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乐极生悲(求票)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王珪赋诗的要求无疾而终,武将们喝酒喝得更加热烈,云烨,李承乾需要抱着酒坛子到处跑,明明酒楼里就有侍者,李二偏偏要让几个年轻人做这些事。

    薛万仞趁机抓住云烨说:“兄弟,你也给俺作一首呗,陛下把妹子嫁给了我,听说是一个喜欢诗的,要好听的。最后如果说是哥哥我做的,就感激不尽。“

    长孙无忌听到薛万仞的要求,就蹲在旁边看云烨到底是怎么捣鼓出一首好诗的,他还是不相信这样子就能做出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几千年也没见传下了来几篇佳作,如果真的用拼凑的就行,还学什么呀,书院里面排字的工匠就是作诗的大家。

    四处看看,发现李二正在和李靖窃窃私语,老程在教训儿子,李怀仁无聊的靠在柱子上挖鼻孔,眼睁睁的看见他把鼻屎随手一弹,就不知道那里去了,今晚的筵席,打死云烨,也不会再吃一口。

    “老薛,我们是兄弟,这点小忙一定要帮的,你前阵子在哪驻守来着?我们就写边关的诗,这样丹阳公主说不定就会对你青睐有加,只不过诗写完曲江上的画舫酒宴可不能少。“

    “这是自然,如果你来给哥哥我做傧相,一年的酒宴,哥哥我全包了。“这混蛋明显的不是傻子,现在长安的女人对男人下手又狠又毒,那个做傧相的不是鼻青脸肿的,骗傻子呢?李承乾的傧相都不做。自己得罪了好几个公主,这要是敢去,小命都不保。

    “美得你,找个皮糙肉厚的去挨打,我不去,帮你作诗已经是极限了。”

    见云烨不上当。薛万彻只好没好气的说:“那好吧,也不知道谁带的头,以前别人讨娘子可没有这样受罪的。咱们就写凉州的句子。”

    “你到过凉州,我可没有经历过,快说说都有些什么,早点给你凑活完。我也歇会。”

    “凉州除了沙子还有什么,风一吹能飞到云彩上去,就那么一座孤零零的城池,四周都是黑乎乎的的高山,马都爬不上去,你看着凑。”

    “那就黄沙远上白云间,一座孤城四面山,你看如何?”云烨看到长孙无忌在偷看,王珪也竖长了耳朵在偷听。故意写错了几个字。

    “好好,一听就是一首好诗。’听着薛万彻一个粗人在夸赞白话一样的诗,长孙无忌实在是受不了了插嘴说:”老夫认为一座改成一片好些,四面山,改成千仞山更有气派。“

    薛万彻大笑着说:“千仞山果然比四面山好些,我们为何不干脆写万仞山,万仞可比千仞多了十倍。”

    云烨翘着大拇指夸赞一些,迅速改成了一片孤城万仞山。长孙无忌也不得不承认薛万彻信口胡诌的话,果然很有气势。不过气势写到了极致,就看这两个斯文败类如何兜回来。

    “老薛,气势是足够了,可是我们也没办法往下写了,再写十万仞就把这首诗给毁了,所以写点别的。你们在军中都做些什么?“

    “我一般就是练武,喝酒,军卒们有时候把笛子吹得乌拉乌拉的响,惹怒了老子,就拿柳条枝子抽。抽几下子就好了,你不知道,凉州的柳条子又坚又韧,老百姓拿它编背篓,抽起人来很得劲,那的柳树发芽晚,那东西能用半年,一发芽子就变得脆了,不好使。“

    “挨揍的军卒就不怨你?”

    “怨个屁,再怨老子还揍他。“薛万彻豪气干云的喝了一大碗酒,拉着云烨讲述带兵之道,当将军说来也简单,一个威字就说尽了一切,军中全是杀才,你要是软,他就硬,总之带兵就一个字”揍“两个字”狠揍“揍到他服服帖帖就好,这样他就会把怒火发泄在敌人头上,打起仗来才能勇往直前。

    虽然云烨认为这么干,挨暗箭的机会多过鼓励军心的作用,但是为了凑诗句,挑着大拇指夸赞一下,还抱拳说声受教,然后就在纸上写了,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铁门关。

    才写完,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老程怒气冲冲的说:“胡说什么,铁门关在焉耆,该是玉门关才是,就这样的还当统领,丢人啊。“

    云烨赶紧把铁门关改成玉门关,程咬金这才作罢,长孙无忌脸色灰白的坐回座位一言不发,看样子被打击的够呛。

    “云烨,你们又拼凑出了什么东西,拿来给朕看看。“发现有纷争,李二停止了和李靖的交谈,见云烨和薛万彻程咬金等人又在拼凑词句,好奇之下,就要过来看看。

    纸上乱七八糟的涂满了黑疙瘩,皱着眉头念了出来:“黄沙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好诗,好气魄。“

    薛万彻赶紧凑上去对李二说:“陛下,这万仞山可是微臣想出来的,前面的一片这两字是长孙的哈哈哈。“

    程咬金也端着酒碗说:“玉门关这三字可是老臣贡献的。“说完就和尉迟恭干了一碗。

    李二咬着牙接着读:“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薛万彻,你也知道《折杨柳》?”

