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三岔口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风声不知道怎么就传出去了,当云烨来到出发地饿狼屿的时候,那里已经塞满了人,一千多全副武装的人是准备打猎还是准备造反?反正核准纨绔们入山的蓝田县主簿吓得快要尿裤子了,满头大汗的央求大家拿出一个章程来,最好组织有序的进山,不要乱糟糟的进去。

    李恪的身份最高,被大家推选出来,成为了秦岭行军大总管,统一调配人手资源,程处默为先锋,李怀仁与长孙冲为左右护卫,云烨为后军大都督,官职选定,所有的纨绔全部挂上校尉的官职,一起发誓不把秦岭的最后一只兔子抓回来绝不收兵,然后就带着各自的爪牙,嗷嗷叫着杀进了秦岭。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聪明了,你说呢,玄龄兄?”杜如晦看到案子上蓝田县的快报,回过头问旁边的宰相。

    “聪明些好啊,犬子遗爱也加进去了,与其在乱糟糟的长安让人担心,不如一起进了秦岭狩猎,荒山野地的,别人总不能再抓小尾巴了吧?打个猎还能犯了谁家的忌讳不成。”

    “说的也是,犬子也去了,还说要带回来一张虎皮给老夫暖腿,以前可不是这样,整日里章台走马的让人担忧,书院到底还是一个育人的好地方,后辈学聪明了,就是我等的福气啊,玄龄兄,明日正是休沐之期,不如我们也结伴同游玉山如何?赵延陵先生的茶道据说越发的精湛了,正好去叨扰一下?”

    “贤弟之言甚合吾心,整日里案牍劳形,不胜其烦,如今事情已经完成大半,你我的确是该松快松快了,那就明日把臂同游。”说完两人哈哈一笑,继续埋首卷宗之中。

    李承乾没地方去,躲在钱庄数银子,如今的钱庄。已经成为了大唐最重要的部门之一。李恪走的时候,把账目交代清楚,请大哥帮着盘一下库房,这个举动让李承乾既欢喜,又是心酸,这是弟弟专门找的机会,让自己彻底了解一下钱庄的运作流程。知道钱庄的底子到底有多少,兄弟间如今也变得生份起来,再也不会有话明说了,难道说这就是长大的代价?

    自己昨天才处罚了一个进言的幕僚,说什么魏王进驻武德殿,与东宫只是一墙之隔。陛下对魏王的恩宠过甚,将来说不定会威胁到东宫,需要尽早的做出对应之策,比如派出探子搜集魏王不法的证据,好供将来反击之用。

    李泰为什么进驻武德殿,云烨讲的很清楚,那个地方现在已经成了禁地,如果没事干就离那个地方远一些。一个搞不好。说不定甘露殿的悲剧会重演,李泰现在管的。是一个巨大的天雷,而且一个操作不好,就会爆,不要没事干去打听那里的事情。

    话说的云山雾罩,可是李承乾还是听明白了,那里是大唐秘密武器的研发地方,青雀的性子最是适合干这件事,所以进驻武德殿不是荣耀,也不是什么恩宠,而是一份极为重要的责任。

    进言的幕僚被他贬到州县当地方官,并且严令今后不得有类似的言论,违者决不宽贷。此令一出,被贬的幕僚仰天长叹曰:“殿下,您一定会为今日不纳忠言而后悔。”说完就一驴一童孤独的上任去了,充满了有志难伸的抑郁。

    长安城里少了章台走马的纨绔,却塞满了道士和和尚,有些豪迈的道爷还会光顾一下燕来楼,那些拿着锡杖,捧着钵盂的和尚就讨人厌了,寺庙里已经住不下了,那些和尚就住到一些富贵人家的家庙里,云家的家庙就住着四五十个老和尚,其中蒔莳的爹爹就住在云家,父女俩难得一见,见了面却有些陌生了。

    觉远怎么也不会想到面前这个贵气逼人的小娘子就是自己的女儿蒔莳,见她脚下穿着鹿皮短靴,身上穿着一袭淡蓝色织锦短衣,一条同样颜色的裙子怎么看怎么合身,手腕上有掐金丝扭成的镯子,上面的宝石熠熠生辉,头发不再是以前乱蓬蓬的模样,行动之间自有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身后的小丫鬟捧着一袭灰色僧袍,一双千层底的布鞋,一把古朴的长刀被女儿抱在怀里,这还是自己那个从小吃尽苦头的孩子吗?

