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节元宵节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大格局底下才有大变迁,连续三年的丰收,给了大唐王朝无比的底气,王权也在这一时刻变得强大无比,周围的邻居们战战兢兢地向天可汗表示臣服,无数的商贾蜂拥出大唐边塞,开始了第二轮的侵略。

    辉煌的万民宫今夜彻底点亮了,矗立在龙首原上,光明无比,那时天上的宫殿啊,长安市民把指头含在嘴里,看得如痴如醉。

    “漂亮吧,万民宫的漆料还是俺刷上去的,你们只能看到一个轮廓,俺可是挂在吊架上看了个仔仔细细,大殿里面铺的都是木头,金黄金黄的,就和金子一般模样,周家老三,拿着砂石一点点打磨,弄得比给他老婆画眉毛还细发。”

    “吹什么呀,俺爷爷今晚就在里面和陛下共饮,听说来的宾客年纪总共要凑够一万岁,说是要祝贺大唐万年。”

    “胡说八道,怎么那么凑巧就凑够一万岁,不知道就不要胡咧咧,滚远些,不要妨碍老子看夜景。”

    “听说要是不够一万岁,就找一位勋贵当添头,凑够一万岁有什么困难的,咱大唐的勋贵比狗都多,想找个合适的太容易了。”

    云烨坐在马车里听着外面那些市民的喧闹声,脸黑的像锅底,没错,他就是那个添头,凑不够一万岁,自己被礼部官员临时喊过来凑数,说什么公爷们的岁数太大,侯爷里只有您合适,就差二十岁,简直是天造地设出来的。

    今晚云家在进行游园活动,云家的花园对全庄子的庄户开放,里面挂满了灯笼,灯笼上有谜语。猜中了谜语,就能把灯笼拿走,只是花园门口挂着一个云烨亲自写的牌子,书院学生与狗不得进入。

    昨晚是对学子开放,结果花园里的灯笼被拿的一只不剩,黑乎乎的宛如鬼蜮。那些对云家用红绸子做蒙皮的灯笼垂涎三尺的学子,准备今晚再次来个大扫荡,谁料想,人家不许。

    听着花园里的小童子抓耳挠腮的猜谜语,急的心如火焚,蠢货啊,刘邦笑,刘备哭,这个谜语用得着猜吗?项羽死了刘邦笑。关羽死了,刘备哭,羽死合起来不就是一个翠字么?不知是谁家的傻蛋居然能猜成玲珑的玲字,王令是谁?

    跳着脚在花园外面叫嚷,连云家漂亮的丫鬟都没心情多看两眼,尽管那些丫鬟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一个胖小子趾高气扬的挑着一盏灯笼出了花园,把灯笼往坐在女眷堆里混吃喝的母亲手里一塞,在妇人们的赞扬声里又冲进花园。准备把云家的灯笼都拿走。

    书院的学子看着上面简单的数学题,直拍脑门。揪着看守花园的护卫说:“我要进去,云家还讲不讲理了,昨日我们的灯笼上写的全是一些晦涩难懂的句子,要嘛就是希帕蒂亚老师都没讲过的算术题,怎么今天就变成这些脚趾头都能算出来的东西?”

    被揪着胸口的护卫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您们都是读过大书的秀才公。出的题目当然要难些,今日来的都是庄户和小娃娃,出的题目当然简单,就是出难题,你们不也把俺家的灯笼全拿跑了。家里黑黑乎乎的过了半夜。

    您看,韩家小娘子在对您忽闪眼睛呢,您不去攀谈两句?俺家的丫鬟,可都是清清白白的人家出来的,看您的日子过得不甚宽裕,如果娶了韩家小娘子,她老子的陪嫁,就会让您吃用不尽了。“

    学子们这才好像看到了那些端着茶点,浓妆艳抹的女子,一时间兴趣大增,知道云家的家风,那些丫鬟一定都是好女子,经过太侯夫人调教过的侍女,可比普通人家的闺女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再说了,有李靖红拂的珠玉在前,学子们对于这样的风流韵事极为向往,如果弄回家一个做老婆好像也不错。

    揉揉脸,调整一下嗓门,看到了中意的,就踱着方步晃过去,拿起丫鬟盘子里的一块点心,塞进嘴里,三两下咽了下去,摇头晃脑的说:“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知小娘子年方几何啊?可曾婚配人家?”

