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节大礼仪(!)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一个人坐在屋檐下手里抓着两个玉米棒子勤快的剥着玉米,黄灿灿的玉米粒随着两个玉米棒子的搓动,纷纷掉落在簸箕里,云宝宝坐在学步车里东跑跑,西跑跑,惹得旺财总是不停地躲避,这孩子现在正是练牙口的时候,逮着什么咬什么,旺财的大腿已经挨了好几下了。

    如今,旺财也要做父亲了,四匹阿拉伯骏马有两匹成功的怀孕,不过这家伙除了播种以外,对其它的事情就撒手不管了,怀孕的母马想要到它的食槽里吃两口精饲料,都成了妄想,被自己没良心的丈夫连踢带咬的赶出自己的棚子才算完事。

    如今旺财已经不大去市场上了,和云烨一样对大唐的物资供应严重的表示不满,翻来覆去的就那么几样吃食,早就吃腻了。

    云烨刚才偷偷喂了旺财一大把玉米粒,被坐在身后的奶奶拿拐棍在后脊梁上捣了好几下,自从上回吃过青玉米之后,奶奶严禁家里再吃,还亲自给地里的护卫下了死命令,不许任何人再碰玉米地里的庄稼。

    如今玉米杆子变得枯黄,大大的玉米穗子垂下头来,奶奶才允许家里的管家亲自带人去把玉米掰下来,运回家。从簸箕里捞了一把玉米粒,奶奶笑的和弥勒佛一样,眯缝着眼睛笑呵呵的说:“乖孙啊,你看看,多好的庄稼啊,这米粒可比麦子,稻子,高粱,谷子大多了,一棵上面结这么大的一穗子粮食,真是好东西,就咱家有这东西,到时候让庄户们全都种上这样的好庄稼,这可是胜造浮屠的功德啊。”

    旺财见到老太太手里抓着玉米,以为是喂它的,赶紧把头凑过来准备去舔老太太手里的玉米,结果脑门上挨了一巴掌,只好怏怏的走开。准备去集市上找回一点自尊。

    “您孙媳妇忙着晒银子呢。您干么不去看看,非要看着我剥玉米,给皇帝的礼物,让下人们动手也就是了,干嘛要抓着我干这苦力活?”

    “

    哎哟哟,傻孙子,你媳妇晒银子有什么好奇的。冷冰冰的有什么看头,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兴致,能把库房最里面的银子都翻出来,铜钱的绳子都断了,现在还要一文文的串起来,还只让穿九百文。给奶奶说一两银子就换这些铜钱,穿多了家里受损失。这就不像云家的媳妇,咱家媳妇哪有这么贪财的。”

    话才说完,就看到那日暮鬼鬼祟祟的从隔壁院子里溜出来,肚子的部位鼓鼓的,好像又怀上了一样,见到老祖宗和夫君在院子里,就挪着脚跟上前见礼。奶奶笑的亲切。云烨很不好意思,黑着脸说:“既然偷了银子那就藏好。免得一会被抓住又哭的兹里哇啦的,你知道,那婆娘疯了,现在见不得别人动钱。”

    那日暮红着脸给奶奶一个大笑脸就钻回自己的屋子里去了,这婆娘以前不知道银子的重要性,辛月无论给她多少都高高兴兴的接着,如今在家里住了两年,总算会花钱了,银子也就不够用,经常从云烨的钱袋子里拿两个应急是常有的事。

    辛月不是不给她钱,而是给了没几天就没了,五十贯钱足够小户人家吃用十年的,在她手里绝对用不了十天,如果买回来的是有用的也就罢了,可她总是会买好多的铁锅,铁铲,劣质的刀具也没命的往家里拉,明白人知道这是要运到草原去的,不明白的以为云家要造反。

    平淡的日子就是这样过的,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当辛月拿着鸡毛掸子追杀过来的时候,奶奶一脸的不高兴,那日暮从屋子里跑出来躲在奶奶身后装孝顺捶背,让辛月不好下手,咬咬牙,给奶奶施礼后,就怒气冲冲的回到前面继续当守财奴,说不定这会小丫也不安分。

    云宝宝又推着学步车来到祖奶奶跟前,立刻就让老太太笑逐颜开,自从这个小肉团子降生之后,她的败家孙子的地位明显的一落千丈,重孙子立刻就填补了这个空白,爬桌子上从盘子里抓菜吃,笑呵呵的纵容,从云宝宝脚丫子上取下沾在上面的上面的菜,怕浪费,想不想的就放进嘴里吃,至于把最好的瓷瓶子放在床上当玩具来回滚,更是不在话下。

    总算在日落的时候剥好了一斗玉米,云烨感觉自己的手已经要不成了,想攥拳头都困难,老奶奶细心地把玉米铺开,就着灯火挑里面不好的种子,重阳节皇帝要在南山开大会,听说来的使节足足有三百多个,达不到万国来朝,就连住在鸿胪寺的颉利,高昌的太子,都被算上,准备到时候翩翩翩起舞,为万寿无疆的皇帝陛下贺。

