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节慵懒的塘报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部下走了,云家又重新获得了往日的安详,看着管事送走了四位将军,辛月进了大厅,见丈夫独自坐在椅子上打瞌睡,喜孜孜的趴在云烨背上贴着耳朵问:“夫君啊,这四位将军是你从左武卫请回来的吧,杜家娘子可给妾身说了,您占了大便宜,杜将军这些天一直发脾气,说是左武卫的悍将都被您给抽空了,他现在就是一个光杆将军。”

    云烨把身子往后仰仰,让自己坐的更舒服一些,无奈的对辛月说:“还没听出来啊,杜家这是在要好处,公事上他棋差一招,就想从其他方面把脸面捞回来,不过这回就让他得逞一次,咱家和杜家有生意上的往来么?”

    “皮货生意上有些纠葛,杜家原来就是经营皮货的,但是咱家接了辽东的皮子,他家的生意就不好做了。”辛月这些年已经锻炼出来了,杜家的夫人说起这些事情,无非就是想从云家的生意里捞到一点好处,所以她才特意说给丈夫听。

    云家和别人家都不同,自己的皮货,只在自己家的集市上卖,便宜坊的掌柜要求了几回,都被辛月拒绝,辽东乃是苦寒之地,所以那里出产地皮毛为上品,其它地方出产的,要比辽东出产的差一截,当然价钱也就天差地别。

    “在庄子上给杜家一个铺面吧,挑地段好的,准许杜家的皮毛进入集市售卖,咱家只做最好的皮毛和批量最大的羊皮,中间的市场让出来吧。”

    云烨想了想,对辛月说出了自己的决定,辛月点点头,下回贵妇们聚会的时候,自己就会把这个消息婉转的传递给杜家。让他们知道云家不是光占便宜不吃亏的人家。

    晚上没睡好,这时候云烨的脑浆早就成了一锅浆糊,还冒着泡,如果再不睡觉,作出来的决定也一定会傻得冒泡。

    义正辞严的告诉辛月,自己病的很重。需要休息,现在,不管谁来都闭门不见,好好睡一觉才是当务之急,长安的水深浪急,需要自己有一个清醒的脑袋瓜子。

    当云烨一觉醒来之后,才发现外面的天色早就黑了,一夜没睡,再加上恩爱过度。休息了这么长的时间,依然感觉浑身酸痛,躺在床上脑子里不停地挣扎,是到底要起来吃一顿饭呢?还是继续睡觉。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火炉在发出明暗不定的光芒,火炉上的架着的水壶在呜呜的往外喷着白雾,滚开的热水要是冲泡一杯花茶,味道一定不错。茉莉花的香味一定会弥漫整间屋子,这些东西其实都是唾手可得。只要呼唤一声就好,立刻就会有丫鬟把一切都弄好端到嘴边,可是云烨就是不喊,这种又累,又饿,又渴的滋味很久没有尝试过了。

    人没有受不了的罪。却有享不了的福,荒原,丛林,沙漠自己都经历过,每回从那些地方出来都发誓再也不去了。但是现在思绪却飘飞到了岭南的那个小小的山洞里,当时自己也是孤独的面对着火堆,火焰跳跃着,洞壁上的简笔画人物似乎活过来一样,有的拿着长矛刺杀野鹿,有的跪坐在地上烹调食物。

    还有一些围着火堆在跳舞,如果不是云烨仔细辨认,绝对会把简笔画的太阳,当成飞碟。一些人在对着太阳膜拜,柴堆上架着一具尸体,那些人似乎不是在悲伤,而是在庆祝。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这是拜火教教典上的一句话,说的或许是有道理的,有了时间,去拜火教的小圣殿里去瞧瞧,贺天殇那里很奇怪,到底是怎么个奇怪法,去看看才知道。

    生和死才是人的大魔障,看不破,瞧不透,参不熟也悟不透,一个长生的念头,就让那些希望长生的人匆匆的付出了生命,也不知道他们在临死前,有没有后悔?真正的做大事惜身,见小利忘命,曹操冤枉袁绍了,这些人才是。

    躺在床上斜着眼睛看火炉,也不知过去了多少时候,当云烨在渴死和起床之间奋力做选择的时候,辛月回来救了云烨的命。

    见丈夫直勾勾的看着桌子上的茶壶,哪有不明白的,倒了一杯凉茶,想想不妥,又给里面添了些热水,这才送到丈夫的嘴边,一口抽干茶水,云烨又瞪着眼珠子看茶壶,辛月无奈,只好再给茶壶里添加了热水,捧给了云烨,就着壶嘴真是饮如长鲸纳百川,直到喝干了茶水,吐出两片茶叶,方才罢休。

    很好玩,重新躺下去的时候,肚子里咣当,咣当作响,就像才饮了水的驴子,云烨不由得再晃晃身体,咣当咣当的声音又起,自己现在就是一层皮包着一罐子水。

    辛月挠着头发弄不清楚丈夫这是到底怎么了,行为古怪,而且一言不发,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炉火发愣,莫非真的中了邪?

