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节地主家收租(1)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晦气啊,逛个街还会被李二抓了活的,明明满京城只要避过他就好,偏偏好死不死的遇到了正主,好在李二多少给了些颜面,辱骂的时候都是在两个人之间进行的,听李二喋喋不休的讲述当年的英雄事迹,就是一种可怕的折磨,想不通的地方太多,明明挨了一记链子锤,肩甲上的虎头都被砸碎了,他还能拿着马朔把敌人挑于马下,明明被人家的刀斧手把马腿都砍一下来条,他居然能骑着三条腿的战马斩将夺旗。

    知道他做了一些小小的夸张,这种事情云烨也干过,明明是被黄花鱼砸晕的,偏偏要说是一条巨大的鲨鱼,所以很理解李二的心情,他有胡吹冒聊的机会不多,在朝臣面前要当威严的帝王,在皇子面前要当一位严厉的父亲,在长孙面前还要装出一副多情的丈夫,至于在妃子面前是什么,云烨就不知道了,知道的都会被剁成两截。

    云烨在他面前说晚辈行,说同辈不够格,最难得的是这小子识情知趣,自己一个人吹牛当然不妥,有一个不时问在点子上的谈话伙伴就愉快多了,每回云烨追问的细节,都是李二准备详细讲述的那部分,谈话进行的热烈,不知不觉间,时间就飞速的溜走,当几个年幼的孩子全部呼呼大睡的时候,神清气爽的李二这才挥手准备回宫,只是在最后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再敢私自进入长安就把腿打折。

    李泰崇拜的看着云烨,能和他父皇吹牛吹得热火朝天的就云烨一个人,他自己看到父亲,每回都战战兢兢地,从来没有这样豪迈的时候。

    “青雀,你爹是怎么骑着三条腿的战马英勇杀敌的?”恭送了皇帝陛下之后,准备和云烨一起返回书院的李泰就成了他的发泄对象。

    “这没什么,你被从天而降的一千斤重的鲨鱼砸着都没事,我父皇骑着三条腿的战马冲锋陷阵有何不妥?”

    “也对啊,这是一种谈话的高级艺术。一般人掌握不了。我们就不深究了,只是你父皇不好好的在皇宫里饮酒看歌舞,干嘛跑到街市上来,害的我被活擒?“

    李泰撇着嘴说:“你有本事去干涉一下我父皇的行踪试试,白龙鱼服的时候多了,我小时候最喜欢跟在父皇身后逛街,听他给我讲述市井的奇闻。那时候我手里拿着一架风车,怀里揣着拨浪鼓,嘴里叨着肉饼,走累了,就赖着我父皇抱我,别人上来我会大哭。那时候父皇总是很忙,穿铠甲的时候远比穿常服的时候多,这样的时候很少,所以我总是很珍惜,可惜我已经长大了,不好再让父皇抱我,云烨,有时间你就多见见我父皇。你是女婿孝敬他也是该的。我很久没有看到他如此开心过了。“

    李泰是在说屁话,皇帝注定就该是孤家寡人一个。谁靠近谁就离死更近一步,因为龙的天性注定了他自私自利的性格,一只鬣狗没事干总跑到巨龙的面前露着笑脸,心情好的时候陪你玩玩,心情不好的时候,一个翻身鬣狗就会是照片的下场。

    除了长孙这种同样体积的动物可以靠近,别的动物,哪怕是大象最终的结果都是一堆龙粪,尤其是李二这种巨龙中的巨龙,打个喷嚏,人世间就会下大雨,远远避开为上策。

    孩子们都睡着了,一辆马车明显的睡不下,只好征用了李泰的马车,俩人跨坐在车辕上有一句每一句的聊天。

    “火药的事情进展的很顺利,那个笑苍生很不错,硬是给那些奴隶教会了怎么制作火药,前几天,我在南山试验了一下,开山裂石,功效非凡,父皇很满意,就是这东西不太稳定,已经自己炸了三回了,奴隶们死了十三个。再这么下去,那些奴隶们用不了多久。“

    “本来就不是个善良的东西,你非要军事化,死伤当然免不了,研究出来的东西你不用告诉我,我也不想听,你知道就好,自己小心些。“

    “

    烨子,在我看来,你和自家人没区别,为何你自己要把自己隔绝在李氏之外?难道说你总是担心那些没有影子的事情吗?“

    “青雀,这是一个等级分明的世界,陛下给我脸面,我就要知道自觉,不能肆无忌惮的索取,陛下守本分,你守本分,我也有本分要守,只有都守了本分,这个世界才会平安的运转下去.”

    “想偷懒就说,不要把什么都扯到皇权上,我现在听到这两个字就厌烦,和你谈好好地学问,你往那里胡扯?不愿意把你肚子里的那些东西掏出来就说,最恶心你这种故作高深的样子,我没完没了的做试验,浪费国帑,浪费人命,你就看的过眼?”