    明眸皓齿的小姑娘俏生生的喊了一声爹爹,才把觉远从梦幻里唤醒,小女孩抱着自己的和尚父亲嚎啕大哭。檀印老僧宣了一声佛号,就进了云家的家庙,去和老夫人谈论佛法,出家,出家,就是要斩断俗缘,如今觉远被孽债缠身,也不知何时才是个尽头。

    蒔莳擦掉眼泪欢喜的把自己亲手缝制的僧袍披在父亲的身上,又蹲下去给父亲换上亲手纳的布鞋,见父亲打扮停当,这才把那把长刀捧给父亲。

    “爹爹,这是女儿用自己的例份给您买的,师父说这是一把好刀,本来想请云家的商队给您送过去,女儿不愿意,害怕弄丢了,这次您回来了,正好把这把刀带走,您是武学大师,就该有一把趁手的兵刃才是。“

    “蒔莳,你在这里过的可好?“觉远结果长刀,放在茶几上,他更关心女儿的近况。

    “您是知道的,师父一向都疼女儿,师娘对孩儿也好,老奶奶也好,大丫,小丫,小武,最近还加了小杰,女儿在师父这里很好,爹爹不要担心。“

    觉远喝着茶,听女儿唧唧喳喳的给他讲云家的趣事,什么小丫的肥猪胖的走不动路了,旺财因为不小心吃了花椒,吐了一天口水了,小杰不小心看见小武洗澡被追杀了三天了,小丫学问没学好被先生打手心了,总之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可就是这些小事情,让觉远焦躁的心逐渐平静下来,听得出来,云烨对自己的女儿很疼爱,完全是在当自己的孩子在养,蒔莳一派大家小姐的风范,背后的小丫鬟也中规中矩的,这是大户人家才有的风范。

    蒔莳看样子不用担忧,但是佛门这次想借云侯的门路将自己的意见直达天听的愿望,看样子要落空了,云烨早不走,晚不走,偏偏在最要紧的时候离开长安去秦岭狩猎,不用说,这是在躲避自己,不想参与到斗争之中。

    蒔莳沉浸在自己的欢乐梦想里,想去求老奶奶让自己的爹爹永远留在家庙里修行,可惜啊,她不知道,自己的爹爹这次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为佛门争最后的一丝机会。

    如果这次得不到最后的机会,流血已经不可避免,皇帝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俯瞰世间万物,道门独大,还是佛门昌盛都不符合他的利益,所以他选择了两不相帮,如同游离在羊圈的一头饿狼,随时在窥伺羊圈里两群即将斗殴的羊,老弱病残一定会进入它的腹中,成为最可口的食物。

    云烨还是算错了一点,虬髯客没有沉睡十天,只是睡了八天就醒了过来,才睡醒,见四肢活动自如,大喝一声就从床上窜下来,准备和恶贼决斗,可是再强壮的人也经不住饿八天,每日里只能进一点稀粥,虬髯客下肢酸软无力,单膝跪倒在地,强提精神,四处寻找恶贼的下落。

    门开了,一个红衣妇人走了进来,很熟悉,不由得唤了一声:“三妹。你不是已经遇害了吗?那个恶贼在何处,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大哥,哪里来的恶贼,那天和您交手的高手是夫君请来帮助您恢复记忆的,您能记得小妹,实在是太好了,夫君上朝去了,他要是知道您已经痊愈,还不知有多欢喜呢。“

    “没有恶贼?小妹你们定是被恶贼蒙骗了,他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杀人,还吃人肉,绝对是天下第一号的恶贼。待我休息片刻,就去找他算账,那个小女孩的双臂就是被他活生生的砍了下来,为兄亲眼所见。还能有错?“

    说完就从红拂手里盘子里接过一碗粥,一仰脖子就倒进自己的嘴里,又对红拂说:“给我弄只羊来,腹中甚饥。“

    说完自己跨出房门,神情一愣,院子里几个孩子在嬉戏,其中一个红衫子的小姑娘,不就是那天被斩断双臂的孩子吗?为何还能在院子里捧着一个硕大的鸭梨在啃?

    “这是何故?”那个最后被砍断脖子的仆役挑着水桶从院子里经过,见到虬髯客还行了礼,才继续挑着水去了后宅。

    伸出双臂,又摸摸自己的颈项,上面的皮肤还很完整,明显不像刚受伤的样子,可是为何腿上的伤口宛如昨日才伤的?

    “小妹,我昏睡了几日?“

    “您整整睡了十四个时辰,大夫说您精神肉体损耗过甚,需要睡三天,这才过去了不到一半,您就醒了,不要想太多,您在梦里也不停的喊恶贼,您只要醒过来,小妹就欢喜,其他的别想了,小妹先给您弄些吃的过来,大夫不让您吃荤的,说是对脾胃不好。“

    红拂捂着嘴轻笑,唤过丫鬟让去准备食物,自己搀着虬髯客坐回大厅,不断地陪着虬髯客说话,生怕他再一次忘记过去。(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