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大秦岭(求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沿着能走人的山路,云烨与长孙冲,李怀仁兵分三路,各自沿着一条路向深山里进发,不想错过一丝半点的希望。穿过一个峡谷,又翻了一座山,面前依然是延绵的群山,孙思邈就在山里,只是云深不知处。

    云烨不打算放弃,身后都是些精壮的汉子,在秦岭里不愁找不到食物,在全副武装的武士面前,任何猛兽都只不过是盘中餐而已。

    真正让他绝望是面前的这条古道,孙思邈不会主动到有人的地方。虽然已是午后,古道上依然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牛车,马车,驮马,独轮车,充斥了整条古道,还不时地有快马从古道的右侧穿行而过。

    正是这条五百多里穿山古道,把关中平原和富饶的巴蜀大地有限的连接在一起,这条具有血脉功能的狭窄通道就是大名鼎鼎的褒斜道。

    这也是一条多灾多难的古道,张良伙同刘邦为了施行自己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策,一把火烧光了栈道,诸葛亮因为大意丢了街亭,

    也不得不烧毁了一段栈道,史书上讲的理性,说这是战争思想的一次闪光,说书人笑开怀,滔滔不绝的讲述那些大人物是如何骗过对手,上演一出出或悲或喜的权利闹剧,这些王八蛋就不知道修建一条褒斜道会死多少人吗?老梁家只是想开凿一小段,就已经付出了血的代价,包括哪些被埋在山谷底部的民夫。帝王将相为了自己的利益,就能毫不犹豫的对一条血脉一样重要的道路下这样的毒手?

    谁会记得他们,当

    杀戮声渐渐平息,蜿蜒在秦岭腹地的古道上,只有来往不绝的商队,昼夜穿行;遍布秦岭的驿站把温暖的家书,传向南方与北方。面对绵延山岭和刚刚飘逝的烟云战事,过往的文人雅士,用手中的笔墨,留下了他们对大人物的慨叹。

    在与大汉历史纠葛最深的褒斜道两旁。镌刻着数量众多的汉代遗迹。

    十三块历经风雨。今天已经模糊不清的汉代石刻,就是两千多年以来,深刻影响着中国汉字演变和书法艺术走向的《汉魏十三品》。在此之前复杂难辨的篆字,到了汉代这个大变革的时期,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一种更简洁,更便于书写与辨识的字体——隶书。把中华书法推向了一个更加广阔的文明高度。

    面对一个个斑驳遒劲,稳健雄厚的方块汉字,令人至今还能感到大汉王朝那囊括天地,气吞八荒的气象精神。

    “烨子,这里有个王八蛋居然写了一个错别字,就这样的德行也好意思刻在石头上?那哥哥我也找几个石匠把自己的名字也刻上。怎么样?别咧嘴,不丢人,错别字都能上去,哥哥我的名字一定不会写错,上去有什么不可能的。”

    程处默终于发现了一件事,原来自己还是很有学问得,迫不及待的就跳出来显摆。

    “处默。你说的那个王八蛋的名字叫曹操,衮雪这两字是他和刘备争汉中失败之后在这里写的。当然还随手杀掉了杨修。一个比我差一点的聪明家伙。”

    “开什么玩笑,老曹会写错别字?他写的《长干行》我就很喜欢。千里无鸡鸣这样的好句,当初哥哥可是背过的,这个衮字明显少了水字旁,不是错字是什么。“

    “其实我也认为是老曹写错了,被手下人指出来了,老脸挂不住,就拿沟里的褒水说事,说什么有这样的河,还会缺水吗?“

    “他拿沟里的河水当水字旁?“

    “没错,史书上是这么说的,至于真实的情况,只有天才知道,我还知道有一个白痴写了“虫二”两个字,拾人牙慧的叫什么风月无边,都是这种无耻的格局。“

    “那哥哥以后写东西,是不是可以把木字旁去掉?俺是趴在桌子上写的,桌子是木头的,上好的金丝楠木!“

    “好了,处默,你不要安慰我了,咱们追错了路,没找到孙道长,没什么大事,大不了折头回去就是,不过我们的粮食快没了,整天吃肉会吃出毛病的,我就是因为这个才为道长担忧的,

    在野外的时间越长,体力就下降的越厉害到时候万一发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没粮食?这不是商道吗,咱们两家的商队还会少了?就算是没有咱们家的,别人家的还没有吗?你看,牛叔叔家的商队不就过来了?问他们要粮食就是了。“

