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节地主家收租(3)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抱着会死在云家庄子的壮烈心态,年轻的御史黄宇送上了自己的名帖,准备当面会会恶贼,抱着手在门外等候,门房热情的请他进去喝碗茶他都笑着拒绝了,战斗从这一刻就已经开始了,先生说过,士有三不斗,不与君子斗名,不与小人斗利,不与天地斗巧。

    云烨有君子之名,有小人之称,有巧匠的美誉,自己已经犯了三戒中的全部信条,到了这时候他才领会到先生说的无奈之意,博不过自己向往正义的心,博不过自己怜悯百姓的情,更加博不过自己捍卫先哲名声的信念。

    街道上鼎沸的人声似乎消失了,黄宇凝神屏气,准备迎接自己这一生最大的挑战,空旷的侧门里似乎有云雾翻滚,好像下一刻就会有猛虎咆哮而出。

    一个算不上英俊,却还算清秀的青年男子从门里走出来,看得出来,他的身体比较孱弱,脚步在发虚,手里摇着一把描金的折扇,这东西他也想有,可是两贯钱的高价,把他这样的名士隔绝在外。

    “黄御史,久仰了,听闻御史在长安督导民生,到我玉山所为何事?这里百姓安宁,商贾繁通,百业兴旺,实在想不出有什么需要黄御史操劳的。”

    云烨其实很不想出来,早上睡起来,双腿依然酸软无力,昨夜惩罚辛月惩罚的太厉害,自己累得要死,睡到日头偏西才起来,吃了一顿饭,刚刚准备在院子里的树荫下再睡个下午觉回复一下精神,门房就送来了不知道什么御史的帖子,闲着也是闲着,见见也好,如果人讨厌,打发走之后再睡不迟。

    “早就听闻云家庄子富庶,下官蒙陛下简拔,督导长安三县的地租。到了玉山就准备好好向云侯学习一下致富之术。还请云侯成全。“

    看着恭敬有礼长得器宇轩昂的御史,再看看他简单缝制过的衣袍,就心生好感,这是一个勤勉的人,自己总是睡觉也不是个事情,走动走动也好。

    “黄御史过奖了,既然你身负皇命想要看云家收租的过程自然可以。看你风尘仆仆,不如进府里喝口水,稍微歇息一下,去去暑气,再看如何?“

    黄宇不想给云烨任何准备的机会,拱手说:“下官还有两县未看。在云府也只能走马观花,实在没有歇息的福气,我们这就开始如何?“

    这样的勤勉的官员云烨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带着黄宇一路向后院走去,云家的租子全在那里征收。

    黄宇来到后院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巨大的棚子,里面坐着几位衣衫光鲜的老汉,正在喝茶吃点心。棚子一侧摆满了各色的点心。有些连他都从没见过,一棚子的甜香弥漫。让人感觉舒坦,中午就啃了一块干饼,现在闻到食物的香气,肚子不由自主的响了起来,这让黄宇很是尴尬。

    “饿肚子是正常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整日奔波,想来也没有功夫用饭,这是你的骄傲,惭愧什么,就着点心喝口水,等你检查完毕,再给你来一碗臊子面,那东西才是填饱肚子的好东西,比什么酒席强的太多了。”

    见不到撕心裂肺的哭号,见不到凶神恶煞的打手,一切都在平静中完成,他眼看着一个孩子把一口袋钱扔在桌子上,签了名,就跳着来到棚子里,提了篮子自己装爱吃的点心,桂花糕直接被无视,绿豆糕犹豫了一会才拿了两块,路过枣糕的时候是捂着鼻子的,明明香甜的红枣香味,那孩子却像是闻到了臭气,闪避开来。

    云烨在孩子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好好地枣糕臭小子捂什么鼻子。”

    孩子竟然不怕这个传说中的恶魔,无奈的松开鼻子说:“学堂里的二婶总是蒸枣糕,还把枣子放的比米多,我现在闻到就想吐,侯爷,我多拿点蛋糕没问题吧。”

    “才吃了几天饱饭,现在的孩子闻见枣糕想吐?老天爷啊,老头子当年为了吃一口枣糕,被爹娘揍了无数次,做梦都能闻见那香味,总想着哪一天能美美的吃上一顿就好了,现在的孩子不知道惜福。“

    一个葛衣老汉摇着蒲扇说完,在孩子的屁股上抽了一巴掌,笑吟吟的看着孩子贪婪的拿木盒子里蛋糕。

    云烨从盒子里夹出一块蛋糕放在盘子里递给黄宇,又让他的随员随意取用,大桶里泡着煮好的茶杯,用竹夹子夹出来一个也递给黄宇。

    这是礼节,说的不好听这是云侯礼结下士,黄宇没有拒绝的资格,呆呆的接过来,他实在想不到云烨会是这种散淡的模样,哪怕是对自己疾言厉色,盛气凌人也比现在这样平易近人要让他来的舒服。

