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节李二的猜测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带着云宝宝在长安城里逛了一大圈,包括太子妃都已经认识了云家的长子嫡孙,嚣张的云宝宝满身珠翠的坐在马车里玩弄自己收获。

    老牛准备祭拜完祖宗就到玉山来住,对此云烨深为自己的说客手段自豪,一个老头子不整天想想怎么把李二从高句丽这个烂泥潭里拽出来,总是回忆往事算什么事,反正李二要失败三次,一点都不比杨广输得少,能救一回,就救一回,少伤亡几个士卒也是好的。

    世道真是乱了,怎么谁拿着一把破刀,就要杀人越货,还没到云家庄子,就听见乒乒乓乓的打斗声,这还了得,这是云家的地界,要杀人去李二的地方,没人管,少在我家的地方杀人。

    刘进宝大喊一声就杀进战团,全身都是甲胄,远比其它人厉害,等他杀进人圈子,就听得一个洪亮的声音传了过来:“刘兄弟,是云侯让你来接应我的么?”

    刘进宝愣住了,仔细看了半天才发现眼前站着的汉子居然是熙童,在云家其余护卫的强弩的威胁下,那些大汉每个人脸上都是不甘愿。

    吩咐奶妈照顾好儿子,云烨这才下了马车,看着面前浑身血迹斑斑的熙童,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血性的汉子一定是在河北听说云烨的玉佩被抢走了,所以一门心思的就想替云烨抢回来。

    熙童憨厚的笑起来,从怀里掏出那枚血迹斑斑的玉佩,抓着上面的绳子递给云烨,那些围在四周的大汉们齐齐的叹了口气,玉牌回到云家,其他人再想要得到,就比登天还难。云家不是普通的贵族,而是手握兵权的大将,得罪云家后果极为可怕。就连站在大路边上两个宦官打扮的人都一脸的黯然。

    云烨张开双臂搂抱了一下熙童,从他手里接过玉佩,颠了颠,大声说:“为了你这个破玩意。险些害我兄弟没命,要你何用!“

    说完就远远地朝着树林子里扔了出去,那些汉子再也顾不上旁边还有强弩环伺,一窝蜂的冲进了树林子,趴在地上寻找玉佩。

    熙童的脸色一变,又迅速变了回来,云烨牵着他的手来到马车前,让奶妈把云宝宝抱了出来,云宝宝胆子很大。见到浑身鲜血的熙童也不害怕,朝着云烨伸出手臂不停地喊爸爸。

    云烨接过儿子,随手放在熙童怀里对他说:“这才是咱家的宝贝,至于一个坡玉佩,也值得你出生入死?“

    熙童开始还担心自己身上的血渍弄脏了云宝宝的衣衫,见云烨说的豪迈,也不由得露出往日的豪气,拿粗指头逗弄云宝宝的胖脸两下。

    “熙童兄。你看看那些人,像不像一条条的狗?“云烨指着那些趴在地上寻找玉佩的人问熙童。他现在的心理极为复杂,又是感动,又是悲哀。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谁是猪狗,谁又不是猪狗?你哥哥我刚才不是还在拼杀么?还是斗得最凶的一头恶狗。“

    “如果不是因为这东西是云家的,你会和他们千里玩命?如果和云家没关系。想必你连看的兴趣都没有,这个世界上能让你不要命的,除了情义,还有别的么?“

    “走走走,我们回家。好好地洗个澡,小弟下厨给你烧一大盆的土豆牛肉,再来俩缸酒,你我兄弟不醉不归,这些猎狗的斗场,就留给别人吧。“

    说完要过两匹马,和抱着云宝宝的熙童一起上马,在护卫的簇拥下向云家庄子疾驰而去。对于身后的那些人连看都没看一眼。

    一个宦官打扮的人从树后转了出来,手里拿着那枚玉佩翻转着把玩,喃喃的说:“轻物重人,的确是一个侯爷该有的气度,只是敢说老夫是狗,小子,等老夫完成陛下交代的活计,再找你算账。“一想到自己从长安追到河北,再从河北追到长安,总是慢一步,心中的怒火就熊熊燃烧,瞅着那些围上来的壮汉,与另外一个宦官对视片刻,怒笑一声就冲进了人群……

    云家很热闹,到处披红挂彩,管家正在指挥门房把两个硕大的红灯笼挂在门前,手里拿着糕饼的孩子到处跑来跑去,不停地有出门采办的仆役把鸡鸭鱼肉,往家里搬,蓝田县的主簿大人就坐在门厅和账房下棋,他是担心过年的时候云家病死太多的牛。

