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注定喂狗的舌头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道家倒霉就倒霉在动不动用活人祭祀,这种从古代巫祀时期遗留下来的坏毛病到现在都改不了。信仰到了极致以后,发现没有什么可以献给神灵的了,就拿人命来填,成玄英就是一个例子,隐居东海之时,想不通道家的未来,就用最激烈的手段来刺激信众的大脑,生离死别这些最刻骨铭心的情感,才是他祭坛上的礼物,至于孩子的生死并不重要。

    成玄英自己都不会相信海龙王会收到自己的礼物,越是修行到了深处,就越是不相信神佛,曾经问过一位高僧,修佛到底在修什么,高僧说:“开始参拜的是神灵,后来参拜的是道理,再后来参拜的是自己。”

    东海之上那些漂浮在惊涛骇浪里的孩子或许会告诉成玄英到底什么是恐惧,现在云烨准备用同样的办法来对付成玄英,《道德真经玄德纂疏》里面有太多的道家秘闻,一旦泄露出去,佛门就会利用这些道理专门制定自己的攻防之策,几百年之内,道家就只能另辟蹊径,之前的文化积累就会化作无用功,衰败已经是无法避免之事。

    宗教间的斗争从未平息过,惨烈之处唯有局内人才能知晓。

    孙思邈来了,不说话,坐在云烨的书桌前捧着茶壶喝茶,等云烨给他解释。

    “玄奘就要回来了,带回来无数的经书,他的佛法讲义在天竺得到了极大地尊敬,据说他还在瀚海遇到了三十三天佛,睡了几十万年,见到他醒过来了,说这个世界不好,准备睡到新佛出世再出来,你我都知道这是胡说八道,但是信徒们相信,陛下现在也需要一个契机来宣扬大唐盛世降临的消息。所以注定了玄奘会成为佛门的杀手锏。悲济会是幌子,玄奘会轻松地毁了你们道门这些年的努力。“

    对孙思邈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如果连他都信不过,云烨就认为唐朝没有好留恋的,干脆驾船学虬髯客到海外建立自己的国度,桃花岛主也是个不错的称谓。

    孙思邈与其说是道士,不如说他是一位医家。穿着道袍干着医生的事情,这些年就没见过他烧过香。

    “小子,你要《道德真经玄德纂疏》干什么,老道我看着都头疼,你有兴趣研究?“孙思邈对于玄奘要回来的消息一点都不惊讶。道门的兴衰对他没有多少意义。

    “《道德真经玄德纂疏》这东西对我有什么用处,拿回来也会被我一把火烧掉,上面粘了孩子的血。污秽的东西还入不了我的法眼,我要的是成玄英那根造谣生事的舌头,把舌头拿来让我喂狗,我就告诉他玄奘回来的消息。“

    孙思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端着自己的茶壶边往外走边对云烨说:“你要成玄英的舌头。就要舌头好了,提什么《道德真经玄德纂疏》啊。袁天罡快吓疯了,以为你已经成为佛门的护法一类的人物。求我过来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只要你不入佛门,明显的帮着他们,其他的事关老道我何事,要舌头的事情,我会告诉袁天罡,胡说八道的人,多一根舌头也是多余,没了也好。“

    云烨送老孙出门,远远就看见袁天罡守在大门外面,见老孙出来就围了过去,准备问个准信,老孙对他嘀嘀咕咕一番,就坐上马车回玉山去了,只留下袁天罡师徒面面相觑。

    孙思邈才不会把玄奘过来的消息告诉袁天罡,最多告诉他,云烨就是想要成玄英的舌头,与人命有关,与道统无涉。

    吩咐人给袁天罡一辆马车,他今天很忙,需要和很多人商量成玄英的舌头问题,走路可不是一个赶时间的态度,果然,师徒两要了两匹马,拨转马头就往玄都观奔去了。

    两天之内,云家很热闹,各路大佬齐至,拐弯抹角的问云烨到底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云烨打着哈哈对他们说,事情一定会有,只要把成玄英的舌头拿来,就知道了,话说的客气,意志却非常的坚决。

    晚上也不消停,屋顶上飞来飞去的全是人,打扰到了单鹰泡妞,于是飞来飞去的人,腿上都中了一箭,鸭子一样的掉下来,被云家的护卫提着就扔到门外,云烨连问都不问,护卫悄悄地告诉云烨有好几个是光头。

    玉林僧拜访云烨,眼中神色明灭不定,他绝对是知情人,抱着探口风的态度来云家打秋风,赞叹了云家的茶叶,夸赞了蒔莳的守孝,顺便给云家的家庙的佛像开了光,给老奶奶讲解了两个时辰的佛法,这才和云烨谈起了悲济会的事情。

    “云侯,悲济会乃是佛门最顶级的法事,为这些年死难者超度往生,未入轮回者的解脱,未能入道者得大自在,幽魂享用血食,是大功德啊,为何云侯对它抱有敌意?“

    “大师言重了,云烨自幼随家师修行,不信神佛,却也不抵触,只相信朗朗乾坤之下的天理公道,你佛门这次好大的手笔啊,水陆道场的事情云烨鼓掌称赞,超度死者,慰藉活人,的确称得上是一场大功德,只是玄奘法师万里回归,为何将消息封锁的如此之严密?

