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节黄鼠的买卖

作者:孑与2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 手机阅读

查看最新章节,请加入书签,在我的书架中即可享受实时查看。

热门小说推荐: 雄霸天下 重生之红星传奇 曹贼 超级科技强国 官居一品 大宋私生子 狙击南宋 大唐小郎中 银狐 北地枪王张绣 过境小兵 核武皇帝 天下枭雄 天下 明末边军一小兵
    老头子在书院玩的很开心,甚至让云烨把他推进课堂里,亲自给学子们讲授了一节《论语》然后在所有人拱手称谢之后心满意足的离去,至于玉山先生怎么解释和他讲的不一样,这就不是他该考虑的范畴。

    书院的大门永远是每一个到书院来的人必定要要去走一趟的必游之所,那些长安城里的勋贵们已经把大门当成了一个游乐之所,若有外地的朋友来访,去大门处戏弄一番,是一件极有趣的事情,大家族的小娘子不见外客,但是由父兄陪着去书院玩耍,却不在禁令里,只是你必须着男装而已,这一条是云烨努力争取来的,要不然一个全是男人的学校,会扭曲学子们那颗脆弱的心。

    李纲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看他态度坚决,也就勉强同意了,只是书院的学生添了一个坏毛病,见到长相俊美身体瘦弱的同学总是摸着下巴上下打量几眼,有一些超级喜欢幻想的已经编出了一个自己与女扮男装的美女同学一段不可与外人道的情缘。

    看到门口进来的两位青衫飘飘,风姿飒爽,不可一世的同学,云烨就想推着颜之推早点跑,大姐啊,你扮男人好歹找条布条子把高耸的胸部绑一绑好不好,那些学生的口水都要留下来了,连快一百岁的老头子都来了精神,张着嘴看美女。

    手里摇着折扇,这是这几年才出现的新鲜玩意,书院里人手一把,有骚包的冬天都要拿出来摇几下,否则不足以显示自己的风度。

    “啊,云兄,小弟今日见日光明媚,不由得动了踏青之念,不觉间到了书院,还请云兄领路。带我与李兄四处观赏一下如何?”

    “不行。我需要陪着老人家,给他老人家讲解书院的事情,您二位想玩耍,请自便。”

    “你敢,我父皇说了,你要是敢怠慢我们,就对你不客气。”旁边稍小一些的那位李兄已经尖着嗓子指着云烨大叫。

    “不要喊。再喊立刻就把你弄进书院读书,带着你嫂子去找侯杰,吵到了老人家,你父皇都救不了你,好好地来书院做什么。”

    两个人现在才发现车子上坐着的老人。赶紧施礼,穿着男装行女子的蹲礼,要多奇怪有多奇怪。

    “云兄莫怪。是我父皇命小王带着弟妹来书院参观一下,嫂嫂刚好要来书院看看侯杰,所以就一同来了。”

    “少废话先给颜老夫子行礼,然后你们一家子就去书院找李黯,李佑。让他们带着你们四处走走。”李世民的七儿子李恽,胆小怕事。只喜欢享乐,自己曾说只要快活一生就好。这分明就是一个聪明人才能说出来的话。

    颜之推很喜欢孩子,尤其是兰陵给了颜老头一块云家秘制的波板糖之后。更是挤上了车子,不停地借助颜老头的势对云烨呼呼喝喝,颜老头也不阻止,和梳着两个小鼓包的小丫头谈笑甚欢。

    从大门口逛回来,就看见侯怜儿红着眼睛拽着垂头丧气的侯杰从教室里出来,窗户里伸出了好些个脑袋,准备看好戏。

    “云烨,好啊,你在洛阳答应我爹要好好的照顾我弟弟,你看看这就是你照顾的结果?“说着就把侯杰粗糙的手从身后拽出来,让云烨看。

    “很好啊,这是一双男子汉的手,有什么不对,侯杰凭借一己之力堆起了那座假山,你为何不去评论那座假山的雄伟,诡异,却偏偏那他的手说事,只有女人才会关心手是否变得粗糙,侯杰将来就要靠这双手给自己拼前程,细皮嫩肉的可不行。“

    一句话说的侯杰很是得意,侯怜儿抬起头恨恨的看着云烨说:“就算你说的有理,可是你罚他垒假山,处罚的也太重了吧,他不就是看了一眼别人的卷子么。“

    侯杰最害怕的就是有人提起这件事,谁提跟谁急眼,听了姐姐的话,臊的满脸通红,一把甩开姐姐的手,自顾自的跑了,侯怜儿还在后面大声的喊“小乖,“这是侯杰的乳名,这下子侯杰自杀的心思都用了,一个加速,就把姐姐彻底的甩在了后面,而那些探出脑袋的学生,顿时笑成一片,侯杰的名声完了。

    老头子终于感到了疲惫,兰陵也被云烨赶跑,推着老头子回云烨房间休息的时候,老头子忽然睁开眼睛对云烨说:“别犯错,站的直直的走,我的路走完了,就看你们怎么走下去。“说完又闭上了眼睛。

    坐在办公室里,如何也想不通老头子那句话说的是什么意思,才安静下来,皇家的一群大小公主就围了过来,瞄了一眼心高气傲的高阳,看看机灵古怪的兰陵,再瞅瞅几个大小不一的小公主,难道说老头子指的错误就是她们?

