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节活体实验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带孩子是一种乐趣,前提是你带的孩子是你自己的,最有洁癖的母亲这时候也会对孩子的便便视若无睹,检查孩子的粪便,看看他的消化是否正常,这是幼儿母亲每天要做的功课,所以云烨看到自己的俩宝贝的时候,就像看见了自己。

    “你上辈子是女人?”辛月奇怪的看着云烨,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会对照顾孩子的方式如此熟练,哪怕是庄户家的男人也没这本事,那日暮也很好奇,凑过来看云烨的手艺。

    “是不是男人你俩会不知道?干什么事情都蠢兮兮的,男孩子现在穿开裆裤比较好,小鸡鸡露在外面多有面子,那日暮,说你呢,捆孩子又不是捆羊,你下那么重的手干什么,还有啊,白长个大个子,奶水居然没有辛月多,我闺女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可不敢少了食物,今天晚上,我给你熬点鲫鱼汤你把它全喝了,明天再吃两个猪蹄子,就不信没奶水。“

    把两个女人轰出去,奶妈也没用,一起轰出去,今天的时间是亲子时间,容不得外人打扰,拖着闺女的腰,还有头,放在臂弯里摇晃,不敢晃得太厉害,要不然会吐奶,闺女粉红色的小嘴张着,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父亲,嘴里发出无意义的啊哦啊哦的声音。

    在花缸里铺上一个厚毯子,云宝宝抓着花缸的边缘刚好可以站起来,一蹦一蹦的想从缸里出来,没有婴儿车的家庭里,男主人该送去喂猪,在把儿子闺女统统哄得睡着之后,旧在纸上写写画画,很快一个带着遮阳蓬的婴儿车就画好了,找来家里木匠,安排下去,木料选最好的,打磨的不许有一点的倒刺。所有的棱棱角角都弄成弧形。一个时辰做出来,不管用多少人,两个!

    木匠跑着就去干活,侯爷一般不安排活计,一旦安排了就是家里的头等大事,找来管家,让他带着缝补的婆子。绣娘去木匠那里,给小车车做好垫子,遮阳蓬,赶紧,一会就要。

    当侯爷就这点好处,只需要动嘴。其他的自然有人去操办,这些事安排妥当了,当老子的也要睡一会了,养精蓄锐迎接孩子们的下一波哭闹,听管家说两个败家婆娘已经坐着马车带着酒菜去东羊河泛舟,算了,就当给她们放半天的假。

    孩子很麻烦,闺女醒了哇啊哇啊的哭。然后儿子也开始哭。云烨从床上窜起来,三两步就到了孩子的小床边上。儿子皮实先不管,抱起闺女摸摸小屁股,又尿了,似乎还拉了便便,温水盆子准备好,擦了一遍小屁屁,又用温水洗了,这才止住哭泣,至于皮实的儿子早就不哭了,拿着父亲的软帽套在脚上,用脚往嘴里送。

    小丫来了想帮忙被撵走,小武来了被撵走,这孩子就不能靠近孩子,尤其是女孩子,蒔莳就很乖,给云宝宝把尿,只是总低头看云宝宝的小雀雀。

    管家和奶妈一人推着一个小车车高兴地走过来,从没推过婴儿车的人就这毛病,把孩子的小毯子铺在小车上,围得严严实实,外面的天空不阴不晴的正是带孩子出去的好时候。

    和蒔莳一人推一个就在花园里漫步,自豪感顿生,其他小丫头看到有好玩的玩具,围上来央求哥哥让她们也推一推自己的侄子侄女。

    一娘从不问哥哥要东西,看到婴儿车眼睛都红了,拉着哥哥难得的撒了一回娇,就要婴儿车,她的孩子也需要这东西。

    好在云烨早有准备,告诉她木匠还在做,如果想要去拿就是,听到话,一娘就松开大哥的胳膊一溜烟的跑去了木匠那里,没有一点当家少夫人的气度。

    明月升起来的时候,两个玩闹的精疲力竭的女人才进了家门,自己也觉得过份,你推我搡的不敢进门,辛月用簪子捅破窗户纸,偷偷的往屋子里看,只见云烨用脚推着脚下的摇篮,怀里抱着儿子,两个人在看书,他甚至有功夫低头在茶壶里啜一口茶,每到翻页的时候,还特意征求一下昏昏欲睡的儿子的意见,父子甚是相得。

    没有慌乱,也没有急躁,就像他办其他事情一样,还是那样的有条不紊,看到平静安详的屋子,辛月忽然觉得丈夫即使没有女人也会过得很舒坦,这世上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会的?

