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与国同休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和颜老太爷站在一起就舒服多了,虽然头发不多,半眯着眼睛听李二念祭表,不时地摇头晃脑一下,不过走近了,还能听见老爷子发出的轻微的呼噜声。

    “我爷爷正在欣赏陛下的雄文,不要打扰。”一脸胡子的小颜警惕的对云烨说。

    云烨只是来寻求安慰的,不是来打扰老爷子睡觉的,站在老头旁边就觉得很舒服,才扭了身子,为下午的长途跋涉做准备,老头子就睁开眼睛,朝着云烨把手伸了出来。

    “拿来,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尊老敬贤,怀里揣着肥鸡,也不知道孝敬老人,老夫喝了两顿粥了,嘴里老觉得少点啥。”

    云烨傻傻的把鸡腿取出来,给老头子双手捧过去,小声的问:“老祖宗,您这都闻得出来?”不是说人老了各种器官的敏感度就会下降吗?为什么他的鼻子还是如此的灵敏?

    老头子取过鸡腿放在鼻子下面闻一下,砸吧两下嘴,惋惜地说:‘老咯,不中用了,想当年,这样的鸡腿老夫一顿能吃八个,如今只能闻闻,过一下干瘾,遗憾啊。“说完就把鸡腿揣进怀里,拍两下,觉得那东西鼓鼓的存在,又闭上眼睛继续欣赏皇帝的文章。

    风伯已经快要站不住了,被那面聚风旗带的到处跑,黑压压的云层已经快要压到头顶了,没人慌乱,就连小孩子都竖起耳朵听皇帝的旨意。

    风带的走吏部官员的声音,却带不走大木板上写上去的字,先是皇族,接下来是王公大臣,程咬金进卢国郡公,牛进达进县公,云烨万年不变的蓝田县侯,何邵不知道走了谁的门路,伯爵的头衔居然没被撸掉,秦琼的翼国县公没变。尉迟恭的鄂国公爵位没变。却加了镇军大将军的头衔。

    榜上有名的互相间弹冠相庆,因为这是在大礼仪期间的封赏,所以今后没有大过者不可能被捋夺,这是李二在安抚新贵们的人心。

    当吏部官员写完最后一个字转身离去的时候,木板下面哭声一片……

    “陛下,不能啊,老臣为大唐效命多年。您不能这样对我。“

    “太上皇,您发句话啊,老臣的爵位是您版赏的,如今一句话就没了,我没过错啊,没过错啊。太上皇您发句话啊,当年您起兵的时候,我全家节衣缩食筹集军资,如今连口富贵饭都不给老臣享用么?“

    “陛下,刘文静乃是罪臣,为何会有版赏,我全家何辜啊,要被死人压制?……”

    在欢呼和哭号声中贞观七年的大礼仪。终于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大唐皇帝李世民用雷霆般的手段,剥去了俗世所有的纷争。利用大礼仪甩开了所有权贵的外部联系,以讯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确定了自己的新王朝,李渊时期残存旧人,还有一些不得不临时妥协产生的贵族都在在这一次的大清洗中,完全彻底的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在老弱妇孺的牵绊下,那些往日高高在上的勋贵们不得不低头咽下这枚苦果。

    李承乾的太子地位再一次在狂风中得到了确立,昭告天下的旨意被狂风带上了九天,特许身着五龙袍。

    李泰的魏王地位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得到了加强,并且以亲王的身份入驻武德殿,皇帝亲许不之官,并被加绶鄜州大都督及夏、胜、北抚、北宁、北开五都督,余官如故。

    李泰与李承乾相拥祝贺过之后,就向皇帝父亲力辞都督官职,并且声明封地之事全部请皇帝代为管辖。

    长孙欢喜之下,失礼的从帷幕后面走出来,拥抱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一时间兄友弟恭之名遍传天下,李渊当年在悲愤中发下的毒誓似乎

    已经破灭了。“我的儿子相互残杀,你的儿子也会血流成河。”这句恶毒的誓言随着李渊吐出的一口鲜血全被狂风和厚土带走了,再也没有丝毫的音讯。

    李恪和其他的皇子也得到了丰厚的赏赐,李恪也得到了不之官的许诺,对于其他封赏李恪毫不在意,但是对于不之官这一条却幸喜若狂,在让云烨掐了他好几把之后才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封赏皇子这种喜闻乐见的事情关云烨屁事,可是礼部官员偏偏再一次念到了蓝田县侯与国同休的字样,这就是说云家完蛋了,子孙后世就只有这个爵位了,云烨想当公的希望胎死腹中,黑着脸问李恪:‘我八十岁了也只能当侯爷?”