    “知道,微臣就是

    折了杨柳打那些吹笛子的军士,打到他们不敢怨为止。”

    “羌笛何须怨杨柳,这句诗是这个意思?”李二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云烨,薛万彻,程咬金一起点头,就连苦笑的长孙无忌也点头承认,对皇帝说:“陛下,这首诗的意思是,沙子飞上了天,孤零零的城池周围全是高山,吹笛子的士兵扰人清梦,所以被杨柳枝子抽到不敢埋怨,春风到不了玉门关,又坚又韧的杨柳枝子可以一直当鞭子抽人。陛下,不要多想,它的本意就是这些,和曲子意境没有关系。”

    老王珪喝了一大碗酒,掩面哀泣,房玄龄,杜如晦呆若木鸡,李二把那张纸撕了个粉碎,再踏上两脚,然后一脚踹翻了桌子,对断鸿说:“起驾回宫。“

    武将们把皇帝还有文臣送出去,然后又回到酒楼,准备好笔墨,开始写自己的诗歌……

    回到宫里的李二依然烦躁不堪,自己引以为傲的诗才比不上几个莽汉,这让自尊心极

    度高傲的李二那里受得了。

    多美的诗啊,《凉州词》黄沙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前两句写在大漠高山环抱下的城池是多么的雄伟壮丽,让人心中豪气顿生,后两句哀怨缠绵,讲述将士们吹着《折杨柳》在怀念自己的故乡,荒凉与雄浑,哀怨与怀念,交织缠绵,情景交融,绝对是少有的佳作,就算日后成为绝世华章他也毫不奇怪,可是一想到长孙无忌给自己的解释,他就有一种呕吐的感觉。

    用镇纸刷平纸面,蘸满了浓墨,在纸上重新誊抄了一遍,他写的一手好飞白,诗是好诗,字是好字,两者相得益彰,只是每看一眼,心里就多一些失落。

    “呀,这首诗是陛下作的?气势雄浑,又婉转百回,好诗啊,好诗啊,陛下堪称诗文宗师,妾身这就把这幅字裱起来,收藏进宝库。“

    长孙穿着纱衣,黛青色的胸抹子若隐若现,平日里只要长孙穿成这个样子,两个人就会很快去后宫安寝。

    今日,李二却没有半点欲念,坐在案子后面看着长孙说:“如果朕告诉你这首诗其实狗屁不通,只是堆砌的结果,皇后,你信吗?“

    正准备把字收起来的长孙愣了一下,接着又笑了,掩着嘴对李二说:“陛下又骗妾身,谁有这本事堆砌出这样的文字,有本事再堆出一首给妾身看看。“

    李二叹了口气,拿起笔又在纸上写下了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家乡。写完之后,把纸推给长孙,自己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谁干的?”长孙的声音立刻就尖了起来,怒气冲冲的问李二。

    “云烨执笔,程咬金,薛万彻,无忌也凑了几个字,就成了这幅模样,日后谁再敢在朕的面前炫耀诗文,就给朕乱棍打出去,朕现在怀疑,上古的那些美文,是不是也是这样子弄出来的,如果是真的,千年文华就是一个大笑话。”

    听李二说完事情的经过,长孙发现云烨的影子总在事件中间晃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端起一碗粥放到李二的面前说:“陛下,放心,这些诗文绝对是好诗,不会是什么堆砌的结果,是实打实的上乘佳作,妾身敢肯定,这是云烨在搞鬼。

    您忘记了他有一门学问就是专门研究怎么和人说话的,程咬金,薛万彻就算是念三十年的书,也做不出这样的诗,当世只有一个人能做出来,那就是云烨的神仙师父,陛下怎么忘记您手里还有一篇《阿旁宫赋》有这篇奇文垫底,妾身相信这些诗都是他那个神仙师父的作品。

    哼哼,用诱导的方式让程咬金,薛万彻沿着自己安排的路径说话,自己再装模作样一番,给陛下添堵,一定是这样,您今天又处罚他了?“

    李二匆匆忙忙的从装卷轴的文海里取出一个卷轴,打开看了一眼,把卷轴放下,对长孙说:“这个小王八蛋的一千板子,朕是打定了。”(未完待续。)

    PS:第一节送上,求票,求票,被爆菊了,求救,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