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搏命(1)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一个草莽之辈想要控制一个侯爵,这实在是太可笑了,可是云烨看到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仆役,就笑不出来了,云家的家主的确可以走,但是你阻止不了他躲在暗处伤害仆人,老奶奶不打算离开家,这是她的家,还轮不到一个野人来决定自己的行止。

    仆人们只是单纯的被石块打伤,并没有中毒,丁彦平的卑劣手段成功的激起了云烨的怒火,来到这个世界这些年,也见识过一些厉害人物,凭什么你一个老的快要入土的混蛋就敢随便威胁我?

    戴上鹿皮手套,从书房的暗格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瓶子,瓶子里只有薄薄的一层粉末,被软木塞塞得紧紧地,他费力的拔开瓶塞,用棉签沾着那些粉末涂在自己的鞋子边上,确认涂抹的足够量了,这才收起瓶子,穿上铠甲,准备出去。

    辛月很害怕,她听说来了一个很强大的仇家,抱着云烨的腰不让出去,全家就待在家里,看那个仇家有什么办法。

    事关白玉京,云烨没法子给他们讲清楚,李二都有几次有意无意的提到白玉京,见云烨不愿意说这个话题,也就没有追问,这个事情现在变得很诡异,自己无意中套用了李白的一句诗,谁会想到现实里真的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好些有大智慧的人都为了寻找这个地方死无葬身之地。

    一旦李二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么,全民寻找白玉京的序幕就会拉开,当年徐福可以带着三千童男女去了扶桑,难道自己要带着人去美洲?那不行,云烨从来就没打算做一个开拓者,移民美洲的先祖五月花船上活下来的没剩几个,自己只想快快乐乐的在关中老死。

    无舌需要照顾全家老少,免得被老贼乘虚而入,甩开哭哭啼啼的辛月。那日暮眼睛冒光的把把她的吉祥物挂在云烨脖子上。草原上的汉子从来都不知道畏惧。那日暮的丈夫又怎么可能是一个胆小鬼?

    “放心,一个丁彦平还伤不了我,能杀死我的人还没有生出来。”云烨环视了一眼全家,丁彦平既然想要玉牌,就不会一见面就杀死自己,只要死不了,就该你丁彦平死了。云烨这时候很有把握。

    单鹰苦笑着对云烨说:“你千万不要自大,他是一个老成精的人物,天下间的英雄人物他都会了个七七八八,是真正打出来的好汉,小看他的人都死了。”

    云烨哈哈一笑对着屋子里的人拱拱手,大踏步的就往外走去。虽然走得豪迈,心里却在打鼓,路过佛堂的时候看到倚在门口的觉远,见他双手合十说:“云侯,贫僧祝你安全归来,我会在佛祖面前祈愿,为你增福。’

    “觉远僧,我从不信佛。收起你的怪念头。我这就去会会那个丁彦平,如果我要是死了。最少也是一个同归于尽的局面,呸,想占老子便宜的人,到头来都会痛悔三生。“

    门廊下刘进宝已经把旺财牵了过来,他自己也是全身披挂,云烨抱着旺财的大脑袋揉了两下,在它耳朵边轻轻的说:“兄弟,今天咱哥俩的命,就看你跑的够不够快。“

    旺财刨着蹄子长嘶一声,似乎在回答。云烨又转过头对刘进宝,老庄说:“替我争取一盏茶的时间就好,让他来追我。“

    刘进宝,老庄几个人一起躬身应诺。云烨从不相信丁彦平会是一个人,自己如果傻傻的一头出去,一定会落进圈套,老家伙打伤云家仆役,就是要把云烨逼出来。

    敢围堵云家,就说明老家伙的人手并不缺,一个人是没法子去找白玉京的,其实最简单的法子,就是向李承乾求援,无舌想要跑出这个稀疏的包围圈,没有任何问题,只要大军合围,他就是长着三头六臂都必须跑路。但是,丁彦平一定会把注意打到云家人的头上,不彻底解决丁彦平,这个事情就没个结束。

    大门外的街市依然热闹,人来人往的,买卖红火,庄户们还不知道自己的身边发生了什么,只见侯爷穿着铠甲,以为是要去军营,自觉地让开道路。

    云烨坐在马上手里把玩着一枚玉佩,四处看看,大声说:“丁彦平,你想要的东西在这,有胆子就过来拿。“

    “小子,好胆子,看在你还算是一条汉子的份上,交出玉佩,老夫饶你不死。“就在云烨正前方不远的地方,一个戴着斗笠的老头子忽然发话。

    在他发话的一瞬间,刘进宝,老庄,几个人手里的强弩一起对着老头子攒射,老家伙似乎早有准备,扯过两个路人挡在自己身前,只听得几声闷响,那两个路人已经被射成了刺猬,见弩箭已经射空,刘进宝取下横刀,咆哮着冲了过去,同一时间老庄的链子锤已经发了出去。