    程处默和云烨往道路中间一站,那些小商人都不敢过来,百十个全副武装的大汉头发乱蓬蓬的,好似响马,又像山贼,胆小的都要跪下来喊“大王饶命了。“

    牛家的管事牛久也算是见过世面的,自家的商队一般没人敢动脑筋,凑到队伍前面一看,顿时就笑了,是云侯和程小公爷带着家将打劫呢。

    赶紧凑上去施礼:“侯爷,小公爷,您二位今天怎么有兴致玩响马这一套了,如果这堆人手里有红货,您二位说一声,小的这就把他们扒光了搜检。“

    程处默飞起一脚,就把牛久踹了一个跟头,大声说:“胡说八道,你他娘的听说过有侯爷和我这样的当小公爷的人物跑出来劫道的,没工夫废话,赶紧把给我们准备些吃食,这就要进山找人,赶紧的。“

    被踹了一脚的牛久也不生气,武将家里就这样子,不善言辞那就拿脚踹了,这两位和自家的公子没多少区别,连忙把商队里的粮食都给了程处默,自己不要紧,到前面的驿站再补充就是了,可是商队里的粮食不多,侯爷那里百十条汉子呢。

    牛久在商队还是有些脸面的,招呼一声,就把其他商人手里的粮食都搜集了起来,打好包裹,送了过来。

    “牛久,回去以后给家里带个信,就说我们发现了孙先生的踪迹,正在搜检,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找到先生的,叫家里不要担心。“

    牛久点头应是,云烨把粮食分担在每个人的身上,挥挥手,就再一次钻进山里,这一回,如果再找不到,就只好打道回府了,莽莽群山想要找到六个人实在是和大海捞针没有区别。

    长安三千金世界,终南百万玉楼台”,“一片白云遮不住,满山红叶尽为僧,就足以说明山里面的道士和尚到底有多少,云烨不想掺乎佛道两家的纠纷,无奈,这秦岭里到处都是道观和寺庙,事实上他们才是秦岭的主人,想要知道孙思邈的踪迹就必须向他们打听。

    奇怪的是不管是道观,还是寺庙,似乎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观门紧闭,寺门也合的严实,就算是有应门的,也往往拎着棍子或者扁担,眼神凶恶,态度嚣张。

    “烨子,这些狗日的要是再拿那种眼神看老子,我就活劈了他。“走了三家寺庙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程处默不由自主的发急,脾气也变的暴躁起来。

    不行啊,必须修整了,在这样下去,找不到孙道长,先把自己拖垮了,每个人都是一副疲惫的模样,在山里不知不觉的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漫山的阔叶林经霜之后,就变成橘红色,霜冻的越是厉害,叶子的颜色就越发的红艳,远远望去,就像一片燃烧的火海。

    云烨就把营地安排在山口,这是他和长孙冲,李怀仁约好的汇合地,明日如果还不能见到孙先生,就要回家了,云烨没有理由把长安城里的大纨绔们都困在秦岭里。

    人陆续都回来了,长孙冲,李怀仁都是空手而归,当一个人存心躲着别人的时候,想要找到难度太大了,孙思邈出于对天花的恐惧,执拗的认为自己身体里还有那种类似小虫子一样的东西存在,按照他的理论,人体的循环是一个周而复始的过程,不经过若干个循环不可能将身体的余毒排干净,为了保险,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最大的循环值,那就是半年,不到半年,他是不会出来的,老道的脾气云烨太了解了。

    一个月的餐风露宿,纨绔们早就没了刚来时的热情,现在支撑他们继续留在秦岭的原因,就是因为没人提出回家,都在咬着牙,等着第一个懦夫的出现,面子比命重要,他们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很可惜没有一个人提前退出,就算是已经闹了三天肚子的柴令武也没有。

    今晚月明星稀,是一个好日子,每个人都缩在毯子里看着天空发呆,远处飘过来一缕阴云,可怕的是这股阴云居然会发出轰隆隆的巨响,顷刻间密密的覆盖在天空,当所有人都毛骨悚然之时,云烨翻了个身对他们说:“没什么要紧的,这是南飞的鸟群,白天不敢过山口,这里猛禽很多,所以就选择了晚上,不要奇怪,有时候鸟也是很聪明的,你需要担心的是别让鸟粪沾到你的身上。“

    有些飞鸟几乎是贴着众人的头顶飞了过去,有了云烨的一番话,大家也就安静下来,躺在地上看一个有一个的飞鸟从头顶快速的掠过。

    隐隐约约的有惨叫声传来,还有火光,有些鸟居然直接飞到有光亮的地方去了,云烨听到了,捂住耳朵继续睡觉,身边的李恪觉得自己该去看看,毕竟自己是皇子。

    才准备起身,就被云烨按住,塞回毯子里,低声的告诉他:“外面的事情与我们无(未完待续。)

    PS:第一节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