    南山演兵场早就被三万兵马围了个严严实实,百骑司估计连洞里住的老鼠家都去访问过,长安街市也整整戒严了三天才开放,居民们从里坊出来的时候才发现整个长安已经变成了红色的海洋,这次的仪式的主办者是鸿胪寺,再加上礼部,明明有黄沙,偏偏不用,从北山红砂岩上粉碎下来的细细的红砂铺满了长安街道,云烨从红砂子里就发现了有朱砂的存在,这些败家子嫌弃红砂子不够红,特意按比例加了朱砂,也不知道礼部谁家的亲眷是倒卖朱砂的。

    有些后悔,干嘛要给皇帝这么些玉米,如今必须自己挑着担子在山路上行走,担子的一头绑着十几个玉米棒子,另一头是黄澄澄的玉米粒,都用红绸子裹了,看着只有三十来斤,可是从先农坛一路走到南山就要了命了,车马只有太上皇,皇帝,皇后,太子才有,其他的人就没这好命了,最尊贵的客人颜之推也不过可以坐着四轮的小推车被孙子推着走,同行的还有李纲的四轮推车,至于云烨这样的人,就只能挑着自己的礼物徒步行走到南山。足足三十里路啊。

    不过风景不错,女宾那边齐刷刷的一色锥帽面纱,各色诰命服饰色彩纷呈,如果有风吹过,还可以偷偷猜测一下,这个胖大的贵妇到底是谁的老婆。

    太上皇的车架过去了,车里面有莺莺燕燕的声音传出来,这个老色鬼去参加大礼仪,是李二的不幸,现在不知为什么老家伙更加热衷于造人运动,两年里又给李二制造了三个弟弟妹妹,他们母亲的年龄没有超过十六岁的。

    长孙冲也挑着担子,上面都是一些粮食,很沉,最前面还捆着一株五谷树,都是早就选好的好粮食,籽粒饱满,谷穗子沉甸甸的有半尺长,看着都喜庆。他老爹摇着折扇缓缓地随大队行走,这家伙就只好挑着担子跟在后面。

    程处默也跟在老爹的后面,他就凄惨一些,牛见虎去了海州,他就只好挑着一副装的很高的担子前进,这是牛程两家的礼物。

    皇帝的车架过去了,皇后的銮驾也过去了,最后晃过来的是太子的车架,李承乾端坐在车架里,面目僵硬,他弟弟妹妹们都挑着担子在后面步行,只有他一个人坐在车里,这种滋味一定很不好受,尤其是他怀了孕的老婆也走在女眷堆里,这会坐车恐怕不会太舒服。

    趁着没人注意,云烨把担子扔上了马车,还把扶着太子妃,还要挑担子的侯怜儿也解放出来,把她的担子也扔上了车架,回头看看挑着两个小花篮的兰陵,顺便把她连担子一起扔到车架里,驾车的侍卫想叫,却被李承乾恶狠狠地瞪了回去。

    坐在礼物堆里的李承乾明显松快了许多,皇家的规矩就是这样,该是谁的,就是谁的,你不能抢,也不能夺,除非你强大到了可以藐视这一切的地步。

    在女眷群里看不见辛月,她要照顾奶奶,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到前面,大礼仪一辈子有时候都遇不到一次,倒霉的现在就碰到这种晦气事,变态的礼官还不停的纠正服装,步伐,仪态,去你妹的,云烨再一次被告知应该把腰带扎紧,否则会被记录在案一次。

    三十里山路啊,平时大家都是车马簇簇的谁会没事干跑三十里山路?正当云烨处在爆发边缘的时候,看见奶奶被辛月搀着有说有笑的过来了,旁边的那位就是希帕蒂亚,两个人搀着奶奶走路,看样子还很轻松,这就放心了,这个人高马大的西方女人体力不是一般的好,背上有一个大包裹,好像一点也妨碍她的前进,只是样子惨点,活像个逃难的。

    长孙冲一个劲的朝云烨使眼色,看样子他也想让云烨把他的担子扔到马车里去,云烨点点头,转身就从旁边房遗爱的担子里挑了最重的五谷口袋放进长孙冲的担子里,房遗爱咧着大嘴嘿嘿笑,长孙冲才要说话,就被他老爹一扇子抽在脑门上,只好加快步伐跟上。

    不知是哪个缺心眼的挑的时间,专门在太阳最猛烈的时候开始爬山,路两边为了防止有刺客,专门清空了两边的大树,现在没遮没挡的,实在是要人命。

    插在脑门上的茱萸散发出辛辣的味道,胸前的雄黄粉这会快被体温升华成砒霜了,一股股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未完待续。)

    PS:今天下班带儿子出去吃饭,所以更新晚了,请见谅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