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马蜂来袭(三章 求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李渊搓搓脸对云烨说:“我们去赌一赌今晚到底是欠老夫的金子,还是你有帐篷给你的家眷住。”听完云烨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之后,他就认为这件事没有什么必要再提起,李元昌的帐篷被他收了回来。

    云烨一直搞不懂李渊为什么一直喜欢用那三个灌了铅的骰子,就因为它们撒出来的点子大?上回自己输急眼了才制作的宝骰子,如今成为了李渊运气的象征,打麻将不过瘾,掷骰子才是真正的技术活。

    只要力道掌握合适了,掷出豹子不是梦想,上回赢完李渊之后就忘记了把它换回来了,现在这东西是李渊的了。赌桌之上无父子,李渊,李承乾,李元昌,李孝恭,李道宗,再加上云烨几个人头顶着头,围着一张桌子开赌,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程咬金虽然很想掺乎进去赌一把,可是想到李二冰冷的眼神只好吞一口唾沫倒在草窝子里睡觉。

    李元昌似乎和云烨干上了,只要云烨压大,他就必定压小,还没到一个时辰,他的帐篷就姓云了,太上皇李渊笑呵呵的让内侍给云家搭帐篷,自己拖着云烨继续开赌。

    傻子都知道骰子有问题,扔十把,有八回都是大,但是赌具是李渊提供的,所以很快明白过来的李承乾,李道宗,李孝恭等人都是把把压大,只有咬牙切齿的李元昌带着自己的两个死党玩命的压小。

    这样的赌局很无趣,月上中天的时候,李元昌就已经负债累累,当他再一次准备向父亲张嘴再借一些银子,却被李渊挥着袖子撵走了,说他纯粹就是一个送财童子,有多少都会输,不如早早找个草窝子去睡觉。

    当所有人都压大的时候,赌局就没有办法进行下去,李渊只好把骰子换掉。和云烨。李道宗,李孝恭四个人开始打麻将。

    李渊的赌瘾极大,一晚上不睡觉都精神百倍,可怜云烨,李孝恭,李道宗白天负重走了几十里山路,哈欠连天的陪着李家的上代家主打麻将。这样的精神状态下能打得过李渊才是怪事,李渊狂笑着连赢,精神更加的旺盛。

    日出东方的时候,在李孝恭三个人再也困的受不了的时候,就听见帐篷外面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啊,马蜂。天啊马蜂,抱着头的李元昌一头钻进了李渊的帐篷,后面紧追舍的飞进来几十只指头蛋大小的马蜂,云烨抄起李渊脱掉的衣服就把李渊蒙住,把他按倒在桌子下面,再把台布裹在他的身上,如果李渊出了问题,几个人的罪过可就大了。

    很奇怪。马蜂一直在追着李元昌。对于拿着衣衫乱抡的李孝恭他们视而不见,内侍们拿着扑网涌了进来。很快就把马蜂捕捉个干净,然后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等着处置。

    身上披了一件外袍的李二匆匆进来时,看到散乱不堪的帐篷怒气冲天,尤其看到把头埋在软榻上,屁股撅的老高的李元昌就气不打一处来,想都不想就要把内侍全部处决。

    李渊赶紧从桌子底下爬出来阻止了李二杀他内侍的举动,就这几个贴心的奴才了,要是再被砍掉,自己连个抱怨的人都没有。

    等李孝恭把李元昌从软榻上拽起来的时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才短短的时间,李元昌的头就和猪头没有区别,眼睛都睁不开了,一个头足足有两个大,歪斜着嘴角口水哗哗的,就这样还喊着说:“云烨是凶手,父皇给孩儿做主,我做鬼都不放过你。“

    就连李二都用怀疑的眼神看云烨,云烨苦笑着摇头,一言不发。

    李渊痛惜的看着惨不忍睹的儿子对他说:“你这回可真的是冤枉他了,昨晚直到现在,他就没离开过这间帐篷,就连解溲都是在净桶里,是父皇担心他们逃跑特意要求的,所以,这件事情另有蹊跷,与他无关。“

    李元昌顿时就嚎哭起来,他这时才真的害怕了,如果不是云烨报复他,那就只剩下李二一个人了,这是要让他活活的被马蜂蛰死啊。

    李渊流着泪对李二说:“放过他吧,放过他吧,我儿子不能再死了。“这个时候,年迈的李渊又想起那个血流成河的日子,禁不住失声痛哭,一句句的哀求李二放过李元昌。

    “父皇,如果这件事情是孩儿所为,我必为雷电劈为齑粉,死无葬身之地。’说完就给李渊跪了下来。

    听到李二的保证,李渊顿时止住了眼泪,二儿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知道的太清楚了,说了不是他干的,那就一定不是他干的,这点担当这个儿子从来不缺。

