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青楼总有怪事情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没有凉爽秋风的日子不好过,至少对于五个已经醉了八成的人来说就是如此,长孙冲笑的很大声,翩翩起舞,李怀仁扶着树不停地亲吻树皮,李承乾把脖子挂在矮树枝子上站着呕吐,只有程处默稍微好一些,坐在那里把一根光骨头咬的嘎滋嘎滋的。

    云烨躺在毯子上,蒔莳拖着师父的头,小武擦嘴,狄仁杰等一会就给师傅灌一点醋,可惜全部都吐出去了。

    李怀仁亲树亲的时间长了也就觉得无趣,喊了一嗓子要去青楼,这必须去,爬也要爬去,于是五个晃晃悠悠的人就坐上马车,被李承乾的侍卫送去了长安。

    狄仁杰不知道什么是青楼,才喊一声说自己也去,就被小武扭着耳朵转圈,蒔莳跺跺脚,喊过远处的家仆收拾东西,决定告诉师娘师父去找坏女人去了。

    李承乾的口味很是刁钻,看看燕来楼老鸨子的大屁股,就摇头,看到明月阁那些庸脂俗粉也摇头,总之见了所有女人都摇头,李怀仁怒了问:“你到底要去哪?平康坊都转两圈了。“

    “我不是不满意,燕来楼就不错,假母鸨子头的肥臀就甚好,我只是脖子不听使唤,总是摇摆。“

    赶车的车夫赶紧把五个醉汉送到燕来楼,老鸨子居然没换,窈娘的身子五年间变大了好大一圈,胸前的那对男人的恩物更是雄伟,只是腰也跟着变粗,走起路来像尉迟恭,每一步都踏实无比,刚才还在后悔放走了几个大金猪,没想到金猪自己又回来拱门了,哪里敢怠慢,摇着手帕像是见了情郎,一下子就扑了过来。

    李怀仁拿胳膊拦住说:‘窈娘,你现在的身板,哥哥我可招架不住。想当年你的小蛮腰上哪里去了?“

    窈娘趁机在李怀仁胳膊上轻轻扭一下。抛着媚眼骂没良心的,上次一别,就再也不来,害的自己伤心欲绝之下猛吃饭,结果就成了现在的样子。

    还是那么识情知趣,青楼里的话,听过就好。要是当真才是傻子,窈娘拖拽着李怀仁就上了楼,对于这家伙袖子里面沉甸甸的物事非常的喜欢。

    一间房子占了一层楼,李承乾他们面前瓜果纷呈,点心摆了一案子,只有云烨的案子上摆满了胡瓜。外加几小碟子点心,窈娘对这位极度痴迷胡瓜的侯爷记忆深刻。

    醉酒的人不好伺候,贵人清醒状态下给的赏钱才是钱,如果趁着酒醉蒙骗,后果很严重,倒是不在乎那几个钱,而是贵人没有被哄骗的习惯。

    仰面躺在软榻上,一大排歌妓就端着盆子出现。给贵人擦脸。洗脚,不愧是专门伺候人的。手法老道,让人浑身舒坦,两杯夹杂着冰鱼的莫名饮料下肚,精神顿时好了起来。

    看到贵人们一个个都精神了,窈娘笑的像弥勒佛,下巴上的肥肉都在抖,打着颤音说:“贵人们难得光顾,是小楼的荣幸,却不知贵人们先要看歌舞,还是要人陪侍?有从极西之地来的舞娘,跳的一曲好舞,裙子漂亮极了,跳起来像花蝴蝶。男子专门用头甩带子,一圈一圈的好看极了。

    “哦?在长安能见到纯粹的埃及歌舞的确少见,不过,这种舞蹈是信徒专门用来聆听神的教诲的,也有人肯跳?“

    “哎呀呀,贵人就是见多识广,就是来自这个爱菊的地方,可怜着那,听那个会说人话的小姑娘说,满世界的人都要杀他们,说他们是不干净的人,可是奴婢偷偷看过,很干净,还没有味道,奴婢也是见他们可怜才收容他们,给碗饭吃。“

    “窈娘啊,他们说的不干净,是脑袋里不干净,被神抛弃了,你就不怕他们的神来处罚你?“云烨头一回听说渎神者,所以就很想见一见这些人,一般来说,有本事的渎神者才能活下来,一般的早就被教廷烧死了。

    “哈,奴婢才不怕呢,这里是大唐,奴婢害怕捕快,也不会害怕一个什么没名堂的神,贵人宽座,奴婢这就唤歌舞上来。“

    双手一拍,立马有轻柔的音乐响起,宛如天籁,没有多少音节变化,就好像风吹过芦苇一样轻盈,又好像雪落在松枝上一样柔缓,几个戴着面纱的年轻女子从暗门里转了出来,脚步轻盈,随着身体的转动,彩色的裙子顿时飞舞起来,形成一个大大的圆,果然如同老鸨子说的,像一朵盛开的花,也想一只美丽的蝴蝶。