    做饭就不要提了,他做出来的饭菜在长安是出了名的,自己骑马都追不上,那日暮告诉自己丈夫在草原上也自己缝制衣服,手艺很好,就是现在,有兴致的情况下偶尔会告诉辛月什么样的衣服穿上更加的好看,对于那日暮红配绿的穿衣打扮丈夫从来都是持反对态度,无奈,这是那日暮最喜欢的装扮。

    总要进家的,辛月轻轻推开门,正要给丈夫道歉,却发现云烨笑吟吟的放下手里的书,手搭在唇间示意她小声些,孩子睡着了……

    大清早伺候云烨洗漱的是小丫,东南西北蒔莳小武,也过来了,狄仁杰嘴绷得严严的,一语不发的拎来一小桶井水,夏日里,云烨最喜欢用冰凉的井水洗脸。

    知道她们有事相求,也不点破,洗漱完毕,就坐在前厅等候吃早饭,几个孩子统统把自己昨日的课业拿来让云烨检查,不错,不错,昨日的课业都做得很用心,字迹工整,答案统一,这些孩子作假都不会做,你不能小武做错了题目,你们全部都跟着做错吧,再说了,狄仁杰一个人做五六份作业会累坏的。

    “小杰,昨晚做作业一定很累吧,晚上要多休息,你还小不能熬夜。“

    “不累,就是给小北写的时候手有些酸。“说完就看到六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自己,想要捂嘴已经晚了,干脆往师父背后一站大声说:”她们想让师父给她们造一座树上面的屋子,逼着我给她们写课业,我昨晚,写到了三更天,困死我了。“

    听到狄仁杰的血泪控诉,云烨很同情这个可怜的孩子,女多男少的环境里,想要不受欺负是一件很难的事。自己以前给她们说过树屋的事情,她们没有多大的反应,以为女孩子不喜欢攀高下低的,自从昨天见到小车,这些孩子才想起这件事,觉得一定不错,这才有了早上的这一幕。

    花园里就有几颗很适合做树屋的大树,把想法告诉木匠以后,云烨就不再管了,孙先生今日有一个重要的试验要进行,必须前去观摩,至于房子的样子,让她们自己去想,至于辛月和那日暮已经拿着婴儿车带着孩子去牛家显摆,夏收之后总是有好大一段时间的闲暇,从开春忙碌到现在的辛月的确需要休息一下。

    孙思邈实验的对象是一头奶牛,奶牛饱满的乳房上长满了痘包,轻轻一挤,就有淡黄色的浆液流出来,这就是牛痘,今天孙思邈就要在活体上接种这东西,书院里一直都有药人,都是李二专门暗地里送过来的,比如今天的这一个,据说是犯了杀人罪,自愿来到书院做药人,如果不死,官家就会不再追究他以前的恶行,否则按照律法,是要被杀头的。

    自从上次那个给老秦输血之后没有死的家伙大摇大摆的出现在长安市上以后,给书院做药人就成了死囚博取一线生机的最后机会。现在只要不是十恶不赦的重犯,在杀头前都要问一句要不要给书院做药人,如果答应就会暂缓执行死刑,关在牢里,等待书院的人前来提取,这一天几乎就是死囚的节日,到现在很少有死囚会因为药物试验死亡。但是失明,残废的却也不少。

    明亮的房间里云烨仔细的给死囚胳膊消了毒,拿小刀划开一个小口,火炷把沾了牛痘汁液的棉签在伤口上来回的涂抹,等到确认涂抹到位之后,就把伤口包扎起来等待时间来检验效果。

    实验一共做了五组,才结束,当云烨与火炷脱下身上的麻衣,来到了前厅,只见孙思邈闭目念经,很痛苦的样子,脸色也变得潮红,似乎生病了。

    云烨赶紧摸一摸孙思邈耳后,发现烫得惊人,这不是受风感冒,是病毒引起的发烧,这个迂腐的老道士不会拿自己来做实验吧。解开老道的道袍,露出左臂,胳膊上赫然有两个已经溃烂的小伤口,消毒消得不彻底,已经感染了。

    和火炷一起把老道扶到床上,打开窗户,用竹子做的喷雾器把酒精在屋子里喷了一遍,这是云烨唯一能做到的消毒手段,火炷取来白药挤出脓包,再敷上药,用酒精在老道的额头,腋窝,大腿根部擦拭,给他进行物理降温。

    老道在是否用活人做试验一直持反对的态度,开始云烨也不赞成这样做,总认为这是不人道的,书院的督导刘献,许敬宗,却不认同,认为用死刑犯做试验并不违背道德理法,反而是在给子孙后世积德,给死刑犯一个活命的机会。

    当淮南道的寿州传来因为虏疮死伤惨重的消息之后,云烨果断的同意使用活体标本,李二得知只要试验成功,就能灭绝虏疮,专门派人来对云烨和孙思邈说:“只要成功,不要在乎人命,罪孽在他,在天,不在孙,云。”为此专门焚表告天,以安孙思邈之心,没想到老道还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未完待续。)

    PS:求票,求票拜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