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节生活的本能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这就算是较上劲了,云烨不相信自己掰扯不过一朵荷花,找了麻线,把荷花的花骨朵扯回荷花缸的中间,特意拿尺子量了,就在缸的圆心上,小时候的课本里不是有绑向日葵的故事吗?咱就绑荷花。

    为这特意警告了丫鬟仆役,不许动,谁动就把谁栽进缸里当荷花养,每天都要仔细检查一遍,看看是不是起作用了,只要有效果,这一天的心情都是好的。

    随着花骨朵的长大,效果也越发的明显,现在水底下的花杆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弧形,并且有固定的趋势。强大的外力可以改变植物的生长方向,它是不是也可以改变人呢?

    在书院张着嘴笑了一天,程处弼把题目没算出来都没有发火,虽然是很简单的一元一次方程,早就教过八十遍了,但是程处弼依然哼哼唧唧脸涨得通红,如同大便干燥,不难为这孩子了,虽然比云烨都高了,骨子里依然是一个孩子。

    “程处亮,处弼到下节课的时候要是还答不上来这些题目,你就做好受罚的准备,如果期末考试不及格,你的暑假就不要休了,书院的假山还少一座,到时候就由你来完成。”

    本来一脸不相干的程处亮顿时大吃一惊,期期艾艾的问:“先生,处弼回答不上来,为何要处罚我?我做的很好啊。”

    “手伸出来!”听到程处亮这么说,云烨阴着脸走到程处亮的身边勒令他把手伸出来。在他的左手掌上重重的打了五板子,没有丝毫的留情,声音很响,看笑话的程处弼一下子就没了笑脸,吃惊的看着云烨。

    “你可知错?”云烨板着脸再次问程处亮,语音也比刚才越发的严厉了,教室里鸦雀无声,学生们都把嘴闭得紧紧地一言不发。

    想不明白的程处亮畏畏缩缩的把手右手伸了过来,做好了挨罚的准备。“换左手。右手需要写字。做练习。”

    在程处亮已经变得通红的左手上又抽了三板子,都能听见他咬牙齿的声音,老程家的孩子要是被打的叫出来,才丢人。

    “程处亮,你可知道今日为何罚你?”

    “因为处弼没有学好,我没有帮助他。”云烨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坐下,走到讲台上才一字一句地说:“你与处弼是亲兄弟。然则,一愚一智是何道理?同样的环境,同样的老师,为何你的学业名列前茅,处弼的学业却明显的荒废了,你是兄长。有教导之责,为何从不见你教导他的学业,所以,他有错,但是不严重,只是没学会学问罢了,你的错却是大错,在书院里学问从来不是衡量一个好学子的标准。我们更注重品性的完美。所以受罚的该是你,服是不服?”

    程处亮站起来给云烨鞠了一躬说:“弟子知晓了。今后一定督促处弼好好进益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云烨笑着说:“处弼顽劣,你打不过他,不过没关系,这柄戒尺你拿去,需要的时候就用,如果他敢反抗,程家的家法我用来使使,还是没问题的。”

    说完就转身在黑板上写新的课业,程处亮恶狠狠地看了一眼程处弼,晃一晃手里的戒尺,见弟弟一脸的灰败之色,才满意的转过来继续上课。

    上完课,在办公室与李纲先生说了一些书院的设想,有和许敬宗详细估算了新校舍的规模,和造价,就放手交给许敬宗督造,知道他家起了一个火窑,造了许多的砖,准备在这次书院的建设中给自己家的庄户谋点好处,这些事情无伤大雅,许敬宗不可能让不合格的砖石进入书院,这点节操他老兄还有,至于合格的砖石,用谁家的不是用啊。

    旺财拖着云烨和大丫一路小跑着往家走,大丫现在跟在玉山先生身边学习,顺便伺候老先生,只是这孩子的眼睛实在是个问题,很愁人,已经让她少用眼睛了,就是不听,看来必须要给她准备眼镜了,书院的几位老先生眼睛也花的厉害,现在用放大镜才能勉强看书,这些老人里面只有无舌和离石没有出现麻烦,剩下的都不太妙,金竹先生年纪不大,眼睛却很糟糕。

    可惜工匠们很不给长脸啊,两个月折腾出来一副眼镜,扣在大丫的眼睛上,美轮美奂是必须的,可惜最重要的部件镜片达不到要求,大丫只戴了两天就说眼睛很不舒服,这不行啊,明显是眼镜度数没有配对,赶紧卸下来,只有等待一整套检验眼睛的镜片配好之后,再给她选合用的。

    一匹枣红马从身边疾驰而过,马上的骑士一伸手就把大丫从云烨身边捞走,喝骂了两句,眼见那个响马绝尘而去,云烨无可奈何地让旺财加快步伐,这就去单鹰的小院子里去接着骂人,光天化日之下,这还要不要脸了。

    小院子没人,挂着锁,重重的在门上踹了两脚悻悻的回了家,余怒未消,才到家就看见大丫乖乖地坐在园子里的葡萄架子下面和辛月说话,单鹰自己拿着一个猪肘子,吃的汁水淋漓。才要上前骂几句,眼睛扫过门下的荷花缸大惊失色,早上走的时候还好好的荷花,现在不见踪影,只有半截秃枝子伸在缸外,这就怒了,谁这么大胆子?

