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节地主家收租(4)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账房的暴怒让何大昌面红耳赤,让黄宇不知所措,他怎么看这个老农都不会是年收入上百贯店铺的主人,更何况云烨就在跟前,他也毫不顾忌的想着占便宜,没把侯爷当回事。

    云烨拍拍他的肩膀说:“你看,就是这个样子,云家庄子如果只靠着从土里刨食,收这样高的租子的确是丧尽天良。

    但是你看看,庄子里就没有闲人,有人用闲散土地种菜,种果树,养鱼,养蜂产蜜糖,养猪,养羊,还有贪心的专门养吃肉的牛,这个不违法,是在官府备案了的,所以一家子收入渠道多了,产出也就多,大唐律法规定的又严厉,主家最少占有这些产业的两成,杂七杂八的云家就落下这么多。“

    说完话就把蛋糕碟子放在他手里说:“放心的吃,云家的吃食都干净,不沾血,就是陛下到云家也吃的没有半点忌讳,昨天你们的御史中丞才到家里混了一篮子变蛋跑了,生怕我要钱,御史的职位清要,但是贫寒,对于你们我充满了敬意。

    公主家你们敢弹劾,王爷家你们没放过,青雀和我弄塌了大内的宫殿你们也没有放过,很好,多看看,多听听,你们现在是在观政,打开眼界看世界,你会发现奇迹无处不在,其实都是这些泥腿子创造的。“

    黄宇嘴里吃着抹了蜜糖的蛋糕,心中却是从未有过的苦涩,云烨的话让他的双眼有些潮湿,御史,御史,说起来好听,其实就是一个得罪人的活,是百官中的另类,其他官员私下里作些生意,补贴一下家用谁都哈哈一笑了之,唯有御史不行。他自己每个月八百文的俸禄需要养活一大家子人。长安米贵,农家孩子都认为枣糕是臭的,只有自己四岁的女儿每天都在盼着吃枣糕,以前还觉得节操比其他的外物重要,现在看起来他是如此的孱弱,就像沙滩上的城池,大浪卷过来就坍塌了。世道怎么了?

    长安越发的繁华了,直径十八里之城住的满满当当,河面上帆影连绵不绝,城内摩肩接踵,坚持了数十年的宵禁在逐渐崩塌,新化坊梨花盛开的时节宛若天堂。曲江上的歌舞旦夕不休,惟有御史从未改变,朝堂上的每一次出奏,都如洪钟大吕,让所有的官员警惕。

    强压下心头的感慨,对于云家,自己当然要再仔细地看看,不会错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想起云家的劣马和恶仆。正要告诉云烨不要因为这些小节毁了自己的名声,却发现那匹无聊的马走进了棚子。看到云烨在吃蛋糕,就凑上来,在云烨的手上咬蛋糕吃,云烨居然不恼火,而是把蛋糕摊在掌心任它食用。

    几个老头子围过来,摸着旺财的脑袋,何大昌笑着说:“每回看到旺财就喜庆,可怜的,就是瘦了好多,岭南就没几样人能吃的,你看旺财都瘦成一把骨头了,这把钱拿着自己去卖些吃食,咱们就留在长安享福,哪都不去。“

    黄宇眼看着一大把铜钱就装进了它脖子下的钱袋,沉甸甸的,心里发酸,旺财钱袋里的钱比他的钱袋里的钱都多。

    “旺财就是个乖孩子,每次到老汉店里吃点心,不付钱就不离开,弄得老汉每回都要假装把钱拿出来,再给它装回去才走,比胡老汉都懂事,老家伙到我店里吃完,从来没有结账这一说,老汉可都记着呢,等你的烧鸡店开了,老汉也不付钱,拿了就走……“

    见到没便宜可占,几个老汉背着手溜溜达达的出了棚子,互相打趣着去了集市。

    云家见到的一幕幕彻底颠覆了黄宇的对世界的认知,随着云烨往棚子外面走,没去集市,而是绕到后面的庄户住宅区。

    这里给黄宇的第一感觉就是干净,没有乡下常见的鸡粪,马尿之类的,不时地有挂着果子的树枝从矮墙里伸出来,有时候需要低头才行。

    院子里晒满了各种菜干,还有各种各样的豆子,姹紫嫣红的非常醒目“这一家就是做菜干的,你可不要小看这些菜干,还有盐豆子,到了冬天可不少卖钱,听说现在他家已经不只卖菜干了,家里的婆娘聪明,发现把菜干和腌肉放在一起蒸出来,那滋味好的没法说,再撒上些辣椒,可谓人间极品。

