你都学到哪里去了?”

    曲卓张着嘴还没有来得及辩解,那个小姑娘就扑过来,一口咬在云烨的大腿上。(未完待续。)

    PS:第二节送到,今日送儿子去西安老家,所以只能更新两节,明日再见,谢谢,谢谢大家。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