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节谁是猎物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帝王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云烨发怒,没有半点作用,家里的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除了辛月把丈夫抱在怀里捋捋头发,然后说一句,心疼的很,就跑出去给润娘准备嫁妆,再有三天就是秦家老二过来迎亲的日子。

    全家又从长安回到了玉山,李二剩下的大典继续进行,派快马把他的表章送去东海,祈求风调雨水,派快马把表章送去泰山焚化,祈求统继延绵,派快马把表章送去北邙焚化,希望和阎王达成和解,不要弄走他太多的子民。最后派快马带着诏书安抚四夷,表示自己现在不想再起刀兵,想要专心的发展国内的经济,当然,辽东之地又派去了两万兵马,用的借口就是商路不靖,四民不安,至于为什么会一直跑到高丽边城,原因就是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大将自作主张而已。

    高丽的使节疯了一样在长安拜见各位大佬,想邀请大佬们一起去曲江看看高丽歌舞,珍宝美女送了无数,那些大佬对于礼物来者不绝,笑呵呵的答应去看歌舞,并一再的对高丽使节说带兵的大将张士贵就是一个蠢货,地图都不认识,会下令命他回转的。倒是听说高丽王高建武在修筑长城,却不知这是何意?

    高丽使节回答说:“是为了防备北方的蛮族。”众位大佬大笑而还,至此,兵发高丽的事情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

    云烨躲在玉山,但是源源不断的消息却不停地传到耳朵里,秦岭里和尚和道士的争斗越发的激烈了,直到有一天,蒔莳哭着问师父要最好的伤药的时候,云烨才发现,住在自己家庙里的几个和尚都已经是伤痕累累了。

    叹息一声,拿了医疗包来到家庙,水盆里的水已经变成了殷红,觉远坐在圆凳上。任由蒔莳给他擦拭后背。一道一尺多长的口子往外翻裂着,蒔莳想用药粉糊住伤口却无济于事。

    云烨推开蒔莳,从医疗包里拿出丝线,开始缝伤口,直到全部缝好,才敷上药粉,打好绷带。期间觉远一言未发,云烨一句没问。

    蒔莳在照顾父亲喝完药之后,耷拉着脑袋站在云烨背后,师父去那,她就去那。

    “蒔莳啊,你润娘姑姑明天就要出嫁。你不去她那里,跟着师傅做什么,女孩子就要喜欢女孩子的事,其他的事情啊,你不要管,有师父在哪,出不了事,你爹爹也是在为他自己的理想奋斗。是生是死怨不得别人。”

    “师父。你不要把我爹爹赶出去,他实在没地方去了。才来咱家的,外面的捕快追的很凶,师父求求您,不要赶走我爹爹。”

    “放心,不会赶你爹爹出门的,现在也好,他受了重伤,就不能出去打架了,好好地在家里养伤很好,但愿这场风波早些过去。”

    “可是有个捕快一直盯着我爹爹,他说我爹爹杀了人,怎么办啊,师父,他就在咱家门外面守着,我看了好几回,他动都没动。“

    “他喜欢看,就让他看,你爹爹可是和皇帝有交情的,他一个小捕快,不敢进咱家,好了,你爹在休息,你也去帮你润娘姑姑准备嫁妆,看好了,到时候,师父按照那个样子,给你也准备一份。“云烨揉揉这个懂事的小姑娘的脑袋,看着她羞涩的离开。

    蒔莳一走,云烨的脸就阴沉下来,皇帝到现在还不满意?佛道两家的这次大杀戮,已经如此惨烈了,为何还不叫停?现在连觉远这样的高僧都开始受伤,可想而知,其他的僧侣死伤会是何等的惊人。

    说来可笑,有些和尚根本就是在故意找死,自己死了以后可以把衣钵传给自己那个从未剃度的弟子,为了传承,已经是顾不上命了,据云烨所知,从去年三月至今,官府未曾发放过一个度牒,不管是和尚,道士,都没有发放。

    以前李渊生日的时候会有八十一张度牒发放,从未间断过,今年的寿诞却换成了布施米粮,让翘首以待的僧侣不由得大失所望。

    失望变成了绝望,绝望的人是没有什么理智的,只要出现一个小火星,就会立刻燃起熊熊大火,就是不知道这个小火星是谁点的。

    平淡的日子似乎是帝王的毒药,尤其是李二这种没事找事型的,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敌人在自己的爪牙下匍匐哀求,云烨发誓,这辈子都不打算让自己成为李二的战斗目标。