    云烨不理他,自己吃苦得到的学问才是学问,这个道理李泰到现在都不明白,总想走捷径,这是聪明人的通病。

    李泰捅两下云烨,见他不吭声,就知道想要结果的愿望落空了,叹了口气,只好在脑子里再过一遍自己掌握的东西,根据火药的特性,再琢磨如何把火药最大的威力开发出来。

    到了家,八个小家伙揉着眼睛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吩咐他们的丫鬟照顾好他们,自己才美美的回到书房睡觉,至于李泰无理的借宿要求被直接驳回,再跑点路,去他自己的小楼里去睡,免得一天到晚问东问西的让人讨厌。

    才睡下,辛月就过来了,抱着一床毯子,这几日天阴,担心丈夫受凉,听见很假的鼾声,粗鲁的把云烨拽起来。

    “衣服脱了再睡,以后回来再晚,也回房间睡,我不怕打扰,一个人缩在书房扮可怜?”

    最恨的就是睡下了还被人拉起来脱衣服,要求这,要求那得,才找了一个最舒坦的姿势,睡意一下子全没了。

    脱衣服是吧,那就脱个精光,内裤都脱掉,赤身裸体的等她安排睡姿,辛月眼睛都不眨一下,饶有趣味的看着裸体,在云烨的光屁股上轮一巴掌说:‘丑模丑样的显摆什么,还没我儿子的好看,赶紧收起来。“

    这婆娘就是欠收拾,衣服脱了就不能浪费,再脱一遍衣服也不费什么事,辛月极力反抗,可事情就怪在这里,激烈的反抗中衣服脱得很顺利,没费多少功夫,当云烨扑上来的时候,她还知道拿扇子扑灭蜡烛……

    天亮的时候惩罚人的家伙烂泥一样的在睡觉,被惩罚的却起了个大早,今天是收租子的日子,庄户们早就在仓库那里排着队等候了,主家可不能闹笑话,必须招待好,要不然会被人家传闲话。

    蓝田县的主簿也早早的登门了,云家是全县最大的纳税大户,只要云家的税务收缴完毕,全县三成的赋税就有了着落,每年第一个收云家的税,这已经是惯例。

    葡萄架子下面摆上云家特制的象棋,一壶香茶,主簿就和老钱开始了厮杀,眼睛看都不看收租子的场面,云家收租子恐怕是最无趣的,一水的小屁孩扛着麻布袋子,管事,账房喊到谁家,谁家的小子就咣叽一声把麻布袋子扔桌子上,嘴里就开始念。

    “俺家租田四十亩,每亩两成的收成归主家,今年雨水好,收成不错,四十亩地俺家收了一百一十七担又三斗麦子,俺爹说了,算零头丢人,今年缴二十四担,多出来的让主家喂憨憨,长安市价一斗四文三,一担四十一文,俺爹说按照一斗的价钱算,按整担的算主家吃亏,俺家共计……“

    算数没算完,就被管事一脚奔到一边去了,冲着孩子嚷嚷:“按完手印赶紧滚蛋,去外面棚子里挑些没吃过的点心带回去,时候不早了,再晚些时辰,上课就迟了,小心先生的板子。“

    委屈的孩子哭丧着脸到账房那边拒绝按手印,提起笔写下了张二牛三个整齐的字,这才提着手里的篮子高兴地去棚子下面装点心,现在没人愿意蹲在棚子底下啃锅盔,嫌丢人,全庄子喜欢蹲着吃饭的就庄主一个人。

    云家庄子的孩子都机灵,有第一个前车之鉴在前,每一个上来都直接报总数,看着管事,账房记录好了,就拿起毛笔签字,有几个孩子的毛笔字着实不错,账房总是笑眯眯的在孩子头上摸一把,夸一声好孩子,将来一定是进书院的料,赶紧去拿点心,好孩子就该受奖赏,多拿些。

    “老钱,你家不收粮食?我看来交租子的怎么都是些孩子,这样的大事怎么不见大人。“

    “大人来干什么,又不识字,也算不了算数,还没这些孩子清楚,自然是孩子来交租子的,俺家的麦子是侯爷从司农寺弄来的新种子,产量高些,可是做面食就不那么地道,庄户们都是把自家的麦子粜掉,然后再买回来那些好吃的麦子,一进一出,家里的全是好吃的麦子,不好吃的麦子给城里人吃,侯爷说了,城里人耐活,就是放毒药都毒不死。“

    主簿张大了嘴想要说什么,揉揉脸暗地里发誓,再也不去长安城里买粮食了,恨恨的拿起棋子,惯在炮的前面,大喊一声:“马后炮“!(未完待续。)

    PS:第一节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