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节繁荣的高句丽商业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二愕然的看着自己这个少言寡语的儿子,又把头转向太子问道:“承乾,还有什么是朕不知道的,一起说出来。”

    李二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小看了这几个年轻人,找了一张椅子坐下来,准备听听这些年轻人,到底在这几年里干了些什么?

    李承乾从人堆里钻出来,站在李二面前说:“父皇,孩儿与几个伙伴,在前几年就对高句丽很不喜欢,所以提前做了些布置,如今高句丽最大的粮商是孩儿的门客,至于最大的药材商人,是三弟的门客,至于最大的毛皮,珠宝商人应该是云烨,辽东最有名气的建筑商人出自青雀门下,主事的是公输家的一个子弟,如今在高句丽已经被尊为”巧圣”.高句丽富贵人家的住宅,包括皇宫的修建,他们都会去问问这位巧圣的意见。“

    李二倒吸了一口凉气,儿子说的这些话太让他吃惊了,他只知道太子,青雀,李恪,云烨都在高句丽发财,只是没想到他们会搞得这么大,怪不得云烨会把辽东的地形当成玩具,怪不得青雀会把太上皇的赏赐给弄成废物,只是,这么些唐人今日高句丽,还把持如此重要的生意,难道向来还算英明的高建武会不知道?

    “太子,你给朕说说,那高句丽的王,也就是高建武,他为人并不昏聩,你们是如何做到这一步的?”

    “父皇,儿臣的门客就是高句丽人,只不过他喜欢在大唐居住,梦寐以求的就是能够获得大唐的户籍,所以,为了这个目标,他一直都很努力的在高句丽为孩儿做事。”

    李承乾笑着给自己的父亲解释,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落在那些老将的耳朵里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意思,太子把锻炼谋划。军政的心思全部放在了国外。怪不得,长安虽然现在乱糟糟的,却依然从骨子里透出一股安定祥和之气,只要没有内耗,大唐怕过谁来?

    李泰接着说:“父皇,公输梁原本就是高句丽的使节,花了重金。从荒野之地聘去高人,他从来都只参与设计,却不会过问其他事,并且在高句丽娶妻生子,教书育人,极受尊敬。见高建武也只是以平辈礼相见。”

    “你家呢?听说抡起忠诚,你云家的仆役当属第一,你家的大掌柜不会也是高句丽人吧?“李二饶有兴趣的看着想缩到人群里的云烨。

    “回陛下的话,我家的大掌柜姓崔,听说祖上从高句丽的始祖朱蒙时期就已经是贵族了,只是后来家道中落,高建武登位之时,砍了他全家。他带着一个幼子。匆忙逃到大唐,发誓要把高建武全家干掉。顺便让所有的高句丽人都成为别人的奴隶,因为他做了别人家八年的奴隶,他的孩子也因为没有照顾好,变成了傻子。“

    李靖见皇帝问完,就插话问云烨:“高句丽如今九十七城,你们的势力能达到多少城市?“李二也点点头,接着看云烨,等他回答,这里都是名臣宿将,不会有泄密的可能。

    “我经营平壤,丸都,国内,尉那岩城,这里都是富足之地,太子喜欢产粮的长安城,城邑城,至于青雀他只对高建武感兴趣。“

    李绩阴森森的说:‘你们忙着赚钱,就没有为我大唐

    征伐不臣之地做准备吗?辽东城,白岩城,扶余城,新城,盖牟城,安市城,这六座城池卡在我大军必经之路上,你们居然对这些要地不闻不问,是何道理?“

    长孙无忌翻着眼睛看了李绩一眼说:“安市城,是我长孙家的经商地,你很希望太子他们去和我家抢利润?”

    李绩看看周围几个对自己怒目相视的老将,这才明白过来,整个高句丽的商业,已经完全比这些黑了心的同僚瓜分的一干二净,自己这几年在为大唐东征西讨的时候,长安城里的人却在挖空心思的赚黑心钱,自己好像亏大了。

    李二对这一幕很是满意,也就不再追问其他几个城市是谁家的狩猎地,这样很好,都跑去了国外发财,一来削弱连自己的敌人,二来贵族到底是要受到优待的,以后按照这样的方式进行,不损国力,不压榨子民,对于控制土地的兼并也有大好处,头一回发现商贾也是军国利器,高建武就算修建八道长城,在根基尽毁的情况下,又能有什么作用呢?李二相信,皇后应该才是最大的高句丽商贾,只是不知道大到了什么地步,回去好好问问才好。