    放下手里的吃食,正色对云烨说:“云侯,下官腹中不饥,还是看完账簿之后再吃不迟。“他决定先要看个明白,云烨的为人和作出的事情为何会走两个极端,小小的孩子都可以和他随意的说话,为何对那些庄户却如此的恶毒。

    账房先生拿来了账簿一笔笔的指给黄宇看,字迹清晰,账面干净,一笔笔都有来龙去脉,只是黄宇就不明白,云家执行的是五抽一的租子,这在大唐已经是最轻的了,可是为何账面上的数字却大得吓人。

    一个愁眉苦脸的中年汉子也来缴租,看看人家都是孩子来,自己就想跑,走了两步又无奈的回来,垂头丧气的排在孩子中间等着账房喊自己。

    黄宇早早就看见了这个人,他觉得这个人该是个有故事的,如果今日有突破口,那就该从这个人身上打开缺口。

    “焦老丫,到你了。“随着账房的喊话声,现场一片哄笑,调皮的孩子还一口一个老丫叔叫的嘴甜,想要发作的中年汉子哆嗦几下嘴唇,又无奈的低下头做贼一样的把麻布袋子扔在桌子上,低声说:”今年俺家缴租三贯七,果子还没长成,秋后再算。“

    账房笑着说:“老丫兄弟,从你缴租子就能看出来你今年的收成不错,等秋后把果子粜了,又是一笔大收入,你果干做的好好地干嘛今年不做了?“

    大汉没好气的说:“够吃够用就行了,攒那么些钱粮干什么,家里四个女娃,给她们留点嫁妆就好,不费那个心思。’

    黄宇想破头都想不到这个大汉不是因为缴租子缴多了不开心,而是因为没儿子,想不开,自己生自己的闷气。

    汉子不高兴,其他人也没必要那人家的短处来取笑,只有账房指着他的鼻子说:“没出息的样子,有四个如花似玉的闺女这是别人盼都盼不来的福气,你还抱怨,没男娃子那是老天爷不给你,有本事你日天去,前些天还听说你准备买一个高丽婆娘给你生娃,你就少造些孽,咱庄子可容不下一个高丽崽子,敢坏了庄子的风水,你祖宗八辈都会蒙羞,好好地把闺女养大,到时候招个上门女婿,才是正经,少弄些歪门邪道的出来。”

    大汉欲言又止,点点头在账簿上按上手印黯然的离去,自己一辈子积攒的家业送给外人,总不是那么舒服。“

    “

    云侯,请恕下官直言,您能给下官说明一下为何您庄子上的庄户要缴纳如此多的租子么?您看,张全,缴租六贯三,张元,缴租九贯五,这个何大昌居然缴了四十七贯六,下官抽调过户部的账册,对这样的数字闻所未闻,不知云侯何以教我。“

    云烨哑然失笑,云家的账簿的确会让人心生疑窦,在这个生产力普遍低下的时代,云家的多种经营就显得极为显目,御史能到现在才发问,已经是心性沉稳之辈了,要知道魏征没事干总喜欢到云家庄子,对于云家无话可说,长孙每回来都要很无礼的翻看一下云家的账簿,每回都要发一次火,说云家肥的流油,这是要把全天下的钱财弄回来填坟啊。

    云家这条大河既然恣意汪洋的,庄户们的小河沟自然也满满的,便宜坊的蔬菜,粮油,禽蛋肉,还有各种点心,调料,尤其是辣椒,这东西让云家的庄户赚的盆满钵满的,别人家只能瞪着眼睛流口水,庄户们从不把种子给外人,云烨给了程家,牛家,秦家,尉迟家一点都被庄户们整整在背后骂了好几年的败家子。

    棚子底下一个喝茶的老汉站起来说:“这位官爷,小老儿就是何大昌,今年缴租子缴了四十七贯六的就是我,本来想一口气缴八十贯的,可惜主家不答应,坐在这里磨账房刘先生,等老半天也不答应,您也觉得老汉缴的少了,您看,钱都背来了,您和刘先生说说,我今年一口气缴他个八十贯。“

    黄宇还没反应过来,刘账房就跳着脚大骂:“狗日的何大昌,想得美,占主家的便宜也没有你这个占法,你把钱早早的缴清楚了,明年那个糕点铺子你就占了四成份子,明年你再多缴一点,不就过了五成,三五年你白落一个旺盛的好铺子,铺子每年赚的钱越来越多,你想用今年的份子顶明年的份子,想从老夫手里捞好处,死了心吧。“(未完待续。)

    PS:页面上有一个影响自己最深的作品投票栏,如果您觉得《唐砖》没有给您带来恶感,就拜托您点一下,支持一下,拜谢。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