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虎口拔牙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鸭绿水畔野草萋萋,狐狼穿行于林间,黑鸦啼鸣于野树,三十尺高之荒冢,有鬼夜夜啼哭,幼狐扑击骷髅为野戏,巨鼠磨牙于肱骨,惨不忍睹兮断人肠。

    老程居然一字不差的把这段话背给云烨听,老牛也是悲痛的闭目长叹,老程说完这段话以后,就和牛进达一样闭目不言。

    “这么说,小侄必须去辽东了?”云烨坐在下首,抬起头问程咬金和牛进达,大唐如今可谓谋士如雨,猛将如云,取回前朝将士的骸骨的重任,怎么也轮不到自己。

    “如今与高句丽对峙的是张俭,我朝兵马未动,张俭有力难施,唯有出奇兵,沿着辽水溯流而上,再偷偷取回将士骸骨,方为上策。”

    程咬金咬着牙硬是说出了原因,大唐最强悍的一支水军就是云烨统领的岭南水师,如果兵部准备达到目的,岭南水师无疑是做合适的一支军队。

    “为何不派使节前往,正大光明的收回尸骸,小侄不信外交手段达不到这个小小的目的,以我大唐的赫赫声威,高句丽不可能连这点事情都不肯答应。”

    在后世呆久了,云烨一向认为谈判或许是个不错的手段。

    程咬金,牛进达,哈哈哈的大笑起来,阴森森的语调让云烨觉得像是在地狱。

    “这世间哪有如此便宜的事情,杀了我的袍泽,垒成京观,夸功耀世之后,还需要我等低声下气的恳求,才肯归还尸骸,云烨,你觉得这滋味如何?”牛进达面对云烨的建议一脸的鄙视,老程也看都不看云烨,深呼吸强压自己的怒火。

    明白了,云烨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些人根本就没打算向高句丽低头,宁愿流血。也不肯自降身份。这两人来找自己,恐怕那些军方大佬早就拟定好了计划,因为自己的身份特殊,所以专门派了程咬金,牛进达上门来做说客,如果自己不愿意去,他们没有丝毫的办法。岭南水师如今已经是皇帝的亲军,自己有一万个理由可以拒绝兵部的命令。

    “辽水全长千余里,大部分都处在高句丽的控制之下,一路上,大王城,白岩城。乌骨城都在辽水边,您要我统帅水军一路过关斩将之后,再去高句丽带回战亡将士的骸骨吗?”如果是家事,不用老程老牛发话,云烨自然会遵从,现如今说的是国事,关乎麾下一万三千名将士的安危,云烨就必须把各方面都考虑周全。

    “小子。这种事情是为子孙后世积大功德的好事。不要打自己的小九九,死几个人不要紧。死了多少人,回头老夫会加倍补给你,这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程伯伯言重了,小侄不是一个不知厉害的人但是小侄从骨子认为,活着的人远比死去的人重要,如果为了大唐子民,岭南水师就算是死的一个不剩,小侄也绝不会眨一下眼睛,如今为了几具骸骨,就要赔上一万多条性命,小侄觉得不值,除非,兵部给我全权,并且承担这件事情引发的全部后果,否则,小侄是不会答应出动全部兵马的。”

    其实去辽东并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困难,沿着辽水溯流而上六百里,还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冬鱼对那片海域很熟悉,只要控制了金岩坪岛,就能阻止其它船只进入辽水,这对才完成基础训练的陆战队来说并不困难,但是想完全控制金岩坪岛,就必须控制卑沙城,要不然就有后路被断绝的危险,攻城掠地,那就要背负擅起边衅的罪名,就算是李二同意自己出发,但是他绝对不会现在就打破大唐和高句丽目前的这种安静局面。

    程咬金,牛进达见云烨很固执,也只能放弃劝诫,反而给云烨讲起了为将之道,强逼云烨的事情,两个老将不愿意做,只是因为军方需要展现自己的实力,顺便告诉天下人,大唐的军人远比前隋的将士强大一百倍。

    王薄的《无向辽东浪死歌》不是随便唱唱的,里面那句“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就这一句就说尽了辽东的形式的险峻,当年隋炀帝杨广自认为并没有做错什么,隋朝的门阀早就遍布大隋的朝野,如果不寻找一个强大的敌人,顺便把门阀武装消耗在辽东,大隋的统治就会岌岌可危,只是天不遂人愿,他的愿望没有达成,反而把父亲积累的财富和运道统统消耗在了辽东,自己的江山转瞬间就四分五裂,只能摸着自己的头颅说:“大好的头颅,不知谁能斩下。”