    于阗的使节带来玄奘给陛下的信你佛门都敢私自截留,好大的胆子啊,趁着这消息陛下还不知道,送给陛下把,要不然你就是办一千场法事,也会得不偿失。“

    玉林僧面如死灰,双手合十朝云烨施了一礼,就匆匆离去,让准备好好招待一下玉林僧的老奶奶很是惊讶。

    云家的大门紧闭,谢绝外客来访,只是云家门外挂了一个木牌,上面写着一个数字十,每过一天,那个数字就变小一次,当这个数字变成三的时候,长孙来了,蛮横的无视一切礼法,自己开大门进来,直接去后宅把云烨从书房里挖出来,瞪着杏核样的大眼睛怒气冲冲的问云烨:“你知道什么,为什么非要成玄英的舌头?你打算炒着吃?“

    “回娘娘,微臣就是吓唬一下袁天罡,准备把那本该死的《道德真经玄德纂疏》要过来当手纸,上回我问成玄英要他居然不给,这摆明了不把我堂堂蓝田侯放在眼里,微臣是个小心眼您知道的,就想了这么一出。“

    云烨打算耍无赖,和长孙讲道理不合适,道理全是她家的,怎么说怎么有理,言出法随不是随便说说的。

    “芝麻大小的官,金水河里的甲鱼都比你大些,还知道要脸面,成玄英是陛下才封的西华大法师,一年不到就被你把舌头要了去,陛下的颜面往哪里搁?“

    云烨面无表情地说:“天下太平,百姓富足,将士英勇,拓土开疆,万国朝贺,这些才是陛下的颜面,一个鼓动如簧唇舌的神棍还当不起陛下颜面这一说。“

    嘴上这么说,心里早就开骂了,老子什么时候混的连王八都不如了,该死的长孙,对别人永远是一副春风拂面的感觉,到老子这里就变成了毒舌。

    “哟,几日不见,学问见长,居然知道拿大帽子扣人了,小王八蛋,你到底要干什么,被禁足了还不消停,陛下和我准备高高兴兴的看好戏,你搀和进来干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玄奘要回京了?“

    老天爷,这还是那个温柔娴淑的皇后吗?云烨耳朵都要被扯成驴耳朵了,小王八蛋这种话都从她嘴里冒出来,似乎说的很得意。

    “再扯耳朵就掉了!“云烨跳着脚气急败坏的嚷嚷,他拿长孙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掉了也好,长安最近不太平,你好好的在家里读书就行,两耳不闻窗外事有什么不好,偏偏就你多事,佛道两家的纷争搀和进来很好玩么?你家抓了几个刺客?别说没人想要干掉你,晚上黑咕隆咚的都能射箭的那个家伙是谁?才发现你云家藏龙卧虎的不好谋算。“

    云烨赖在椅子上不起来抓着扶手说:“我当然知道,也是这么打算的,还准备偷偷去长安看看歌舞,听听龟兹的音乐,谁知道偏偏这时候让我知道了成玄英把小孩子扔进东海的事情,这种事情居然成了惯例,现在每年都要扔,尤其在他成为西华大法师之后,原来每年扔两个,现在变成每年扔四个,该死的东南季风每年都有,就是说这个传统会进行下去,陛下现在把大唐的人口看得宝贵无比,经得起他们每年往海里,河里,火里坑里的扔?

    西门豹当年都不干的事情,现在这些混账干的如此起劲,要不是顾虑陛下的颜面,我就学西门豹把成玄英也扔进东海,我不管,这次我一定要拿他的舌头喂狗。“

    长孙愣住了,以前只要自己一出面,不管多大的事情,云烨也会听她的,这一回,她听出来云烨的确是认真了。

    颓然的坐下来对云烨说:“为这些孩子,你不惜挑起佛道两派的大纷争?”

    云烨起身给长孙倒了杯茶小声说:“狗咬狗一嘴毛的事,有什么好在意的,乱局中陛下才会看得清楚,又不关乎百姓生计,也不关乎社稷安危,等陛下看清楚了,想要怎么做以陛下的智慧会有好结果的,在我看来,那些孩子的性命,比起那些和尚道士重要的太多了。”(未完待续。)

    PS:第一节求票啊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