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大礼仪(2)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在看到梁家老爷子吐着白沫倒下之后,云烨就忍不住问长孙无忌:“长孙伯伯,陛下干嘛要带着这些老老少少在大太阳底下溜腿啊。”

    长孙从腰里摸出一个水葫芦,灌了一口,抹着胡须上的水珠对云烨说:“这是大礼仪,仿照当年黄帝出行,万部来朝的场景,前有应龙开路,后有雨师压阵,左有风伯,右有金甲神,浩浩乎,扬扬乎,万众随行矣。此之谓大礼仪。”

    不听长孙的忽悠,听他的一定会掉沟里,最前面那些壮汉拿着一个竹篾子扎的龙头,后面是一截截的龙身子,还有两个举着两只翅膀,走一走,舞一舞,搅得尘土飞扬,这就是应龙?后面带着黑色面具的边走边洒水的难道就是雨师?混蛋啊,你好歹走在应龙后面洒点水降降尘也好。

    左面带着獠牙面具扛着旗子累的吐舌头的人就是风伯?一点都没用,大热天里一丝风都没有,风伯当得实在是失职。金甲神倒是还有些威风,脚底下踩着高跷,身高两丈,豹头环眼,手中一柄开山巨斧,看样子没一千斤下不来,看他挥舞的并不算吃力,就明白了,这和单鹰的把兄弟用的锤子是一个道理,都是空心的。

    “长孙伯伯,和他们比起来咱们就是一群杂鱼,陛下这时候一定算是黄帝,就是不知道娘娘愿不愿意当嫫母。”

    长孙无忌合起折扇在云烨的头上重重敲一下:“小子胡说八道,拿长辈开玩笑实在是该打,问得也没学问,皇帝的正妻是嫘祖,嫫母只是妃子,记住了?”

    “长孙伯伯教训的是,只是我们干嘛不选个清凉的时间再走,非要选最热的时候,如果是袁天罡那个家伙选的时间,晚辈一定不会放过他。”

    “你还真的说错了。这个时间可不是道门掐算的。是上千年传下来的,重阳节本就是阳气最充足的日子,可以克一切邪魅,故而选择这一天,不是谁故意想折腾谁。如今万国来朝,正是国运兴旺的好时候,陛下要祭天。还愿与人文始祖皇帝,这也是傩戏的一部分,小子,挨吧,还要再走回去才行。“

    这个消息对古代礼仪一无所知的云烨来说就是晴天霹雳,这个三十里可是指的是地图上的直线距离。不是指弯弯曲曲的小路,实际路程要是少于五十里,云烨就抠出自己的眼珠子当泡踩,一来回百十里山路,不供应食物,这是要人命啊,自己受得了,奶奶也受不了。刚才梁家老爷子昏厥过去。只好由孙子背着,估计到了南山。老头子也该下葬了。

    “长孙伯伯,您看梁家的老人这样子要是再不救治,估计熬不到南山啊,中暑的人会很麻烦,要是脱水,就完蛋了。“

    长孙瞟了一眼梁老头对云烨说:“礼法大如天,更何况是这样的大典,就是死也要遵循规矩,你没见礼部的官员眼皮子都没眨一下么?”

    云烨觉得没话说了,皇帝早就把伤亡算进去了,能狠下心让自己十一岁的闺女挑着担子步行上百里路,就知道他把礼仪荣耀看得比生命重要。

    高阳总在云烨的面前晃悠,挑着两个小木桶,看样子很希望云烨把她也扔到太子的车架上去,可是云烨偏偏就装作没看见,所以小丫头的眼圈就红了,她不敢自己爬上去,找个替罪羊都没人愿意。

    云烨悄悄地看身后那个傻蛋的反应,如果他再不下手,云烨就必须出手了,高阳快撑不住了。

    果然,那个小子咬咬牙,接过高阳的担子,夹着高阳一抡,就把高阳放在车架的后面,自己挑着高阳的礼物,继续前进。

    云烨冲着哭的稀里哗啦的高阳吹了一个口哨,引来一对白白的眼球,房玄龄在儿子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也就不言语了。

    “虫子啊,你看看人家房遗爱,都知道把自己未来的老婆扔到车上去,你再看看长乐,那丫头从小身子骨就不太好啊,现在要走路你就不心疼?”