    程咬金牛进达都是亲自经历了那场灾难的人,尤其是牛进达,父亲就是在第一次征高丽失败后,被溃兵抢劫,害的全家除他一人其余的全部生生的饿死。所以牛进达从那个时候,就对高句丽恨之入骨,日思夜想着大唐早日向高句丽开战。

    送走了两位长辈,云烨坐在椅子上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去躺一会,去辽东的事情恐怕无法避免,所以也就不费那个心,大唐的那些将帅,一定会给自己制定最完美的军事计划,到时候自己只要遵照执行就好,大唐水师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对手,更不要说自己的这支武装到了牙齿的舰队。

    云烨写了几个小纸条,派家将送给几个该送的人,而后自己就在这个温暖的午后,拥着厚厚的毯子,沉沉的进入梦乡,有机会睡觉是好事,只怕到了辽东就再也没时间睡觉了。

    云家的商队这些日子不断地向水军大营运送木桶,也有商队从绥州运来了那里的特产,一种散发着刺鼻气味的黑油,侯爷要的批量很大,掌柜的虽然不明白,但是侯爷总是能化腐朽为神奇,想来这一次也不例外。

    黑油到了军营,侯爷又开始拿大锅煮,和蒸酒一个道理,不知道侯爷会从黑油里蒸出什么东西来。

    看到长长的铁管子里流出稍微发黄的液体,云烨又闻到了那股子熟悉的味道,自己当年在农村的时候,有一个很坏的毛病,就是喜欢闻汽车跑过去之后的味道,并且乐此不疲,直到后来才晓得,那是汽油燃烧过后的尾气,这个秘密对谁都没说过,想不到现在又见到了老朋友。

    问李二要火药被严词拒绝,不但不给,反而给他下达了封口令,今后不许再提到火药这回事,更不许偷偷的制造。至于去辽东,他可以装作不知道,但是如果失败了,就会按照军律来处置,绝不容情。

    还讲不讲理了,没你的同意,满大唐谁敢擅自出动超过自己亲卫人数的军队?没有军令,云烨就是把话说到大天上去,也不会有人追随他一起发疯。

    没火药,那就只好制造燃烧弹了,这两样都是云烨能做到的威力最大的武器了,汽油流着流着就没有了,剩下的全是没有和柴油的混合物了,小心的让人用瓷坛子封好,放的离军营远远地,他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如今的辽东还处在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大辽河也处在一片蛮荒之中,自从渤海国消失之后,高句丽这些年趁着中原战乱,悄悄地把触角伸过了辽水,准备用蚕食的法子,一点点的从大唐身上撕下一块块的血肉。

    高建武说到底还是一个睿智的人,想当年他带着五百敢死之士,硬是把攻进平壤城的隋朝大将赶出了城池,这些年虽然一边悄悄地修建长城,随时准备应对大唐的攻击,另一边在不停的向大唐索要道教的经典,装出

    一副恭顺的样子,他骗得过别人,怎么可能骗得过云烨,历史上李二攻击了高丽三次都没有成功,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遗憾。

    “将军,难道说咱们水军这次要有仗打了?”老赖看到云烨站在校场边上看他们操演已经快半个时辰了,就凑过来发问。

    云烨看看他浑身黝黑的腱子肉,吩咐亲卫给老赖拿来衣衫,让他穿上,这才说:“恐怕我们要做大事了,只要陛下同意我的要求,很快我们就要乘船出发,等我们到了地头,也就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了。”

    “嘿嘿,末将知晓了,辽东,只可能是辽东,却不知我们水军是要押运粮草,还是作为后勤?”老赖问得没错,大唐水军很少独自成军去攻击敌方,一来缺少必要的攻击手段,除了对付敌人的水师之外,实在是没有太大的用处,就算是运送军粮那也得看老天爷的脸色,按照大帅们的话说:把胜负关键交给水师这和把自己的命运吊在老天爷的裤裆里没什么两样。

    “老赖,做好苦战的准备吧,这一回我们没有左翼,没有右翼,也没有援兵,只能靠自己完成一件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看看山头上站的那些老家伙了没有?就是他们准备把咱们送进虎口里去拔牙。”

    随着云烨的手指,老赖远远地看见了山坡上站着的一大群人,都是老帅,一个个对着大营指指点点,似乎在谋划着什么,看到这一幕,老赖的热血一下子就涌到了头上。(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