    咆哮如雷之下云府乱成一团,前院的仆役丫鬟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不知道好脾气的侯爷为何会发火。

    不需要狄仁杰分析,凶手很快就被捉拿归案,云家大少爷,云宝宝云寿挥舞着花骨朵欢快的叭叭叭的叫着云烨,小脸上口水滴答,完全没有罪犯落网的感觉。

    满天乌云顿时散尽,这小子就是聪明,知道这朵荷花的重要性,一眼就瞅准重点,干的干脆利落,揪花揪的很有气势,连底下没长成的莲藕都拔了出来,太有力气了,需要奖赏,至于拿着孩子的那个女人需要得到教训。

    抱过自己的心肝宝贝,吧唧一声在脸上亲了一下,臭小子拿花骨朵当铜锤用,在他老子脸上抽的啪啪的,发泄心中的不满。

    侯爷高兴了,仆役丫鬟们就像潮水般退去了,云烨这才发现自己家居然有如此多的仆役和丫鬟,既然有这些下人,为何自己早上洗个脸都是辛月或者那日暮伺候?有时候还有润娘和大丫,这四个人就没有一个会伺候的,辛月咣当一声就把盆子摔在花园的矮墙上,然后就不见踪影,说是见不得云烨拿青盐漱口时咕噜噜的恶心样子,那日暮倒来的水一般情况下都是凉水,手巾子擦脸的时候经常塞进鼻孔,润娘伺候哥哥洗脸完毕之后,一般都会从哥哥荷包里拿走一个两个银饼子,如果有小宝石,也会拿走一个两个的,说是报酬,太贵了,用不起,大丫眯着眼睛辛苦的样子云烨看到就不舒服,干脆自己来。

    为甚,就没有一个甜糯的声音说:“侯爷请洗漱。”然后就有几根葱白一样的手指在自己脸上滑动?这样的场景云烨期待很久了,家里这么些丫鬟就真的找不出一个好的来?

    看到辛月,那日暮拧着眉毛把丫鬟们都轰走以后,云烨觉得自己的这个愿望这辈子大概没希望达成了。

    左手抱着儿子,右手抱着闺女,这样的幸福让云烨几乎乐的疯魔,女儿到底张开了,终于能看到几分那日暮的影子,这就好,不要随爹爹长歪了就好,最见不得那两个女人,脖子一扭,带着儿子闺女去了书房。

    把儿子放在放卷轴的花缸里,把闺女放在书案上,看她不断地踢腾小腿,欢喜就像潮水一样的淹没了云烨。换尿布有点麻烦,不过难不住云烨,上一辈子这种活计干了无数次早就驾轻就熟,那日暮胡乱绑在孩子身上的一堆东西被他扯出来统统扔掉,在奶妈吃惊的目光中云烨熟练地给女儿换好了尿布,小被子三两下就裹好了,兜底一手,软布带子就把襁褓捆了个结结实实,手塞进带子底下,试试送紧,不错,虽然好多年没干了,但是手艺还在。

    用不着奶妈,自己的孩子吃点牛奶还是没问题,儿子大了,给他自己发一个奶瓶子抱着咬,女儿的奶瓶自己拿好,一点点的给喂,关中的软木还不错,做成奶嘴很适合孩子稚嫩的小嘴。

    现在这种奶瓶子据说成了皇后娘娘的伟大发明。是娘娘在奶孩子的时候突发的灵感,当时雷雨大作,有鲜花从天而降,香气从地缝里溢出,在这比仓颉造字还要夸张的环境里,娘娘完成了这件旷世发明,完全不顾角落里云烨悲愤的目光。独自接受世人崇敬的目光。

    以为云烨会手忙脚乱的哀求自己把孩子抱走的辛月,那日暮,才进书房就被和谐的环境惊呆了,云宝宝咿咿呀呀的学说话,云烨咿咿呀呀的回敬,父子二人交流的开心愉快,从云烨温柔的眼波里就能看得出他听懂了儿子在说什么。

    照顾儿子的同时,也不忘记照顾闺女,开水煮过的新麻布用手揉软了,沾上清水,给闺女清理口腔,手法熟练,动作轻捷。(未完待续。)

    PS:第二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