    辛月笑吟吟的拜见熙童,那日暮抱着闺女也出来见过了熙童,局促的熙童两只手直搓,自己没有带见面礼,很是不安。

    “叔叔为了寒家千里征战,已是无上厚德,岂敢再接受叔叔惠赐,请叔叔先洗洗征尘,而后再由拙夫相伴饮酒,你们故人重逢,理应多喝两杯才是。

    熙童笑着点点头,他从辛苦激烈的的战斗环境里一下子跳进了富贵乡,人有些茫然,手里捏着横刀,用了很大的决心才放下。

    梳洗过后,云家的医生给他包扎了伤口,换上一件锦袍,才来到小亭子里,就看见云烨端着一个大盆走了过来,后面跟着几个仆役,一个拿着一个小小的炭炉,一个怀里抱着两坛子酒,另外几个端着的木盘子里,都是一些瓜果时蔬,颠沛流离的战斗已经让她几乎精疲力竭,现在看到美食那里忍得住,可是看到站立在旁边的仆役,又不好失礼。

    云烨把铜盆安放在小炭炉上,就让仆役们离开,自己拍开酒坛子上的泥封,递给熙童一个,自己留下一个,熙童专门凑过来看过云烨酒坛子上的数字,这才放心的坐下来,看云烨指着自己大笑,也不由得大笑起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肥瘦相间的牛肉非常的美味,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脱掉鞋子,蹲在椅子上,在大铜盆里猛捞,谁还顾得上说话,就是打招呼也是呜呜啊啊的声音。三十度的酒最适合大口饮用,一人抱着一个人头大小的坛子喝一口酒,吃一大口菜,不多时,就吃得满头大汗。

    云烨在土豆烧牛肉里创造性的加入了很多的辣椒,松香绵软的滋味里又多了一股辛辣,不过两个人都喜欢这一口,所以吃的极为舒畅。

    当盆子见底的时候,云烨已经不行了,躺在椅子上哼哼,只见熙童依然速度不减,一张大嘴宛如无底洞,土豆牛肉,甚至于肉汤,扔进去今不见了。

    当盆子里最后的一块土豆也进了肚子,熙童这才打个饱嗝,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剔牙,剔完牙,又喝了一大口酒把剔出来的肉丝冲进肚子这才问云烨:“我怎么感觉那个玉佩和我给你的那个好像哪里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那个玉佩就是我自己找了一块相同时代的古玉仿制的,我还把上面的花纹作了修改,要是一样才是怪事情。”

    熙童哈哈一笑,指着云烨说:“你真是够坏的,抛出去一块肉骨头,让那些虎视眈眈的盯着你的人去抢,自己躲在后面看恶狗打架,高,真是高啊。”

    “小弟一向认为,劳力不如劳心,用脑子可以解决的问题,咱们还是不要动用武力,那样不但弄得血琳琳的不好看不说,还容易给自己家里拉仇恨,所以还是这样做比较含蓄。”

    “含蓄个屁啊,死的人更多,你是不知道,光是我杀那些山贼,就足足杀了三十几个,更不要说那些想要杀我的人,现在的人怎么还是疯子?拿到玉佩有个屁用,还不是去找死?”

    当云烨和熙童两兄弟吃饭喝酒的时候,那两个宦官已经进了皇宫,没见两个人对李二下跪,大唐不行跪拜之礼的人中间,绝对没有宦官。

    李二静静地听宦官讲述完事情的经过之后,拿起盒子里的玉佩,看了看,一扬手就把玉佩从窗户里扔了出去,笑着让莫名其妙的宦官退下。

    长孙从后面出来奇怪的说:“二郎,您不是一直想看这枚玉佩么,为何又把它扔了?又不想看了?您息了想要求仙问道之心了?那可是大唐臣民的福分。”

    李二皱着鼻子长孙说:“云烨这个小王八蛋,这一次就是在拿天下的那些想要长生不老的人溜着玩,顺便看看到底都有哪些人对白玉京有兴趣,朕这一次,不小心落进了这小子的圈套,真是气死朕了,那个玉佩一定是假的。”

    “不会啊,玉佩妾身见过,就是那个样子,上面的图案也像。云烨不会糊弄妾身,妾身当年看到的一定是真的。”

    长孙斩钉截铁的对李二保证。

    “你当年,还有承乾,青雀,三个人看到的都是真的,朕虽然看不出破绽,但是朕绝对敢说这枚玉佩一定是假的,轻物重人?那小子配吗?你能想象一个为了钱财敢和朕订立契约的家伙,会有这样的胸怀?那小子从来对于国家的,朕的,他的,这三样东西分得很清楚,只要是他的,哪怕一根毛你也别想白白从他手里拿走,除非他愿意。

    所以啊,观音婢,这个玉佩一定是假的,朕敢说,真的玉佩一定还在他手里,很可能就藏在书院的迷阵里,那小子不会吧祸害放在家里。“(未完待续。)

    PS:第三节,要票,要票,打滚要票,给我票啊,极度需要票票,请拉我一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