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节狄仁杰的委屈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云烨诧异的看了一眼身边胡乱冤枉人的小屁孩,这就是传说中断案如神的狄仁杰?果然见面不如闻名,也不知道将来会有多少可怜的大汉被他冤屈致死。

    今天的收成不错,怀里四个银饼子沉甸甸的让人很有一种充实的感觉,以后没事干就要带着旺财出门溜达一圈才是,什么绫罗绸缎的一概不要,就穿着麻布衣服很好,下次再多沾点土,被人家当成傻子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碧油车的帘子掀开了,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妇人给丫鬟说了句什么,那个小丫鬟就跳下马车很有礼貌的问云烨:“这位大哥,现在离玉山书院还有多远?”

    人家好好地问话,云烨自然不会失礼,虽然自己的黑嘴圈很滑稽,小丫鬟在努力的不让自己笑出来,看得出来还是很有家教的。

    “不远了,就在云家庄子后面的山里,您只要过了集市,沿着石板路走就会到书院,小心了,进了牌坊就不许骑马了,要不然会被人家骂。”

    旺财最喜欢桂花的味道,小丫鬟偏偏撒着桂花油,所以旺财拿舌头舔一下小丫鬟的脸也就没什么说不过去的,云府的丫鬟有几个没被舔过的,舔了也没事,最多被人家骂一句不正经的死马就过去了。

    狄家的小丫鬟可没有这种经验,尖叫着就蹿回马车里去了,惹得众侍卫一顿大笑,尤其以狄仁杰笑的最为开心。

    既然说了不能骑马,侍卫们也就下了马,牵着坐骑穿过牌坊往云家庄子走去,狄仁杰对于云烨和旺财不停的吃芝麻很羡慕,可是芝麻果的外壳很硬,他的小手还不敢搓,云烨摘了一个芝麻果教他:“你看把芝麻拿顺了,先把它揉松,它的顶尖就会裂开。芝麻就会掉出来。再把壳子扔掉,把芝麻的那层白膜搓掉,这样就可以吃了。“

    狄仁杰欢喜的搓开了一个,虽然掉的芝麻远比手里的多,可是这孩子还是兴奋地拿给母亲尝尝,这一点一下子就让云烨对这个孩子有了极大的好感。

    把狄仁杰扔掉的壳子捡起来,放进旺财背上的筐子里。石板路很干净,掉了垃圾很显眼,狄仁杰跳着过来,嘴里嚼着芝麻,看样子他母亲没吃。

    吃生芝麻的人一下子多了起来。护卫们见很有趣,也从筐子里摘了芝麻果搓着吃,没过多久。黑嘴圈的就不止有云烨和旺财了,多了五个,从牌坊到集市还有一段路,短短的时间里,云烨和狄仁杰就成了好朋友。

    “云大哥。你们云家庄子姓云的很多吗?你知不到你家庄主,就是云侯爷。听说他是天下第一聪明人,有我这么聪明吗?我刚才一眼就看出他们是在抢你的马。“

    “你怎么看出来的。万一冤枉了人怎么办?“

    “我才不会冤枉人,爹爹说过。世上的一切事情都是有脉络可循的,旺财和你如此亲近,对那些人却很暴烈,牲口也是有感情的,谁对它好,谁对它坏,他很清楚,只要旺财不伤你,和你亲昵就说明它是你的,不可能有第二个可能,再说了那些家伙个个面目可憎,他们不是坏人,谁是坏人?“

    “有道理,下回再遇见事情就这么处理,你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断案子的高手。“

    狄仁杰得到了夸奖,很扭捏的搓搓手又问:“云侯爷也这么断案子么?辛伯伯说他女婿的智慧,不是一般人能企及的,还说我有三分像他,是不是真的。”

    “不可能,云烨其实是一个蠢蛋,老是被人家算计,我们庄子里的老人都说他是一个败家子,你千万不敢学他,书院里,李纲,玉山,元章,离石这几位老先生才是真正的高人,云烨就是一个混日子的二蛋,全长安的人都这么说。“

    “不对“狄仁杰红着脸跳起来大声的反驳云烨“云侯知道马蹄铁,造铁炉子,做煤饼,知道白玉京,一计定南诏,远征蛮荒,灭国无数,海运百万担粮食,擒巨鲸,解河北饥荒,这些不算,曲卓哥哥还说,云侯对算学,格物,几何,的理解当世第一,他身为学院弟子没学到万一,就匆匆出仕,是他的大遗憾。”

    小孩的话最是质朴,他喜欢云烨是有道理的,少年成名,自然要比那些苦熬了一辈子才名扬天下的人对孩子的冲击力要高上一筹,但是这样夸奖,云烨还是有些害羞,只是等这孩子知道身边黑着嘴圈的家伙就是偶像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伤害。