    兴致尽了,李二就不愿意待在云家,今日皇宫里有阴妃她们排练的歌舞需要观赏,自己如果不是听说一群将帅聚集到了云家,也不会自降身份的大过年的到云家来,来的时候骑马,会去的时候侍卫们已经准备好了暖车。

    有火药在手的李二已经想通了如何征伐高句丽,现在让他为难的就是粮草的运输,大唐的国力现在才开始慢慢恢复,等上两年,想必时机就会成熟,前隋的耻辱到底还是要靠朕来雪。

    皇帝走了,老帅们也走了很多,只有程咬金,牛进达,秦琼,尉迟恭留了下来,暖亭子里,四位老帅开怀畅饮,今年家里的收成不错,孩子们也各自有了自己的前程,作为老辈,可以喘一口气了。

    老人家的场合不需要云烨伺候,钱管家跑前跑后的张罗,土豆牛肉这道菜已经上了三遍了,看样子还需要第四次再上。

    李承乾护卫着自己的老爹会长安去了,只有李泰拿着一大块牛肉在不停的抱怨:“你家杀了牛,怎么就没想起来送我一条腿,我母后严令我们不许私自宰杀耕牛,都知道好吃,偏偏动不得,你家病死牛这事,是长安出了名的,明天让下人牵几头送到你家,必须很快病死,我还打算给母后送几块呢。“

    云烨奇怪的问李泰:“凭什么你家病死的牛要算在我家的头上,你不知道官府会处罚的么?蓝田县的主簿已经在哀求管家,今年不敢再病死牛了,再病死几头,他这个官位就没法坐了。“

    “你家总有些奇奇怪怪的人,以前总有一个喜欢蹲在树上看你妹子的小子,现在那小子不见了,又多了一个喜欢挂在树屋上喝酒的人,这么冷的天露出胸口,不怕着凉么?“

    李泰指指花园树屋里垂下来的一双大脚问云烨。

    “你懂个屁,奇人必有奇行,有本事从你家找到一个这样子喝酒的,算你李青雀厉害,满魏王府都是一些文士,子曰诗云的酸气冲天,很有面子么?要不要我去做两首诗,镇压他们一下,免得目中无人。“

    “屁我倒是不懂,不过《括地志》我是一定要编出来,书院图书馆里的书我的确是拿的多了些,你也用不着让许敬宗一天一趟的上我家催讨吧,正用着哪。“

    “你们借《山川地理志》这些我理解,但是把《山海经》全套借走,为什么?你打算按照《山海经》来编译你的《括地志》?如果我把玉佩给你,你能不能帮我把白玉京在哪找出来?“

    “就知道你不会吧真的玉佩让人家拿走,最后得到的是我父皇,我父皇听完经过,想都没想就把玉佩给扔了,你干嘛不给我父皇看那东西?“

    云烨站在树下等李泰靠近了才小声说:“不一样,你看了,最多花点钱去找找,娘娘看了最多满足一下好奇心,给你哥哥看,就是为了让他知道长生不老就是一个笑话,你爹才把吞服铅丸子这种事情戒掉,要是起了求仙问道的心思,给三千童男童女,是你带着去找蓬莱,还是我带着去找方丈?还是把心思用在军国大事上比较好。“

    李泰把最后的一点牛肉全部塞到嘴里,嚼了很久,吞下去之后才看着云烨说:“你是一个厉害人,一个破玉佩,就耍的天下人团团转,得亏最后是我父皇得到了,要是别人家得到,现在一定是家破人亡了吧?你也别拿高句丽说事情,都是聪明人,不就是想把我爹的注意力吸引到高句丽吗,我们以前不是说好了,要把高句丽挖的屌干毛尽才住手,你现在捅出来为自己挡灾,实在是不仗义。“

    “欺瞒这种事情啊,一定要有个极限,现在你爹知道了无关大局,要是到了你爹真正着急的时候你再说,哈哈哈,“

    云烨干笑了两声,不言语了。

    李泰也扯着嗓子跟着干笑,被云烨推了一把:“你现在就是一个书呆子,不明白我为什么发笑,跟着瞎笑什么,笑的像猫头鹰似得。“

    “谁说我不懂,等我爹着急了才说,虽然功劳大些,但是一定会引起我爹的不高兴,不管告诉他事情真相的是谁,将来都会倒霉,这事就是我娘都不愿意干。“

    “说的太好了!不过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我一直认为陛下就是一个心胸开阔的万世明主,没想到从他儿子的嘴里得知陛下还有小肚鸡肠的一面,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