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节飞来的福气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同样的道理,马球这种吐蕃人发明的游戏,现在也开始盛行于长安,听坐在身边的长孙冲说,现在的马球戏并不完整,吐蕃人的马球戏才真正的好看,陛下说马球戏可以锻炼马上的功夫,家里不组建一个不好,自己这些人书院出来的更喜欢足球,来马球场不过是凑个热闹。

    相信长孙冲的话才是傻子,李怀仁,程处默说喜欢足球自己绝对相信,长孙冲说喜欢,还是算了吧,一个刚上场就被尉迟大傻撞得鼻子流血,提着刀要杀人全家,结果又被尉迟大傻猛揍的人会喜欢足球?

    看着场子里来来往往的马匹,云烨总觉得没什么章法,就是仗着战马和人的配合熟练度欺负那些没自己熟练地生手,不过一个个穿上皮甲,倒也显得英姿飒爽,时不时的在女眷的看台边上呼啸而过,尽显武士风范,还引来一阵阵女人们的尖叫。

    “烨子,马球是咱们富贵人家专有的,你看看,青骢俊骑,翩翩男儿,手持半月杖,于冲锋陷阵中尽显男儿雄风,这场比赛不可多得啊。”

    “我看到那几个孤零零的吐蕃人在吐舌头,很是不肖一顾的样子,要不然长孙兄出手一趟,教训一下,让他们知道大唐马球不容侮辱?”

    长孙冲随着云烨手指的方向看了一下,就坐了下来,对云烨说:“我一介侯爵,和一个化外野人计较什么,他们懂得什么。”

    云烨拍拍长孙冲这个伪球迷的肩膀说:“马球就是人家家的,大唐学了个四不像,你们打得如此烂,还不允许人家吐唾沫?说实话。我也想吐。”说完就离开恼羞成怒的长孙冲去找自己老婆,辛月这个败家娘们,见了那些男人在对自己行礼,一激动就把头上的簪子拔下来扔下去了,不过,她拔的是那日暮的簪子。

    别人家的女人都这德行。抖着手胡乱往下扔首饰,还有扔手帕的,也不知是谁家的风骚娘们干的,估计回家后一顿打是逃不掉了。

    那日暮见了云烨就哭诉,说辛月把她最喜欢的一个簪子扔下去了,拽着云烨要辛月赔她两个,全要宝石的,不能拿金子的来糊弄她。

    云烨拉着那日暮的手安慰她:“没关系,我现在就去给你要回来。还没有一点王法了,自家掉个簪子都有人捡,等着。“说完就要去下到场子里去要簪子。

    辛月死命的拖住云烨不让他去,这要是下去了,明天云家就不用活人了,全长安都会知道云家是一个给了赏赐又要回来的无赖人家。

    “你下回要是再欺负那日暮,我就一定这么干,反正我是长安三害。我怕什么,最多喊我大唐三害又如何。“

    那日暮靠在云烨的肩头使劲的点头。你不能指望一个总是能捡到人家牛羊的女人有太多的是非观,草原上脸面不太值钱。

    这一招戳中了辛月的软肋,她是一个把脸面看得比命都重要的女人,按她的说法,自己就是在为这张面皮活着,云烨如果真的这么干了。她能臊的去跳井。

    坐着马车往回赶,不小心路过了珍宝阁,那日暮对于门脸上那三个金灿灿的大字很是看重,认为这里面一定有自己喜欢的簪子,现在趁着夫君在。好好的挑两个簪子,让辛月狠狠地出一次血。

    “不行,要簪子回家给你拿,珍宝阁的东西都是加了价的,一贯钱的东西这里卖十贯,出了名的黑心,咱家可不花这种冤枉钱,想要簪子姐姐回家给你从库房里拿,拿大宝石镶一个。“家里从岭南拿回来的宝石还有好些,辛月为了不让那日暮胡乱花钱胡许愿,看到那日暮比划的宝石大小,云烨笑的差点喘不上气来,不知道核桃大小的宝石怎么镶到簪子上去。

    马车才起步,云烨的眼睛不小心扫到了从天而降的两片白色的小东西上,喝止了马车,自己跳了下去,捡起地上的白色物事仔细看了就看,又拿手掰了一下,抬头看着珍宝阁楼上的小窗,下令云家的护卫进楼搜索。

    珍宝阁是皇后的产业,嚣张惯了,笑眯眯的掌柜看着一个贵族公子走进店铺,像是看到了亲爹,堆满了笑容迎了上来,不用说,又来了一只肥羊。

    但是看到后面涌进来的一大群护卫,脸就立刻拉了下来,进珍宝阁用不着护卫,这是皇家的买卖,没有什么贼人有胆子在这里生事,刚要把这些护卫赶出去,为首的公子哥却揪着他的脖领子问:“楼上住的什么人?“