    没等云烨开始伤害狄仁杰,旺财就已经开始伤害了,集市口有一家卖脆瓜的,旺财吃芝麻吃多了口渴,站在摊子跟前,叼了一个脆瓜,就开始大嚼,卖瓜的笑眯眯的不阻拦,反而帮旺财把脆瓜里的籽掏掉,分成小块让旺财不用那么麻烦的咬开。

    狄仁杰刚刚夸过旺财是一批通人意的好马,现在就抢人家的脆瓜吃,他老爹教育过他,不许随便吃人家的东西,庄户们都是可怜人,指着地里的收成卖掉给娃子扯布料做新衣呢,旺财这么干是恶霸行径。

    小小的人儿用尽全身力气想把旺财推开,很可惜,旺财动都不动,以为狄仁杰在和它闹着玩,很有义气的叼了一块脆瓜给狄仁杰,意思是一起吃,它请客,庄子上的娃子就是这么干的,旺财早熟悉套路了。

    狄仁杰的人生观得到了极大地颠覆,满大街来来往往的人对这匹马的霸道行径好像看不见,有称脆瓜的人一边和摊主打交道,一边还和旺财说两句话,讨论一下脆瓜到底甜不甜,买了会不会上当之类的。

    说到这里摊主总是得意的把脆瓜往旺财的嘴边挪一挪,给客人说旺财都喜欢的东西,哪有差的,这一会都吃了两个了,自家的脆瓜十里八乡那是出了名的甜。

    眼看着旺财把瓜吃完,摊主给擦了嘴,从旺财脖子下的钱袋里掏了一文钱,拍拍旺财的头,说下次想吃了再来,好的给留着。

    靠在马腿上的狄仁杰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问云烨:“云大哥,你家的马这么吃东西?“

    “是啊,旺财是个挑嘴的,总是不爱吃家里的饭食,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熬,没办法,家里只好每天给它二十文钱,喜欢吃什么就自己去买。“

    狄仁杰懵懵懂懂的随着云烨前行,总觉得云家庄子里的人很友善,每个人都对他笑着点头,而且非常的尊敬,这是他从来没有体验到的生活经历。

    等旺财喝了一盆子稠酒之后,那些护卫也有些傻眼,买稠酒的不但拿出一个漂亮的盆子,还把别的客人撂在一边,专门伺候旺财喝酒,那些客人也不气恼,笑呵呵的看热闹,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场景,里面有古怪。不由得各个绷紧了神经,手扶在刀柄上,只要发现不对,就准备厮杀。

    云烨对护卫们说:“不要紧张,既然是辛先生推荐来的,家里还是要去坐一下的,免得将来老人家说云家不懂礼数,云家的主母就是辛氏,想必会欢迎故人的到来。“

    狄家来的是女眷,云烨不好出面,老丈人介绍来的,不能怠慢,说不定还有书信带到,该有的礼仪不能差,随手把怀里的银子扔到走街头陀的善信钵盂里,这次他身上挂的是为了为了给张邈寨修建学堂的噱头,虽然知道这些钱有一半能用到那里就算是好的,但是云烨一点都不犹豫,挂了牌牌就说明一定有这件事,头陀吃用一点也不算过分。

    “云大哥,你真的把马卖了四贯钱?“

    “没错啊,就是卖了四贯,不过我卖的是旺财身上掉下来的毛,他们害的旺财掉了好多根毛,这买卖亏了。“

    “那些人没说谎,是你骗了他们的银子?“狄仁杰满脑袋汗都要崩溃了,实在想不通一个憨厚淳朴的庄户才是这场交易里面最应该被审判的人。

    “怎么能说骗呢?我又没说卖的是马,他们非要给我钱,我不拿着岂不是拂逆了他人的好意?这种事情我从来都不干的,我是厚道人。“

    狄仁杰还待在说话,他母亲从马车上下来,止住了狄仁杰,端端正正的给云烨施礼:“狄韩氏给云侯见礼了,方才在路上有眼无珠不识贵人,请勿见怪。“

    “狄夫人见外了,方才是我胡闹,怎么能怪到你们身上,拙荆一直想念蜀中,只是家事繁忙不能归宁,现在蜀中故人来此,怎能不见上一面,快请。“

    云烨说完,冲着狄仁杰做个鬼脸,就当先进门而去,旺财也迈着八字步,摇摇晃晃的进了门,自顾自的去了马厩休息。

    狄仁杰强忍着没哭出来,瘪着嘴对母亲说:“娘,他骗我!“

    狄韩氏捂着嘴笑着给儿子说:“你不是一向自付聪明吗?吃一次亏也好,你有这样的先生也不知是福是祸,不过奇士必有怪诞之处,看样子他很喜欢你,等为娘见过你辛姐姐,就知道了。”“(未完待续。)

    PS:第一更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