    老天爷,我躲都来不及,还有心去招惹她们?这里面有一个好的嘛?老头子,你多虑了。

    李二这是不让自己有半点的空闲,把一堆公主弄过来缠着云烨,不让他有多余的时间干别的,一夜没睡的云烨现在嘴张的像河马,还要给一群小萝莉讲述海上的故事,不停地解释金鱼和鲸鱼的区别,自己不是被一条一寸长的小鱼砸晕的,而是被一条房子一样大的鲸鱼压在下年,不信就去下面的房子里去看鱼骨头,那是我吃完鱼肉之后,剩下的骨头。

    好不容易轰走了那些烦人的小姑娘,云烨一头扎进玉山先生的房间,准备睡到明天再说,谁叫都不开门。

    睡醒的时候天色已经黑透了,闷热的天气里关着门睡觉,不知不觉的就捂了一身的汗,不过困倦的感觉消失无踪,书院的饭点已经错过了,只有去黄鼠家的小店凑活一下。

    如果说刚开始见的黄鼠是一老鼠的话,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只黄鼠狼,两腮多了些肉,身子肥大了一圈,如果不是脚步依然轻盈的话,云烨都要怀疑这家伙已经被好日子把一身盗墓的好技艺全部给废了。

    吩咐黄鼠给自己做一大碗哨子面,多辣子多醋,再加两瓣蒜,自己抱着木盆去东羊河里洗个澡,大夏天的,没有比这个更舒服的事情了。

    很晦气,天上阴沉沉的,月亮,星星都被挡在云层后面,河边伸手不见五指,黄鼠挑着灯笼担忧地说:“侯爷,要不然您就在店里的大缸里洗,小的给您挑水就是了,外面太黑了,磕了,拌了可不好。“

    “滚蛋,你店里的水缸装的是吃的水,你这家伙不会就是在水缸里洗的吧,如果这样可就缺德了,你家的饭还能吃吗。“

    黄鼠叫起了撞天屈,拿祖宗十八代发誓绝无此事,他要洗澡就在河里,绝对不会在水缸里洗,为了证明自己没洗,脱得精光就下了河。

    躺在沙滩上,让清凉的河水从身体上划过,凑着灯光还发现了两只螃蟹,只有铜钱大小,捉在手里,不停地翻转不让它们从手上逃脱。

    “侯爷可是有喜事?“黄鼠蹲在水里露出脑袋问云烨。

    “你看出来了,的确是放下了一桩大心事,下午美美的睡了一觉,才醒过来,错过了饭点只好上你这里混一顿臊子面吃。“

    “侯爷的心思小的不敢猜,但是只要您高兴,小的也就高兴,说明啊书院一定是更加兴旺了,小的就是靠着书院吃饭,只想着把这碗饭一辈辈的给传下去,让小鼠再也用不着和我一样钻阴宅,如果有什么报应全都罚在我身上就好,就算天打雷劈我也认了,好日子,抓住了就松不了手。“

    “给你透点信,今年书院又要盖房子了,明年的学生会多了好多人。“

    “那敢情好,小的这小店,也该往大了扩扩,您受累,给重新起个名字,侯爷您是大学问人,小的起的名字实在是拿不出手,让人家笑话了好半天,这不,招牌才挂上去,就赶紧摘下来了。“黄鼠搓着手向云烨央求。

    “你自己起的名字,叫什么?说来听听,一般情况下,自己起的名字是最好的,好些个一辈辈传下来的买卖,名字都不好听,可是叫起来却朗朗上口,简单好记,传的还快。“

    “小的觉得自己叫黄鼠,就想把自己的买卖也这么称呼,就像西市的曹婆婆肉饼,王瞎子凉粉,刘浑乳酪,张一担茶汤,小的今年准备盖楼,就给起了个黄鼠楼,小的问过人啦,有一座楼叫黄鹤楼,小的买卖叫黄鼠楼也不过分吧?“

    能有什么办法,黄鹤和黄鼠在这家伙心里是等值的,看样子请自己给他重新起名字也只是客气一下,不过也是,这是他的生意,他爱叫什么就叫什么,不过黄鼠这名字不好,不如叫鼠楼比较好,稍一念错就成了书楼,不错啊。

    把意思说给黄鼠听,欢喜的黄鼠抓耳挠腮,喜不自胜,他一直就认为自己的买卖就该随自己的名字。

    赤条条的站起来双手朝天大喊一声:“老天爷,我的买卖有名字了。“或许是胯下不文之物亵渎了上苍,一声炸雷就在两个人的脑袋上响起。(未完待续。)

    PS:第二节送到求票

章节错误/欠更/内容违规/点此举报