    天没亮,就被忙乎了一夜的辛月给推起来,妹子今日出嫁,有很多的客人要来,现在就该起来了。

    好像没人愿意当男方家的宾客,长孙冲,李怀仁这些人早早的就赶来了,至于程处默,则被老爷子天不亮就抓到秦家去了。秦怀英要娶润娘,老程家是天然的男方嘉宾,怀英没有找到傧相,原来打算让自己大哥凑活一下,现在有了程处默就用不着大哥倒霉了。

    云烨进了绣楼,看到润娘直着身子不自在,那里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冷着脸对辛月说:“把润娘背上的绣花针去掉,你当年遭的罪怎么就忘了。“

    润娘笑着说:“大哥,我不疼,这是老规矩了,当年嫂嫂受过,姐姐也受过,妹子是妇人,受着个罪是该的,您疼我,我一辈子都记得,妹子这就要嫁人了,谢谢哥哥疼爱我。“

    说完就跪在云烨身前,恭恭敬敬的叩拜,每回妹子出嫁,云烨的心情就不会好,辛月知道自己丈夫的习惯,见润娘跪拜完了,就跟着说:“您啊,这是舍不得润娘,知道您在发脾气,但是现在要给润娘开脸,您一个大男人在这里不合适,还是去招呼朋友吧。“

    待在全是女人的房间里确实不合适,怏怏的下了楼,准备去看看旺财,还有旺财的几个媳妇。才到马厩,就看见单鹰躺在一根横木上,似乎在和旺财说话,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在这个日子说的话,很有可能和大丫有关。

    “来了就过来,不要躲在背后听人家说话,你又没这个本事。“单鹰懒洋洋的朝着马厩旁边的花坛说道。

    云烨从花坛后面支起身子,没有一丝偷听时被人捉住的尴尬:“你想娶大丫,可得等几年,你们这帮家伙,东剜我一块肉,西剜我一块肉再这么下去,我自己还有的剩么?“

    单鹰看了云烨一会说:“你这个兄长当得确实合格,我看了润娘的陪嫁帖子,一个表妹,你就肯陪得如此隆重,我在想,大丫出嫁的时候会不会更加的隆重?毕竟,大丫才是这个家里的正牌大小姐。“

    “钱财算什么,只要你将来好好待她,要多少我都舍得,你如果亏待她,我的身手没你好,但是要杀你,还真的不算太难,你记住我这句话。“

    “用不着你来杀我,我单鹰这辈子就喜欢大丫,给我一个貂蝉都不换,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杀我,我相信那个人一定是你,对了,有件事给你说一下,我师父来了,据说有人下了大本钱,不知道要干掉谁。“

    云烨刚刚坐到木杠子上,立刻闪电般的站起来,对单鹰说:“你师父最少也有八十岁了,我不相信一个八十岁的老人还有多少体能应付混乱的局面。“

    “有些人就不能以常人视之,庄子上八十岁的老爷子,一晚上要起夜四五回,站起来都吃力,但是我师父,还能在山上徒手捉住野兔,两只手还能拧断布匹,他的飞蝗石,准性不减,听说他还把一种叫饭铲头的毒蛇的毒液涂在飞蝗石上,见血封喉啊,所以啊,这几天你就留在家里,我不知道他的目标是谁,甚至有可能是我。“

    “他是你师父,怎么会……”

    “他早就说过,自己已经老了,精力不济了,但是我有一个师兄背叛了他,被他杀死之后,很奇怪啊,他似乎一下子年轻了二十岁,娶了小妾,还生了一个儿子。我估计他一直在想,如果把我也干掉,他自己会不会再年轻二十岁。”

    “你也不要出去,都待在家里,我们谁都不出去,好好地在家,过自己的日子,你和大丫在一起,读读书,或者唱歌也行,如果有什么亲昵地动作只要我没看见就好,不要乱跑,外面谁死都没关系,只要家里的人没事就好。”

    “哈哈,大哥,这是我头一回喊你大哥,不为别的,就为你刚才的这番话,你在拿我当亲人,虽然当缩头乌龟惨了点,但是我听得心里暖暖的,不过无妨,现在长安乱局,正是我辈大显身手之时,我单鹰总有一天要攀到武学的最高峰,这点风雨还难不住我,你要是不想大丫一辈子不嫁人,最好给我找到饭铲头的解药,老家伙的飞蝗石太可怕了。”

    单鹰说完,就攀上墙头匆匆离开了。

    云烨站在喧闹的人群里感觉孤独无比,把润娘背上了花轿,叮嘱了几句,就回到了家里,掩上书房,从白天坐到了日落。(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