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节神奇的舌头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中国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后世,总喜欢在在饭桌上谈事情,山顶的追风亭里摆了两张案几,上面摆满了长安的各种美食,各种烤肉,还有从程家饭馆定制的云家菜肴,黑瓷坛子里装的也是云家的高度酒,亭子外面还有一个壮汉在摇着烤架烤一只羊,弄得满山都是刺鼻的香料味道,云烨非常的讨厌这股味道,单鹰却十分的享受。

    自从岭南的船队回到长安之后,香料这东西的价格就一落千丈,现在平民小户人家都能称上一点回去做肉食,如果谁家里不飘出点香料的味道,人家就认为这一家的生计艰难,吃香料的人多了,价格似乎又上去了,人人都在等着岭南的船队再次到来,降价的时候囤积一点,免得自己顿顿鱼肉,却没有香料配合,弄得邻居看自家的眼神怪怪的。

    美食就是被香料给糟蹋了云烨一直这么认为,饭菜百味,加了香料都给弄成一股子味道,闻起来不错,吃起来就难受了,家里辛月努力的装了两天有钱人,结果几个小姑子嚎哭着不肯吃饭,弄得没办法,云家又恢复了清茶淡饭的时代。

    看到亭子前面把佛尘搭在胳膊上行礼的年青道士,云烨还没有说话,身后的黄狗抢先朝他吠叫了两声,道士眼中的蒙上一层黯然的迷雾,旋即就隐去了,笑着说:“久闻云侯大名,你我却没有细细的交谈过,造成今日的误会,真是造化弄人,也罢,事已至此,就不多说了,今日还有时间,就请云侯允许贫道品尝一下这些从未享受过的美味,好让我在以后的岁月里不至于没有回忆。“

    “只要你能让那些孩子死而复生。云烨会亲自下厨给你做一百道大菜。让你尝尽人间美味,并向你叩头致歉。“

    长相漂亮的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至少云烨遇见的不是色魔就是变态,李恪年纪轻轻已经有了十几房妾侍,比他小几个月的李泰现在就一个老婆,称心不必说,狗子拜了一位太监师父。如今也变得阴阳怪气,居然知道问云烨要肥皂洗澡了,他以前都是在河里用沙子搓的,现在面前的这个道士如果去掉道袍就十足的是一位浊世佳公子,极具欺骗性。

    成玄英没有再做辩解。而是肃手请云烨入座,单鹰坐在云烨边上,鼻子嗅了一下对云烨说:“食物没问题。“声音说的很大。成玄英也听到了苦笑着说:”云侯尽管放心,今日的菜式都是贫道请长安名厨炮制的,想来他们还不敢做手脚。“

    “我相信厨子,但是不相信你,一个能狠得下心把无知幼子抛进大海的人。做出下毒的勾当不足为奇。“

    “云侯仅凭道听途说就为我安上这条罪名,恐怕难以服众吧。“

    “成玄英。别让我看不起你,官府的谍报上都证明这件事是你做的。更何况本侯还有旁证,你要拿冬鱼的孩子祭海龙王。冬鱼不肯,嚷嚷着说你是妖道,结果,他的舌头就没了,当时你就在现场,不要说这件事也是假的。“

    成玄英痛苦地闭上眼睛,点点头说:‘没错,那个汉子叫冬鱼?我不是放过他的孩子了吗?为何他还是如此恨我?“

    “

    你孩提时出了家,不知道亲情是怎回事,要是有人这样对待我的孩子,哪怕上天入地,我也会将他碎尸万段,冬鱼在长安看到你了,如果不是他说,我又清查了官府的谍报,还真的不知道你成玄英心肠狠毒如斯。”

    成玄英忽然笑了,举起面前的酒碗对云烨说:“世事繁杂,对与错哪里说得清楚,云侯,且饮胜,酒足饭饱之时,正是割舌喂狗之日,你为一个歌妓不惜将窦家一日之间搞得灰飞烟灭,如今为了无辜稚子要我成玄英的舌头,已是从轻发落了,我怎能不知足。”

    云烨端起酒碗遥遥的敬了成玄英一下,毕竟还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表一下敬意不算为过。

    酒很烈,一股火线从喉间一直滑到胃里,山顶的微风带来的那一丝寒意顷刻间就消散无余,亭子里的三个人,都不说话,吃两口菜,就端起酒碗互敬一下,如果不知道原因的人,来到这里一定会以为是三个多日不见的好友在痛饮。

    喝到一半的时候,成玄英从身后取过自己的宝剑,横在膝盖上抽出一段爱惜的拿手指抹了一下剑锋,对云烨说:“这柄剑不只是装饰,我少年时随恩师练剑,十五年终有小成,仗剑游天下之时,这柄剑也曾痛饮过恶贼的颈项间的热血,也曾斩过过无耻小人的头颅,云侯,这柄剑不曾辱没过恩师的教诲,你信是不信?“