    当然,得到的回答不一,甚至有挨耳光的,云家的丫鬟可不是那些卖身进府的女仆能比的,都是没签身契的自由人,顶着个丫鬟的名头学本事来的。关中女子的性子烈,看顺眼还好,看不顺眼,大耳刮子抽人从不犹豫。

    想必云府的欢乐,云烨在万民宫就过得生不如死,乌泱泱的一片老头子,老眼昏花者有之,说两句话就要睡一会的有之,放屁打呼声不绝于耳,清醒些的不是闷头喝酒,就是大口的吃肉,对于礼官在上面说些什么根本就不管不顾,这些老家伙都是被大唐律惯得无法无天,宴会没开始就已经一片狼藉了。

    “小伙子,来,把这只鸡给老夫撕开。”云烨身边的一个胖老头递给云烨一只肥鸡,理直气壮地吩咐云烨干活。

    “多谢老丈,小子不饿,还是您吃吧!”云烨以为老头子要分半只鸡给自己,因为条案上就一只鸡。

    老头子把眼睛一瞪说:“谁要分给你了,整只的鸡老夫不好下嘴,吃半只,留半只,明天再接着吃,老夫的儿子可是长安县的书判。”

    虽然很想把整只鸡扔在书判老子的脸上,但是看到李二喜洋洋的模样,不敢扫他的兴致,云烨咬着牙根替老家伙撕开了鸡,吐了口唾沫在里面,才递给老头子。

    云烨在老家伙让自己给他剥鱼刺之前,匆匆的起身,朝着对面的小单间走去,宁可伺候颜之推,也不想和那个假公济私的老头子坐一张桌子。

    颜之推身份尊崇,自然独占了一张桌子,正在眯着眼睛打盹,见云烨凑了过来,大喜,立马把一块油肥的猪臀肉推了过来:“小子,赶紧吃,肴肉可是好东西,当年樊哙放在盾牌上吃的就这东西,还是没煮熟的,你运气好啊,老夫垂涎了半天,无奈没有牙,只能徒呼荷荷,这东西就要吃出一股气势来,方才和景。快吃。”

    云烨也着实饿了,哪里顾得了许多,接过来,就是一顿狮子摇头,猴子挠腮,顷刻间一盘肥肉就下了肚子,肥而不腻,绵软酥烂,确实是好东西。

    颜之推咽了一口唾沫说:“怎么样?老夫说的不假吧?皇宫里的饭食也就这一道和老夫胃口,其他的都是样子货。“老头子年岁越大,越发的像小孩子,云烨喜欢这样的老头。

    从怀里拿出一包奶糖,请颜之推吃了一颗,老头子非常喜欢,没牙的嘴里一口气扔进去三块,把嘴撑得鼓鼓的,闭着眼睛享受牛奶的芬芳。就这样还不忘记,把剩下的全部揣到自己怀里,习惯性的拍拍,越发的满意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嗓子:“为大唐万年贺。“云烨就端起杯子,大大的喝一口。杯子没放下就听得又有人大喊:”为陛下万年贺!“。云烨只好再端起来继续。

    一尺长的青铜尊,上面还带着两只耳朵,两只手捧起来沉甸甸的,不知道那两只耳朵是干什么用的,只觉得每回都往鼻孔里钻,很不舒服。

    颜之推又睡着了,嘴里还含着糖块,不敢打搅,虽然大殿里火龙烧的很旺,云烨还是把自己的大氅给老头盖上,自己慢慢地品着葡萄酿,还吩咐太监给自己那些冰快来,葡萄酿不冰镇一下,喝起来不够味道。

    人不能闲着,闲着就会出事,对于万民宫云烨还是充满好奇的,当初公输甲就不允许自己靠近这座宫殿,说什么,自己是建筑的丧门星,尤其是听说云烨不小心炸了李二的寝宫之后,更是对云烨下达了最严厉的禁足令,那就是不许云烨从嘴里说出万民宫这三个字。

    如今公输甲不在,他没资格参加这样的宴会,那些戴着黑帽子的太监,忙忙碌碌的在大殿里穿梭,穿着彩衣的舞女在翩翩起舞。李二坐在最高处端着酒杯狂饮,大殿两侧的编钟引起了云烨的主意。

    一个拿着小锤的女乐师,竖起耳朵听着音乐,不时地敲一下,李二很小气,编钟不该是青铜的么?为何万民殿里的编钟是玉石的?

    好奇的拿手里的青铜爵敲一下最边上的玉块,声音清脆悠扬,煞是好听,原本以为嘈杂的环境里有谁是来听音乐的,都是来吃美食,顺便看美女的,音乐有没有都一个样子。

    那个女乐师吓得脸色煞白,珠泪盈盈的看着云烨,哀求他快点滚蛋。打乱了雅音,那是重罪。

    都说曲有误,周郎顾,如今李郎也不差,正在喝酒的李二立刻就怒冲冲的往编钟的地方看过来,只见云烨醉态可掬的在拿酒杯砸编钟。

    李二脸上笑意不减,但是眼睛里的寒光已经冒出来了,对长孙努努嘴,

    长孙看了一眼就惊讶的合不拢嘴,现在敲编钟的可不光云烨一个人,睡醒了的颜之推,也拿着酒杯砸编钟……(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