    “你这个混蛋是故意在整我,不就是上回在燕来楼卖了你一回,小气的样子,你卖我们哥几个的时候还少了?我老婆我当然心疼,可是你看我全身上下那里还有空地方,高阳,兰陵上了马车说得通,都是孩子,长乐都十七了,再也不能失礼了。”

    办法总是有的,云烨就帮着长孙冲把担子调整一下,再把房遗爱的东西还给他,目的已经达到就没必要再理会这个傻蛋了,把长乐的担子接过来,全部挪到长孙冲的担子里,也不知长乐傻还是怎么回事,担子里装满了乳酪,这东西死沉死沉的,云烨给自己怀里揣了七八块,剩下的全部装进去,看着长孙冲费力的挑起来,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长乐被那些妇孺们调笑,说些羡慕她有人疼的话,害羞的长乐快把头塞进胸膛里去了,长孙冲气昂昂的往前走,走了一会回头问云烨:“为什么你空着手?”

    云烨没心情回答长孙冲的傻话,走到队伍的后面找雨师要了两个羊皮口袋,在上面用簪子扎了一个小眼,把水袋绑在梁家老爷子的头上,这样有水给他降温,说不定能熬到南山。

    总算进了南山,有了一点阴凉,前面有礼官来回巡视,不断地吆喝着要有诚敬之心,必须一鼓作气的走到祭天的地点。

    李泰挑着担子很轻松的走过来,那副担子好像没有重量一样轻飘飘的,出发的时候礼官可是称量过的,担子不许轻于三十斤,妇孺减半,云烨不相信那些古板的宗人府官员会放过李泰,给他开后门。

    拿手掂一下他的担子,见鬼了,上面的红封完好无损,但是担子很轻,几乎没重量,和旁边汗流浃背的李恪没法比。

    “青雀,你居然贿赂了官员?让他们放你一马?”云烨看看四周,没敢大声说。

    “我用得着贿赂他们?没得丢了本王的脸面,我早就打听清楚大礼仪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就打算献上明珠十颗,为了好看,专门把珠子冻在冰里面,加上冰不就有三十斤了?至于路上冰化了,关我屁事,谁有本事让冰在大太阳底下不化?”

    现在的李泰做事情实在是让人没话说,这么好的法子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还数着颗粒的装玉米,想想都丢人。

    李泰还是帮着弟弟妹妹们分担一点,还没成年的,都被他扔到太子车架上去了,太子李承乾感激的看了弟弟一眼,这样做让他彻底的从内疚里解脱了出来,从怀里掏出一封点心,递给了李泰,李泰接过来,才打开,就被云烨拿走了一半,李恪也伸出手抢了一块,正嚼着发现礼官过来了,立刻闭嘴,鼓着腮帮子看太阳。

    云烨,李泰又被礼官狠狠训斥,嘴角的点心沫子不雅观,敞胸露怀的没一点贵族风范,看到李承乾马车里全是小孩子刚要说话,就看到李承乾狼一样的眼神,这家伙去了一趟战场,身上居然也有了杀气。

    礼部官员咽了咽唾沫,回头又训斥了李泰和云烨一顿,巩固了一下自己的威严,这才转身离去,李恪艰难的用口水把点心泡软咽下去,对李泰和云烨说:“想我堂堂蜀王千岁,如今为了吃一块糕饼像做贼一样,刚才被吓得心肝扑通扑通的直跳。“

    云烨把怀里的雄黄粉掏出来扔掉,虽然荷包很漂亮,可是为了小命,还是扔掉为好,那股子味道不要蛇虫不敢靠近,自己也不敢。

    “烨子,你从青楼弄回来的那个妖精,让我吃了很多苦头,现在没命的催我完善密度表,你和她说说,这是一个水磨石的功夫,不是一两天就能弄好的,火药那里我还需要跟进,纺毛线的机械我也需要做好准备,大礼仪之后我父皇要用的,没时间补充密度表。“

    李太烦躁的对云烨诉说他的烦恼,有些事情不能对希帕蒂亚说,被她催促也只能答应,却没有时间去干这些工作。

    “你偷看人家的胸部,看得浑身都湿透了而不自觉,把柄在人家手里,我说话也不好使,对了,偷看女人也能激动地尿裤子也算是一大奇闻,青雀,你现在需要再找一个老婆了,要不然多尿几回裤子,就会损伤身体,等习惯成了自然就完蛋了。“

    李泰的脸顿时涨的通红,再茫然的看看四周那些猥琐的面孔,李恪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他的裆部,房遗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长孙冲看他裆部一下,就叹一口气,程处默过来在他的肩膀拍了两下似乎在安慰他,场面温馨。

    李泰不认为这些人都在关心他的身体,估计这会这几个人的屁眼都笑开了花,从这一刻起,他知道自己翩翩君子从不好色的名头毁了。

    极目四望,终于找到了那个口口声声说会替自己保密的可恶女人,想要上去理论,却迈不开步子,因为那个女人冲着他舔了一下殷红的嘴唇……(未完待续。)

    PS:第一节送到求票,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