    去年他们家给府上送了一些,几个妹子就给抢光了,大人都没吃几口,今年听说他家的干菜不卖了,开始卖这种蒸肉,便宜的干菜一下子就变得身娇肉贵。今年想不发财都难,按照惯例,找了中人给家里送来了两成的干股,我说不要,这是庄户自己琢磨的独门生意,自家掺和进去做什么,谁料想几个妹子不干,说不要钱,每年就要几坛子蒸好的肉。“

    “云侯,对于云家庄子的富庶下官已经坚信不疑,但是这样做真的没有问题吗?“年轻的官员看着院子里忙忙碌碌的妇人,担忧的问。

    “你的这个想法很有道理,魏公也和我说起过,所谓仓禀足而知礼仪,我从不喜欢穷苦的善良人,都是一样的人不能做了一辈子牛马,到临死都没吃过一口饱饭,这是做人的失败,甚至可以说这是人的悲哀,至于礼仪这东西是后天养成的,如果每个孩子都受过正规而系统的教育,你的担忧该是先生的担忧才是,在其位谋其职,他们是先生就该考虑孩子的德行,你是御史,就该把天下间发生的事情告诉陛下,这是一种本分。“

    挥手止住了要上来见礼的妇人,黄宇似乎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云烨给他的感觉像一位多年的挚友,多过像一位侯爷,不由自主的背着手,两人在庄子里指指点点,谈笑甚欢。

    云家庄子风景的确很美,这种美不在于山水,在于人,不论是躺在竹椅上打瞌睡的老者,还是坐在树荫下纳鞋底子的婆婆,都让人从心里感到舒坦,年轻的少妇一边忙活,一边不忘记摇一摇身边的摇篮,

    胖胖的孩子伸出带着褶皱的胖胳膊想要碰眼前的布老虎,稍微大一些的孩子就裹着红肚兜,光着屁股满院子撵鸡,黄宇看到这里总是会心的一笑,人活到这份上,还要什么?这样富庶的庄子如果有那些黑暗的事情才是上天的不公。

    “云侯,我来之时,听到一个衣衫褴褛的老汉说他一年需要给云家缴六贯钱的租子,您可知道我是如何的愤怒,尤其听说他的儿子出征在外,您才免去了他的租子,让我觉得您是天底下最狠心的地主,还听说您对月子里的孩子也要征税,这就让我生起了和您同归于尽的想法,请您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样美好的庄子里不该有这些事情。“

    云烨笑了,庄子上的事情他多少知道一些,管家经常在自己闲暇之余当成笑话讲给自己听,听黄宇这么说,就带着他来到后面几排屋子,还没走到,黄宇就看到自己遇到的那个老汉穿着短衣短裤,躺在树荫下乘凉,小桌子上还摆着一小壶酒,盆子里的煮黄豆荚已经被吃了大半,皮子堆满了桌子,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少妇正在收拾,看到侯爷来了,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回头喊了声爹,想要把老汉叫醒。

    老汉睁开眼睛,立刻站起来邀请云烨和黄宇坐下,吩咐少妇赶紧再去煮些黄豆荚子送过来,云烨不客气,坐在躺椅上拿起酒闻闻,皱着眉头说:“你也算是庄子上的富户了,怎么还喝这种劣酒,去长安粜粮食好歹穿的像点样子,破衣烂衫的给云家庄子丢人。“

    老汉一边拿热水烫茶杯,一边对云烨说:“侯爷,穿了好衣服,人家就知道是从咱家庄子出去的,一斗麦子卖给别人四文三,卖给咱家就要四文五,黑了心了,没法子老汉就在地里忙活了两天,也没洗澡就去了长安,果然啊,这招好使,咱家的麦子好看,卖了四文五,买他们的麦子用了四文三,老汉这身破衣裳可是给家里多挣了四百多文钱。”

    黄宇就搞不明白,一买一卖之间怎么可能没有差价,那些黑心的商户怎么可能任由你一个价钱卖出买进的折腾,这样一来他还挣个什么钱,抱着这个疑问向老汉请教。

    “商户当然不可能,那个商户不是扒了皮的猴子变的,咱家在他们手里哪有好果子吃,收粮食三文六,卖粮食五文钱,一斗粮食一文四的差价,这样干老汉岂不是会亏死,咱家的麦子产量高却不好吃,面条下到锅里就黏糊,总不能喝一年的糊糊吧。

    好在陛下仁义,为了平缓粮价,对于大宗的粮食买卖都有保护,平进平出,咱家的麦子好看,被评为甲等,别人家的麦子不好看但是好吃,只能是乙等,这样一来一担麦子咱就有了三文钱的利,这可是大半斗麦子呢,老汉的二十担麦子平白多出来一担,这样的买卖上哪找去,明天我准备再帮乡亲们去多换些来,多出来的归我,就当辛苦钱,听城里人说陛下要当什么天可汗,这可得好好汗,不汗都不行。“(未完待续。)

    PS:第二节送到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