    丫鬟非常的讨厌,端着一簸箕煤炭,掀开煤炉子,就倒进去了一簸箕煤,铁炉子里顿时黑烟滚滚,再也没有那些美丽的火光了。

    云烨一下子就窜了起来,撒上鞋子边跑边解裤带,辛月急急地跟在后面,见他一头冲进茅厕,才撇撇嘴,站在院子里等候。

    来如银河倒灌,去如江海溃堤,这泡尿似乎带走了云烨身上所有的疲倦,打了个冷战之后,更是精神百倍。

    穿好裤子,看到院子里的辛月就大声的嚷嚷:“你这个婆娘莫非要谋杀亲夫不成,到现在也不给我准备吃食,要活活饿死我啊。”

    您这一觉睡了五个时辰,现在都三更天了,妾身看了您几回,您都是在呼呼大睡,饭食都热了几回了,您又不吃剩饭,现在想起吃饭了。“

    辛月嘴里这么说,却早早就吩咐丫鬟给云烨下了一大碗哨子面,蹲在亭子里,给面里重重的加了辣椒,和醋,再嚼上两瓣蒜,一巨碗面条下肚,浑身舒畅,这时候就是去打老虎都不成问题。

    撵走了辛月,云烨独自来到书房,拿出年前积累的文书开始批阅,水军里刘仁愿,冬鱼他们打理的很好,今年一共来回了三趟,再有一个月就会回来,提前完成了朝提下达的各项任务,有足足三个月的假期可供消耗。

    人不能闲着,尤其是当兵的,一闲着就会出问题,对于这一点,云烨深有体会,他自己就是这个样子,兰陵订购海菜也如数运到,琼脂这东西,没有海菜就做不出来,兰陵想要扩大生产奶糖,就必须准备大量的海菜,水军将士也能从中大赚一笔。就是不知道皇宫现在有没有变成奶牛场。

    李承乾很有意思,塘报里的报道说他现在几乎是兄友弟恭的表率,不管干什么事情,都会拉上自己的两个弟弟,再这么发展下去,吃狗屎也会三个人分成三截,一起吞下去。

    都学会了利用中华的传统美德,当哥三一起穿着戏服给自己的父皇演戏,庆祝父亲成为天可汗之后,国朝上下,就掀起一股兄友弟恭的风潮,现在满大街都能听到:“啊,小弟,这枚梨子给你吃吧。“

    “啊,大哥,这明明只剩下了梨核,小弟还是吃那个小的梨核把!“

    明明心里面恨不能砍死对方,自己一个人好继承家业,硬是要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把弟弟撵的远远地,还说是为了弟弟着想。

    摇摇头甩走了这些怪念头,这几天脑子里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让人费解的东西,问过李纲了,老先生说这是蝶在茧中之兆,只要熬过这段困难时期,一定会破茧成蝶,到时候个人的修养学识会更上一层楼。

    云烨不这么认为,人生又不是过关斩将,砍死一个又一个的自己,最后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很有趣么?

    毛毛虫挺好,身子一拱一拱的吃树叶,多好,变成蝴蝶就没多少日子可活了,云烨是一个只追求生命长度的人,对于质量他不是太在乎。与其焰火一样的灿烂刹那光景,他更愿意默默无闻的活的像只龟。

    大唐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让所有人有些陌生,常年活跃在塘报上的魏征,如今似乎变成了透明人,不再听到他四处弹劾别人的奏章,那些骄横拔扈的勋贵们现在也变得文质彬彬,很少再听说谁把谁家的孩子扔进了井里,往日的纨绔们不是在边关苦熬,就是在书院被压榨,要么就成为文官后努力的建功立业,最差的也接掌了家里的生意,天南海北的为几枚铜板奔波。

    没人知道大唐为什么会有这些变化,皇帝越来越像神灵,明显感到轻松地农人们把李二这位从来不加赋税的皇帝供在祖龛里,在香烟缭绕中让人更加的畏惧。只是离自己远了好多。

    广告出现在塘报上,惊得云烨差点掀翻桌子上的笔墨。虽然只有一行小小的字,上面写着:出关中,过云中,那里是无穷无尽的土地,关中十亩荒地换云中良田百亩。大唐贞观七年。(未完待续。)

    PS:第一节,大雨天陪伴儿子复试,可怜三千爹娘啊,在雨中翘首而立,悲哉?幸哉?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