    轻纱遮面,只有一双双平静如水的眼睛漏在外面。呆板,无欲无求,这本该就是这种舞蹈该有的神髓,可是眼睛里露出的不是崇敬和希望,而是一种麻木,这就不对了。

    还没等云烨发问,暗门里又出来几个穿着白色袍子的男人,头上有一条很长的带子,男子一出来,那些人全部都把右手放在耳朵上,好像在聆听远处的声音,没见他们怎么动弹,袍子自己就飞了起来,带子也飘了起来。如果女子是一朵鲜艳的木棉花,那么男子就像一朵白色的喇叭花,音乐是一种类似于埙的一种乐器发出的,声音好像有人在远处诵经一样,没错,这种舞蹈就不是给人看的,是献给神的歌舞,如今他们拿出来卖钱,不是渎神者,是什么,怪不得教廷要把他们放到火里当柴烧。

    李怀仁见不是肚皮舞,就很不舒服,这些女人都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不漏一点皮肉,没意思,老子要看肚皮舞。

    “滚下去,把衣服脱了再上来跳,老子要看那种能把屁股扭成绳子的舞。“恶少的脾气一上来就难以克制,带了一袋子金子就是来图爽快的,不是来看几个男人女人把自己的袍子抖成花的。

    老鸨子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冲着那些瑟瑟发抖的男女嚷嚷:“看你们可怜,特意给你们一个赚钱的机会,不好好伺候,居然把贵人惹怒了,真是该死,”

    天底下的老鸨子就没什么好玩意,还从头上抽出簪子扎那些可怜的女子,嘴里还嚷嚷:“早就让你们穿的和外面卖酒的胡姬一样,你们不肯,一个赚钱的机会白白错过,就该活活饿死才是。”

    所有的女子都在帮着最中间的一个女子挡着,宁可自己挨扎,也不肯让老鸨子碰中间的那个女子一下。

    长孙冲鼓掌大笑,看着老鸨子如同虎入羊群,大声叫好,还把怀里的银饼子往外扔看好戏,李承乾没东西扔,抢过来几个银饼子,也往下面扔,窈娘大喜,于是扎的更加的起劲。

    云烨微笑不语,他要看中间的那个女子能忍耐到什么程度,程处默则不肖于欺负弱小的人,抱着胳膊任由身边的歌妓往嘴里放葡萄。

    慌乱中,一本薄薄的书本掉了出来,云烨给身边的歌妓说了一句话,那个歌妓就跑到中间把那本书那给云烨看。

    没意思,很普通的一本《几何原理》欧几里得早在九百多年前就写出了这东西,这本书的重要之处不在于他有什么高深的理论,而是因为这是一本几乎完美的教科书,能起到锻炼人的逻辑思维的作用,尤其是经过希帕蒂亚补充完整之后,被一直沿用了一千年。

    翻了两页,云烨就坐不住了,书很大,但是是硝制得非常好的小羊皮制作的,后面有一行行新的字体加入,字体娟秀,这不是男人的笔迹。

    喝止了窈娘的暴行,还没等云烨再说话,一个女子就冲过来,一把夺走他手里的书,紧紧地抱在怀里,守卫在两侧的护卫就要冲上来惩罚这个冒犯云侯的卑贱女子,窈娘更是气势汹汹,那些男子把女子围在中间,后背朝外,准备接受处罚。

    挥退了那些护卫,撵跑了窈娘,云烨来到他们面前,对那个人堆里的女子说:“我没有恶意,我的朋友们也没有,只不过他们从战场上下来,性子粗野一些就是了,我只想问一句,希帕蒂亚是你的什么人,她已经故去两百年了,为什么你会有她的手稿,另外我很想知道你们遭遇了什么,如果对大唐帝国没有害处,出于对希帕蒂亚的尊敬,我愿意帮助你们回归你们的国家,你们来自亚历山大城?”

    中间的女子的嘴张的好大,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遥远的东方,也会有人知道希帕蒂亚的事情,这不可能。

    李承乾他们也听不懂,洗什么牙的事情,压力山大也不清楚,这是一群歌妓,用不着有什么压力,看上了拿走就是,费什么话啊。

    少女先是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云烨摇摇头对他说:‘你既然懂得大唐的官话,就说吧,我听不懂你的语言,大唐不需要那些奇怪的语言。“

    少女似乎有些愤怒,唧唧喳喳的又说了一些,云烨双手一摊:“我听不懂,你就算是说我是自大狂,我听不懂,你不是白说了?“

    愤怒的少女推开护卫她的人走到云烨面前坐了下来,云烨很勤快的把案几搬过来,放在两人中间,自己也坐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她。

    “唐国的人都和你一样骄傲?你们不担心会招来憎恨么?“

    “大唐从来都不是让人喜欢的,它是用来让人害怕的。“

    听到云烨这么说,李承乾,长孙冲,李怀仁,程处默一起笑着点头,就连躲在角落里偷听的窈娘也觉得侯爷的话很有道理,转身就在一个胡姬的屁股上踹了一脚。(未完待续。)

    PS:希帕蒂亚:埃及最伟大的女数学家,才华横溢,可惜遭遇极惨,下一节会有论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