    云烨扔下手里的羊排,中肯的点点头说:“信,因为我发现你除了喜欢把孩子扔海里之外,其他方面的确可以做楷模,你说这把剑行侠仗义过,那是一定不活错的。“

    成玄英点点头向云烨致谢,又对云烨说:“我道门从来没有用活人祭祀的习惯,只要发现不要说云侯这样的正义之士会追杀,就连道门也会不容,清理门户是常有的事。“

    云烨挠挠头,他也很奇怪,一个有用活人祭祀历史的人,是如何成为西华大法师的,刚开始云烨对袁天罡的愤怒就来自于此,认为他们在包庇一个恶毒的杀人凶手,现在看起来好像有隐情?不对,不管他有什么隐情,孩子死了,起因就是他,哪怕他当时神经错乱,凶手也是他,更何况,明年依然会有孩子被扔进大海,恶劣的习惯养成他自己就会有惯性,最后达到不每年往海里扔孩子就不舒服的境界,那时候想要阻止就难了。现在要成玄英的一根舌头不算是过分。

    看到云烨眼中的寒意,成玄英最后的希望破灭了,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刀,寒光闪闪,看样子非常的锋利。从桌子上的糖碗里捏了一撮砂糖,放进嘴里很享受的品尝片刻,吃完了糖对云烨说:“我当初隔绝五味之时有一个小发现,舌头的尖部对甜的滋味最是敏感,所以我以甜味赔偿第一个死去的孩子,无论如何,都是我的罪孽。“

    说完拿起刀子小心的把自己的舌尖割了下来,放在盘子上,不顾嘴里滴滴答答的流血,拿过笔在纸上写了一段话:“我以咸味赔偿给第二个死去的孩子。“让云烨看完后,又拿起刀子,小心的割下自己舌头的边缘,放在第二个盘子里。

    喷出一大口鲜血,蘸着血液又写了第三句话:“我以酸味赔偿给第三个死去的孩子。“放下纸张,又把舌头的后部割了下来,放在第三个盘子里。

    云烨冷眼看着成玄英的动作眼睛都不眨,如果想用这点血腥就吓退自己,太幼稚了,旁边的单鹰更加的不在乎,听到了新的知识,孜孜不倦的拿筷子蘸着各种调料往舌头上放,检验成玄英的话到底是不是正确。

    摇摇欲倒的成玄英努力的伸出仅存的一点舌头,挥刀斩了下来,云烨看得很清楚,割得很彻底,比冬鱼的舌头短了好多。

    成玄英这时候像个日本人,剖腹之后依然要保持风度,尽力不让自己的手有任何的抖动,字体不见丝毫的散乱上面写着:“我以苦味赔偿给第四个死去的孩子,云侯,满意否?“

    云烨点点头拿过桌子上的半根羊腿塞给身后一直等待美食的土狗,看着土狗满意的啃咬羊腿,拍拍手说:“是条汉子,你的舌头就不喂狗了,用那只羊腿代替,这件事就这样了了,有些事在这里不方便说,你让袁天罡到我家找我,我会告诉他到底是什么事情,你这根舌头掉的很值,如果今天你不来,我会笑呵呵的等待道门衰落的转折点的到来。“

    成玄英再次喷出一口血,抓了一把准备好的草灰填进嘴里止血,虽然疼的脸都扭曲变形了,依然想露出一个笑脸,努力了两次不成功,只好作罢,做出送客的手势,这混蛋从都到尾都礼数不缺。

    才出了亭子,就听见成玄英疼的拿头撞柱子的声音,云烨对旁边刚才尝了一下黄连,现在苦的脸都抽抽的单鹰说:“你就不能学学人家,多有礼貌,舌头掉了礼数不缺。不要再翻我家的墙了,你喜欢大丫我知道,我不是没阻拦么,你就不能从大门里进出,好好的事情非要搞得像偷情一样。“

    单鹰说不了话,一张嘴就流口水,只是拽拽云烨的袖子,示意他看前面,只见亭子下的空地上坐着八个老道,每个人身上都背着剑,看着云烨一点都不友好,坐在边上的袁天罡发话了:“云侯,成玄英做到了你要求的一切,如果你没有一个切实的交代,今天就留在玉山把,我们也不多要,你赔成玄英一根舌头就是。“

    “老袁,你确定想要我的舌头,不想知道佛门在干什么?告诉你,五天前玉林和尚跑我家来,已经知道我的秘密了,现在说不定正在作补救,你们已经晚了四天了,你确定要舌头,不想知道秘密?“

    袁天罡头发都要竖起来了,云烨满不在乎的神态,再加上背后那条黄狗在不停的舔嘴,彻底的让他暴走了。(未完待续。)

    PS:第三节求票,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