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张仲坚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侯爷,卫公从长孙家出来就直接去了,谯公家里,听说长孙冲已经被处以家法。”

    听到刘进宝的汇报,云烨松了一口气,李靖这是疯了,为了给自己弟弟找回场子,这都亲自操刀了,谁知道那个疯疯癫癫的和尚是他的弟弟?

    前几年还找自己要虬髯客的下落,不给就发疯,这下好了,云家他是一定会来的,不但要问问为什么要揍他弟弟,肯定还要问起当年的事情,不过,他弟弟也该告诉他了吧,认错人而已,我又没说那个人就是虬髯客。

    云烨坐在客厅里脑子正转筋呢,就听见刘进宝气急败坏的声音:‘侯爷,卫公来访。“

    叹了口气,准备出迎,让刘进宝去应付李靖,那实在是太难为他了,才出门,就看见李靖匆匆走了进来,没穿官服,一身的粗布衣服,重要的是手里握着一柄连鞘的长剑,不像一位身经百战的统帅,更像是一个游侠儿。

    “李伯伯光临……’

    “云烨,你既然认出他来了,为何还要下此毒手?可怜他懵懵懂懂,心智不全,差点就丧命在你们的手上,今日不给老夫一个交代,休怪老夫手下无情。“李靖的眼睛泛红,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

    趋势。

    “李伯伯,您先告诉我,您在长孙家也是这么说的?“

    “那是自然,教训完你们,老夫再去皇宫找陛下理论。难道你以为老夫是欺软怕硬之人不成?‘

    云烨摇摇头说:“伯伯,既然如此,小侄就没有什么话可说了,冒犯了长辈虽属无心,却也有错,您看着处罚就是。昨日挨了您兄弟一记鞋底子,脸还肿着,您轻些。’没办法了,李靖看样子是吧老命都要豁出去,给他的兄弟也要找回场子。长孙无忌都只能再把自己的儿子臭揍一通。事实上,这是最方便有效的法子,没人愿意招惹真正发怒的李靖,估计李二都不愿意,李承乾,李泰,李恪。三个人一个都别想跑。

    “你手无缚鸡之力,想来对我兄弟还形不成威胁,所以就放过你一次,但是你必须去给他瞧瞧,一条铁骨铮铮的好汉,为何会变成那副样子。连我这个兄长都认不出来?”李靖话说得很慢,却极为坚决,面对这样说话的人,云烨一本都会仔细听,一个操持不好,就会是大事故。

    虬髯客变成了傻子?昨天就知道那个大汉绝对不是普通人,只是没想到他是虬髯客罢了,古代野史上动不动就说这个人身高八丈。腰围也是八丈。拳头上能站人,胳膊上可以跑马。谁见过正方形的人?

    “你是见过他的,猛虎一样的汉子,就剩下一把骨头,他总说要去找海外仙山,我问他白玉京的事情,他显露出极大地恐惧,难道说就是这个地方让他成为现在的模样?“

    李靖用怀疑的眼神盯着云烨看,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表情。

    茫然,准确的说云烨现在的样子就是茫然,田襄子有一个写着白玉京的玉牌,李白的诗里面有关于白玉京的描述,云烨找李纲,颜之推这些老人问过白玉京的事,他们都表示,这个名词的出处已经不可考据,只是单纯的认为这是形容月亮的,就像好多的词汇一样,说不出来龙,也道不清去脉。

    虬髯客对白玉京有反应,就说明他是知道这个词的,甚至于对他影响很深,否则一个懵懂的人,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云烨忽然发现,自己对于神秘的白玉京也好奇起来,很想知道虬髯客经历了什么。

    李靖没有打搅云烨的沉思,见他在院子里来回的踱步,不时地喃喃自语,也就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等云烨回神。

    “田襄子死了。“云烨对李靖说。

    “你确定那个老贼死了?他已经死了不止一次。“李靖早就知道田襄子的死讯,但是他从来没有相信过。

    “这次我确定他死了,就死在寻找白玉京的路上,活着回来的就一个人,是我的朋友,他确定的告诉我,是他亲手把田襄子焚化,还把他的舍利子送给了我,我卖掉了几颗,对了田襄子的一面玉牌就在这里。“

    云烨想起熙童给自己的那个装舍利子的小袋子里,还有那面玉牌,留着也没什么用,让李靖看看也无妨。

    回到后院,辛月担心的看着丈夫,她觉得李靖就是上门来寻仇的,自己丈夫打不过人家,很担心他会受伤。

    进门的时候发现辛月倚着门框看他,就伸出爪子在她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哈哈的笑着打开床头的柜子,找到了布袋,取出玉牌再看看,没有发现有什么神奇的,就拿在手里,在辛月的娇嗔中回到前厅。