    李恪点着头高兴地祝贺云烨,说这比当一个普通王爷都厉害,与国同休啊。

    “这孩子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还不进去拜谢陛下的大恩。”程咬金一副长辈的慈善模样,和牛进达一起催他快去谢礼。

    “以后一辈子当侯爷,这事值得庆贺?”

    “侯爷不算什么,与国同休四个字值钱,就算你的子孙再不成器,将来也是稳稳当当的蓝田侯,以后这个爵位就是你家的了,老夫等人得封公爵,每一代是要递减一级的,你家的爵位没这顾虑,只要不造反,就没事,就算造反了,还有一次赦免的机会,这不是大封赏是什么,千古难遇。”

    不情不愿的进了屋子,李二,长孙坐在上面像两个泥塑的菩萨接受一波又一波的拜谢,同时还有慷慨激昂的效忠誓言。云烨藏在角落里,等其他人都拜完了菩萨,自己准备上前施礼,然后就撤退,混在人群里逃跑。

    “云烨留下,朕有话说。”有了这句话,云烨只好留在屋子里,等李二发话。

    “云侯,本宫贺你云家世代兴旺,子孙延绵,万世永昌。“李二没发话,长孙倒是先说话了,一说话就把他吓了一跳,这句话听着就怪诞,好像不是平日里的贺词。

    “娘娘言重了,云家承受不起。“

    “以前当然承受不起,现在就可以,你以为与国同休四个字是陛下的笔误吗?“

    “我本来准备过几年年纪大些,找些功劳当公爷来着。“对于长孙,云烨从来就是有话说话,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这对两个人都省事,免得猜来猜去的猜出误会。

    “你不知道与国同休是什么意思?“李二奇怪的问了一句。

    “

    就因为知道,才有些不愿意,云家以后想要出一两个出类拔萃的子孙就难了。“对于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有着极为清醒的认识。

    “这句话说得倒也恳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是一句老话,没想到你云家倒是遵行无虞,只是小子,你以为你云家可以占尽天下的便宜?你一个人占尽了你云家的五百年气运,天地间的灵气都是有数的,你多一些,云家的子孙就少一些,不以一代而费尽三代气运,这就是儒家讲述的中庸,小子,不信啊,你数数史书上的那些惊采绝艳之辈,再看看他们的子孙就明白此言不虚,朕为了感激你为皇家做的这些,特意赐给你云家屡世富贵,就是为你考虑,还不知足?

    以朕看来啊,你当公爵现在就够格,岭南,河北,长安的这几件事情,足以把你送上国公的位位上,那么以后你立的功劳让朕怎么封赏?封王?朕没打算封异姓王,如果封了,这个人的岁数至少需要到颜之推的年纪才没有后患,你确定你想要?“

    小子当侯爷多好,现在立多少功劳都没有后患,全当是在为子孙积福,哪怕将来你后世的长子嫡孙是个傻子,也能富贵一生,享受你的萌庇,听明白了就滚出去,朕今日居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小子,你记住了,这种话除了皇后,朕就没对别的人说过,你明白?“

    顶着一头的唾沫星子,云烨准备出门,长孙又发话了“云烨,李元昌毒气发作,双目已盲,医官说就算治好人也会成为一个怪物,面目永世不会恢复,只能苟延残喘而已,陛下去了他汉王的爵位,准他在京城养伤,现在,你能告诉本宫,是谁干的?”

    “陛下的处置非常好,就是韩龟,韩延年干的,除了他不会有别人。”李泰自己还没说,打死云烨也不会现在就告诉皇帝夫妇。

    李二阴笑着问:“你确定朕的处置没有差池?你对这件事知道多少?”

    “微臣知道的很清楚,陛下的处置绝对是最好的,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很完美。”云烨低着头拿脚碾地,李二要是处置自己儿子才是怪事情,所以回答的很肯定。

    长孙眼睛眨了几下,忽然想通了什么,就对李二说:‘陛下,臣妾也认为您的处置没有不当之处,这样就很好了。“

    李二两口子对眼之后,同时点点头,就不再问云烨,让礼官把云烨送了出去。

    才出李二的屋子,云烨就看到旺财正在辛月身上乱拱,钱管家带着一大群仆役带着马车等候在帐篷外面,不是说大礼仪期间不许低贱的人前来么?怎么谁家的仆役都带着马车过来了?

    看看那块在风中摇摆的木板云烨就完全明白了,李二不是在纪念拓跋宏,也不是在纪念黄帝,他唯一需要的就是掌握绝对的优势。(未完待续。)

    PS:第二节送到,今日逞能,自己烧电焊焊铁架子,结果被电弧光刺了眼睛,码字的时候泪流满面,所以晚了些,请见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