    云烨来不及看战果,拍一把旺财的屁股,旺财立刻就悄无声息地往前冲,它可能也感觉到了危险,连平日里嚣张的嘶鸣都不做了,低着头向前猛冲。

    只一招,刘进宝就打着旋飞了起来,在踹飞了刘进宝的同时,老家伙袖子里滑出半截短矛,矛尖在链子锤的铁链上挑了一下,那个婴儿脑袋大小的锤子就倒着飞了回去,重重的砸在老庄的左肩上,肩头的狮吞兽立刻碎成几瓣。

    丁彦平看到云烨要走,嘿嘿一笑,拔腿就追,剩下的几个老兵死命的挡在他的面前,侯爷说了,留住老家伙一盏茶的时间,他们已经不打算要命了。

    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他们连阻挡片刻的能力都没有,丁彦平的短矛只是吞吐了几下,他们的身上就开始往外飙血,此时,云烨才不过跑了十丈。

    丁彦平从怀里掏出一块石头,正要甩手打出去,一阵劲风呼啸着从脑后响起,丁彦平急忙把身子往前一趟,兵刃破风的声音就从身边掠过,恼怒的回头一看,只见一个粗壮的和尚抡着一柄陌刀大叫着又朝自己砍了过来。

    刀沉力猛,丁彦平不敢镝其锋锐,只好再次往后退,却见和尚发疯般的一刀一刀的朝自己砍了过来,似乎要不死不休。

    “老杂毛,路上那么多的人,你扯谁不好,偏偏把老子的两个师兄扯过来当替死鬼,现在,你给老子死去吧。“

    虬髯客今天到云家,就是来找云烨的晦气的,自己不认识路,又不能给李靖知道,所以就去寺庙里找了两个师兄带自己一起来,他有太多的疑问要问云烨,没成想才到云家,两个师兄就被人家当成盾牌挡了箭,这让心高气傲的虬髯客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刘进宝,老庄看着已经跑远的侯爷吐着血嘿嘿的笑,其他几个老兵,也长输了一口气,开始想办法给自己止血。

    丁彦平懊恼之极,接连几矛,逼退了虬髯客仰天长啸了一声,侧耳倾听却没有回音,越发的着急,撇开虬髯客撒开退就沿着大路追了下去。

    旺财驮着云烨飞快的奔驰,这是它头一回拼尽全力的在跑,云烨只觉得风从耳边不停地呼啸而过,道路两边的数目成排的在倒退,终于有点后世骑摩托飙车的感觉。

    转过一个弯,云烨不管不顾的先是激发了弩箭,只见一个青色的人影闪了闪就到了一颗大树后,不知为什么,地上还有好几具尸体还在淌血。

    现在顾不上这些,跑到书院迷阵里才是正经,要不然小命难保,只有在迷阵里,自己才有干掉丁彦平的可能。

    等云烨风一样的奔过转弯处,大树后面的青衣人才从树后面转了出来,喃喃的道:“怎么今天谁都想杀我?“

    作为捕头,贺天殇当然要验明这些要杀自己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蹲在地上搜检死尸是很有必要的,银子铜钱这些东西他很不客气的揣进自己的怀里,大唐的百姓商贾出门必须有过所,否则会以流民论处,很奇怪,这几具尸体上并没有过所,衣衫的样子也古怪,不像是中原人,倒有些像渔夫。

    正在思索这些人的身份,猛然间听到一阵脚步声,才站起来,就发现一个白发飘飘的精壮老汉站在自己面前。

    “这些人是你杀的?“老汉很嚣张的发问,完全无视自己一身的捕头装束,才要回答,一柄闪亮的短矛就当胸捅了过来。

    泥人都有火气,更不要说贺天殇这种自视甚高的人物,今日接连不断的遭受狙杀,早就怒火万丈了,现在一个长得结实点的老家伙都敢对自己无理,都是悍贼,必须捉拿归案,回去得挖一挖,看看有没有案底,说不定就能了结几桩无头公案。

    动上手才发现老家伙果然是悍匪,一柄短矛使得出神入化,居然能从各个方向攻击自己,才跳起来,就发现短矛已经朝着自己的脚底板捅了过来,大惊,在空中扭了一下腰,勉强躲过一矛,小腹上就已经挨了重重一脚,后背撞在松树上,疼痛入骨。

    ,(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