    “玉牌最少也是先秦之物。“李靖把玉牌放下对云烨说,鉴别玉器一直是富贵人家的一种雅趣,李靖出身大富人家鉴别古玉是常识。

    “白玉京我就知道一首诗,还是家师无意中泄露的,至于您的兄弟我就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白玉京的事,当初在荒原,我见到的大汉,不是你兄弟这样的。“

    “当然不是,你可知道我兄弟当年可以生裂虎豹,为人更是豪迈非常,马上无三合之将,步战更是他之所长,九环刀过处,鬼神睥睨,当年纵横南海的七十二家盗匪,被他在十日之内杀的干干净……“

    “别说了,伯伯啊,受不了啊,什么七十二家,有四五家就到头了。还十天,最少花了一个多月,甚至半年吧,一个人?打死小侄都不信啊,你们现在说话有没有谱啊,一说起陛下,就是龙章凤质,怎么个龙法?怎么个凤法?动不动三十六,七十二,八十一,一百零八,除了这些数字你们就不能说说别的,杀了一个,就是杀了一个,两个就两个,不要杀一个就说杀贼无数,掉悬崖下面摔死了俩,就说尸堆如山,这样形容很不准确,小侄是学算学的,对数字最是敏感,您说清楚您兄弟到底干死了几个敌人。”

    李靖的脸有些红,平日里替自己兄弟吹嘘习惯了,一时改不过来口,被云烨加枪夹棒的挖苦一通明显的脸上挂不住,坐在那里喝茶掩饰自己的窘态。

    “小侄一直想问您,您是军阵名家,技击一道也极为娴熟,婶婶也是女中豪杰,从上回发病飞上照壁来看,身手也不弱,您的兄弟更是海内外知名的猛士,为何婶婶会出问题,为何您的兄弟也会出同样的问题,别瞒我,我对这种病的发病原因知之甚详,您只需要告诉我,你们看到了什么?经历了什么?”

    “小子,你别问了,你这种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好奇心强,西北沙漠里有一座鬼城,每到夜半鬼哭……”

    “那是一座破土堆,由于岩石的软硬不同被风把软的地方吹走,剩下的是比较硬的部分,形成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形状,再加上那些土堆到处都是孔洞,沙漠里白日气温高,夜晚气温低,到了半夜气流就会上下浮动,形成风,风吹过孔洞就会出声,就像我们吹哨子一样,听说那里有一大群蚂蚁,所以进去的人畜都会变成白骨,有什么好稀奇的。”

    李靖面色古怪,瞅着云烨说:‘这种地方可不止沙漠里有,听说南诏烟瘴之地也……“

    不等李靖说完云烨接着说:“你想说南诏的石林是不是?那里是没风,可是那里有水,那个地方的石头就是石灰岩,很容易被水侵蚀,您看滴水檐下的石板上都有小坑,更不要说那里常年雨雾绵绵,出现奇怪的地貌有什么稀奇的。“

    李靖把手放在案子上不停地敲动,自己认为不可思议的魔怪现象,在云烨看起来没有一点的奇怪之处,处处都有道理可以说得通,貌似很合理,可是想到自己少年时的遭遇,心头黯然,自己遭罪也就是了,没必要在把云烨拖下水,只要云烨能治好仲坚的病也就是了,再强求,真怕又是一场纷争。

    想到家中妻子兄弟皆遭惨祸,不由得难过至极,想要寻仇的心都淡了,对云烨说:‘咱们这就走吧,他的病委实不敢再拖了。“

    “那怎么行,想要给狮子治病除了狮子,就剩下老虎了,您看小侄那里像一头猛兽?除非您去找一位绝顶高手才行,您那兄弟的身手岂是一般的小杂鱼能敌得过的。”

    “如何为他治病?”李靖想不通治病和身手有什么关系。

    “治病是小侄的事,其他的事情是您的,比如您还要去寻仇,这是大事,怎能耽搁,河间王,谯公,英公,卢公,这些人家都没去,做事怎可半途而废?“

    李靖奇怪的看着云烨说:“你确定这些人都是你的朋友?“

    “当然是,有难同当本来就是做兄弟的本分,长孙冲倒了霉,李怀仁他们岂能独自快活,您快去,我去皇宫给您找一位绝顶高手,上一次这家伙在那样的情形之下都没死,不知道这回是不是还能逃过一劫。“(未完待续。)

    PS:第一节,独眼龙很不习惯啊,慢了点。见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