    李渊扶起李二说:“冤枉你了,你既然说了,就不会是你,但是你要把伤害元昌的贼人找出来,碎尸万段以泄朕的心头之恨。”

    李二点点头安排内侍收拾帐篷,自己带着李孝恭等人出了帐篷,才出帐篷,李二狼一样的眼睛就盯着云烨问:“小子,这事真的与你无关?如果你想骗过太上皇,就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你也能做到。”

    云烨露出白牙傻笑,摊摊手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李二点点头,他对云烨还是信任的,既然说没做,那就不是他做的,这方面李二的判断力极准。

    汉王千岁差点被马蜂蛰死,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营地,顿时谣言就传播开来,说什么汉王在祭天的好日子里被上天惩罚,这不是一个好现象云云。

    营地查遍了,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再有一个时辰就到了大典开幕的时候,可不敢耽误了,瞅着云烨哈欠连天的死样子,李二无奈的让他下去休憩片刻,自己脑子里再重新过滤一遍,看看谁最可疑。

    云烨当然知道是谁干的,除了李泰没别人,先前以为他放弃了自己的复仇计划,谁知道他居然敢在这个节骨眼上施行自己的计划。幼年时期的阴影对他的伤害太大了。

    李恪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递给云烨,打开看才发现是一只油汪汪的鸡腿,叹息一声,又把油纸包包好揣怀里,今日午后还要走好远的路,奶奶不知道能不能挺得住。

    “青雀有些莽撞了,这时候不该做这件事,会挑起皇家的纷争。”李恪在云烨耳边轻轻的说,不但他知道,估计李承乾也猜到了几分,但是从他刚才一言不发的情形来开,从开始就没打算出卖自己的弟弟,李恪现在也就是和云烨诉说一下他的担心,让云烨为李泰这件事事发后想条退路。

    “这件事闹得很大,影响糟糕极了,我们能做的就是闭嘴,等大礼仪过去,估计青雀会对娘娘说的,陛下的眼睛里揉不得沙子,这件事青雀会有完美的处理办法,我们静观其变就好。”云烨对与李泰的智慧有强大的信心。

    云家的帐篷很嚣张的矗立在营地中间,昨晚,辛月邀请了和云家很贴近的各府女眷入住,哪怕人挤人,也比露宿在野地里强,最后,只有云家奶奶和几个上了年纪的老夫人住了进去,再就是二十几个孩子,当云烨走到帐篷边上的时候,辛月拦住他,笑着说:“夫君辛苦了,云家还从来没有过这样大的颜面,妾身昨夜睡在野地里都开心。”

    “你夫君我就不舒服了,打了一夜的麻将,现在快要困死了,你昨晚睡觉的草窝子在哪?我要去睡一会。”

    果然是干草窝子,李二的大礼仪纯粹就是完全的复古,管不了那些了,身子才躺在草窝子里,鼾声就响了起来,辛月拿了一件衣服盖在他身上,坐在旁边给他轰那些讨厌的苍蝇。

    希帕蒂亚鬼一样的钻出来,悄悄地对辛月说:“我知道那个王爷是怎么被马蜂蜇的”

    辛月惊讶地快要叫出来,却又赶紧捂住了嘴,四处看看发现自己周围没人,这才问希帕蒂亚:“你对其他人说了没有?”

    希帕蒂亚得意洋洋地说:“没有,我只有你一个朋友,当然第一个告诉你。”

    辛月严肃的对希帕蒂亚说:“你住嘴,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什么都没听见,你以为世界上就你一个人聪明?我夫君这样聪明的人,对这件事都一无所知,营地里其他的聪明人也是一无所知,难道他们的智慧比不上你?如果你想平平安安的活着在书院教书,就闭上你的嘴,什么马蜂不马蜂的关我们这些妇道人家什么事,那是男人们该考虑的。”

    希帕蒂亚到底不傻,听到辛月的警告之后小脸顿时变得煞白,她忽然想起最早的一代希帕蒂亚就是因为参与到王权和宗教的纠纷里才会死的那么惨。

    想到这里刚才的得意变成了无边的恐惧,下意识的靠近了辛月,想寻求一丝安慰。看到希帕蒂亚都要钻进自己怀里了,辛月不由得想起夫君对她说过,希帕蒂亚似乎更加的喜欢女人,这还了得,不落痕迹的站起来,坐到了丈夫的另一边。(未完待续。)

    PS:第三节送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