    “小的不管您是什么人,进了珍宝阁最好把招子放亮一些,这里容不得你嚣张。“掌柜的一点都不害怕,早瞧出来少年公子的身份不简单,可是你再不简单,也大不过皇家去,所以有持无恐的劝说云烨。

    珍宝阁的护卫才涌上来,就被刘进宝揍得哭爹喊妈,掌柜的不相信长安的贵族有谁会不知道珍宝阁是皇后开的,不在乎皇家的人只有一种,那就是响马。想到这里,裤裆都湿了。

    这些响马很奇怪,对于店铺里的财宝看都不看一眼,留下两个人把风,其余的全部窜到楼上,叮叮咣咣的砸门,似乎一间都没放过。

    “侯爷,小的找到了,往楼下扔东西的就是这个胡姬。“一个金发碧眼的胡姬被刘进宝从楼梯上拽着头发拖了下来。

    对于刘进宝的粗鲁,云烨早就没话说了,现在却顾不上那些礼貌问题,摊开自己的手露出那两片白色的小物事问胡姬:“这东西在哪?“

    胡姬吓得快要死了,见云烨发问,哆嗦着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袋子递了过去,云烨赶紧接过来,打开袋子倒出来一些,闻闻,还不错,没被炒熟。

    “这东西还有没有?“云烨把小袋子收回去之后又问。

    “没有了,就剩下这点了,是我从故乡带来的,吃的就剩下这些了。“这是一个高素质胡姬,会说大唐话,长得也不错,珍宝阁的掌柜艳福不浅。

    云烨从怀里掏出一个金锭递给胡姬对他说:“如果你知道谁有这东西,就让他卖给我,还是这个价,我是蓝田侯。“

    听到云烨是一位侯爷,掌柜的立马就不害怕了,伸手拦住往外走的云烨说:‘侯爷,您殴打了小店的护卫,就不给小店一个交代吗?“

    云烨抬手就是一记耳光,刚才楼上的那几个房间里,有好几个女人,最小的连十岁都没有,早就看这个混蛋不顺眼了,如果不是今天心情好,绝对会打折他的一条腿。

    “好好,打得好,我是奴才,等我主子问你的时候,千万不要尿裤子。”本来已经走到店门口的云烨听到这话,又转了回来,抬起脚在掌柜的裆部重重的跺了下去。

    在掌柜的惨叫声里,云烨回到马车上,在辛月,那日暮吃惊的目光下,小心翼翼的打开那个布袋子,里面全是白色的南瓜子,个个都很饱满,数了数,只剩下不到一百粒了,真是太可惜了,这是好东西啊,都说瓜菜半年粮,有了这东西,再配上土豆,云烨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吃观音土这么奇怪的事情。

    “夫君,珍宝阁是娘娘开的,您鲁莽了。”辛月担忧的对云烨说。那日暮也一副知错的样子,以为是自己要东西的缘故,才给夫君招来了大麻烦。

    “知道个屁啊,娘娘开的如何,就算是陛下开的,今天为了这东西,也要闯一闯,你知道这东西种一亩地能收多少这么大的瓜么?要知道,这瓜可是能当粮食吃的。”云烨笑这对辛月解释,早点安安她的心也好。

    “夫君,只要是新粮食您就不会有罪过,说不定您还有奖励。”辛月现在都不说升官的事情了,自己家的官职算是做到头了,不过啊,与国同休呢,官做的够长才长脸。

    “绝对是新粮食,而且产出和土豆有一拼啊,要不然你夫君我会发疯去招惹娘娘那头母暴龙?我躲他都来不及。“云烨说完,就在辛月那日暮的脸上亲了一下,搂着两个婆娘又说:”你们真是旺夫命啊,出来看场球都能捡个大功劳不服不行。“两婆娘顿时大喜,三个人在车厢里纠缠在一起,愉快的往家走。

    留下来十颗,剩下的

    南瓜种子被云烨小心的收到小木匣子里,派刘金宝快马加鞭的送到庄子上,让奶奶放在地窖里,等明年一开春就种下去。

    回到家还不到半天,长安街市上就有蓝田侯当街抢劫胡姬零食的说法,被有心人胡乱编译后,顿时变成无数个版本在街巷间传播。

    “蓝田侯也算是少年英雄,怎么有这毛病,早年间抢胡瓜,现在发展到抢零嘴,这样下去,可不行啊,我听说这就是一种病,富贵人家才有的,得治啊。“

    “我听说他对胡姬倒没什么兴趣,珍宝阁的掌柜听说拼死抗拒才得脱虎口,但是胯下也遭受重击,也不知云侯看中哪个掌柜那点好了……

    听到这样的谣言,云烨笑呵呵的,不理会,但是有内侍传他就不能等闲视之,娘娘要给自己的学生治病,听说工具都准备好,内侍说,治起来会很凄惨。(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